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富豪大小姐摊牌了

富豪大小姐摊牌了

宋舒辞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在陈绍凯的糖衣炮弹下,我没有继续纠缠这件事。和他一起到了郊区的温泉酒店。到酒店放好行李,我们打算先去吃点东西,刚刚订房的时候前台说楼上有花园餐厅,环境很不错。

主角:陈绍凯宋舒辞   更新:2022-09-10 06: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绍凯宋舒辞的其他类型小说《富豪大小姐摊牌了》,由网络作家“宋舒辞”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陈绍凯的糖衣炮弹下,我没有继续纠缠这件事。和他一起到了郊区的温泉酒店。到酒店放好行李,我们打算先去吃点东西,刚刚订房的时候前台说楼上有花园餐厅,环境很不错。

《富豪大小姐摊牌了》精彩片段

在陈绍凯的糖衣炮弹下,我没有继续纠缠这件事。和他一起到了郊区的温泉酒店。

到酒店放好行李,我们打算先去吃点东西,刚刚订房的时候前台说楼上有花园餐厅,环境很不错。

一路上没怎么吃东西,我也的确是饿了。

我们刚走进餐厅,陈绍凯电话响了起来。

他背过去接电话,声音不大,但足够入我耳。

「妈,不是……我公司有事过来了,我就不回去吃饭了,你们吃吧。好吧……那等会儿我回去一趟。嗯……」

很明显,是他妈妈打电话催他回去的。

其实我心里是希望他能回去把这事解决好。

可他挂了电话走过来,丝毫未提他妈妈,直接对我说:「饿坏了吧,先点菜。」

刚把店员招呼过来点菜,陈绍凯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把手机背了过去,没接。

我装作没看到,继续点菜,他手机却震动个不停。

我不想这顿饭在他的手机震动中吃完,抬眸对他说:「接吧。」

他为难地看我一眼,只好又接了起来。

我自顾自地点了两道,在西北心心念念想吃的本地菜。点完菜,他电话也接完了。

「我妈说,清月烧汤时烫到手了,一定要我回去一趟。」

内容我都听到了。

电话那头他妈妈紧张兮兮说叶清月烫伤了要他回来,旁边还有个嗲里嗲气的声音说:「我没事的阿姨,不用让邵凯回来,也没有很严重,等下去药店买点药擦一擦就好了。」

她妈妈大声说:「整只手都红了,怎么可能没事,得马上去医院才行。」

叶清月:「邵凯肯定在忙,阿姨我们还是不要麻烦邵凯啦。」

然后,我男朋友说:「你们别急,我马上回去。」

我不禁在心里想:为了一个男人,不惜伤害自己,把自己搞得这么卑贱,到底值得吗?

「你是医生吗?」我放下菜单抬眸问他,意思很明显,烧伤了找医生,找他没用。

「可是,清月她是为了给我妈做饭才被烫伤的。舒辞你不知道,这一个月来,清月她一直尽心尽力照顾我妈,比我都认真负责,我妈妈的手术原本没这么顺利,排队至少要半个月,是她在医院有认识的人,打了招呼,才先给我妈妈做手术,我知道这些事我不该跟你说……」

「那你说个屁!」我把菜单往桌上狠狠一放,打断了他的话。

看到他那张骤然沉下来的脸,我突然觉得自己累死累活提前一个星期赶回来,太不值了。

「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妈又不是我妈。」

「对,那是我妈。」他莫名冷笑了两声,然后又道:「你永远这样,不会理解我的难处。我为什么没有把我妈做手术的事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也没用,你不会做饭,不会照顾人,也没有清月的人脉,现在别人把事情做好了,你不感恩,反倒发脾气,宋舒辞,你为什么不反思一下你自己呢?」

我:?

我真的是被他气笑了。

他妈妈生病住院,他找了追求者过来假扮女友,住我的房子,用我的厨房,还要我感激涕零,感谢她照顾我未来婆婆?

我不是叶清月,还真没有她这么卑贱。

「陈绍凯,你给我滚!」我咽不下这口气,指着门口让他走。 




陈绍凯毫不犹豫转身,我气得直接拿起桌上的杯子砸过去,「陈绍凯,我们完了!」

他头也不回离开了,我气得吃了两碗饭。

我以为他真的只是回去一趟看看,怎么着也会看在我们六年的感情上再回来哄我,谁知吃完饭后不但没有等到他回来,还收到了叶清月耀武扬威的信息。

「舒辞学姐,既然邵凯开不了这个口,那我来告诉你吧,其实邵凯对你,早就玩腻了,我劝你识相点自己离开吧,邵凯要的你给不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微信里怎么有叶清月这号人物的,因为工作原因,加了很多同事和客户,可能她用小号混进来了。

点进去看了一下,好家伙,这朋友圈可太精彩了。

她在朋友圈秀的奢侈品包包护肤品,通通是在我房间拍的,当然江景房也是我的,甚至连男朋友都是我的。

以下,是她晒的截图对话框内容:

她:「我希望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是你买给我的。」

被刻意给头像打了马赛克,但一眼就能看出是陈绍凯,他回道:「好,一会给你买。」

她:「就……奶茶吗?」下面发了委屈和期待的表情。

陈绍凯:「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买。」还附带了可爱的表情。

而她转头回了个坏笑的表情。

这两年,他什么时候给我发过这种表情,什么时候用这么宠溺地语气跟我说过话。

前一年其实还好,基本上每天都会跟他语音或者视频,但后来慢慢地,他说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这样才能升职加薪,才能给我更好的生活。

所以每次都以忙为借口,拒绝跟我视频通话。

我以为他是真的忙……

不对,忙是真的,不过不是忙工作,而是忙着讨好别的女人。

类似于以上的对话内容太多了。

两个月前的七夕节,我说回来跟他一起过,他说他忙新项目,就算我回来也没时间陪我,说我不是项目马上就要结束了,等我回来补偿我。

而那天,叶清月朋友圈晒出了两张电影票的照片,旁边那纤长的手指,我一看就知道是陈绍凯的。

还有半年前我生日,我以为他会过来陪我,没想到他却只给我送了一支两百块的口红,说新领导上任三把火,烧到他这边,他每天加班实在是没空过去。

可就在当天,叶清月朋友圈晒了吃西餐的照片,照片上握着红酒杯的手上,我送给他的劳力士手表格外显眼。

后面还有太多类似的内容,我实在是看下去了。

此刻我的心,已经凉透了,比市场上杀了四十年鱼的到还要凉。

再看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去市场上拿一把杀了四十年鱼的刀,把那两个人给杀掉。

显然,叶清月觉得朋友圈那些还不够刺激我。

返回微信,发现她很不要脸的又给我发了还几条信息,有文字有语音,还有图片。

图片是她和陈绍凯坐在床上亲吻的照片,没错,是我床上。

语音是,偷偷录下的,她妈妈训斥陈绍凯的话。

「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你赶紧处理好,月月这么好的女孩,别对不起她。」

「妈,我知道,我会处理好的,你别担心。」

「妈妈老了,帮不了你,还好你有出息,找了月月这么贤惠又有钱的女朋友,邵凯啊,别走弯路,野路子的女人,咱们不要沾惹,像月月这种名门闺秀,才配得上咱们家。」

我真的是要 yue 了。

这么多年,我真没发现陈绍凯是这种人,哪怕他在他妈妈这么说话的时候维护我一句,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可他没有。

六年青春喂了狗。

那现在,我是不是该把狗赶出我的家里,清理清理门户了。

我算是个爱憎分明,干净利落的人,说要动,马上就回家里,把那套房子的房产证拿上了。

之前和陈绍凯搬进那套房子时,我骗他说是我国外好朋友家,因为人在国外不住,所以便宜租给我,让我帮她看家,以市场价三分之一的房租租给我。

并且每个月只要陈绍凯付一半的房租。

当然他给我的钱,我也基本用在了他身上,吃饭买礼物,我给他花钱从不吝啬,我心疼他家底清廉,为人节俭,还以为这样的人靠谱老实。

谁能想到,这竟然是这么大的一坑。




拿到房产证再回去那边,沙发上悠闲坐着吃水果看电视的三人纷纷惊住了。

「怎么阴魂不散……邵凯,你赶紧把密码改了,哪有那么厚脸皮的人,分手了还纠缠不休。」她妈妈率先开口,语气很不善。

「的确该把密码改了,不过在这之前,应该先把野狗赶出去。」我抬脚走进去,双手抱肘看着他们:「你们是自己走呢,还是我请保安上来把你们赶出去?」

「这是我家邵凯的房子!你要赶谁出去?」

「呵呵,陈绍凯的房子。」我抬脚走进去,看着陈绍凯,问:「你的房子?」

「舒辞,你别在这闹。」他过来拉我的手,试图把我往外面拉。

我用力甩开他,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

两个月没回来,自己家早已变了样子。

「邵凯,快把这个女人弄走,妈头疼想睡觉了。」他妈妈装模作样扶着额头,叶清月十分狗腿过去扶她,「阿姨我扶你休息一下吧,学姐肯定有事找邵凯,让他们自己聊吧。」

叶清月一副通情达理的模样,不就是想要凸显我无理取闹吗?

呵,老娘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舒辞,我们去房间里说。」陈绍凯想把我拉进房间里谈,我偏不,直接往沙发上一坐,冷静道:「我把话放在这了,要么你们走,要么我让人上来赶你们走。」

「你有什么资格赶我们走,这是我们邵凯的房子,不是你家!要走也是你走。」陈绍凯还没说话,她妈妈就又吼了一声。

「陈绍凯的房子?他买的吗?」我饶有兴趣看着他妈妈,问道。

「那不然呢?见我们邵凯有钱有能力又有房,你想倒贴上来粘着我们邵凯吗?我告诉你没门儿,我的儿媳妇,只有清月一个!」

听到陈绍凯妈妈说这话,叶清月故作不好意思,眼神却露出了几分得意。

「呵……陈绍凯啊,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虚荣的一个人。」我抬头看着他。

他被我盯的心虚,垂了垂眸子,声音软了几分,「舒辞,求你别闹了好吗?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

「什么跟她好好说,邵凯,咱不怕她。」她妈妈果然是乡村妇女,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根本不知道他儿子现在已经羞红了脸。

我也懒得跟他们吵,直接从包里拿出房本给他们看:「老太太,睁大你的钛合金狗眼看清楚了,这个房子是我的,上面写着宋舒辞大字。你儿子这两年呢,是租我的房子住。」

「什么?」她妈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而比她更惊讶的,还有陈绍凯。

「这是你的房子?这不是……」

「那是为了照顾你那可怜的自尊心,故意这么说的。有谁家这个地段的大三室江景房只租四千块钱?这里的房价多少,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陈绍凯看着房本上的信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不可能,肯定是假的。」他妈妈不信,伸手要来抢我的房本。

我把房本往包里一丢,拿出手机拨打物业电话,「真的假的,等保安上来就知道了。」

我打了电话不到两分钟,物业就让保安上来了。

「宋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这几个人冒充我家房子主人,你们帮我把他们赶出去吧。」我当初跟陈绍凯说这个房子我朋友的,押一付一,押金我先给了,所以每个月交房租就可以了,一人付一半,他每个月给我两千块。

但这两个月我没找他要钱,他也没有主动把租金给我。所以我赶他们出去,天经地义!

「宋舒辞,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陈绍凯拧着眉问我。

我冷笑一声抬头看他,「我绝情……呵,你把她带回我家的时候想过我吗?你七夕节不让我回来找你,而是跟她看电影的时候想过我吗?你在我生日当天跟她吃牛排大餐把我一个人扔在西北不管的时候,有想过自己是否绝情吗?」

我抬头望着他,忽然一瞬间觉得眼前的男人好陌生。

到底这十年我从未了解过他,还是他在我面前伪装得太好……以至于我根本没发现他是如此虚荣又自私的人。

其实一切都是有迹可循,只不过以前我被恋爱蒙蔽了双眼,把他的所有缺点都当成了优点。



在陈绍凯的糖衣炮弹下,我没有继续纠缠这件事。和他一起到了郊区的温泉酒店。

到酒店放好行李,我们打算先去吃点东西,刚刚订房的时候前台说楼上有花园餐厅,环境很不错。

一路上没怎么吃东西,我也的确是饿了。

我们刚走进餐厅,陈绍凯电话响了起来。

他背过去接电话,声音不大,但足够入我耳。

「妈,不是……我公司有事过来了,我就不回去吃饭了,你们吃吧。好吧……那等会儿我回去一趟。嗯……」

很明显,是他妈妈打电话催他回去的。

其实我心里是希望他能回去把这事解决好。

可他挂了电话走过来,丝毫未提他妈妈,直接对我说:「饿坏了吧,先点菜。」

刚把店员招呼过来点菜,陈绍凯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把手机背了过去,没接。

我装作没看到,继续点菜,他手机却震动个不停。

我不想这顿饭在他的手机震动中吃完,抬眸对他说:「接吧。」

他为难地看我一眼,只好又接了起来。

我自顾自地点了两道,在西北心心念念想吃的本地菜。点完菜,他电话也接完了。

「我妈说,清月烧汤时烫到手了,一定要我回去一趟。」

内容我都听到了。

电话那头他妈妈紧张兮兮说叶清月烫伤了要他回来,旁边还有个嗲里嗲气的声音说:「我没事的阿姨,不用让邵凯回来,也没有很严重,等下去药店买点药擦一擦就好了。」

她妈妈大声说:「整只手都红了,怎么可能没事,得马上去医院才行。」

叶清月:「邵凯肯定在忙,阿姨我们还是不要麻烦邵凯啦。」

然后,我男朋友说:「你们别急,我马上回去。」

我不禁在心里想:为了一个男人,不惜伤害自己,把自己搞得这么卑贱,到底值得吗?

「你是医生吗?」我放下菜单抬眸问他,意思很明显,烧伤了找医生,找他没用。

「可是,清月她是为了给我妈做饭才被烫伤的。舒辞你不知道,这一个月来,清月她一直尽心尽力照顾我妈,比我都认真负责,我妈妈的手术原本没这么顺利,排队至少要半个月,是她在医院有认识的人,打了招呼,才先给我妈妈做手术,我知道这些事我不该跟你说……」

「那你说个屁!」我把菜单往桌上狠狠一放,打断了他的话。

看到他那张骤然沉下来的脸,我突然觉得自己累死累活提前一个星期赶回来,太不值了。

「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那是你妈又不是我妈。」

「对,那是我妈。」他莫名冷笑了两声,然后又道:「你永远这样,不会理解我的难处。我为什么没有把我妈做手术的事告诉你,因为告诉你也没用,你不会做饭,不会照顾人,也没有清月的人脉,现在别人把事情做好了,你不感恩,反倒发脾气,宋舒辞,你为什么不反思一下你自己呢?」

我:?

我真的是被他气笑了。

他妈妈生病住院,他找了追求者过来假扮女友,住我的房子,用我的厨房,还要我感激涕零,感谢她照顾我未来婆婆?

我不是叶清月,还真没有她这么卑贱。

「陈绍凯,你给我滚!」我咽不下这口气,指着门口让他走。 



陈绍凯毫不犹豫转身,我气得直接拿起桌上的杯子砸过去,「陈绍凯,我们完了!」

他头也不回离开了,我气得吃了两碗饭。

我以为他真的只是回去一趟看看,怎么着也会看在我们六年的感情上再回来哄我,谁知吃完饭后不但没有等到他回来,还收到了叶清月耀武扬威的信息。

「舒辞学姐,既然邵凯开不了这个口,那我来告诉你吧,其实邵凯对你,早就玩腻了,我劝你识相点自己离开吧,邵凯要的你给不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微信里怎么有叶清月这号人物的,因为工作原因,加了很多同事和客户,可能她用小号混进来了。

点进去看了一下,好家伙,这朋友圈可太精彩了。

她在朋友圈秀的奢侈品包包护肤品,通通是在我房间拍的,当然江景房也是我的,甚至连男朋友都是我的。

以下,是她晒的截图对话框内容:

她:「我希望秋天的第一杯奶茶,是你买给我的。」

被刻意给头像打了马赛克,但一眼就能看出是陈绍凯,他回道:「好,一会给你买。」

她:「就……奶茶吗?」下面发了委屈和期待的表情。

陈绍凯:「你想要什么都给你买。」还附带了可爱的表情。

而她转头回了个坏笑的表情。

这两年,他什么时候给我发过这种表情,什么时候用这么宠溺地语气跟我说过话。

前一年其实还好,基本上每天都会跟他语音或者视频,但后来慢慢地,他说要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这样才能升职加薪,才能给我更好的生活。

所以每次都以忙为借口,拒绝跟我视频通话。

我以为他是真的忙……

不对,忙是真的,不过不是忙工作,而是忙着讨好别的女人。

类似于以上的对话内容太多了。

两个月前的七夕节,我说回来跟他一起过,他说他忙新项目,就算我回来也没时间陪我,说我不是项目马上就要结束了,等我回来补偿我。

而那天,叶清月朋友圈晒出了两张电影票的照片,旁边那纤长的手指,我一看就知道是陈绍凯的。

还有半年前我生日,我以为他会过来陪我,没想到他却只给我送了一支两百块的口红,说新领导上任三把火,烧到他这边,他每天加班实在是没空过去。

可就在当天,叶清月朋友圈晒了吃西餐的照片,照片上握着红酒杯的手上,我送给他的劳力士手表格外显眼。

后面还有太多类似的内容,我实在是看下去了。

此刻我的心,已经凉透了,比市场上杀了四十年鱼的到还要凉。

再看下去,我怕我会忍不住去市场上拿一把杀了四十年鱼的刀,把那两个人给杀掉。

显然,叶清月觉得朋友圈那些还不够刺激我。

返回微信,发现她很不要脸的又给我发了还几条信息,有文字有语音,还有图片。

图片是她和陈绍凯坐在床上亲吻的照片,没错,是我床上。

语音是,偷偷录下的,她妈妈训斥陈绍凯的话。

「那个女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你赶紧处理好,月月这么好的女孩,别对不起她。」

「妈,我知道,我会处理好的,你别担心。」

「妈妈老了,帮不了你,还好你有出息,找了月月这么贤惠又有钱的女朋友,邵凯啊,别走弯路,野路子的女人,咱们不要沾惹,像月月这种名门闺秀,才配得上咱们家。」

我真的是要 yue 了。

这么多年,我真没发现陈绍凯是这种人,哪怕他在他妈妈这么说话的时候维护我一句,我也不至于这么生气。

可他没有。

六年青春喂了狗。

那现在,我是不是该把狗赶出我的家里,清理清理门户了。

我算是个爱憎分明,干净利落的人,说要动,马上就回家里,把那套房子的房产证拿上了。

之前和陈绍凯搬进那套房子时,我骗他说是我国外好朋友家,因为人在国外不住,所以便宜租给我,让我帮她看家,以市场价三分之一的房租租给我。

并且每个月只要陈绍凯付一半的房租。

当然他给我的钱,我也基本用在了他身上,吃饭买礼物,我给他花钱从不吝啬,我心疼他家底清廉,为人节俭,还以为这样的人靠谱老实。

谁能想到,这竟然是这么大的一坑。



拿到房产证再回去那边,沙发上悠闲坐着吃水果看电视的三人纷纷惊住了。

「怎么阴魂不散……邵凯,你赶紧把密码改了,哪有那么厚脸皮的人,分手了还纠缠不休。」她妈妈率先开口,语气很不善。

「的确该把密码改了,不过在这之前,应该先把野狗赶出去。」我抬脚走进去,双手抱肘看着他们:「你们是自己走呢,还是我请保安上来把你们赶出去?」

「这是我家邵凯的房子!你要赶谁出去?」

「呵呵,陈绍凯的房子。」我抬脚走进去,看着陈绍凯,问:「你的房子?」

「舒辞,你别在这闹。」他过来拉我的手,试图把我往外面拉。

我用力甩开他,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

两个月没回来,自己家早已变了样子。

「邵凯,快把这个女人弄走,妈头疼想睡觉了。」他妈妈装模作样扶着额头,叶清月十分狗腿过去扶她,「阿姨我扶你休息一下吧,学姐肯定有事找邵凯,让他们自己聊吧。」

叶清月一副通情达理的模样,不就是想要凸显我无理取闹吗?

呵,老娘现在已经不在乎了!

「舒辞,我们去房间里说。」陈绍凯想把我拉进房间里谈,我偏不,直接往沙发上一坐,冷静道:「我把话放在这了,要么你们走,要么我让人上来赶你们走。」

「你有什么资格赶我们走,这是我们邵凯的房子,不是你家!要走也是你走。」陈绍凯还没说话,她妈妈就又吼了一声。

「陈绍凯的房子?他买的吗?」我饶有兴趣看着他妈妈,问道。

「那不然呢?见我们邵凯有钱有能力又有房,你想倒贴上来粘着我们邵凯吗?我告诉你没门儿,我的儿媳妇,只有清月一个!」

听到陈绍凯妈妈说这话,叶清月故作不好意思,眼神却露出了几分得意。

「呵……陈绍凯啊,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虚荣的一个人。」我抬头看着他。

他被我盯的心虚,垂了垂眸子,声音软了几分,「舒辞,求你别闹了好吗?有什么事我们好好说。」

「什么跟她好好说,邵凯,咱不怕她。」她妈妈果然是乡村妇女,一点眼力劲都没有,根本不知道他儿子现在已经羞红了脸。

我也懒得跟他们吵,直接从包里拿出房本给他们看:「老太太,睁大你的钛合金狗眼看清楚了,这个房子是我的,上面写着宋舒辞大字。你儿子这两年呢,是租我的房子住。」

「什么?」她妈妈不可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而比她更惊讶的,还有陈绍凯。

「这是你的房子?这不是……」

「那是为了照顾你那可怜的自尊心,故意这么说的。有谁家这个地段的大三室江景房只租四千块钱?这里的房价多少,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陈绍凯看着房本上的信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不可能,肯定是假的。」他妈妈不信,伸手要来抢我的房本。

我把房本往包里一丢,拿出手机拨打物业电话,「真的假的,等保安上来就知道了。」

我打了电话不到两分钟,物业就让保安上来了。

「宋小姐您好,请问有什么吩咐?」

「这几个人冒充我家房子主人,你们帮我把他们赶出去吧。」我当初跟陈绍凯说这个房子我朋友的,押一付一,押金我先给了,所以每个月交房租就可以了,一人付一半,他每个月给我两千块。

但这两个月我没找他要钱,他也没有主动把租金给我。所以我赶他们出去,天经地义!

「宋舒辞,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陈绍凯拧着眉问我。

我冷笑一声抬头看他,「我绝情……呵,你把她带回我家的时候想过我吗?你七夕节不让我回来找你,而是跟她看电影的时候想过我吗?你在我生日当天跟她吃牛排大餐把我一个人扔在西北不管的时候,有想过自己是否绝情吗?」

我抬头望着他,忽然一瞬间觉得眼前的男人好陌生。

到底这十年我从未了解过他,还是他在我面前伪装得太好……以至于我根本没发现他是如此虚荣又自私的人。

其实一切都是有迹可循,只不过以前我被恋爱蒙蔽了双眼,把他的所有缺点都当成了优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