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暖阳似火恋深情

暖阳似火恋深情

美人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云暖爱陆尧深爱到了骨子里,为了这个男人,她甚至愿意倾尽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男人竟恨她恨到了血液中,因为在他的眼中,是她毁了他的爱情。因此,为了报复,他可谓是用尽了一切手段。终于,被男人伤的体无完肤的她没有了继续爱下去的力气,为此,那一日,她绝望地选择了放弃……

主角:苏云暖,陆尧深   更新:2022-07-15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云暖,陆尧深 的女频言情小说《暖阳似火恋深情》,由网络作家“美人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云暖爱陆尧深爱到了骨子里,为了这个男人,她甚至愿意倾尽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男人竟恨她恨到了血液中,因为在他的眼中,是她毁了他的爱情。因此,为了报复,他可谓是用尽了一切手段。终于,被男人伤的体无完肤的她没有了继续爱下去的力气,为此,那一日,她绝望地选择了放弃……

《暖阳似火恋深情》精彩片段

“妊娠8周。苏小姐,您这种情况,怀孕生产的危险系数很高,我们医院是不建议生下来的。”

自从拿到孕检报告单,苏云暖就在保姆车上呆坐了两个小时,盛夏的天气里,整个人从头到脚冒着寒气。

陆尧深是不会允许这个孩子留下的!

她脑子乱成一锅粥,身体也跟着微微打着寒颤。

苏云暖是孤儿,从小有先天性心脏病,在福利院长到六岁才被养父母收养。

医生的话犹在耳边,她知道这个留下这个孩子有多大的风险,只是她太想要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了,更何况,这还是她和陆尧深的孩子。

“苏小姐,我们过去吧,陆总不喜欢等人。”陆尧深的司机忍不住催促。

“好……”

陆尧深的宅邸。

“苏云暖,你架子越来越大了,都敢让我等了。”

陆尧深靠在沙发里满身酒气,不悦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过来。”

他招手,苏云暖赶紧听话地凑过去,乖巧地蹲在了他的腿边。

都说红气养人,苏云暖出道五年,如今也算得上二线了,这几年却越发谨小慎微了。

“去哪儿了?”陆尧深粗暴地捏紧她的下巴。

苏云暖心里正乱着,剧烈的疼痛感传来,应付陆尧深也多少有些敷衍。

“尧深,你喝多了,我去给你做醒酒汤吧。”

“苏云暖,我让你来是因为缺保姆吗?你该做什么,还用我教?”

陆尧深的眼神好似看一个傻子,粗暴地扯着领口把她揪到沙发上去,欺身而上。

苏云暖心里一惊!

“不要!”她下意识地推拒着陆尧深的亲近。

她现在是早孕期,是绝对不能行房的!

“尧深,不要!我今天不舒服!”

陆尧深浑身的酒气直冲进她的鼻腔里,冲的她头昏脑胀,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保护好孩子。

陆尧深习惯了逆来顺受,低眉顺眼的苏云暖,看她这样反抗,也是一愣。

“别闹。”

他含糊地说,用力扯开她的衬衫,几颗扣子从沙发崩到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我,我不舒服,求你不要!”

苏云暖依然伸手推他,因为太过慌乱,指甲划过他的脖颈,留下了一道血痕。

陆尧深眸子暗了暗,抬手给了她一巴掌。

白的几乎透明的脸上,五个可怖的指痕瞬间出现,苏云暖的头被打的偏向一边,人也瞬间安静下来。

跟了陆尧深五年,虽说他从未正眼瞧过她,更不可能温柔,打她,却是头一次。

原本纷乱如麻的心沉到谷底去,疼痛感从脸上蔓延进心里,苏云暖愣在当场,像一条溺水的鱼。

陆尧深解下领带,伸手把她的双手举在头顶捆了,终于做了他想做的事。

从始至终,苏云暖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好似一副没有灵魂的女尸,也毫不影响他的兴致。

“出血了,啧。”

她听陆尧深嘀咕了一声之后,竟没停下,继续办事。

我的孩子……苏云暖在心里痛哭,面上却一滴眼泪也挤不出来。

等陆尧深终于结束,翻身下来,苏云暖的腹内剧痛,血水已经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求你,送我去医院吧。”她用尽全身力气说道。

陆尧深以为她只是经期提前,得到满足了后,人也温柔了许多,伸手按了客厅的服务铃,对佣人吩咐道:“送她去医院。”

苏云暖这才放心地昏了过去。


苏云暖在病床上醒来,已经是一天后了。

陆府的人知道陆尧深只把她当个玩物,自然对她也不上心,把人送到后又联系了她的经纪人,就离开了。

经纪人于素眼睛红红的坐在床边看着她。

“姐,你怎么样了?还有哪里难受?”

她一毕业就被公司安排给了苏云暖,两人一路走来,很有些相依为命的味道。

苏云暖下意识地捂着肚子:“我的孩子……”

“放心,孩子还在。”

于素怕说不清楚,忙去找了主治医师过来。

万幸,孩子目前是保住了,但是还不稳定,要住院调养半个月观察情况。

医生语重心长地劝导她:“你们年轻人感情好容易冲动,可早孕期间一切都要以孩子为重,房事上还是要节制。”

医生离开后,于素忍不住抱住她大哭起来。

“姐,姓陆的给了你多少钱,想办法还他,他太不拿你当人了,那就是个禽兽……”

苏云暖抱了抱她,淡淡说道:“也不能全怨他,毕竟我爱他,我是心甘情愿做孟舒替身的。”

连陆尧深都不知道,她爱了他整整九年。

只不过,从前在学校里,她是受陆氏奖学金资助的穷学生;他是全校耀眼的学神校草。

苏云暖只敢躲在角落偷偷看他。

没想到,22岁那年出道,陆尧深见到她就愣了神,找经济公司要了她全部资料。

也就是那时,苏云暖才知道,她与陆尧深的初恋——新锐钢琴家孟舒长得很像。

她本就是养父为了还巨额赌债“卖”给经纪公司的,自然没什么人权可言。

后来被人做了局,送到陆尧深房间,被孟舒亲自捉奸在床。

孟舒“伤透心”出国进修,陆尧深成了渣男,她则成了为了上位潜规则、不知廉耻的贱女人。

“不是我,我也是受害者。”

苏云暖解释过无数次,只是她没有证据,陆尧深也不信。

自从孟舒出国后,陆尧深就把她当成了泄欲工具,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在陆尧深眼里,苏云暖是为了钱,可以不择手段出卖肉体的贱货,毁了他的爱情,

所以在语言,甚至是床上,对她都极尽羞辱之能事。

“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苏云暖,你这样跟鸡有什么区别?”

陆尧深说起苏云暖来从不客气,事后,也会一笔笔大额转账打到她的账户去。

苏云暖一开始还会辩解,后来她就只是默默听着,再也不会辩解半句了。

这几年陆尧深给了多少钱,她都一笔笔记着,想着两人总有分开的一天,把钱还他,也就两清了。

“电话给我。”

二人抱头哭了一会儿,苏云暖平静了一些,她鼓足勇气拨出了陆尧深的号码。

短暂地响了几声后,那边迅速挂断。

“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机械的女声传来,分外冰冷。

苏云暖打开了微信界面,点开对话框。

“我怀孕了……”

删了又删,改了又改,最后只发了这么一句过去。

“知道阿舒回来了,就用这么不入流的手段找存在感,苏云暖,我低估了你的不要脸。”

这次,陆尧深回得很快,只是每个字都像一把尖刀,直直地戳进苏云暖心口去。

孟舒回来了?


苏云暖没有再回复陆尧深的消息,而是快速百度输入了孟舒两个字。

最新消息是孟舒7月20日回国交流,8月5日将在上京保利剧院举办个人音乐专场。

“今天几号?”

她喉咙发紧,讷讷地问道。

“20号。”于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以为她害怕耽误工期,赶紧说,“我跟剧组请了一星期假,可以先拍别人的戏份,你不用担心进度。”

苏云暖干涩地“嗯”了一声,便呆呆地望着前方,一言不发。

难怪昨天陆尧深喝了那么多酒,又对她异常粗暴。

他的心里该是经历了怎样的波澜,若不是她,陆尧深早已经抱得美人归,同孟舒结婚了,没准两人孩子都有了。

爱而不得有多痛苦,她懂。

陆尧深对孟舒用情至深,她对陆尧深又何尝不是如此?

苏云暖只在医院住了五天,就不顾医生劝阻,直接出院了。

出院第一件事就是去了陆氏集团找陆尧深。

“给我一个面谈的机会,我向你保证,一定从你的世界消失,不再缠着你。”

她提前给他发了微信,所以一路顺畅地进了陆尧深的办公室。

苏云暖是演员,看上去原本就比普通人纤细许多,这几天一番折腾下来,整个人又瘦了一圈。

她穿了件白色的长裙,本以为会有些许提气色的效果,不想却衬的皮肤越发苍白病态。

此刻她的样子一定很难看吧,不然陆尧深不至于嫌恶地皱起了眉头。

“苏云暖,你是五天没吃饭,找我卖惨来了?”

开口就是不留情面的嘲讽。

苏云暖心里一疼,握紧拳头,指甲掐进手心的肉里,面上却硬挤出一个微笑来。

“听说孟小姐回来了……”

“你又想搞什么花样,你有什么资格提她?”话说了一半就被陆尧深愣生生打断,孟舒两个字是他的软肋,从苏云暖嘴里说出来,让他很不舒服。

“我……”面对陆尧深,她总有一种无力感,心内千言万语,却又不敢说出口。

“尧深,如果有一天,我想要一个和你的孩子,可以吗?”

她斟酌片刻,小心翼翼地试探。

“我可以签协议,保证不再出现,也不会以孩子的名义过来纠缠你,我一定乖乖把你让给孟小姐……”

一番话卑微之极。

“让?”

陆尧深冷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

“你也配用‘让’字?至于孩子,没发生的事,不用拿来假设。”

他坐在办公椅上,同苏云暖隔着巨大的老板桌,仿佛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如果……我是说如果,真的有了呢?”

苏云暖强压着心里的疼,指甲掐着自己手心,缓缓问道。

“苏云暖,这五年我在你身上花了有上千万了吧?你穷的连个孩子都打不起了?”

陆尧深不悦之色越来越明显,他勾起一侧的唇角,直直地盯着苏云暖。

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上次太累,忘记吃药了。”苏云暖铁了心试探他的底线。

陆尧深从来不肯用套子,每次都要她吃药。

“我陆尧深的孩子,怎么可能会让你这种鸡一样的女人来生。小李,送苏小姐回去。”

虽然早就猜到他的态度,但是亲耳听到陆尧深这样说,苏云暖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陆尧深不再说话,苏云暖知道,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她正要转身出门,就听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尧深,你在忙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