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池雨薇顾垚

池雨薇顾垚

池雨薇顾垚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池雨薇顾垚》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池雨薇顾垚》主要讲述了池雨薇顾垚的故事,同时,池雨薇顾垚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池雨薇顾垚   更新:2022-09-10 08: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池雨薇顾垚的其他类型小说《池雨薇顾垚》,由网络作家“池雨薇顾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池雨薇顾垚》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池雨薇顾垚》主要讲述了池雨薇顾垚的故事,同时,池雨薇顾垚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池雨薇顾垚》精彩片段

火车‘嘀哒嘀哒’的在乡间田野飞速的穿过。

池雨薇坐在窗边看着窗外,脑中正在消化刚得到的信息。

她池雨薇,夏氏企业独女,从小冠着天才名誉长大,二十二岁拿到医学研究生毕业证,发表十多篇医学方面的论文,动过上百台难度极强的手术,三十九岁被国家任命为医科院夏院长,最后死于车祸。

重生平行世界在一名二十一岁同名同姓的人身上。一岁丧父,二岁母亲把她扔在乡下奶奶家改嫁。

前不久,奶奶得病去世,十九年未见的母亲寄了一张火车票让她去京都陆家。

现如今,回去是不可能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就在池雨薇规划以后的路怎么走时。窗户被人打开,一名男子从外面跳进来,顺势把池雨薇扑在了床上。

两人四目相对!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跑动和大喊大叫的声音。

“就在这几节包厢里,给我搜。”

前世,她忙于医学,从未谈过男朋友,也没有跟异性如此挨的这么近过。

池雨薇闻着他身上散发的血腥味,微微皱眉,正要把人推开时,只见……

一抹冰凉的唇堵住了她的嘴,这异样的感觉使池雨薇忘了反抗!

顾垚快速把身上的衣服脱掉藏在被子里,拿被子盖住两人的身体。看到身下的女人正睁着一双不知所措的大眼睛。

撬开她的牙齿,探入深处。

这时,车厢门被人踢开,两名男子从外面冲进来,看到床上的一幕,纷纷愣住!

“滚……”

顾垚的脸被楼梯挡住,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寒冷和威慑。

两名男子赶紧退出包间,“对不起。”顺带把两人的车厢门关住。

池雨薇红着脸咬着牙坐了起来,伸手就往对方脸上呼了一巴掌。

“流氓!”

她的初吻就这么没了?眼中充满着怒火,死死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黑亮垂直的发,英挺剑眉,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健康小麦皮肤配着健壮的身体,让人相入非非。

特别是他那眼角下的泪痣,好似勾人心魂一样。

池雨薇喉间上下晃动。

顾垚舔了一下嘴唇,再次把她压下,邪魅勾唇,“要不要试试真正的流氓是什么样的?”

前世,以她的身份地位,没有人敢调戏她。

池雨薇咬着下唇,眼含着怒火,脚往上一抬……

还没有碰到就被顾垚死死夹住。

“放开!”

池雨薇怒火中烧,从未碰到过如此无赖,张嘴就要往他身上咬,只见对方闷吭一声,倒在她的身上。

把人推开,从床上坐起来,查看身旁的男人,把完脉见他是毒发昏迷。

从他身上搜出药瓶,倒出两粒药喂进他嘴里。

正要下床看看外面的情况,车厢门再次被人踢开。

这一次,不是之前那两名男子。

来人一身戾气,淡淡的看了池雨薇一眼,走到床前,查看床上的顾垚,见他没事,松了一口气。

起身向池雨薇道谢,“谢谢小姐的帮助,这是我的名片,去京都可以找我,我会帮你完成一个心愿。”

池雨薇并没有接他递来的名片,语调淡淡道:“不需要。”

陈晓亦看了池雨薇一会,把名片收了起来,扶起顾垚离开。

池雨薇勾唇冷笑,一个快要临死之人,她没必要跟他斤斤计较。

三个小时后,池雨薇下了火车,坐上陆家来接她的轿车。

一路颠簸,终于在下午五点来到陆家。

十九年未见的母亲文淑蓝正等在门口,见她穿着寒酸,提着一个破布袋,微微皱眉。

“你怎么把这些东西拿来了?”文淑蓝抢过她手上的袋子,扔到路边的垃圾桶里。

池雨薇看了一眼垃圾桶里的袋子,并没有去捡。

被文淑蓝拉着进了陆家。

“等你见了奶奶嘴甜点,不管她说什么,不准反驳,受着就是!”

陆氏是前百强的大公司,主营女性用品,包括包包、衣服、手饰,以奢侈为主打,每年营利百亿。

只是像陆氏这种公司在京都比比皆是。

文淑蓝领着她来到陆老太太面前,“妈,这是锦熙。”

陆老太太眯起双眼打量着池雨薇。长的眉清目秀,皮肤偏黑,那双深黑的眼眸充满着灵气。

“既然来了陆家,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盘着做人,可别把乡下那些坏习惯带进来,不然要你好过?”

见她不吭声,陆老太太满意的冷哼一声,“请礼仪、家教老师过来给她补课,免得以后嫁去墨家丢陆家脸面。”

文淑蓝赶紧含笑点头,“好的,我等会就去安排。”

在这个家,老太太就是太皇太后,就连她都只能听从的份。

池雨薇看着长相刻薄的陆老太太,轻掀唇慢慢吞出两个字,“不嫁。”

一旁的文淑蓝闻言,赶紧拉住她,“胡说什么!来了陆家就得听从陆家的安排。”

看着老太太的脸色越来越冷,逼迫池雨薇跪下道歉,“给你奶奶道歉!”

池雨薇挣开她的牵制,语气坚决道:“不嫁!”

文淑蓝见她还嘴硬,伸手就往她脸上呼去,还没碰到池雨薇的脸,就被她死死的握住手腕。

看到她眼中的冷意,文淑蓝心中大惊,“你!”

池雨薇甩开她的手,冷声道:“如果接我来陆家是为了让我嫁人,我现在就离开。”

池雨薇嘲讽的笑了笑,替原身感到可悲。

满心期待坐上开往京都的火车,以为能跟母亲生活在一起,谁知道等待她的却是嫁人。

要是她知道真相,得多伤心?

陆老太太拍打着桌子,情绪激动。人都已经进了陆家门,又怎能让她轻易离开。

更何况,陆家还等着她嫁进墨家,给陆家带来更多的利益。

“反了反了!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样,真以为凭你能嫁进墨家,没有陆家,你什么都不是。”

文淑蓝生怕她气出个好歹来,赶紧跑过去给她顺气,不停的给池雨薇使眼色,“还不赶紧跟你奶奶道歉。”

不等池雨薇开口,陆老太太说出更难听的话,“你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真以为自己是凤凰。要不是陆家,你这辈子只能呆在乡下。”

池雨薇抿嘴眼中闪过怒意,转身离开。

“文淑蓝,你看看你生的好女儿,合着是想把我气死?滚,你跟她一起滚!”陆老太太喘着气,拍着胸,推开文淑蓝,指着文淑蓝咒骂道:“我告诉你,要是因为她给陆家带来麻烦,我绝不会轻饶你!滚……”

文淑蓝跟老太太一起生活十九年,知道她说到做到,更何况自己的丈夫又是一个愚孝的人。

在婆媳矛盾中,他始终偏向老太太。

要不是她生了一个乖巧懂事的女儿,深得老太太喜爱,她在陆家的生活哪会过的这么轻松。

“妈,你别气,我现在就去说她。”文淑蓝站了起来,出了老太太的房间,并没有看到池雨薇,问了佣人,才知道她已经离开。

赶忙跑去外面,正看到池雨薇从垃圾桶里把袋子捡起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就不能替我想想吗?我在这个家有多难,你能不能别给我添麻烦?”

池雨薇转身看着她,“你的处境并不是我给你造成的,为何要我替你买单?”

文淑蓝咬着牙,眼中充满着恨意,“这都是你和你死去的爸欠我的!”

池雨薇感受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恨意,愣了一下。

在原身的记忆中,奶奶从未跟她说过父母的事。每当她询问时,奶奶都会替文淑蓝说话,不然原身也不会满怀憧憬的来京都。

文淑蓝,“你来陆家只是为了替你父亲赎罪,你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池雨薇抿嘴,“我要知道原因。”

文淑蓝看她的眼神好似看到什么脏物一样,充满着厌恶,“我本该是天之娇女,有大好前途,是你爸,是他用卑鄙的手段毁了我。你本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为什么你不跟你父亲一起去死?!”

这些年,文淑蓝刻意不去想那地狱般的生活,却被池雨薇硬生生的勾了出来。

文淑蓝身上的恨和厌恶,池雨薇能真切的感受到。

难道,原身的父亲真做过伤害她的事?

最后,池雨薇选择了留在陆家。

等她把事情查清楚,要真如文淑蓝所说,她会补偿。

这也是她唯一能替原身做的事。

晚上,陆云岫下班回来,见到池雨薇,对她的外在条件有些不满。

这一看就是个村姑,到时候墨家来人看到她,绝对会提出退婚。

“明天带她去保养皮肤,买几件合身的衣服。”

一个小时的休整,文淑蓝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好。”

池雨薇对于自己的外貌并不在意,听到他嫌弃的语气并没有生气。

吃了晚饭回到房间,拿出原身用的小灵通和钱包,看着零碎几十块钱,叹气。

首先她要挣钱,再查当年的事,是不是真如文淑蓝所说那样。至于结婚,那是不存在的。


等她把事情查清楚,要真如文淑蓝所说,她会补偿。

这也是她唯一能替原身做的事。

晚上,陆云岫下班回来,见到池雨薇,对她的外在条件有些不满。

这一看就是个村姑,到时候墨家来人看到她,绝对会提出退婚。

“明天带她去保养皮肤,买几件合身的衣服。”

一个小时的休整,文淑蓝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好。”

池雨薇对于自己的外貌并不在意,听到他嫌弃的语气并没有生气。

吃了晚饭回到房间,拿出原身用的小灵通和钱包,看着零碎几十块钱,叹气。

首先她要挣钱,再查当年的事,是不是真如文淑蓝所说那样。至于结婚,那是不存在的。

次日。

池雨薇见到了比自己小三岁的同母异父的妹妹陆静霜,陆家团宠。

洁白的小脸上挂着甜甜的笑,依偎在文淑蓝身旁说着趣事,逗的文淑蓝直笑。

细看,有几分跟文淑蓝相似,弯弯的眉毛,双皮大眼,娇小的身子,给人一种想要保护的冲动。

听到下楼脚步声,陆静霜抬头看去,“姐姐,对不起,昨晚回来的太晚,没有跟你打招呼!”

说着跑到池雨薇面前,伸出手,甜甜的笑道:“正式介绍一下,我是你的妹妹陆静霜,欢迎你回家。”

池雨薇清冷的看了她一眼,伸手跟她握了一下,“谢谢。”

陆静霜自来熟挽着池雨薇的手,“妈妈说要带我们去逛街,姐姐想买什么?”

对她的自来熟,池雨薇有些不习惯,抽回手去倒了一杯水,“我没什么要买的。”

自从昨天把事情说破之后,文淑蓝看到池雨薇脸色就不好,冷冷的道:“走吧。”

三人来到商场,带池雨薇做了脸部护理,给她买了一套护肤品和彩妆。

之后,池雨薇成为了陪客。

看着母女俩试衣服,互相给意见,买衣服刷卡。

至于她,没有人问过她需不需要,就连杯水都没给她倒。

途中,她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就没看到两人,寻了一会。并没有看到她们,只好放弃。

前世,这种高端商场她很少逛,一是没时间,二是没兴趣。

打算去楼下等她们,就看到二楼围了很多人,还有人哭喊的声音。

走过去,听到有人说,“天啊!不会真死了吧!”

“别瞎说,再看看。”

“打急救电话!”

“报警。”

池雨薇挤进人群,看到一名女子抱着一个小女孩,正哭着打电话。

小女孩嘴唇青紫,胸前没有跳动。

池雨薇跪在地上,“我是医生。”询求小女孩的母亲同意,把小女孩抱了起来,用力的拍打着她的背。

“嘴都青了,没希望了。”

“是啊,可惜了。”

“做大人的真是,不好好看着孩子,现在出事知道后悔了。”

小女孩的母亲听到旁人的话,崩溃的大哭起来。

池雨薇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闭嘴。”手上动作没停。

在异物没有吐出来之前,不能做人工呼吸。

拍打了二分钟,小女孩吐出了一个樱桃核。不一会后,小女孩缓过神来,“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小女孩妈妈激动的把小女孩抱过去,失而复得的喜悦露在了脸上。

一边哄着小女孩,一边对池雨薇道谢,“谢谢小姐。”

“不客气。”身为医生,她没道理见死不救。

只是没有医生执照救人,处境有点悬。幸好小女孩救活了,不然,她的麻烦大了。

五楼扶手边,顾垚看着人群中的池雨薇。

只见她离开人群遇到了返回来寻她的文淑蓝母女。

不知道她说了什么,惹来文淑蓝对她一顿指骂。

一旁的陈晓亦认出了池雨薇,有些意外,“她怎么跟陆夫人走在一起?”

“查一下。”顾垚收回视线,离开。

陈晓亦看了池雨薇一眼,把她记在心里,她可是第一个惹来老大关注的人。

二楼,文淑蓝发现池雨薇没跟在她们身后,急出了一身汗,生怕她跑了。

急忙寻人,才知道她在这里救人。

“谁给你的胆子敢胡乱救人,没出事还好,要是真出了什么事,责任你能担的起吗?”

陆静霜看了抿嘴不语的池雨薇一眼,“妈,别生气,姐姐也不是故意的,要是我遇到这种事,也会出手救人。”

“更何况,姐姐刚从乡下上来,不知道京都的情况,你也不能怪她。”

听着陆静霜这看似劝解实则拱火的话,池雨薇不由的看了她一眼。

陆静霜却甜甜的对她笑道:“姐姐,妈只是担心你走丢,有些着急,不是故意凶你,别放在心上。”

文淑蓝温柔的看着引以为豪的女儿,说道:“她怎么能跟你比!以后遇到这种事别掺和,明白吗?”

陆静霜,“妈,我不会冲动行事,放心吧。”

池雨薇心中不由冷笑,这话说的还真是满含深意!

还真是一杯又浓又婊的绿茶。

能来这里都是同一个圈子里的贵太太,文淑蓝不想出丑,冷冷的对池雨薇道:“给你买了两套衣服,还需要什么。”

见她询问,池雨薇也不客气,现在她确实很需要两样东西,“手机、电脑。”

文淑蓝花了二万块钱给她买了手机和电脑。

在钱的方面,文淑蓝还是挺舍得。

回到家,池雨薇把自己关在房间,打开电脑,输入网址,立马弹出一个登陆页面。

看着这熟悉的页面,池雨薇不由的愣住了!

她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输入网址,真的让她进入登陆页面。

这是一个医疗发放任务的网站,只要你医术够高,接受任务治好患者,就能得到一笔资金。

前世,她在这个网站接了两单任务,都是些病入膏肓的病者。

对于她来讲,没有任何挑战性,之后就没有再接过任务。

对于缺钱的她来讲,有很大的帮助。

试着登陆前世的帐号,显示帐号不存在。

只有重新注册。

注册程序对熟知医疗这方面的池雨薇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很快答完注册问题,用新帐号登陆网站,跳到属于自己能看到的页面。

从任务栏中,寻找合适的病患。

找了一个小时,没有找到合适的任务。

不是钱太少,就是年纪太大,患的都是一些老病,没有任何挑战性。

突然,任务栏中一个标题吸引到她,点开标题。

里面没有内容,只有一组电话号码。

拿起手机,输入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你好。”

池雨薇,“我是通过暗网得到你的联系。毒我可以解,约个时间?”

“晚上八点来海龙,问前台说找陈先生,自会带你来见我。”

不给池雨薇询问的机会,对方直接挂了电话。

另一边,陈晓亦挂了电话,冲进顾垚的办公室,带着激动的道:“老大,暗网上的任务有人接了!”

顾垚皱眉抬头,“这两年接任务的人还少?”

陈晓亦摇头,“这次不一样,接任务的人是个新号,注册程序非常快速。”

他有感觉,这人一定有办法清除老大身上的毒。

顾垚不想说这种没有希望的事,“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六年前,他出差被人下毒,看过很多医生,吃过很多解毒药都没有用。

后来创建暗网,寻找全国解毒医者。六年来,一无所获。

说起这事,陈晓亦带着怒火道:“池雨薇,一岁丧父,二岁被母亲抛弃在乡下跟奶奶相依为命。近期被陆夫人接回京都,是为了墨陆两家的婚事。”


他有感觉,这人一定有办法清除老大身上的毒。

顾垚不想说这种没有希望的事,“让你查的事,查的怎么样了?”

六年前,他出差被人下毒,看过很多医生,吃过很多解毒药都没有用。

后来创建暗网,寻找全国解毒医者。六年来,一无所获。

说起这事,陈晓亦带着怒火道:“池雨薇,一岁丧父,二岁被母亲抛弃在乡下跟奶奶相依为命。近期被陆夫人接回京都,是为了墨陆两家的婚事。”

陈晓亦见他没有反应,愤怒道:“陆家的胆子真大,既敢随便找个人搪塞给你。老大,要不要给陆家一点教训?”

早前,墨老太太上山求卦,说顾垚的贵人在陆家,就瞒着老大去陆家提亲,等老大发现已经晚了。

老太太为了不让他退婚,十八般武艺都用上。

要真是陆家真千金还好说,拿个村姑搪塞他们,真以为老大什么破烂都收?

顾垚抬头冷冷的看着他,“你很闲?”

见状,陈晓亦摇了摇头,“我很忙!”赶紧退出办公室。

顾垚轻笑一声,眼中有着少许的兴趣,“村姑?”

村姑能有那么凌厉的眼神?能有那么利落的身手?

还能把临死的小女孩救活?她真的只是一个平凡的村姑?

池雨薇在房间看了一下午的资料,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还有一些重要的人物。

顺便查了墨氏,明白陆氏为什么会把自己接过来替嫁。

墨氏是国内的龙头企业,生意涉及全国,特别是顾垚上任以来,墨氏在他手上整整又翻了一倍,成为全国商业大户。

网上没有顾垚的相片和个人资料,可从她找到的资料分析,这顾垚可是天之娇子,而陆氏却让自己嫁过去。

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看了一眼时间,七点二十,起身下楼,跟文淑蓝说了一声。

“我去外面走走,十点前回来。”

文淑蓝没有拦她,也不怕她离开。

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在这陌生的城市能去哪?更何况,她身上没有一分钱。

“早些回来。”

不是关心的语气,只是单纯让她早点回来,池雨薇淡淡的应了一声,“好。”

拿出为数不多的家产打了一辆车直奔海龙。

海龙是一家高档的夜总会,聚集名人富豪公子哥、名媛千金富婆。

到达海龙已经七点五十五分,下车直接进入海龙,找到前台。

“我找陈先生。”

领班打量了池雨薇一眼,领着她来到三楼包间,敲响房门,推门进入。

“陈先生,您的客人来了!”

陈晓亦看了角落坐着的顾垚,起身看向门口。

只见池雨薇从外面走了进来。

陈晓亦吃惊的看着她,“暗网上的任务是你接的?!”

看到他,池雨薇已经猜到中毒的人是谁。

这世界之大,缘份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

“你好,又见面了!”然后看向顾垚所在的角落。

顾垚从角落出来,坐在池雨薇的面前,翘着二郎脚,喝了一口酒,含笑道:“夏小姐还真让我意外。“

池雨薇对于他知道自己名字,并没有感到惊讶,只要一查就知道的事,没什么好稀奇的。

“开始吧。”

见她直奔主题,顾垚配合的伸出手。

上次在火车上池雨薇就已经知道他中了什么毒,“噬骨毒,每当深夜会毒发,毒发时痛不欲生。从你的症状判断中毒已有六年,毒素浸入内脏、血液骨髓当中。不清除最多只有半年活。”

话一说完,顾垚危险的眯着双眼看着池雨薇。

就连陈晓亦都防备的看着她。

光把个脉就能查出年月还有毒性!

除非她事先打探过,或者,她真有这个本事。

对于他们的怀疑,池雨薇并没有放在心上,写了一串药材名字,交给陈晓亦,“我需要一套银针。”

陈晓亦接过单子,看了顾垚一眼,见他点头,才离开。

顾垚含笑道:“据我所知,夏小姐初中毕业就打工养家,从未接触过医学这方面。请问夏小姐的医术从何学来?”

池雨薇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品尝了一口。有钱人,喝的酒都是五几年的!

顾垚看着她熟练的品酒,眯着双眼打量着她。

从她的行为举止、言语谈吐、处事变通能力根本就不是一个村姑能做到的。

“你到底是谁?”

池雨薇摇晃着酒杯,凑到他面前,闻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酒香味,勾唇一笑,“明知故问。”

顾垚眼眸缩了缩,明明一张黑乎乎的脸,没有任何出彩,却让他心紧了紧。

顾垚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让她扒在自己的身上,伸手勾起她的下巴,“不如,让我更加深入的了解一下夏小姐?”

池雨薇看着近在咫尺的俊美容颜,内心骂了一句娘,太狗了!

脸上含笑,“那要看看你所谓的深入是怎样的深入法?”

伸出手指挑开他的外套,“这样……”

解开他衬衣扣子,“还是这样……”

顾垚感觉到她纤细带着粗糙的手指,正在衬衣上画着圈,那双灵活的双眼满是戏弄。

眯起双眼,带着危险语气,“夏小姐是在玩火?”

池雨薇反问:“你说呢?”

这时,陈晓亦用最快的速度把东西买了回来,推开门,就看到这暧昧的一幕。瞬间愣在当场!

“你们继续!”回过神来,赶紧转过身。

正要离开、包厢,就听到池雨薇道:“东西买回来了?”

陈晓亦睁开一只眼偷瞄,见两人分开,只有老大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之外,池雨薇的衣服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

内心大吃一惊,洁身自好,不喜女色的老大被人调戏了!

转身,把手上的袋子放在茶几上,“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

池雨薇检查无误后,“有浴缸吗?”

陈晓亦吃惊的看着她,玩的这么嗨!

又看了老大,也不知道能不能受的住。

池雨薇打了一下他的头,“想什么,给他泡药浴。”

淡淡的看了顾垚一眼,带着嫌弃和鄙视。

有什么样的下属就有什么样的老板,还真说的没错!

顾垚站了起来,冷冷的瞟了一眼陈晓亦,带池雨薇去了休息室的浴室。

正在揉着头的陈晓亦被顾垚最后的眼神看到心里发毛,觉得他被判死刑了。

池雨薇把浴室放满热水,把药材放进里面泡着。

十分钟后,整个浴室充满着浓浓的药味,才让顾垚脱衣服进浴缸。

顾垚脱下外套,正在解扣子时,见她没有出去的打算,“你不出去?”

池雨薇皱眉不悦道:“反正等会都要看。赶紧的,我没空。”

已经九点了,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见她眼中有些不耐烦,顾垚只好把衣服全脱了,坐在浴缸里把裤子脱下来扔掉。

耳根处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池雨薇根本就没有看他,把针银拿出来消毒,见他坐进浴缸,开始针炙。

“有点痛,你忍着一点。”

在他头上的大穴上刺了一根,脖子处、腋下、胸前、背后、肩、小腹上都刺满了银针。

打开手机计时器,观察他的反应。

此时的顾垚如千万只蚂蚁正在啃食着他的身体,痛不欲生。

眉头紧锁,青筋暴露,手臂上的肌肉紧紧绷在一起,死死的咬着牙关,不让痛声叫出来。

池雨薇眼中含笑,动了一下他痛穴上的针银,如愿以偿的听到他痛苦的叫声。

“活该。”

从来没有人敢调戏她,做了就得付出代价。

此时的顾垚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痛有一半是池雨薇另外给的,痛的他好几次差点晕过去。

这次的痛跟以往不同,是肉、体是的痛。以前是骨头裂开又愈合的痛。

两者相比,不相上下。

池雨薇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半,拿着银针刺进他的睡穴。

确认他睡过去后,把银针全部拿掉,拿着银针出了浴室。

正在着急等消息的陈晓亦见她出来,赶紧迎了过去,“夏小姐,情况如何?”

池雨薇写了几种药的名称,给了他,“下次早点约,今天没时间。让他再泡二个小时,过两天我会联系你,今天的出诊费给一下。”

把收款二维码放在他面前。

陈晓亦看着眼前的二维码愣了一下,“病好结账?”

池雨薇坚持道:“在我这里不存在,给钱吧。”她穷的连回去的车费都没有了,还跟他谈病好结账。

陈晓亦有些不情愿,效果都没看到,又这么早回去,谁知道是不是骗子。

猜测到了他心中所想,池雨薇冷笑道:“我的底都被你们查光,还怕我跑路不成?”

陈晓亦尴尬的笑了一下,最后还是给了钱。

池雨薇这次出诊费要的不多,一万块,够她查二十年前的事。

赶在十点钟回到陆家,文淑蓝也不好说她什么,只能让她回房间休息。

回到房间,见丈夫正躺在床上看书,走过去掀开被子躺进被窝。

“老公,锦熙的事你看……”

陆云岫合上书,拿下眼镜,“别多想,墨家她嫁定了。明天礼仪老师会过来教她礼仪,文化课也会有老师过来教她。母亲那边你少带她过去惹她生气,还有少让静霜跟她接触。”

文淑蓝心里有些忐忑,从这两天她对池雨薇的接触,可不是一个听话的主。

看来,只能下足功夫,让她乖乖听话。


陈晓亦尴尬的笑了一下,最后还是给了钱。

池雨薇这次出诊费要的不多,一万块,够她查二十年前的事。

赶在十点钟回到陆家,文淑蓝也不好说她什么,只能让她回房间休息。

回到房间,见丈夫正躺在床上看书,走过去掀开被子躺进被窝。

“老公,锦熙的事你看……”

陆云岫合上书,拿下眼镜,“别多想,墨家她嫁定了。明天礼仪老师会过来教她礼仪,文化课也会有老师过来教她。母亲那边你少带她过去惹她生气,还有少让静霜跟她接触。”

文淑蓝心里有些忐忑,从这两天她对池雨薇的接触,可不是一个听话的主。

看来,只能下足功夫,让她乖乖听话。

回到房间的池雨薇,直接找了一家侦探所,把她掌握的资料发给了对方,付了五千块。

刚挣的钱还没有捂热就少了一半,这对于上一世不愁钱的池雨薇来讲‘小意思’。

对现在的池雨薇来说‘很心疼’。

她得想办法赶紧挣钱才行。

登陆暗网查看任务,顺手接了几单。

海龙。

陈晓亦踩着点进入浴室,见顾垚正躺在浴缸熟睡,把他从浴缸扶起来,放在休息室的床上,给他盖好被子,在一旁坐着,这一坐就是一夜。

次日。

顾垚一身轻爽的从睡梦中醒来。六年来,他身体从未如此轻爽过,坐起运动一下身体,没有一点酸痛。

平日,晚上受痛疼的折磨,第二天全身都会酸痛无比。

正扒在桌子上瞌睡的陈晓亦,迷迷糊糊看了床上一眼。

不一会,只见他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床上已经没有顾垚的身影。

赶紧站了起来,当看到正在做拉身运动的顾垚,愣了一下,“老大!”

顾垚看了他一眼,“昨晚池雨薇什么时候离开的?”

陈晓亦走过去,有些气愤道:“九点半,还要了一万块的出诊费。”担心的问道:“你身体没事吧?”

顾垚扭动脖子,“比以前轻松很多,看来她的治疗方法很管用。”

这个结果,他也感觉到意外。

以为她只是嘴上说说,还是有点本事。

希望她真的能清除他体内的毒素!

“真的?这么说,夏小姐还真有点本事。”幸好他没有得罪池雨薇,陈晓亦开始感到庆幸。

顾垚勾唇一笑,“跟奶奶说,这婚事我同意了。”

陈晓亦抬头看了他一眼,知道他做了决定就不会改变。更何况,池雨薇能治好老大,真要结婚,老大也不亏。

“是。”

池雨薇正想出门去完成昨晚接的任务,还没出门,就被文淑蓝拦着,上礼仪课。

墨家。

墨老太太接到顾垚的回复,就让人准备聘礼,直接杀到陆家。

文淑蓝正盯着池雨薇上礼仪课,就收到老太太传来的话,赶忙让池雨薇换衣服,又给她化了一个淡妆,拉着她来到楼下。

池雨薇看到客厅摆满着礼品,上面带着红纸,明白怎么一回事。

皱眉有些抗拒的想离开,结果被文淑蓝死死抓住,拉到墨老太太面前。

“墨老夫人,这是我女儿池雨薇。”说着给池雨薇使了一个眼色。

池雨薇受过高等教育,在别人没有对她做任何不礼貌事之前,尊老爱幼她还是知道。

“老夫人好。”

墨老太太打量了池雨薇一眼,越看越满意。

比陆家那丫头,结实多了。

“好好好,以后就叫奶奶。”拉着池雨薇的手,从手腕上取下玉镯顺势带在她的手腕上。

池雨薇见状,赶紧取玉镯,发现玉镯怎么也取不下来。

一旁的墨老太太见状,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

对池雨薇更加满意。

池雨薇手都弄红了,玉镯也没取下来,有些急了。

她真的不想嫁人!

更不想嫁给连面都没见过的人!

“老夫人,这玉镯太贵重了,我会想办法弄下来还给你!”

“这镯子认人,你啊,别费这个心思了。”墨老夫人呵呵笑道:“锦熙丫头,你想要个什么样的婚礼?跟奶奶说说,奶奶都满足你!”

池雨薇欲哭无泪,“老夫人,我不想结婚。”

一旁的陆老太太闻言,冷着脸呵斥一声,“池雨薇!”

池雨薇连个眼神都没给她,看着墨老太太,“老夫人,我不会嫁去墨家,这玉镯我会想办法弄下来还给你。”

陆老太太看了文淑蓝一眼,眼神带着滔天怒火。

文淑蓝拉着池雨薇,赶紧跟墨老太太道歉,“老夫人,锦熙从小在乡下长大,性子野,你别跟她计较。我是她母亲,这婚事我帮她应了。”

墨老太太就是人精,一眼就看破了陆家什么套路,面不改色的拉着池雨薇道:“去墨家住一段时间,跟我孙子培养一下感情。要真觉得不合适,我认你当干孙女,好不好?”

池雨薇知道墨老太太这是在帮她。

陆老太太却是第一个不同意,要真被墨家认成干孙女,陆家休想在墨家讨到一点好处。

眼中带着不悦的看向文淑蓝。

文淑蓝就知道池雨薇不会乖乖听话,也没想到墨老太太会说出认干孙女的话。

“老夫人,锦熙在陆家过的挺好。再说,现在先婚后爱很正常,等他们真正结了婚感情自然的会好,不用担心。”

池雨薇知道现在去墨家更好,可文淑蓝的事情没有解决完,现在不适合离开。

“老夫人,我不想跟你孙子结婚,也不想去墨家,谢谢你的邀请。”

见她拒绝,墨老太太并没有生气,“我孙子外冷心热,等你跟他相处就知道了。”

以墨老太太的身份地位,根本就不用管陆老太太和文淑蓝。

拉着池雨薇说着她孙子有多好,多优秀。

热情的邀请她去墨家玩。临走前,还给了一个厚厚的红包当见面礼。

她的过份热情,整得池雨薇根本就不好意思再说拒绝的话。

不但没有拒了这门婚事,反而还答应她过两天去墨家坐客。

陆老太太上次被她气个半死,此时不想再跟她说什么,再三警告文淑蓝让她把人看好,就回房休息。

文淑蓝眉头跳了跳,“你跟我来。”

知道她要说什么,池雨薇跟着她来到房间,只见她把房门关好,情绪低落的坐在床上。

“这门婚事不管你答不答应你都嫁定了!”

抬头看着她,“你不是想知道我和你父亲的事吗?我告诉你。”

池雨薇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要她说了,她再也没有机会拒绝这门婚事。

文淑蓝流着眼泪道:“二十年前,我正在读大学,陆云岫是我的初恋,我们很相爱,可是这段爱情并不被老太太接受。联手你父亲把我拐进大山里,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身上的伤每天都在增加,从未好过。”

文淑蓝说话时眼中充满着绝望和恐惧。

“后来有了你,他下手才没那么重。或许是老天有眼,他喝酒失足掉进河里再也没有醒来。我也被云岫找回京都。但不堪的过往时刻折磨着我,就连老太太也会拿这事冷嘲热讽挤兑我。”

池雨薇从她身上能感觉到浓浓的悲伤和恐惧。

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等她查清楚之后就会定真论。

要是她说的是真的,这婚事她得好好想想办法,用另一种方法解除。

陆云岫回到家,听说墨老太太过来下聘,急忙去了陆老太太的房间。

“妈,墨老太太怎么说?”

陆老太太坐在凳子上扶着额,有些疲惫的道:“墨家对池雨薇挺满意,也没提换人的事。”

闻言,陆云岫松了一口气,“这是好事,您看起来心思重重,是出什么事了?”

陆老太太冷笑道:“我啊,差点没被池雨薇小贱人给气死,当着墨老夫人的面直叫不同意结婚。”抬头看着自己的儿子,语气中带着狠意,“去跟文淑蓝说,搞不定她,她也别想留在陆家!”

陆云岫明白母亲的性格,强势一辈子,绝对容忍不下跟她对着干的人。

“我会跟她说,您也别气。不管她愿不愿意,墨家她嫁定了!”

从陆老太太房间出来,找到文淑蓝,冷着脸询问她怎么一回事?

文淑蓝早就知道他会过来问自己,脸色有些不好道:“我已经跟她说了,不管她同不同意,墨家她嫁定了。”

陆云岫搂着她,温柔道:“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只要搭上墨家,陆氏在京都的地位就会有所上升。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静霜。”

文淑蓝明白他的意思,“我会看好她。”

晚上吃饭时,陆静霜宣布了一件事。

“明天我同学要来家里玩。”偏头看着池雨薇,“姐姐明天会在家里吧?”

文淑蓝抢先道:“你姐姐最近都不会出门。”

正在吃饭的池雨薇抬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争辩。

陆静霜开心道:“姐姐明天跟我们一起玩吧,我准备了很多小点心,都是女生爱吃的。”

池雨薇语气淡淡道:“好。”

陆静霜见她答应,就去跟文淑蓝商量明天的事。

池雨薇放下筷子,站了起来,“我吃完了。”然后上楼回房。

陆静霜那点小心思她要是看不出来,那她这些年不是白活了。

上网,点开昨天接的任务,拨打上面的电话号码,简单的把这边情况说清楚,在确定对方不取消任务后,重新约了时间。

池雨薇挂了电话,拾收好东西。九点一到,打开窗户,身子灵活的跳下去。

身影快速的消失在夜色中。

按照对方给的地址,来到病患家。

这里属于京都中心地段,能在这里住的人,身份地位都很高。

来到一家别墅门前,按了门铃。

很快,佣人过来开门,“你是夏小姐?”

“是。”池雨薇点头。

佣人打量了她一眼,最后领她进去。


来到一家别墅门前,按了门铃。

很快,佣人过来开门,“你是夏小姐?”

“是。”池雨薇点头。

佣人打量了她一眼,最后领她进去。

进入客厅,一名中年男子正在等着池雨薇,当看到她时,不由的愣了一下,带着疑问的语气道:“你是池雨薇夏医生?”

池雨薇伸出手,介绍道:“你好,我是池雨薇,从暗网上接到的任务,你要是怀疑我的能力,我现在可以离开。”

中年男子赶紧摆手,他对暗网上接任务的人还是挺信任的。

“夏小姐误会了,我并没有对你的能力有所怀疑。”带着池雨薇去了他父亲的房间,“夏小姐请。”

池雨薇看着床上的老人,七十岁的模样,一脸病气,双眼已经陷下去,整个人瘦成干瘪,躺在床上,出气多进气少。

这模样,已经算是病不久已了。

李向文见池雨薇皱着眉,眼中闪过担心,抿嘴说道:“夏小姐有话不防直说?”

池雨薇没回答,拿起老者的手,把脉。

三分钟后,已经清楚老者得的什么病,放下手,“我能治。有件事我想跟你解释清楚。”

李向文听到她说能治,眼中闪过惊喜,“请说!”

池雨薇道:“我刚从乡下来京都,没有医生执照。”

闻言,李向文有些犹豫了。

一个没有医生执照的人,真的能治好父亲的病。

不试,父亲最终的结果是死。试,还有一线希望。

能从暗网接任务的人,实力不需要质疑。

池雨薇没有催促,静静等着他的答复。

毕竟,让一个没有医生执照的人治病,确实要冒很大的风险。

二分钟后,李向文语气坚决道:“夏小姐,我父亲就交给你了!”

池雨薇松了一口气,含笑道:“客气,还得谢谢你的信任。”

从包包里拿出银针,说道:“老先生的病是年轻时留下来的后遗症,去除病症就能全愈。”

见她一语道破父亲的病症,李向文松了一口气,说道:“父亲年轻时行军打仗,吃了很多苦,年纪一上来就被病痛拆磨。这两年更是卧床不起,情况越来越差,寻医治病一直没有任何好转。”

李家世代从军,为国家立下不少功劳。

池雨薇看着病床上的老人,心里很敬佩。

施完针,写了一副中药配方,告知李向文怎么使用,留下明天再来就离开。

接下来又去了另一家。

忙完回到陆家,已经是凌晨二点。

按原路回到房间,洗洗睡觉。

次日。

文淑蓝早上七点就来叫池雨薇起床,今天要招呼陆静霜的同学,没有时间陪她上课,只能提前让老师过来给她上课。

三点才上床休息的池雨薇,才睡了四个小时,就被文淑蓝硬拉起来。

心情很是不爽,板着一张脸,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不管文淑蓝怎么催促,怎么说,就是不动。

礼仪老师见状,只能把目光放在文淑蓝的身上。

文淑蓝不悦的站了起来,“你到底想干嘛?”

池雨薇眼神淡淡的看着她,“我不想上课!”

文淑蓝想也没想直接否认,“这课你必须上!”

池雨薇靠在椅子上,‘一副你奈我何’的模样,差点没把文淑蓝给气死。

文淑蓝咬着牙,“你到底想干什么!”

池雨薇,“我不想上课。”

文淑蓝再次否认,“不行,礼仪你必须学!”

池雨薇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连个眼神都没给文淑蓝。

前世,从来没有人逼迫她学任何东西。只要她感兴趣的,很快就能学会。

礼仪什么的,对她来说小意思。

文淑蓝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

对于这个女儿,她除了厌恶只剩厌恶,要不是她对陆家还有点用,绝不会接她来京都。

“等以后你嫁去墨家就会明白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

池雨薇轻笑道:“谁说我要嫁去墨家。”

文淑蓝听她又说这样的话,心更烦。既然她不想学,她还不想呆在这里受气,打发礼仪老师回去,就把池雨薇扔在房间让她反醒。

文淑蓝一离开,池雨薇回到床上继续睡回笼觉。

至于陆家的打算,她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想让她嫁人,根本就不可能。

一觉睡到十点,池雨薇被陆静霜叫醒。

睡了一个回笼觉,人也清醒很多,收拾一下自己,跟陆静霜下楼见她的同学。

陆静霜的同学好奇打量着池雨薇。前不久,她们听说陆静霜有个同母异父的姐姐,一直在乡下生活,近期接回陆家生活。

陆静霜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才女,从小学到大学成绩一直排列前茅,又是校花。学校很多男孩子都在追求她。

这样优秀的人,她姐姐应该也不会很差。

当看到她的第一眼,众人表示很失望。

太平凡了,脸还黑,穿的还是地摊货,整个人完全没有任何看头。

单姗姗是陆静霜的同学兼好友,池雨薇的事也是她宣扬出去的。

见她这么平平无奇,充满嫌弃道:“静霜,这就是你姐姐?也不怎么样。”

陆静霜抱歉的看向池雨薇,“姐姐,姗姗性子直爽,有口无心,你别介意。”

池雨薇淡淡的看着她,含深意笑道:“怎会。”

单姗姗见陆静霜跟池雨薇道歉,不悦道:“静霜,你干嘛跟她道歉,我又没说错,她哪点比的上你!”

一脸嫌弃的打量着她,“论长相,没你好看,论身材,没你看头,论品味,更不能跟你比,论才学,她一个初中毕业的人,怎么跟你比。”

陆静霜歉意的看了池雨薇,拉着单姗姗道:“姗姗,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初中毕业也不是她的错。”

一旁的人听到两人的话,纷纷吃惊的看着池雨薇,“天啊,这个时代还有初中毕业的人!”

“难怪长的那么丑,跟静霜完全是没法比。”

“我要是有个初中毕业的姐姐,早就不敢说出来?静霜真善良。”

单姗姗一脸得意的扬起头,“静霜一直都很好!”

对于众人的态度和语气,池雨薇根本就不在意。

从昨晚陆静霜邀请她参加今天的聚会就知道她的小心思。

她敢来,就不怕别人说。

陆静霜享受着众人的吹捧,心里暗自得意。

见池雨薇一脸不在意,也没有生气的表情,有些失望。

她只是自己往上爬的垫脚石,衬托自己的存在,哪怕以后她嫁去墨家,永远也比不上自己。

眼中闪过得意,随后抬头一脸着急的看着大家,“你们别说了!姐姐从小在乡下长大,生活很辛苦,根本就不懂打扮自己。”

走过去,握着池雨薇的手,语气带着歉意道:“姐姐,她们有口无心,人很好,你别生气。”

池雨薇不动声色挣脱陆静霜的手,含笑的看着她的眼眸,“我没生气啊!不过她们说的没错,我确实又土又没文化,谁叫我有妈跟没妈一样,怎能跟你比。”

陆静霜脸色一变,她没想到池雨薇会说出这样的话,低头委屈含泪道:“姐姐是在怪妈妈没有管你吗,妈妈向你奶奶要过你的抚养权,是你奶奶不给,妈妈为了这事伤心了很久。你奶奶去世,妈妈就把你接回身边,不是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