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彼时流年似水

彼时流年似水

霍念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魏语!霍氏破产的时候,是魏语陪在我身边,是魏语拿出了所有家当给我创业,你怎么敢和她比!”幽闭的病房里,男人的怒吼震慑了魏璇月。她唇畔微颤,眼泪扑簌掉落。她虚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道:“念衍……我们离婚吧。”“离婚?”霍念衍面色一瞬的僵滞,但很快恢复一脸的冷色。

主角:魏璇月霍念衍   更新:2022-09-10 05: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璇月霍念衍的其他类型小说《彼时流年似水》,由网络作家“霍念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魏语!霍氏破产的时候,是魏语陪在我身边,是魏语拿出了所有家当给我创业,你怎么敢和她比!”幽闭的病房里,男人的怒吼震慑了魏璇月。她唇畔微颤,眼泪扑簌掉落。她虚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道:“念衍……我们离婚吧。”“离婚?”霍念衍面色一瞬的僵滞,但很快恢复一脸的冷色。

《彼时流年似水》精彩片段

霍念衍皱眉转醒,眼见她一脸泪花,十分不耐道:“我还没死!哭什么哭?晦气!”


她眸色一暗,撇过头去,迅速擦掉眼角的泪,带着祈求和卑微的讨好道:“念衍,公司传来了好消息,你一手带起来的项目已经得到了世界精密仪器组织的青睐,过两日他们会安排内地商务来和我们洽谈,谈成的几率非常大。”


霍念衍一惊,他没想到那个项目能进展的如此快。


但他仍旧嫌恶道:“意料之中的事,算什么好消息!”


魏璇月抿了抿唇,双手窘迫的拉了拉衣角:“嗯……其实还有一个好消息,你大概会很开心。”


“嗯?”


“魏语回来了。”


魏语,霍念衍的初恋。


霍念衍的面色一黑,一双眼锋利的朝着她射了过来:“我警告你,离魏语远点!”


魏璇月苦涩一笑,心里又沉了几分,她艰难开口问:“你……还爱着魏语,对吗?”


“不然呢?”他睨着眼看向她,眼底是隐隐的火焰,“难道要我去爱一个贪慕虚荣的魏大小姐吗?”



魏璇月心头似是被灼伤的疼:“你根本不知道,当初是魏语她……”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提魏语!霍氏破产的时候,是魏语陪在我身边,是魏语拿出了所有家当给我创业,你怎么敢和她比!”


幽闭的病房里,男人的怒吼震慑了魏璇月。


她唇畔微颤,眼泪扑簌掉落。


她虚软的瘫坐在椅子上,用尽全身的力气道:“念衍……我们离婚吧。”


“离婚?”


霍念衍面色一瞬的僵滞,但很快恢复一脸的冷色。


他嗤笑:“千方百计跟我结婚的你,会舍得和我离婚?”


“魏璇月,你既然想离婚,就别只是嘴巴说说,做好财产公证,打好离婚协议,带上所有证件,将那份红本变成绿本,别在我面前装可怜……真恶心!”


魏璇月的手心,逐渐攥紧,她的心似是被针扎了般疼。


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他总归是不信的。


三年前如此,三年后依旧如此。


她撑着身躯站起来,看向他,依旧满目爱慕。


“念衍,我会按照你所说的办,但是……”


她一顿,喉头辛涩,“能不能让我在离婚之前抱抱你。”


男人面色一僵:“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魏璇月的眼眶红红的,怯懦着,祈求着:“我、只是想抱抱你,可以吗,就一会儿,只要抱你一会儿……”


她其实是想,让爸爸抱一抱她肚子里的未出生的宝宝。


宝宝,是妈妈,对不起你…


霍念衍眉头轻蹙,他不懂这个女人怎么突然这么快就妥协了……


往常,她可不是这样。


他从未见过如此的魏璇月,此刻……心神波动。


见他犹疑,魏璇月已然主动接近了他。


她轻轻的揽在男人精壮的腰间,见他没有抗拒,一把拥住了他,肆意感受着他身躯之中散发的清冽味道。


他的肩膀好宽广,他的身形好高大。


笼罩着她,那样安全有力,她是如此贪恋他的怀抱,久久舍不得放开啊。


霍念衍,如果我们一家三口,能永远这样相拥,该多好!


可惜,可惜她没有永远了……


霍念衍的心底涌起了丝丝的烦躁,明明是如此厌弃她,可此刻竟觉得她有几分的可怜。


“念衍……”一道甜美的女声,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冲进了魏璇月的脑子里。


她恍然看向门口。


魏语一身白裙,怔怔的站在那。


猛地,一股大力将她推开。



魏璇月向后踉跄了两步。


而原本在她面前的男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走到了魏语的面前,阴郁的脸面变得欣喜。


“小语,你来了。”


霍念衍言语之中的温柔,和方才的恶毒仿若两人。


这种差别,像是一盆冷水浇到了魏璇月的头上。


魏语对着霍念衍温柔的笑了笑。


“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没有。”霍念衍的眼睨看向魏璇月,“是有其他人打扰了我们。”


男人的话,刺耳更诛心。


魏璇月低下了头,神色黯淡。


伸手轻轻抚着还未隆起的肚子,她的心,支离破碎的痛。


宝宝啊…你会怪爸爸吗?


宝宝啊…你千万别怪爸爸。


要怪,就怪妈妈吧…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第3章


再抬头时,她已泪流满面,心里,做出了最终决定。


————————————


医院附近咖啡厅。


魏璇月约了魏语见面。


她坐在窗边等待。


远远就看到了魏语那款飘逸的白长裙。


这种白长裙她也穿过。


但是霍念衍只说她是东施效颦,那之后她再也没穿过。


魏语坐下。


魏语朝她一笑,轻轻拨了拨脖子附近的头发,争取将那红痕展现的更加明显。


魏璇月静静的看着,面色平静,毫无波澜。


魏语搅动着咖啡,道:“念衍说,你们要离婚了吧,很感谢你将他还给我。”


魏璇月淡声道:“你呢,前夫还在纠缠你吗?”


三年前,魏语嫁给了一个富豪。


富豪向她求婚后,她就将霍念衍甩了。


但谁能想到,这个富豪是个水货加无赖,至今她因经济纠纷官司缠身。


魏语面色一白:“你怎么知道?”


所有的情绪,霎时化为了震惊。


“念衍很在意你,所以,我也很在意你,只是我与他不同,我在意一个人,就会让她在我的掌控范围内。”


对霍念衍,她是这样。


对魏语,她也是这样。


这些年,魏语的一举一动,她都知道。


魏语惊叫出声:“你监视我?”


魏璇月没有否认。


这却让魏语觉得,面前知性优雅的女人,实则是个变态。


魏语一脸涨红,怒气无处可法,将此刻最在意的事问了出来:“这些你都告诉霍念衍了?”


魏璇月眯了眯眼,回答:“没有。”


魏语却觉得心虚:“怎么可能,你爱念衍,念衍却爱我,就魏大小姐毒辣的手段,怎么可能容忍我在念衍继续保持一个好的形象。”


全世界都知道魏璇月爱霍念衍,爱得要死。


魏语现在插足他们之间的感情,她能放过她才怪。


魏璇月素白的手抬起来,端起咖啡的轻抿了一口。


她说:“钱的事,我帮你解决。”


魏语冷笑:“要说钱,念衍应该比你更有钱,我才不蠢,被你两三句话哄骗,就放弃念衍……何况,我爱他,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


魏璇月漫不经心道:“嗯,正希望如你所说那样。”


她的平淡,引起魏语很大的不满:“你到底什么意思?”


魏璇月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支票。


支票上配额一千万。



她说:“钱给你,念衍也给你,我会办好离婚手续,我只需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好好爱他。”


魏语一愣。


一肚子的话,都憋住了。


这不是她预料的情节。


魏璇月至少应该骂她一句才对。


可魏璇月没有。


反而……全部顺了自己的意思。


这给她弄不会了。


她哽了下,正襟危坐:“这、这还用你来说,我本来就爱他。”


“嗯。”


应了一声之后,魏璇月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


魏语的手机便响了。


魏璇月道:“这是我的号码,后面的事,我会安排好,现在你可以回医院了。”


魏语听着,准备起身,但心头又不平。


她为什么要听魏璇月的话?


她以为她谁啊!



可是现在不回医院,她也没地方去,她的前夫还在找她麻烦!


转而,她看向了魏璇月,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爱他了?”


魏璇月没回复,一双眼淡淡的看向了窗外,光泽暗淡。


但这在魏语看来,无疑是默认。


难道她在外面有人了?


……


律师事务所。


魏璇月立了遗嘱。


她死后,魏家所有股份房产和金钱都融进霍氏,旁系不得有任何的干预。


律师宋濂看着面前美貌的年轻女人,有些许的不解,但没多问。


送魏璇月离开时,他亲自将人送到了门口。


突然,魏璇月拉住了他的胳膊,原本明媚的五官纠结成了一团。


“宋律师,抱歉,我有点晕。”


说完,她整个人的身体都往下掉。


宋濂眼疾手快,扶起了她。


“怎么了?”


“可能、可能是低血糖。”她起床后就一直没进食。


“我抱你上车?”宋濂在询问。


魏璇月没拒绝:“谢谢。”


他将人抱上车之后,随即在旁边便利店买了牛奶和面包。


宋濂客气道:“路上吃,注意身体。”


魏璇月依旧说谢谢。


车子开走。


宋濂转身回了律所。


只是暗处传来的低弱“咔嚓”声,让宋濂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等宋濂追过去,那人已经跑远了。


随后,他给魏璇月打了一通电话,让她注意。


魏璇月没有将宋濂的话放在心上。


回到家后,她将早已放置在火炉上炖的鸡汤做了打包,直接去了医院。


一起被带去医院的,还有一摞文件。


……


医院病房。


霍念衍拿着一沓照片。


主角是宋濂和魏璇月。


两人姿势亲密,有说有笑,很甜蜜的样子。


魏语添油加醋说:“我也没想到,魏璇月早就出轨了,对方还是一个律师。”


她担心魏璇月会分走霍念衍大部分的财产。


霍念衍眯着眼,一双手摸着照片上的魏璇月,带着令人不敢接近的怒意。


魏语眉头轻轻一挑:“这也就怪不得她会找我说那些话了,我还奇怪呢,为什么她给我钱,又说要成全我们,她那种将利益看得如此重要的人,怎么会做亏本的买卖呢,她肯定已经计划好怎么让你净身出户了。”


“啪”一声。


霍念衍将那沓照片扔进了垃圾桶。


魏语正诧异时,魏璇月来了。


她手里还拿着一盒包好的鸡汤。


魏语很识趣的跟霍念衍说:“你们聊,我先走了。”


等房间里只剩下霍念衍和魏璇月。


“念衍,我给你煲了汤……”


魏璇月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霍念衍打断了。


“你和那个律师是什么关系?”


魏璇月顺眼看过去,注意到了垃圾桶里面的一沓反光照片。


她低头,打开了鸡汤盒子,盛了一碗递到霍念衍的面前。


“喝了吧,对你身体好。”


霍念衍甩开了那份鸡汤,一把拉住了女人的手腕,将她拽到了病床上。


“魏璇月,我在问你话。”


女人柔弱无骨,在他身下,一双眼,烟眉楚楚。


她轻吸了一口气,放置在包包口子处的报告单,在此时落了出来。


霍念衍看到报告单。


一张脸,黑沉如墨。


那是一张妊娠报告,上面记录了魏璇月怀孕一个多月了。


“孩子,谁的?”他呲着牙,质问。


魏璇月先是一惊。


但一想到,孩子的公开可能会引起诸多麻烦。


于是,她淡淡回答:“不是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