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回国后三个崽替我虐夫

回国后三个崽替我虐夫

小小酥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音被亲近的人背叛失去了孩子,后来在伤心欲绝之后远走国外,几年后她重新回到这个地方只是想要找到被夺走带孩子,结果没想到却遇见了厉恒枭这个麻烦人物!林音之前没想过会与厉恒枭有太多交集,但是这个男人带着几个孩子出现之后,她平静的生活就此打破,几个孩子更是帮着她向那些居心叵测之人报仇!

主角:林音,厉恒枭   更新:2022-07-15 22: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音,厉恒枭 的女频言情小说《回国后三个崽替我虐夫》,由网络作家“小小酥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音被亲近的人背叛失去了孩子,后来在伤心欲绝之后远走国外,几年后她重新回到这个地方只是想要找到被夺走带孩子,结果没想到却遇见了厉恒枭这个麻烦人物!林音之前没想过会与厉恒枭有太多交集,但是这个男人带着几个孩子出现之后,她平静的生活就此打破,几个孩子更是帮着她向那些居心叵测之人报仇!

《回国后三个崽替我虐夫》精彩片段

归远市,君越国际酒店。

林音独自一人在走廊上,双眸无神,耳边仍一遍又一遍地回放着方才听到的话语。

“您放心,一切都安排好了,过会儿,人就会乖乖送到您的床上。”

在今天之前,林音怎么也想不到,这句话竟然会从她亲爱的男朋友萧天口中说出来。

她和萧天相爱多年,一同创业,在商场上打拼,最近遇到了瓶颈期,两人都在四处奔走想办法让公司度过危机。

可谁曾想,萧天想出来的办法,竟然亲手把她送上甲方的床!

如果不是林音今天碰巧提前过来,恐怕就是被卖了还要替人数钱!

正在这时,失魂落魄的林音不小心撞进一个宽厚的胸膛。

男人身上传来滚烫炙热的温度,林音不由一惊。

她捂着发疼的脑袋,抬起头,对上一双漆黑幽暗的眸子。

只见男人一身西装,包裹住高大伟岸的身躯,领带被随意地扯开,领口微微露出一点古铜色的皮肤,气宇非凡。

五官锋利如刀刻,剑眉微拧,鼻梁高挺,薄唇微抿,黑黢黢的冷眸看起来有几分混沌。

一想到萧天刚才所说的那些话,林音心中竟生起一股莫名的勇气,径直走上前,揪住陌生男人的领带,堵住了他的唇。

萧天不是想要把她送给别人吗,她偏不如他的愿!

男人正好刷房卡准备进屋,房门打开的一刹那,被林音推了进去。

望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他的眉心紧锁,眸色渐深,费了极大力气才将她推开,他的嗓音哑得不像话:“你......”

林音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又一次环上他的脖颈,闭着眼,将自己塞在他的怀抱里,笨拙地扯着男人的衬衫扣子。

女人特有的馨香将他包裹,他脑中的最后一根弦终于崩断。

两人双双落在柔软的大床上,纠缠在一起......

翌日清晨,林音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大车碾过一般酸痛。

凌乱的被褥,身旁熟睡的男人,散落一地的衣物,无一不在提醒着她昨夜的疯狂。

林音不由得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笑容中还带着点淡淡的苦涩。

一直以来,她都坚持没让萧天碰,为的就是想要把这宝贵的第一次,留在他们的新婚之夜。

可是就在昨晚,她一切美好的希冀,都被萧天给亲手粉碎!

思及此,林音拿出手机,拍了几张暧昧不清的合照,发给萧天。

也不管他怎么回复的,径直关了手机。

她就是要让萧天知道,就算她林音随便和哪个男人在一起,也不可能成为任他摆布的棋子!

不止如此,她还要大大方方地秀给萧天看!

林音正在穿衣服的时候,床上的男人醒了,看到她,眉宇紧蹙。

还不等他说话,林音抢先一步开口:“抱歉,先生,昨晚的事情就是一场意外。大家都是成年人,这种事情,我想你应该也明白。”

闻言,男人脸色一沉,目光锁定在林音脸上,似是在探究她话里的意思。

“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也希望你不要找我麻烦。我们以后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以后就算再见到,也只是陌生人。再见。”

说完,林音正好穿戴完毕,挺直背脊,踩着高跟鞋离开,丝毫不给男人开口的机会。

直到女人俏丽的背影消失在门口,男人才缓缓收回视线,皱着的眉头依然没有松开,眸色幽深。

......

八个月后,圣心私立医院。

“啊......痛!我的肚子......好痛......”

产房内,林音顶着高高隆起的肚子,整张脸都皱在一起,额上布满细细的汗,口中不时发出痛呼。

那晚过后,她对萧天失望透顶,第二天便选择出国旅行,想要散散心。

可没多久就发现自己竟然意外怀孕,还是一胎三宝,林音纠结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生下来。

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林音到底还是无法割舍。

“不好,产妇大出血!”

“再取两个血包来!”

疼痛一阵胜过一阵,加之又是早产,许久后,林音终于承受不住,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伴随着一道啼哭声,小小的婴儿被医生抱起。

医生和护士交换了一个眼色,动作飞快地清理好孩子,并将他送至产房外,交到一个男人手中。

“这就是她的第一个孩子。”

“谢谢,剩下的钱我会尽快打到你账户上。”

只见男人接过孩子,行色匆匆地离开医院。

产房内,不知过了多久,林音终于醒来,神色依旧苍白如纸。

“林小姐,您醒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怎么样了?”林音紧张地询问。

“很抱歉,林小姐,早产加上大出血,您的第一个孩子......没能保住。”医生一脸歉意,“但好在,您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活了下来,他们很健康。”

林音心头一震,表情有些呆滞,喃喃自语:“怎、怎么会这样......”

三个孩子是她辛辛苦苦怀胎数月生下的,林音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一眼,就夭折了一个,她又怎会不心痛?

直到护士将另外两个孩子抱到她面前,林音才缓过神来,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面上尽是温柔。

虽然孩子还小,但眉眼间依稀能看出她的一些影子。

还有一部分,来自于那晚的那个男人。

厉恒枭。

这八个月间,林音已经弄清楚了他的身份。

金融圈大佬,风投精英,在股市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名下的资产更是多到数不清。

不仅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他还凭借着出众的外貌,吸引了无数女人,争先恐后地想要攀附。

不过,这两个孩子是属于她的,与厉恒枭没有任何关系。

思及此,林音轻拍着孩子的背,哄他们入睡,神色不由坚定了几分。


五年后。

雪白的机翼划过蓝天,留下两道浅浅的印记。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过后,飞机稳稳着陆,林音带着两个孩子,缓步走下飞机。

远处,硕大的“归远”二字横亘于机场上方。

往事一瞬间涌入脑海,一幕幕,恍若隔世。

归远市,她又回来了。

“嘿嘿!妈咪,你们快来追我呀!”正当林音失神之际,三宝林睿睿已经调皮地跑远,还做了个鬼脸。

“林睿睿,妈咪都说了,不能乱跑!”二宝林软软摆出一副当姐姐的架势,大声教育道。

“睿睿,慢一点!别摔了!”

林音回过神,连忙提上行李,带着林软软一边追赶,一边唤道。

这五年,她一直待在德国,一边工作,一边独立抚养两个孩子。

作为单亲妈妈,起初的确吃了不少苦头,好在软软和睿睿都算懂事,才慢慢苦尽甘来。

现在,林音已经是德国境内一家国际童模公司的总经理,时常与各国分公司业务对接。

而林软软和林睿睿也凭借着高颜值,成为他们公司的小红人。

近来,国内有人出了高价,想要找高质量的童模当代言人。

公司选来选去,还是决定让软软和睿睿上。

碍于公司的指令,林音这才带着两个孩子回国。

“睿睿,快过来!”林音终于追到林睿睿,一把扣住,不让他再乱跑。

长途飞行后本就劳累,更别说还要带着两个孩子。

林音身心俱疲,停下休息,头疼得揉了揉太阳穴。

正在这时,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不远处。

男人较五年前看上去更加成熟,剪裁合体的西装恰到好处地勾勒出他伟岸颀长的身躯,看起来愈发挺拔而俊逸,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五官棱角分明,锐利的黑眸中透出一丝睿智。

是厉恒枭!

林音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他,随之席卷而来的记忆,便是五年前那个疯狂的夜晚。

这未免也太巧了吧?才回国第一天,怎么就碰上了他!

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情吗?

林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段糟糕的过去,霎时间,脑中乱七八糟的各种思绪只化成了一个字:跑!

下一刻,林音立刻带着林睿睿和林软软,转身想要从另一个出口离开。

“妈咪,我们为什么不走这边了?”

“妈咪,我们要去哪里?”

林软软和林睿睿对视一眼,便看出了自家妈咪的不对劲,歪着头问道。

林音来不及解释那么多,只是不断加快脚下的步伐,想要逃离这尴尬的局面。

“砰!”

孰料,林音带着孩子走得太匆忙,没有注意路况,竟不小心迎面撞上一个小朋友。

那孩子年龄太小,一个重心不稳,摔在了地上。

“少爷,您没事吧?”保镖连忙上前,关切地询问。

“没事。”

小男孩从地上爬起来,嫌弃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皱了皱秀气的鼻子。

林音也后退一步,连忙蹲下身,关切地询问道:“有没有碰到哪里?”

“妈咪,我没事。”林软软摇着头的样子像个拨浪鼓,声音清脆响亮。

林睿睿只是耸了耸肩:“没事。”

话虽如此,林音还是不放心地仔细检查了一遍,以免两个孩子出状况。

“都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看路。要是撞坏了本少爷,你赔得起吗?”

男孩嗓音虽稚嫩,话语却透出几分嘲讽的冷意,穿着一身小西装,俨然一个小霸道总裁。

说着,还不悦地睨了林音一眼,带着明显的不满。

“我不许你这么说我妈咪!”林软软当即回击,叉起腰,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

“就算是你妈咪,撞了本少爷,也要道歉。”小男孩的个头比林软软高一点,手背在后面,活像个小大人。

“你摆什么臭脸?”林睿睿看不过眼,双手环胸,怼了一句。

林软软是他姐姐,只有他能欺负,还轮不到别人。

“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小男孩板着一张面孔,冷酷地瞥了林睿睿一眼,不悦道。

林软软立刻挡在林睿睿前面,摆出母鸡护小鸡的架势:“是你先说话没有礼貌的!”

“如果你们现在乖乖跟本少爷道歉,本少爷就考虑放你们一马。”小男孩挑了挑眉,警告道。

听到三个小朋友的交流,林音莫名觉得好笑。

尤其是那个被撞到的小男孩,听起来年纪不大,气场却不小。

旋即,林音揉了揉林睿睿和林软软的脑袋,轻声安抚道:“好了,是妈咪不小心撞到了小哥哥,妈咪应该跟小哥哥道歉。”

话音落下,林音才终于抬眼,望向那个小男孩。

视线落在小男孩脸上的一瞬间,却不自觉地愣住了。

小男孩黑色的碎发梳理得一丝不苟、整整齐齐,浓眉大眼,鼻梁很高,薄唇微抿,五官如刀刻一般精致俊朗。

一身高级定制的手工小西装,穿在身上服帖合适,小小年纪便已能看出他的气宇非凡。

只是,这孩子的长相......

再看他的年纪,似乎和软软、睿睿差不多大。

可是,怎么会......

林音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直勾勾地盯着小男孩的脸,半晌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是你!”

还不等林音想清楚,便倏地感觉手腕被人扣住,传来的疼痛感令她瞬间回神。

转过头,只见厉恒枭那张无限放大的俊脸就在眼前,男人的大掌紧紧地桎梏住她的,令林音无法挣脱。

“你还想跑去哪里?!”

厉恒枭凝视着她的双眸,从牙缝间挤出几个字,冷声诘问道。

他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掌心的力道愈来愈大,仿佛下一刻就要将林音的手腕捏断似的。

“我......”林音疼得不禁蹙起眉,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她深吸了一口气,才忍下心中莫名激动的情绪,没让自己当场失态。

或许只是因为厉恒枭的基因太过强大,一切都是巧合罢了。

林音在心底反复劝慰自己。


“抱歉,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林音终于冷静下来,一把甩开厉恒枭的手,漠然道。

说着,还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厉恒枭黑着一张脸,立在原地,没有挪动分毫。

穿西装的小男孩厉云晔这才注意到林睿睿竟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旋即,又将视线转移到林音与林软软身上,无声地来回打量。

再联想到厉恒枭刚才的反应......

难道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林软软感受到厉云晔的目光,连忙将林睿睿又往自己身后藏了藏。

小姑娘不满地撅起嘴,怒目圆睁地:“干嘛干嘛?你可不能欺负睿睿!”

厉云晔收回视线,抬了抬下巴,不屑地冷哼一声:“你们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跟本少爷低头认错吧!”

“你......你也太嚣张了!”林软软气得叉腰,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厉云晔这样的小孩,和幼儿园的那些小伙伴都不一样。

真是太讨厌了!

“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这么跟本少爷说话?”厉云晔傲慢地盯着林软软,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不寻常的气场。

他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走到哪儿都被人捧着,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

“哼!”林软软把头扭到一旁,不想理厉云晔,“讨厌鬼!”

就算他和睿睿长得一模一样又怎么样,一点也不可爱!

“你个臭丫头,叫本少爷什么?”厉云晔抬了抬眼皮,绷着一张脸,看起来十分冷酷。

“讨厌鬼!”林软软不甘示弱地又重复一遍。

“臭丫头!”

“讨厌鬼!”

......

说着,林软软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扑到厉云晔身上,想要打他。

“让你欺负人!让你欺负人!”林软软一边捶人,一边还不忘碎碎念。

这个讨厌鬼,明明也没有比她大多少,凭什么这么拽?!

厉云晔毕竟还是个孩子,自然不会认输,直接和林软软扭打在一起。

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已。

“软软!”林音没想到事态会发展到这一步,连忙出声想要阻止,“妈咪有没有告诉过你,不能和小朋友打架?”

虽然在教育孩子,但林音的声音依然很温柔。

看到这一幕,厉云晔愣在原地,说不出来心里是什么感觉。

有一瞬间,他似乎从林音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渴望很久的一样东西。

那就是......母爱。

正在这时,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女人快步朝他们这个方向走来,脚下踩着一双恨天高,发出“蹬蹬蹬”的响声,瞬间吸引了几人的注意。

只见女人一头金色大波浪卷,身材姣好,妆容精致,从头到脚都是国外大牌,走起路来还扭着腰肢,风情万种的,看起来是个海归的千金小姐。

下一秒,海归千金无比自然地站到厉恒枭身侧,亲昵地开口道:“枭,我回来了。辛苦你啦,这么忙还抽空来接我。”

厉恒枭只是沉默地点了个头,并没有多说什么,神色淡淡,看不出喜怒。

而厉云晔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却是立刻停止了和林软软的扭打,脸上是明显的不悦。

他知道,这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女人叫韩思琪,喜欢他爹地很久了。

而今天爹地会来机场,就是为了接她。

厉云晔接到消息的时候还不相信,一路跟踪过来,居然是真的!

爹地不会真的要给他找个后妈吧?

想到这儿,厉云晔望向韩思琪的眼中,又多了几分敌意。

不行,他可不想莫名其妙多个后妈!

而且还是他不喜欢的女人!

与此同时,林音已经将林软软拉到自己身旁,轻声叮嘱道:“下次不能再打架了,知道吗?”

“我知道了,妈咪。”林软软扁了扁嘴,乖乖应道。

厉云晔顿时想起刚才厉恒枭抓着林音的画面,灵机一动,飞快地站到了林音那边。

扬起头,露出一张从未有过的灿烂笑脸,唤道:“妈咪,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闻言,韩思琪的视线几乎是一瞬间就射向了林音,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眸底泛起一丝寒芒。

林音不知道厉云晔想要干什么,低下头,不动声色地睨了他一眼,眸中含着一丝疑惑。

林睿睿和林软软也愣在了原地,为什么这个讨厌鬼也叫“妈咪”?

“妈咪,你不在的时候,有好多怪阿姨缠着爹地!”厉云晔见方法奏效,又晃着林音的手,继续道。

果不其然,韩思琪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忍不住咬紧了牙关,指尖悄然嵌入掌心。

这个女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厉云晔会这么喊她?

还有,她身边跟着的那两个孩子......

不行,她必须查清楚这一切!

听到这儿,林音算是猜到了七八分,原来这孩子是拿她当道具,故意刺激海归千金呢。

不过,他们之间的纷争,林音可不想掺和。

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林音觉得自己恐怕已经被海归千金千刀万剐了,还是趁早走人为妙。

更何况,她不想和厉恒枭扯上半点关系。

“抱歉,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话音落下,林音便带着林软软和林睿睿一同离开。

厉恒枭的目光落在林音的背影上,薄唇微抿,眸光意味深长。

韩思琪察觉到男人的异样,心中对林音的敌意越发浓了,但表面上还是扯出一抹娇俏的笑容。

她又靠近一步,挽住厉恒枭的手,柔声道:“枭,我这么久没回来,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孰料,厉恒枭却是漠然地甩开韩思琪的手,连一个字都没有回应。

只见他一边拖着韩思琪的行李箱,一边牵住厉云晔的小手,径直往机场出口方向走去。

“走了。”

男人淡漠的声音传来,没有丝毫起伏,带着明显的疏离感。

韩思琪落在后头,无声地捏了捏拳头,在心底反复告诉自己不要着急,得慢慢来,这才控制住情绪。

厉云晔赌气地甩开厉恒枭的手,一想到韩思琪那个女人跟在后面,心里就不舒坦。

“还没闹够?”厉恒枭顿住脚步,皱着眉头沉声道。

“想让我不闹了也行,你先告诉我,我妈咪到底在哪里?”厉云晔一点也不怕他,直截了当地问道。

闻言,厉恒枭的神色一黯,林音的模样又一次涌入脑海,眸色渐冷。

良久后,他才低下头,对上厉云晔睁得圆溜溜的眼睛,漠然开口,语气不带任何温度:“你没有妈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