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花都狂龙战神

花都狂龙战神

无用书生 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九州出身豪门,是个名副其实的豪门阔少,从小娇生惯言。然而在他十五岁那年,他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生母遇害,他被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差点命丧黄泉。幸好这时,他遇到了犹如天使的她以及他未来的师父。三年后,他征战境外,从此,他开始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主角:叶九州   更新:2022-07-15 22: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九州 的女频言情小说《花都狂龙战神》,由网络作家“无用书生 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九州出身豪门,是个名副其实的豪门阔少,从小娇生惯言。然而在他十五岁那年,他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生母遇害,他被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差点命丧黄泉。幸好这时,他遇到了犹如天使的她以及他未来的师父。三年后,他征战境外,从此,他开始了自己的开挂人生!

《花都狂龙战神》精彩片段

新海省,临海市,市中心站。

“少爷!”

“少爷!”

二十来个穿着黑西装的人对着人潮,神情庄严肃穆,喊声一致,像是在叫着什么人。

刚下高铁的旅客熙熙攘攘,拎着大小行礼,低头快步从他们旁边走过,却又忍不住回头观望两眼,到底是来接何人的,竟搞得如同旧社会军阀一般!为首的老头穿着白色西服,长相和蔼,此时却眉头紧皱。

老头突然猛地一拍脑门,似是想起了什么,顾不上手下,只身往绿皮车区域跑去。

叶九州翘着二郎腿,坐在嘈杂的休息室,自顾自地玩手机。

“少爷,老爷卧病在床,二夫人诚心请您回去。”

旁边男子点头哈腰,极为恭敬。

“不去。”叶九州冷漠道。

头也不抬。

“少爷,二夫人说当年都是为了磨练你,只要你回去,就是叶家家主,夫人还给你找了门婚事,是豪门云家……”

“滚!那个骚狐狸自己管不了家族就想起老子了!还包办婚事?害了我妈还不够,还想害我吗?”

一听“婚姻”二字,原本满不在乎的叶九州,瞬间双眼血红,直接将管家的话打断。

老管家背上和额头上惊出一身冷汗,敢这样看不起燕都豪门叶家,这样称呼夫人的,也只有眼前的男子了。

他是叶家大少爷,更是叶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

更令老者震撼的是,他还是华国第一猛将,东方公认的九州战神!

帝国势力,但凡看到那个血红的‘九州’大字,无不是胆战心惊。

“少爷……”

管家还想说什么,叶九州却起身,毫不犹豫地离开。

“再敢多说一个字,我杀了你这个老匹夫!”

恐怖的杀气,让管家觉得眼前仿佛有尸山血海。

直到叶九州的背影消失,管家颤抖着的双腿才能微微迈开。

他当年面对华尔街的巨富,佣兵界的怪物时,都没有感受到如此强大的压迫力。

车站外,一辆车顶有血红“九州”字的悍马,已经等候多时。

叶九州上车,手机响了起来。

“老大,都安排好了,司机会带你去。”

特制的耳机里传来粗犷的男声。

“阿庆,辛苦你了。”

叶九州淡淡道,挂断了电话,目光却透过车窗,被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吸引,陷进了回忆里。

十年前,他不过才十五岁,母亲被害,逐出叶家,流落临海市。

饿得两眼发黑之时,一个穿着白裙,长相美丽清纯,跟他年纪相仿的姑娘,递给他一串糖葫芦,他伸出手,还没接稳便晕了过去,朦胧之中看见了女孩一脸焦急地喊路人,叫救护车。

而等他醒来,已是在营地里,床边站着一个奇怪的老头,也是他日后的师父。

他第一次斩头露角之时,便是华国最强战士。

三年后,征战境外,整个世界因他颤抖,接替师父,终成一代战神,那年,他才十八岁!

如今十年过去了,战神威名,早融进了境外邪崇的骨子里,叶九州却选择解甲归田。

为此师父还要跟他比试,但他站在那不动,让师父结结实实地揍了他一顿,打完,老头子已是老泪纵横。

因为叶九州忘不了那个清纯的姑娘。

忘不了那串晶莹剔透的糖葫芦。

更忘不了女孩的焦急和关心。

临海市,东华大酒店。

叶九州深吸了一口气,走了进去。

若是昔日部下在此,眼珠子都会被惊掉,堂堂战神,竟然紧张了?

此时,东华酒店张灯结彩,热闹非凡。

临海市有名的萧家,要在这为孙女萧晚晴招纳赘婿,这样的事情,看热闹的自然不少。

房间里,美得动人心魄的萧晚晴一脸绝望,一双美眸中的眼泪早已流干。

一旁的母亲陈柳,更是气得满脸通红,快要喘气不过来气。

“萧立德,那群混蛋就是要害晚晴,你要是不想让咱闺女被糟蹋,就拒绝你大哥和老爷子!”

“妈,要是真的嫁给那些人,我就去死!”萧晚晴绝望的脸上满是绝决。

“晚晴,你要冷静,要相信你爷爷!”

“还有你,不要在刺激晚晴了,老爷子是晚晴祖父,是长辈,会害孩子吗?”

萧立德也恼也很,可是他不敢忤逆老爷子,也斗不过自己大哥,他只能寄希望于大哥给晚晴挑个好点的。

可是真的会吗?

萧老爷子从卖糖葫芦起家,花了十年,把萧家变成了临海市三流势力,也算是个白手起家的典型例子了。

老爷子萧严有三子,大儿子萧立威,次子萧立武,小儿子萧立德。

老大萧立威接手了家族大部分产业,萧立武则是去省会发展,萧立德从小性格懦弱,很不得老爷子欢心,年轻时还患上了小儿麻痹,成了个跛子,又没什么能力,只能被萧家养着,没少受人白眼。

这次择婿,就是老大萧立威联合萧立武怂恿萧老爷子做的决定,俩人还信誓旦旦地保证,一定给萧晚晴找个人中真龙。

结果呢,一个个长得獐头鼠目,有些还是直接从街上拉过来的流浪汉。

毕竟这些人一听有机会免费娶到临海有名的大美女萧晚晴,又能跻身豪门,自然是馋的哈喇子都流了出来。

萧立德能看出这其中的猫腻,但他能说吗?萧严虽然已经老眼昏花,可在萧家,依旧是一言九鼎,他的决定,任何人都不能忤逆。

“柳妹,放心吧,老爷子不会把晚晴嫁给那些人的,起码会选个良民。”

萧立德拉过陈柳的手,安慰她道。

“别碰我!萧立德,你知不知道你这叫为虎作伥!”

“还良民,里面不是流浪汉就是罪犯,还有个犯……犯了花案。”

“我怎么就嫁了你这个窝囊废呀!呜呜呜……”

陈柳甩开萧立德的手,边骂边哭,几乎快要哭晕。

她当初是看上了萧立德的温和善良,哪里能想到人太温和就会任人拿捏啊!

眼前老大老二联合起来欺负萧立德,不给他们资源,萧立德不争也就罢了,现在二人变本加利,要把萧晚晴推入火坑,萧立德还不争!

这样的男人,不是废物是什么?“好了,都别吵了!”

萧晚晴抹掉脸上的泪痕,颤抖着吼了一声。

她怎会不知这是大伯二伯的阴谋呢?

她自打进入萧家公司工作以来,短短三年不到的时间,就拿下几个大项目,业绩出色,将其他晚辈压了下去。

萧家重男轻女,女子没有继承权,萧晚晴知道这些。但她太过出色,让大伯二伯感受到了威胁,才会迫不及待的找个人入赘给她。

这样一来,以萧严的脾气,肯定不会让萧家公司落到外人手里,萧晚晴便彻底出局了。

可是萧晚晴能不从吗?一旦不从,她便会被赶出公司,到时候一家三口都要去喝西北风。

“晚晴小姐,你准备好了吗?”

见有人来催,萧晚晴深吸一口气,做出了决定。

酒店大堂,人声鼎沸,无比喜庆。

萧严老爷子一身精致的红色唐装,面色红润富有光泽。

“恭喜萧老爷喜得龙婿!”

“恭喜萧家再添一名能人!”

宾客的吹捧,更是让老爷子笑得合不拢嘴。

“爸,时间到了,该揭晓了。”

一旁的萧立威看了手腕上的劳力士一眼,沉声道,很有气势,不怒自威。

“咳咳,大家安静,我们择婿有了结果,选中了一名优秀的年轻人!”

萧立威走上台,轻咳两声,现场顿时安静下来。

接着萧立威看了坐在第一排的萧立德一家,嘴角浮现一抹难以发觉的讥笑。

他自己安排的自然比谁都清楚择婿规则,谁差选谁,最好是选一些犯过事的人渣。

这样,于情于理,萧家不会再认同萧晚晴。

“那么,就让我宣布最出色的人选!”

萧立威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朝着他看了过去……

 


“请大家,看屏幕!”

萧立威笑笑,大手豪迈地一挥,身后的大屏幕瞬间亮了起来。

上面是一名年轻男子的照片和简历,当然是叶九州。

众宾客看了简历后,顿时一片哗然,与周围人对视一眼,神情古怪至极。

低着头的萧晚晴咬咬牙,鼓起勇气朝屏幕上看去,心怦怦直跳,毕竟那是萧家指派给她的夫婿,她比谁都紧张!

当看到大屏幕上照片中年轻男子时,萧晚晴松了一口气,小麦色的健康皮肤,立体刚毅的五官,好像也没那么糟糕。

可是当她眼神再往下扫视时,顿时面如死灰,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犯过花……花案?萧晚晴想都不敢想,当自己和这样的禽兽共处一室,那该是多么令人恐怖的事情!

“萧立威,你个王八蛋,害我女儿!我跟你拼了!”

陈柳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萧立威果然不顾血缘之亲,只想害了晚晴,只想把晚晴推入万丈深渊,让晚晴万劫不复!

身为有着舐犊之情的母亲,陈柳怎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从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水果刀,想要冲上台去跟萧立威拼命!可刚迈出步子,便被身后的萧立德一把抱住,萧立德红着脸喊道:“孩子妈,你可千万不能冲动呀,你真想咱们一家三口万劫不复吗?”

萧立德也没想到自己大哥会如此绝情,竟真让萧晚晴嫁给那个犯了花案的人!他也觉得屈辱和愤恨,可是他能说不吗?他只要敢说个步子,一直都嫌弃他的萧家老爷子定会将他逐出家门。

没了林家这座靠山,到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靠什么生活啊!

“我怎么嫁了你这个废物,我怎么嫁了你……”

陈柳见自家男人这副样子,把刀扔在一旁,坐在地上痛哭流涕,死的心都有了。

此时大厅里场面极为混乱,自然没人注意到站在后门的叶九州正死死盯着萧立威,眼中满是寒意。

档案的事情叶九州知道,但却没有丝毫办法,因为为了来临海,他忤逆了师父,那老头古怪,一生气就给他弄了这么个档案。

看到简历上花案那俩字,叶九州撇撇嘴,一脸黑线,别说在这遭嫌弃,就是在号子里,花案也是最没地位的。

不过真正令叶九州生气的,是萧立威故意把档案公之于众,这样的人,以他当年的脾气,定斩之!

陈柳嚎啕大哭,萧晚晴低声啜泣,宾客们议论纷纷,场面混乱至极。

而萧立威脸上则满是笑意,看样子他的目的达到了,而且相当成功。

今天越是混乱,越是丢人,萧晚晴就会越被人嫌弃,被人戳脊梁骨,从此再也没有染指萧家公司的资格。

“爸,今天大喜的日子,你看三弟一家又哭又闹,成何体统?”

萧立威走到坐在台上正中间的萧老爷子身旁,皱眉说道。

萧严阴着脸,他最爱的就是脸面,今天自己的瘸儿子萧立德显然令他很不满意。

“混账!连点家事都处理不好,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儿子!”

萧严瞪了萧立德一眼,怒喝道。

萧立德见父亲看都没看大屏幕就斥责自己,气得脸色通红,嘴角抽动了几下,半天憋出一句话:

“爸,晚晴她是您孙女啊!”

说完,萧立威“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他虽然懦弱,但哪有父亲不爱女儿呢?

萧立德都跪下了,反观老爷子萧严,脸上不仅没有丝毫动容,甚至还有着一丝淡淡的厌恶。

“爸,你起来!不许给他们下跪!”

萧晚晴哭喊着,萧家的人已经彻底让她死心,她再也不会把他们当亲人。

“住嘴!怎么跟你爷爷说话呢!”萧立德显然还对萧老爷子有着一丝幻想,大声呵斥晚晴。

“哼,看看你教出的都是什么孩子!”

萧老爷子冷哼一声,斥责了萧立德一句,接着才提起择婿的事情:

“我看这年轻人鼻直口方,相貌堂堂,哪点配不上你家晚晴?”

“再说了,人生在世,孰能无过?但知错能改,才是善莫大焉,他以前的过错,你们就不要追究了,这事,就这么定了!”

萧老爷子一句话,终是一锤定音。

萧立威脸上满是笑意,他的目的终于达到了,萧晚晴以后将再也没资格做他对手。

萧晚晴面容呆滞,显然是绝望了,一旁的陈柳还在哭喊。

跪在地上的萧立德凝视着萧老爷子,觉得眼前的父亲是如此陌生。

“咳咳,下面请大家转身,看看我们萧家的赘婿,叶九州!”

萧立威脸上满是笑容,话一出口,人们纷纷转身向后看去。

只见衣着朴素得近乎寒酸的叶九州,微笑着走了过来。

陈柳痛苦地捂着脸,不想看那个恶心的人。

萧立德脸上肌肉抽搐着,也不去看。

而萧晚晴虽一脸悲伤,但仍是深吸了几口气,想看看萧家那些混蛋究竟给自己找了个什么东西。

可朝自己走来的年轻人高大帅气,笑得很是温暖。

可一想起他犯了花案,萧晚晴胃里就一阵翻腾,只想呕吐。

“恭喜你呀叶九州,能娶到晚晴这么好的女孩,还不快牵起你妻子的手。”

萧养威笑得得意,催促叶九州。

而叶九州的注意力完全在萧晚晴身上,这么多年了,这个女孩依然这么美。

感受到叶九州的目光,萧晚晴下意识往后缩了缩,毕竟眼前的人,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叶九州把牵起萧晚晴的手时,他竟然清楚地感觉到这个女孩在颤抖,这让他很是心疼,也第一次在心里埋怨起自己师父来。

“叶九州,你以后就是我们萧家人了呀,可得加把劲,早点让老爷子抱上外孙!”

趁大家都在吃酒席,萧立威得空,端了一杯红酒,拍拍叶九州肩膀,笑着叮嘱道,像极了慈祥的长辈。

但他心里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叶九州这么个背案底子的爹,孩子估计连个幼儿园就都进不去,老三这一脉只会越混越惨。

萧立威越想越高兴,手搭在叶九州肩膀上,惬意地泯了一口高级红酒。

“把你的脏手拿开!”

只见叶九州收起了笑容,声音冰冷至极,浑身有种拒人千里的傲气。

“咔嚓!”只听一声脆响,萧立威惊得手中杯子掉在地上。

一旁的萧晚晴也愣住了,没想到这个赘婿如此大胆,竟敢顶撞萧立威……


“好,好!你小子真是有种!”

看着面前冷峻的叶九州,见过大阵仗的萧立威竟有些发怵。

萧立威冷哼一声,转身离开,以他的身份,根本不屑于亲自教训一个赘婿,但他有千百种方法让他跪在自己面前。

宴会刚结束,一直抹眼泪的陈柳便愤然离席,萧立德一瘸一拐地走着,赶紧去追。

彼时,贵宾包间。

萧立威穿着一身浴袍,一个小嫩模刚从房间里出去。

“爸,叫我有什么事吗?”一个高大强壮的男子走了进来,跟萧立威长得至少有七分像,正是萧家大少爷,萧立威的儿子,萧俊。

“那个叶九州背景查清了吗,确定是个蹲过号子的无业流民?”

萧立威沉声问道,又想起了叶九州那个冷峻的眼神。

“害,我当是什么事呢!爸,您就放心吧,这个赘婿呀,是咱们手下从那一堆人渣里面精挑细选出来的,绝对没问题!”

“我跟你说啊爸,这家伙可是犯过花案呀,恶心不?”

“哈哈,找了这么个人,萧晚晴可有福喽!”

萧俊信誓旦旦,让萧立威放心了不少,沉吟了一会,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疑虑。

“什么!那个赘婿竟敢顶撞你?我去抽他丫的。”说完,萧俊便风风火火地出去了。

“别跟着我!”

宴会一结束,萧晚晴便急忙往家赶,留在这,只能让她感到屈辱。

她停住转身,对跟在后面的叶九州大吼一声,一想起这个犯过花案的人牵了自己手,她就一阵恶心,更不会允许这种人进自己家门!“晚晴,我是你丈夫,陪你回家是责任。”

叶九州双手插兜,被吼了也丝毫不恼,仍是柔声说道。

这话让萧晚晴一怔,既无奈又觉得好笑,这家伙代入角色可真快,看来是想林家的钱想疯了。

“哟,堂妹啊!这宴会刚结束,你就带着新郎官往家赶,你就那么饥渴?”

萧晚晴一回头,便看见萧俊带着几个彪形大汉走了过来,笑容猥琐至极。

“萧俊!在这么跟我说话,我……我告诉爷爷!”

萧晚晴气得脸色通红,却有些没办法。

萧俊虽然没什么能力,却仗着父亲萧立威,再加上老爷子萧严疼爱有加,就算是成天跟着狐朋狗友鬼混,依旧深居高位。

“哈哈,还找爷爷,你咋不找奶奶呢?萧晚晴你醒醒吧,爷爷要是心里有你,会让你嫁给这样的人?”

萧俊又转过头嘲讽叶九州,显然是故意找茬。

“萧俊,你混蛋!”萧俊哪壶不开提哪壶,让萧晚晴顿时眼圈红了起来。

“我混蛋?哈哈,萧晚晴我告诉你,我可是好男人,我可没犯过花案!”

萧俊很是嚣张,直接当着叶九州的面提这个事情。

“你……”

择婿一事本来就给萧晚晴造成了很大创伤,见萧俊又提到花案的事,两行清泪当即从美眸中滑落。

萧晚晴玉牙紧咬,伸出玉掌,却又缩了回来,她不敢打,也打不过。

萧俊从小不学无术,爱琢磨拳脚功夫,整天就把她当沙包,而萧老爷子每次责罚的,却都是被打的她。

“哟,还想打我?来,赶紧!要不然这位兄弟搞得你第二天手都抬不起来,别忘了,他可是犯过花案的。”

“来,打我,照儿这打,看打了我,爷爷会不会把你们逐出萧家!”

萧俊笑得很是嚣张,用手指指叶九州,说的话无耻至极,边用手轻轻拍自己脸边把脑袋伸向萧晚晴。

萧晚晴气得浑身颤抖,她真想一巴掌抽在这个混蛋脸上,可她只能捂着嘴失声痛哭。

“啪!”一声脆响传来,让哽咽的萧晚晴瞪大了眼。

因为她看到,那个令她恶心的叶九州,竟一掌甩在了萧俊脸上。

仅仅一巴掌,就让萧俊翻倒在地,半边脸肿得老高,嘴角鲜血直流。

“你个赘婿,竟然敢打我?我要废了你!”

萧俊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嘴角浮现一抹残忍的笑,扎起了马步。

他真想不到,这个一直不敢吭声的赘婿竟敢打自己,那好,今日便废了他,一个犯了花案的上门女婿,死了都没人管。

“你快跑,萧俊他练……练过武!”

萧晚晴哽咽着对叶九州喊道,虽然她嫌他的过去恶心,但也不想让他死。

萧俊有多狠她是知道的,以前萧家公司有个年轻经理顶撞了他一句,第二天那个人便在海滩上被发现了,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萧家势大,此时也就不了了之。

面对摆好架子的萧俊,叶九州没有丝毫紧张,反而回过头对萧晚晴暖暖一笑。

这个女孩,还是这么善良啊。

“老子要废了你个瘪三!”萧俊大吼一声,准备出招。

可他刚冲到叶九州面前,便被一掌抽翻在地,扑腾了半天也没起来。

身后大汉知道萧俊身手,见其如此轻易地被制服,自然都战战兢兢,抬着萧俊便赶紧跑路。

“你……你打了萧俊?”

萧晚晴停止啜泣,早已被叶九州那一掌惊呆,见这个令自己恶心的人为了自己出手,心中顿时无味杂陈。

“你是我老婆,以后谁也不能欺负你”叶九州抬起手,想抹去萧晚晴脸上的泪痕。

“嗯。”萧晚晴愣了一下,竟下意识地嗯了一声,旋即她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转身快步离开。

而叶九州笑笑,赶紧跟上。

萧晚晴的住宅不大,普通三居室而已,怎么说也是临海三流家族萧家子弟,竟过得还不如稍微富裕点的平民!

“滚,我不允许你这样的人踏入我家半步!”

见叶九州在晚晴身后跟着,陈柳大吼道,她怎么能让一个犯了花案的人跟女儿共处一室。

“唉,妈,就算你把他赶走,难道大伯就不会再找一个?”

萧晚晴叹了一口气,劝慰陈柳道,她很清楚,赶走一个叶九州,还会有张九州,李九州,赶不完的。

“晚晴!他犯过……”

“好了妈!先这样吧!”

陈柳刚说到一半,便被萧晚晴拉到一边,既然没法送走,就只能面对。

而且今天叶九州还帮了自己,萧晚晴虽然仍然恶心花案的事情,但凭他帮了自己,自己也要帮他一下,她想来一码归一码。

“叶九州是吧?我可以让你睡我家书房,但你切忌,决不能踏入晚晴,等过了这阵子,你把地址给我,我们把你送回你家。至于晚晴,你想都别想,她不可能找你这样一个犯了花案的人做丈夫!”

陈柳被萧晚晴劝了半天,才同意对叶九州约法三章。

叶九州朝陈柳点点头,笑着说道:“我是孤儿,没家。”

陈柳顿时怔了一下,眼中有些许怜悯,但一想到那事,立刻厌恶地别过脸去。

叶九州在书房睡了一晚,十几年来,从未睡得这样如此香甜,踏实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