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为了婢女休妻

为了婢女休妻

章岚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在我十岁前,孟良洲是很乐意陪着我玩儿的,我在御花园爬树,他就站在树下小心看着我。我在清泉池里捞鱼,他就盯着大太阳在一旁陪着。下春雨时我淋着雨在长街上跑,他撑着伞在后面快步追。

主角:章岚鑫孟良辰   更新:2023-01-06 16: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章岚鑫孟良辰的其他类型小说《为了婢女休妻》,由网络作家“章岚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我十岁前,孟良洲是很乐意陪着我玩儿的,我在御花园爬树,他就站在树下小心看着我。我在清泉池里捞鱼,他就盯着大太阳在一旁陪着。下春雨时我淋着雨在长街上跑,他撑着伞在后面快步追。

《为了婢女休妻》精彩片段

皇帝多子,却没女儿,三天两头派人接我入宫。

看我追着皇子们打,皇帝笑得合不拢嘴。

「对嘛,我们岚儿就该这样洒脱,不必学那些贵女端着姿态。」

对了,虽然在取名这件事情上他们各自妥协了,但皇帝叫我「岚儿」,我爹叫我「鑫儿」。

嗯,被这样两个固执的人养大,我不倔强一些,都对不起他们。

我从小便喜欢跟着德妃的儿子孟良洲。

他是所有皇子里长得最俊朗的,我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喜欢他。

我爹说我这一点随他,看脸。

所以他娶了京城第一美女我娘,生下了京城第二美女,我。

在我十岁前,孟良洲是很乐意陪着我玩儿的,我在御花园爬树,他就站在树下小心看着我。我在清泉池里捞鱼,他就盯着大太阳在一旁陪着。下春雨时我淋着雨在长街上跑,他撑着伞在后面快步追。

我爹说我和他,一个片刻都不愿消停,一个多一分都不愿动。

皇子们大多规矩,这离不开他们母妃的教导。

皇后无子,以后皇位传给谁全凭皇帝喜欢。所以妃子们努力地把皇子往六艺精通、德才兼备的方向培养,行事作风一副老成模样,在他们的理念里,「稳住」最为重要。

孟良洲是老大,也是这些小大人皇子里把这些教导学得最精的。

不过也并非所有皇子都如此,贵妃的大儿子,皇子里排老二的孟良辰就活得很自在。

我在冬日下过一场大雪后,跑到宫里戏台前准备踩雪时,见到同样小跑的孟良辰。

一个和我想法一样,要在整片空地上留下第一个脚印的人。

我们俩对视了一眼,冲了过去,我跑不过他,但是在临近戏台时,他得意忘形不慎摔倒了。

我成功地留下了第一枚脚印,兴奋地在雪地里蹦跶。

他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行啊小丫头,下次下雪,这儿一定是我的。」

我对他翻了个白眼:「你不过大我两岁而已,也是小孩。不像良洲哥哥,才像个大人。」

他不屑地冷哼一声:「他?无趣极了。」

自那次后,每每下雪,我都要进宫住,第二天一早和孟良辰争夺第一枚脚印。

他虽然嘴上说得厉害,但总是争不过我。

每次在我手舞足蹈时,放下狠话:「下次一定赢你。」

可是一整个冬天过去了,他也没赢过我一次。

于是这场争斗,从踩雪变成了垂钓、爬树、赛马、木射、投壶…

但无论怎么换,他都赢不了我。

每次我和孟良辰灰头土脸笑着回来时,孟良洲都会皱着眉:「快去梳洗。」

他把规矩刻在了骨子里,和皇家沾亲带故的,都应该要时刻彰显皇家风范。

孟良辰却从来不在意这位大哥的批评,他说孟良洲活着像是没有骨血感情的假人。

「他以为这样端正规矩,父皇就会传位给他?父皇不喜这样死板。」

我知道孟良辰说得对。

皇帝喜欢的,是不被规矩束缚的人。如同他自己年少时一样,乔装打扮去参加民间社火大会,在射箭比赛上拿了第一,那把劣质的弓箭如今还被他珍藏在书房里。

如同被皇帝希冀的我。不伤人不触及底线,怎样释放孩子的天性皇帝都觉得可爱。

如同孟良辰,哪怕树下摔下来一身的伤,皇帝依然赞叹他的勇气,把所有皇子都想要的赤影马送给了他。

孟良辰骑在高头大马上,绕着皇城跑了一圈,又骑到了章府门前,骄傲地向我炫耀他的坐骑。

「父皇送了我一匹宝马,下次赛马定能赢你。」

我不以为然:「我现在去求皇伯伯,不等日落你这匹马便是我的了。」

孟良辰瞪着眼睛,声音却是有些慌:「你敢?」

我笑着看他:「有这工夫,不如多去读几本书吧。听说良洲哥哥如今作的文章连大学士都称赞呢。」

孟良辰是个不服输的,他哼哼了两声:「好,你等着。」

那以后,我好几个月没见过孟良辰,听说他收了心,在认真读书。

又到冬日第一场雪,我小跑到戏台前,远远地就看到了孟良辰。

「你怎么没踩脚印?」

「给你留着,我男子汉大丈夫,就让你赢一次。」

说完又道:「踩完雪带你去听戏,我写的。」

听到这儿,我可乐意极了,慌忙跳进雪地踩了两脚就扯着孟良辰衣袖跑:「快走,让我开开眼。」

我们俩抱着手炉窝在雪落轩里看孟良辰改写的《天仙配》,最后一幕是分别,佳人回了天庭,才子独留人间,看得我眼泪直流。

孟良辰拿来两壶酒:「喝点酒,就不哭了。」

那是我第一次喝酒,醉到不省人事,孟良辰被皇帝满皇宫追着打。

但是他说不后悔:「你酒量不如我,输我一次,你就会一直记着我。」

在我十岁的生辰宴上,孟良辰第二次被皇帝揍。

他说为我准备了最好的生辰礼,带我爬到了行宫最高的树上,指向一旁的荷花池,我惊叹春日里竟已开了荷花,且满池荷花俯瞰下去,竟是一支发簪的模样。

我正赞叹不已时,孟良辰拿出来了一支碧玉簪子:「我自己打的,好看吧?」

和荷花发簪,一模一样。

我从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再华贵的礼物于我而言也都一样。

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所谓心意。

见我一脸感动,孟良辰开始骄傲的邀功:「我引来了温泉里的水,试了好多次,才成功催开了这荷花。怎么样,这次生辰礼,孟良洲的不如我吧?」

孟良洲送了什么呢?



我努力回想,似乎是一盒金珠,又好像是个金项圈,贺礼很多,但都大同小异。

于是我只能点点头:「你的生辰礼,最好。」

孟良辰高兴极了:「喏,孟良洲他不如我一次,你可要记住了。」

眼看宴席要开始了,我们俩准备下树,按照我以往的身手三两下便能下来,但今日穿了礼服,爬树容易,下树却迈不开腿。下到一半,不慎踩空竟从树上跌落。

虽然没有摔断胳膊腿儿,但太医说伤着筋骨了,需得静养三个月。

这一次,孟良辰没有再到处躲,而是结结实实地挨了皇帝几板子。

「疼吗?」

孟良辰隔天捂着屁股来看我,我们俩异口同声地问道。

问完又一起笑出了声。

「是不是恨极了我,让你整个春日不得外出。你这样的性子,怎能安定地待三个月。」

我笑道:「若是恨你,又能如何?」

孟良辰拿出一本书:「那我便每日来赔罪,给你解闷儿,直到太医准许你出门。」

说完便开始给我读话本子,一会儿捏着嗓子扮娇小姐,一会儿端着架子做大将军。

从那以后,孟良辰每日来找我,或是讲故事,或是耍枪,或是带来各种时兴的小玩意儿,让我养病的日子欢快了许多。

只是孟良洲,一次都没来过。

我问过孟良辰,他支支吾吾地说:「大哥近日功课忙,父皇看得紧,得空了他定会来看你。」

我知道,他在骗我。

他从不称孟良洲为大哥。

我问得多了,他便气了:「他有什么好,我不是在这儿陪着你嘛?」

对啊,他有什么好呢,大概就是长得好吧。

我可以出门活动的时候,已经盛夏了。

皇帝带着我爹去南方微服私访,朝堂交给了刚刚十五岁的孟良洲。

我开心极了,去向他道贺,我知道这是在考验他是否有资质成为储君。

我一路蹦跶着到他的书房,他见到我第一面没有问我好不好,而是皱着眉头:「岚鑫已经不是小姑娘了,行事作风应当稳重些才是。」

果然,他还是他,一点都没变。

「良洲哥哥,三个月没见,你瞧我长高了没?」我话还没有说完,便被人打断了。

我扭头望过去,这才看到在书架旁站着一个眉眼清秀的宫女。

「大皇子,您要找的《资治全册》找到了,现在便要誊写吗?」

能到书房伺候的都是一等女使,可这个宫女我却从未见过。

「你是谁?」

她并未向我行礼问安,而是站着答道:「奴婢林容微,本是行宫负责花草的。得大皇子赏识,如今是大皇子身边的一等女使。」

宫中等级森严,主子身旁近身伺候的女使们,大多家境清白。而做粗活的婢女们,多数是罪臣家奴。

我看着她一副不卑不亢的样子,只觉得好笑。

冷冷说道:「我与大皇子说话时,你如何能插话?既知我身份,又为何不请安行礼?可见如今虽从婢女升为一等女使了,规矩却没学好。我看你也不必在这儿伺候了,先去跟着嬷嬷学规矩才是。」

她听到这话,立刻一脸委屈地看向孟良洲:「大皇子,奴婢并非不尊重章姑娘,只是记挂着您要找的书,所以才……」

从小在宫里长大的我,这种手段伎俩见多了。

明明是我在向她问话,可她偏要对着孟良洲说,惹得他的心疼。

不等孟良洲开口,我已经招手唤来几个女使,把她架走了。

孟良洲见此情景,冷着一张脸看着我:「你如今越发任性了,不过一个女使而已。」

「不过一个女使而已,你又何必摆脸色给我看。」

我堵得孟良洲没话说,足足一个多月不见我。

那天以后,我一直在想,我到底为什么要黏着孟良洲呢。

或许,因为我是章家的女儿,是要守护大梁江山的章家的女儿。

我爹常说,如今虽无立嫡之争,但却有立长之论。陛下当年刀光剑影中被推到皇位上,便是立嫡立长的争斗中,捡了便宜。比他身份尊贵的,比他年长几岁的,都搭了进去。如今太平盛世,皇家少些争斗,于苍生而言是幸。

我爹担心他故去后,章家后人与皇家再无牵扯,没有人会再像他一样,不计付出的为皇帝、为大梁。

所以,我从小就知道,爹爹想让我嫁给储君,想把章家永远和皇族绑在一起,章家才能永久地成为另一个国库。

我是爹爹的女儿,我和他一样,希望大梁安稳太平。

皇伯伯那么宠我疼我,我更希望他能永无烦恼,到了八十岁还能追着孟良辰打。

于我爹和皇帝而言,所有的皇子都一样,在够格堪任储君之位的基础上,争议越小于朝堂稳定越有利。

所以,我从小接触最多的,便是皇长子孟良洲,我只能黏着他,缠着他。

只是随着我一点点长大,我发现,虽然孟良洲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子,

但我似乎更喜欢和孟良辰在一起时那种无拘无束肆意洒脱的感觉。

我爹不在的这些日子,没人管我,我便越发自由。

这日,我正在灯市街口吃牛肉粉,就看到了同样在放飞自我的贵妃。

她坐在我隔壁桌,身旁还跟着两个儿子,孟良辰和孟良泽。

「岚儿!」贵妃仿佛八百年没见过我一般。

「我一早就说让辰儿去接你,难得出宫一趟,他偏不。」

我端着自己的牛肉粉坐在贵妃对面:「他不肯有什么关系,到底咱们有缘。」

我带着贵妃娘仨,吃遍了灯市街,肉馄饨、素锅贴、糖糕、千丝粉、冰酥酪……

吃得走不动道了,就坐在画船上听曲儿看景。

贵妃捏着我肉鼓鼓的脸颊说道:「岚儿,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你要是我的女儿多好。」



说完独自思考了一阵:「哎,做不了女儿便做儿媳也是好的。岚儿,我这两个儿子,有你看上眼的没?」

还不等我回答,又道:「辰儿太闹腾,总是害你受伤,你肯定不喜欢。

「泽儿虽只大你十多天,但细心可靠很会照顾人。等陛下回来,我就去请陛下给你们赐婚。」

孟良辰一直没说话,听到这儿冷不丁开口,淡淡道:「母亲不必如此费心,她喜欢孟良洲那个假人。

「听说前些日子还为了老大书房里的一个女使吃醋,罚了那女使。」

怪不得这些日子不理我。

「难怪你不愿去接岚儿,原来吃醋的那人竟是我儿?」

贵妃捂嘴笑道。

孟良辰瞬间红了脸,低声道:「她与孟良洲如何,与我何干,我吃什么醋。」

我可是第一次见到孟良辰这样的表情,笑道:「怎会与你无关,我日后若是嫁给良洲哥哥,你便要称我一声皇长嫂。」

孟良辰瞪了我一眼:「他未必愿意娶你。」

我凑到他身旁,笑着说道「无妨,只要我喜欢便够了。」

孟良辰看了一眼,撇过头去,柔声道:「那样,你会很累。

「他不会愿意让你蹦着跳着,不喜欢你笑出声,冬日里不许你踩雪,夏日里不许你淋雨。你要照着他的模样生活,会很无趣的。而且,他不会费尽心思,只为逗你一笑。」

说着说着,孟良辰低下头去。

我端起一杯茶递给他:「可是很多事情,十岁的章岚鑫可以做,十五岁的章岚鑫,便不能做了。」

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不能永远这样随心所欲。

就像贵妃,性格直爽不喜心计,皇帝也知道她喜欢烟火气,可是没办法,她是拿着金册的贵妃,是两个皇子的生母,她只能在人前装着端庄。也只有皇帝不在时,才能偶尔出宫一趟。

那天的晚风很舒服。

孟良辰送我回府时,站在马车边红了眼圈。

他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终究什么都没说。

皇帝微服私访回来后,孟良辰自请跟着赵大将军去戍边。

这个儿子的脾气皇帝是清楚的,便准许他以普通士兵的身份去边关历练。

而我,按照我爹的想法,时不时地跟孟良洲见个面。

虽然每次他身旁都跟着林容微,虽然林容微和他越来越亲密,但我看着内心却毫无波澜。

一晃眼四年多过去,入冬时太后说冬日乏味,皇帝便把我接到宫中住着,每日陪太后说说话。

下第一场雪时,我和以往一样,去了戏台。

自从孟良辰走后,每年踩雪总是少了些乐趣。

一路闷着头走到到戏台前,便看到了白茫茫的雪地上,留下了一双脚印。

「小丫头,这次你输了哦。」

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我抬头望去,在飘飘洒洒的雪中,一个少年坐在戏台屋顶上看着我。

是孟良辰。

他飞身下来笑着朝我走来,我却鼻头一酸,一滴眼泪滑了出来。

这几年他长高了许多,身形也挺拔了许多,只是不似从前白嫩。

「不过输了一次嘛,也不至于哭呀。我输过那么多次,都没哭过哦。」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轻捶了他一拳,他笑道:「啧啧,你这力道大不如前啊,我记忆中的章岚鑫出拳可是快准狠的。」

我笑着又使劲捶了他一拳,他满意地点点头:「对嘛,这才是章岚鑫。」

和他的这番打闹,让我瞬间回到了四年前,好像一切都没变。

「不是说年后才回来吗?」 

孟良辰笑得骄傲:「谁让我这次打了胜仗呢,被升为戍边大军里最年轻的副将。赵大将军特别准许,让我提前回京。」

听到这儿,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他没有暴露过自己的身份,仅仅四年,从普通士兵到副将,其中该有多少辛酸。从前高高在上、事事如意的皇子,如今眉眼间都是西北寒风的痕迹。

见我哭得厉害,孟良辰一边为我擦泪一边哄我:「想不想去看戏?边关的皮影戏,京城里没见过呢。」

我们俩又像从前一样,窝在雪落轩看戏,见我看得入神,孟良辰一脸满足:「我专门从边关把做皮影戏的师傅带了回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

我抱着手炉不住点头:「喜欢,喜欢极了。还带了什么给我?」

孟良辰打开一个小匣子:

「这是碧玉耳坠子,与我之前送你的发簪是一对。」

「这是缠金丝发钗。」

「这是羊脂玉手镯。」

「这是翠菊华胜,我足足做了一年,还好赶在回京前做好了。」

一一展示过后,孟良辰拿来镜子,卸下了我原本戴着的发饰,把缠金丝发钗和翠菊华胜都别在了我发间。

「小丫头,这四年欠你的生辰礼,如今都补齐了。」

孟良辰离京四年,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贵妃抱着他不撒手,说什么也要让他过完年再走,但贵妃的眼泪对孟良辰并没有功效。

「明年我的及笄礼,我想看到良辰哥哥。」我犹豫了许久,终于说了出来。

孟良辰看了我一眼,凑到我跟前笑道:「你叫我,良辰哥哥?」

我点点头。

「好,小丫头的及笄礼若是只有孟良洲那样的假人在,肯定无趣。我得留下,帮你热闹热闹。」

孟良辰这个冬日找到了事情做——负责筹办我的及笄礼。

贵妃拉着我笑得合不拢嘴:「及笄礼,定要求陛下赐婚才行。不然这一辈子没人能制得住辰儿。」

赐婚嘛,我第一次有了想要违抗我爹意愿的想法。

我约孟良辰到雪落轩听曲儿,准备了糖炒栗子和冰山楂,泡了一壶蜜枣茶。孟良辰坐在塌边把鹿皮毯子裹在我身上:「这儿冷,偏偏你就喜欢这里。」

孟良辰只知道我从小爱在冬日来雪落轩听曲看戏,却并不知为何。

「小时候爹爹让我送绿豆糕给孟良洲,他却嫌我烦连书房门都不开。我在长街上哭,你便带我来了这儿,说听些小曲儿就能开心许多。那是我第一次见你。」

我咬着冰山楂说道。

孟良辰脸上瞬间有了一层红晕:「你,是因为我才喜欢雪落轩?」

我递过一颗剥好的栗子给他:「从前不知道,以为雪落轩好玩儿。可明明冬日透风,要裹着厚毯子生着炉火捧着手炉,再喝壶热茶才能舒服一些,并不好玩。现在才明白,因为每次来这儿都是和你一起,所以有趣,才觉得这儿暖和。」

孟良辰坐在火炉旁,被火光映照着满脸通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