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燕少拜托温柔点

燕少拜托温柔点

茗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燕瑾城在整个燕璟城十分受欢迎,男人女人大人小人都知道他这一号人,可这么个炙手可热的年轻权贵却被顾明珠拿下。燕瑾城深知顾钰雯这个女人不简单,本以为两人就是逢场作戏,却不想最后竟是自己先动了心。

主角:顾钰雯,燕明远   更新:2022-07-15 2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钰雯,燕明远 的女频言情小说《燕少拜托温柔点》,由网络作家“茗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燕瑾城在整个燕璟城十分受欢迎,男人女人大人小人都知道他这一号人,可这么个炙手可热的年轻权贵却被顾明珠拿下。燕瑾城深知顾钰雯这个女人不简单,本以为两人就是逢场作戏,却不想最后竟是自己先动了心。

《燕少拜托温柔点》精彩片段

宴厅一角,一个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女人冷淡开口:“我们分手吧。”

女人肤色雪白,容貌艳丽,只是此刻一双漂亮的星眸过于凉薄。

“什…什么?”燕明远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顾钰雯嗤笑着看了他一眼,带着几分嘲讽:“本来就是玩玩,你还当真了不成?”

燕明远喉结微动,像是有许多话想说。

最终,他只是哽咽道:“我不信……”

顾钰雯移开视线,不耐道:“信不信随你。总之,我玩腻了,咱们好聚好散,你也不要再纠缠我。”

燕明远的眼圈泛红,紧紧抓住要走的女人:“是不是顾家又逼你做什么了?”

顾钰雯拧着眉心将手抽了出来,漂亮的眸子直视着他:“燕明远,你是真蠢还是假傻?我和你在一起图的就是燕家的权势,既然燕家不同意你娶我,我也没必要继续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听着她的话,燕明远怔怔的看着她。

看着他受伤的神情,顾钰雯以为自己会很难过。

可这样的事做多了,便显得轻车驾熟了。

说白了,是麻木了。

顾钰雯觉得自己干了这么多猪狗不如的事,也许迟早会遭报应。

她收回视线,头也不回的离开。

可没走出几步,便‘砰’的撞到一个男人身上,男人身上有着淡淡的清冽,夹杂着烟草的气息,干净好闻。

“抱歉”。

顾钰雯抬头看去,正撞进一双狭长的凤眼,幽深莫测。

男人肤色冷白,唇瓣很薄,此刻,他冷冷的盯着她,凤眸里像是淬了寒冰:“既是好聚好散,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

对上男人的黑眸,顾钰雯莫名的从脚底生出一抹寒意。

她嗤笑出声:“这位先生管的是不是太宽了?”

男人扯了扯唇角,目光阴鸷又危险:“你大可试试。”

赤裸又直白的警告,让人心口发窒。

直到燕明远的声音再度响起:“小叔!”

他的称呼,让顾钰雯认出面前的男人,手脚都凉了几分。

燕明远的小叔,燕家三房最小的儿子,传闻中最心狠手辣的燕家四少——燕璟城。

燕璟城没看燕明远,冷冷的睨着顾钰雯,薄唇轻启:“滚。”

顾钰雯眼底闪过一抹自嘲,看来她这次得罪的不仅是燕明远,还有这个在西江只手遮天的男人。

见她离开,燕明远急匆匆的要去追。

燕璟城伸手将他拦下,目光淡淡:“去哪儿?”

燕明远的眼圈泛红:“小叔,我要和她结婚……”

燕璟城冷笑出声:“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

燕明远情绪激动,坚持要去追,这次燕璟城没拦他。

看着他的背影,燕璟城眯着眼点了支烟,目光暗沉:“阿照,去帮他清醒清醒。”

“是。”一道低沉的声音应下,随即暗处的一个男人退出宴厅。

当夜,临近零点,华宸酒店的一间套房内。

顾钰雯皱着眉头在床上缩成一团,在酒精的刺激下,胃里是火烧火燎的疼。

她喝了不少的酒,只是依旧睡得不大安稳。

隐约间传来的水声,更是吵的她心烦。

没多久,她身侧一沉,多了一个男人。

顾钰雯还没反应过来,手腕上便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她被毫不怜惜的扯到了地上,摔的她生疼。

下一秒,低沉的男声在房间内响起:“你胆子不小!”

 


混沌中,顾钰雯只知道有人闯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低头对着他抓着自己的手,狠狠咬了下去:“死变态!臭流氓!”

可这男人好像根本不知道疼,她下口狠,嘴里都溢出了一片血腥,他却连眼都没眨。

燕璟城冷笑出声,掐着她的下巴掰开她的牙:“床都爬了,还玩什么欲擒故纵!”

顾钰雯只觉得这男人怕是有臆想症:“擒你大爷!变态!”

挣扎间,她朝着他身上抓去,指甲在他脖颈上抓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燕璟城的目光阴沉下来,将她从地上拎起来扔回床上,冷笑道:“我倒是要看看你一会是不是还这么野。”

说罢,燕璟城将她的一只手摁在耳畔,擎制住她,将她的睡裙推了上去。

顾钰雯力气不及他,挣脱不开。

她索性扯住他的头发,而后手指去戳他的眼睛,趁着他反应不及,翻身骑到了他的腰上。

“王八蛋!”顾钰雯声音沙哑,低声骂了起来。

燕璟城捏住她的腕子,沉声道:“下去!”

拉扯间,睡裙的肩带滑落,一片冰肌玉骨。

周身到处缭绕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气,一时间两人贴合的极近,只隔着薄薄的衣衫。

顾钰雯不甚清醒的亢奋着,俯身唇瓣凑到了他耳边,有几分得意的笑着:“你求我,你叫声爸爸我就下去……”

燕璟城气笑了,目光暗沉。

下一瞬,不等顾钰雯反应过来,整个人都被掀翻在床上。

紧接着,男人滚烫的身体覆了上来,燕璟城掐着她的下巴冷笑道:“老子这辈子还没求过人!”

他微凉的大手已经落在了她的腿上,将她的睡裙推上去后开始撕扯为数不多的布料。

因为太过敏感,顾钰雯不受控制的轻颤着:“唔…你放开我!”

燕璟城姿态强硬,看着女人眼底氤氲的水光,他浑笑道:“不是想让我叫爸爸?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几分本事!”

“我不敢了…我知道错了……”顾钰雯这会总算是怕了,声音都有些哽咽。

她浑身香软、这会又这般软声求饶,燕璟城只觉得是个男人就受不住!

他喉结微动,目光暗沉:“晚了!”

下一瞬,他狠狠吻上她的唇。

“唔……”

顾钰雯睫毛轻颤,眼角溢出一抹水光。

意乱情迷,一夜疯狂。

……

翌日,正午。

喉咙火烧火燎,浑身发疼,顾钰雯缓缓睁开发肿的眼睛,难受的像是要散了架子。

她扫了眼空无一人的房间,垂眸遮住眼底的苦涩。

也好,一夜荒唐,连那人是谁都不知道。

只是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丢了,家里的老太太会不会气到七窍生烟。

想到这,顾钰雯又生出一抹报复般的痛快。

一夜疯狂,身上黏腻的难受,顾钰雯爬起来准备冲个澡,可脚才踩到地面,腿便开始不受控制的打颤。

没走出几步,她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顾钰雯气红了眼圈,忍不住低骂出声:“禽兽!”

洗完澡,顾钰雯擦着头发走到客厅,却发现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款式简洁低调的白色衬衫,满身矜贵、气势深沉,无形中给人一种快要窒息的压迫感。

此刻,他靠在沙发上,指间夹着支抽了一半的烟。

听见动静,他吸了口烟,抬头看了过来。

对上那双眸子,顾钰雯险些后退了两步。

男人的凤眼狭长幽深,像是淬了寒冰,带着些许残忍,从骨子里透着一股狠劲,异常凉薄。

顾钰雯恍惚了片刻,却也认出了他来。

燕璟城?

她缓缓开口,声音还有几分温存后的沙哑:“你怎么在这?”

燕璟城满眼讥讽,沉声道:“装什么?前脚甩了我侄子,后脚就敢上我的床。顾钰雯,你胆子不小!”

顾钰雯愣了几秒,才发现他那张俊脸上有两道抓痕,结了淡淡的血痂,格外刺目。

她回过神来,只觉得可笑。

呵,这世界还真有意思,合着昨晚强要了她的那个王八蛋,就是这个狗男人?

顾钰雯冷笑道:“燕叔叔要是眼睛不好就去看眼科,要是脑子坏了就去找大夫,不要干了猪狗不如的事以后还这么厚颜无耻、倒打一耙!”

燕璟城瞳孔漆黑,带着几分痞气:“叫了爸爸叫叔叔,你挺会玩?”

听到‘爸爸’这词,顾钰雯的脑海里断断续续的涌现出昨晚的荒唐,脸颊不受控制的发烫。

她看向燕璟城,呛声道:“我当四少是什么正人君子,原来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禽兽!不知道若是燕明远知道他的小叔强行睡了他的前女友,会是什么感受?”

燕璟城笑了,狭长的眸子阴沉冷冽:“你在威胁我?”

对上那双眼,顾钰雯只觉得从脚底升起一抹寒意,逐渐蔓延到四肢百骸。

她强撑着弯起唇角,笑道:“我只是想,如果有一天我和燕明远和好了,是叫你叔叔呢?还是叫你爸爸?”

燕璟城哼笑出声,将手里的烟蒂摁在烟灰缸里,起身逼近顾钰雯。

他狠狠捏起她的下巴,薄唇轻启:“若有那么一天,我就一碗药给你灌了,把你扔到男人堆里!”

温热的气息散落在耳畔,他声音很淡,倒像是在说什么情话。

只是那字字句句却却有着说不出的残忍,让顾钰雯心头轻颤。

她一把将他推开,冷笑着看着他:“四少床上功夫不行,也就欺负女人有些本事。”

燕璟城重新坐回沙发,笑的有些浑:“你昨晚哭着求我的时候,可不这么说。”

“你!”顾钰雯气的小脸绯红,一双杏眸像是含了春水。

燕璟城的视线在她脸上掠过,目光暗了几分。

不可否认,这女人美的惊人,像是最浓墨重彩的画,又像是最娇贵艳丽、色泽明媚的花,一副没什么不敢玩的冷淡模样,偏又身教体软的惑人,又纯又欲,对于那些寻求刺激的富家子弟来说,像一记极具刺激的猛药。

顾钰雯自觉在他手上讨不到半点便宜,气的转身回卧室换了衣服就要走。

临走前,眼见这狗男人还在,便忍不住刺上两句:“四少不走,难不成是等着我付小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