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离婚后亿万萌宝要我嫁他爹

离婚后亿万萌宝要我嫁他爹

阿姰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舒婳虽为人妻四年,可是她与丈夫的关系却并不美好,除了新婚之夜,他们二人再无肌肤之亲。开始她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男人的性格使然,直至那一天她知道了原因。原来,新婚之夜的男人也并非这个与她朝夕相处了四年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谁?眼前的萌娃又是谁?

主角:舒婳,徐浩宸   更新:2022-07-15 22:4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婳,徐浩宸 的女频言情小说《离婚后亿万萌宝要我嫁他爹》,由网络作家“阿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舒婳虽为人妻四年,可是她与丈夫的关系却并不美好,除了新婚之夜,他们二人再无肌肤之亲。开始她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男人的性格使然,直至那一天她知道了原因。原来,新婚之夜的男人也并非这个与她朝夕相处了四年的男人。那个男人是谁?眼前的萌娃又是谁?

《离婚后亿万萌宝要我嫁他爹》精彩片段

房间里,暧昧的气息升腾。

昏暗的房间让人看不清男人的五官,只有身上有好闻的栀子气息,安心炙热。

他掐着她纤细的腰肢,狠狠的闯入。

“嗯——”

撞击感觉太过真实,舒婳本能的睁开眼睛。

又是春梦。

已经空虚成这样了?

口干舌燥,舒婳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三点。

手机里空空荡荡,一条通知也没有。

浩宸这个时间还没回家。

想了想,舒婳还是拨通了那个平时不会拨通的电话。

“嘟……嘟……”

无人接听。

放下电话,电话又震了起来。

浩宸把电话打回来了。

舒婳赶紧接起来。

“浩宸,明天还要回老宅,你什么时候......”

话还没说完,电话的那头就已经响起了女人娇滴滴的声音。

“呜~谁呀,这么晚了,好讨厌啊。”

睡意朦胧,明显是在梦中被人吵醒的声音。

回拨过来的,是浩宸的电话……

舒婳的胸口一窒,心脏猛地揪紧。

还没等舒婳反应过来,电话的那端就开始响起窸窸窣窣的被褥翻腾声。

紧接着,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充满歉意。

“啊!浩宸哥哥,这是你的电话,对不起,我睡得迷糊没看清……”

音落。

那边已经掐断了电话。

凌晨三点,她给她的老公打电话,是另一个女人接起来的。

舒婳茫然地睁着眼,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四年婚姻。

除了新婚之夜。

徐浩宸从来没有碰过她。

夫妻之间,他不要她,除了他不行,只有另外一种可能。

如今这种可能被验证了。

浑噩中,好像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眼前出现了一双腿,穿着西装裤,笔挺颀长。

凌晨的微光,舒婳的视线里,男人的表情模糊一片。

只觉得仿佛刚刚怔忪的太久,眩晕,脑袋里像被针尖刺着,指尖颤抖着疼痛。

徐浩宸盯着她,嗓音淡寡,脸上是拒人千里的冷漠。

“换衣服,回老宅。”

空气安静,徐浩辰有些不耐烦转身离开。

“浩宸。”

舒婳叫住他,声音嘶哑。

男人离去的动作顿住,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面目湿润的样子,眸光闪烁。

“十五分钟。”

还没等舒婳说出组织好的话,男人就强硬的打断了她。

转而,又加上一句,“外婆在等你。”

提到外婆,舒婳沉默了。

男人没等她的回应,就转了身子离开别墅。

关门的声音响起。

舒婳才好像回过了神。

今天是外婆的寿辰。

徐浩辰的亲生外婆。

也是养着她长大的外婆。

把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外婆,她唯一的亲人。

舒婳撑着身子起身,也不知自己是怎么到的浴室。

镜子里的女人,面色苍白,双眼肿的吓人。

人疼的时候,总是会哭的呀。

舒婳艰难地扯着嘴角,想要尝试微笑。

今天是外婆的生辰,再大的事情,也不该在今天添堵。

舒婳压着自己的心酸洗漱,尽快化了一个可以遮一遮气色的淡妆。

楼下,奥迪A8停在院子里。

舒婳还没走近。就已经听到了车里面的娇声笑语。

“哎呀,浩宸哥哥,讨厌~”


舒婳僵直了身子,车里的女人却眼尖的看到了她,快速把副驾驶车窗按了下来。

露出一张青春洋溢的脸。

竟然是她。

白文文。

她刚入职带过的学生,经常找她哭诉自己家庭艰难,才被她推荐给徐浩宸公司的。

引狼入室吗。

“是姐姐吗?快来呀,上车。”

白文文说完,熟络的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刚做出要下车的举动。又仿佛恍然大悟。

“哎呀!不行呀,备箱和后排座位上都是给外婆的礼物。”

说完,转头看车里的徐浩宸带着几分委屈,“怎么办呀,浩宸哥哥,我坐哪啊。”

徐浩宸看了一眼后座上堆满的礼盒,带着几分不耐的看向舒婳。

“这么麻烦!”

白文文立刻从车上下来,仿佛腿软,哎呀一声拉住了侧门把手。

“呜——”

白文文扁了嘴,往双腿中间挡了一下,哀怨地看着徐浩宸。“浩宸哥哥,不行,怪你昨晚太用力.....那个,好痛啊。”

徐浩宸伸出右手拉住她,看着舒婳就跟着拧了眉。

“我先带她去,一会儿让司机接你。”

白文文被拉上车,借着关车门的机会望了一眼舒婳,挑衅的微笑。

全程,舒婳甚至连话都没说一句。

奥迪A8就已经绝尘而去。

疼痛从心口蔓延到四肢百骸。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年就领证结了婚,明明是外人眼里的幸福家庭。

为什么,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

从婚礼之后,浩宸就放佛变了一个人。

冷暴力充斥着整个婚姻。

她以为是她做错了什么,可是尝试了一万种方式,她悲哀地发现浩宸回馈给她的永远只有嫌恶的眼神。

那种眼神就像一根根冰锥,不是刺到身上。

是直刺心口的。

舒婳忍不住抱着自己蹲了下去。

……

“嗡嗡嗡。”

手机震动。

舒婳接了起来,电话里是司机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少夫人,车追尾了,发动机出现了故障,我可能赶不过……”

话说到一半,听筒里就没了声音。

舒婳检查,发现是自己的电话没电关机了。

昨天发现的事情,让她真的无暇去顾及充电。

舒婳往回走,摸遍了浑身上下……

她出来的匆忙,没带钥匙!

今天要去老宅,提前一天就给佣人放了假,别墅里连个能开门的人都没有。

司机的意思很明显,发动机都故障了还怎么接她!

这下真是顾不得伤心了。

舒婳暗骂了一声,只能想办法打出租车到了老宅再想办法付款了。

城北的别墅区人烟稀少。

别说出租车,连疾驰过去的车都没见过几辆经过。

不知道走了多久。

深秋的天气。

为了穿着得体,接近零度的天气,舒婳只穿了一条轻薄的长款毛衣,加上短款外套。

腿上只穿了一条丝袜。

舒婳已经冻的简直四肢已经要失去知觉。

不远处。

一辆黑色的宾利终于进到她的视野。

比起那些疾驰的车速,显然这辆缓慢的车被她拦下来也是有安全保障的。

没办法了!

舒婳横下心,迎着宾利小跑过去。

“你好,可以帮帮忙吗?”


宾利车停在了面前。

舒婳赶紧过去,鞠躬。

“对不起,我遇到困难了,能不能帮忙带我出去,我会报答您的。”

车内。

空调温度适宜。

老张回头,“穆总?”

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穆总会管这种闲事。

穆雲泽盯着窗外女人冻得发白的小脸,瞳孔有一瞬时的微征,漆黑的眼底闪过一道幽邃,变得讳莫如深。

“请她上来。”

“是。”

车窗外,舒婳被老张请上车,连连道谢。

打开后座的车门一怔。

入目,是男人深刻硬朗的下颚,鼻梁挺直,透过初秋的晨光,侧脸徐徐生辉。

胳膊从容的搭在后座靠椅上,双腿正慵懒优雅的交叠。

明明是一身休闲装,气场却强大的令人无法忽视。

舒婳有点尴尬,这时候关门又显得做作。

“小姐,你要去哪。”

老张在前面问,舒婳快速的爬上了车内。

尽量的向外车,离男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可是男人修长的胳膊正搭在她身后的靠背上,她只能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

“净月山庄,谢谢。”

声音软糯,又带着哭过的轻微沙哑。

就像,记忆里的动听悦耳的求饶声......

穆雲泽的喉头轻动,余光打量着舒婳。

缩在角落里低头,齐肩的短发温温顺顺的搭在大衣上,穆雲泽有些恍惚。

那人.....明明是长发。

车厢内的温度升高。

隐约间,舒婳似乎感觉到男人的手臂,顺着靠背缓缓下移。

她的腰部已经能隐隐感觉到来自男人手臂上的温度,让人身上战颤。

随着男人庞大的身躯缓缓压下。

车厢后面的空间立刻变小。

温度直线上升。

“先生!”

舒婳惊怒的呵止。

耳根微红,她看向他。

“嗯?”

男人抬眸,带着疑惑,一本正经,十分无辜。

“......”

人家自己的车,随性一点可以理解。

舒婳的脑子里嗡嗡的转。

可是看着人家云淡风轻的样子,好像真的误会了。

“不好意思。”

男人阖眸,好像轻轻嗯了一声。

把头搭在靠背上,侧过脸,在舒婳看不到的角度。

轻轻弯了弯薄唇。

车厢寂静。

驾驶位上,司机老张目睹了全过程,默默。

穆总明明不近女色,今天这是怎么了.....

哦不对。

不近女色,小少爷是哪来的。

后座位置,气压偏低,老张连忙收敛了胡思乱想,专心开车。

宾利行驶的很快,没过多久,就到了净月山庄的地段。

车辆缓缓停下。

入目,就是徐浩宸的那辆黑色奥迪A8。

车上已经空了。

显然他已经带着那个女人先一步进了老宅。

登堂入室。

舒婳想笑。

可是胸中一阵阵的酸涩让她连笑都笑不出来,只能对着宾利车连连鞠躬,快步走进老宅。

老宅内,外婆的脸色并不算太好看,身边坐着徐浩宸和他带来的女人。

穆云婉正放下手里刚洗完的水果。

“妈,这舒婳也是,今天不知道闹什么脾气,回去让浩宸.....”

话说到一半。

老宅的门口就已经响起了佣人的开门声。

“少夫人,您来了。”

听到声音,穆云婉带着几分不悦望过去,“一点也没有当人媳妇儿的样子,浩宸外婆大寿,全家人等你一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