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温允琛林微夏小说

温允琛林微夏小说

林微夏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南城,盛夏时分。十八岁的林微夏攥着刚刚拿到的录取通知书,迫不及待的跑到那个她从小到大去得最勤的地方,宸月公馆。“允琛哥,我考上了!我考上南大了!”

主角:温允琛林微夏   更新:2022-09-10 15: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允琛林微夏的其他类型小说《温允琛林微夏小说》,由网络作家“林微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城,盛夏时分。十八岁的林微夏攥着刚刚拿到的录取通知书,迫不及待的跑到那个她从小到大去得最勤的地方,宸月公馆。“允琛哥,我考上了!我考上南大了!”

《温允琛林微夏小说》精彩片段

南城,盛夏时分。

十八岁的林微夏攥着刚刚拿到的录取通知书,迫不及待的跑到那个她从小到大去得最勤的地方,宸月公馆。

“允琛哥,我考上了!我考上南大了!”

热烈而灿烂的笑意在看到客厅里坐着外人后戛然而止。

此刻,大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白裙胜雪的女孩,听到她的声音,此刻也微微偏头朝她看来。

就在她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温允琛清润的声音响起:“微夏,过来。”

林微夏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坐了过去。

程老太太慈祥地问她:“微夏考上南大了?”

林微夏连忙用力点头,随即,又抬眸去看温允琛。

一年前,他曾允诺过自己只要考上他读博的大学,他就会答应她……

可刹那,林微夏期盼的目光僵住。

向来冷淡的男人,和身边那个女孩有些过分亲近了,女孩亲昵的在他耳边说着悄悄话,这样近的接触,一向清冷孤僻的男人丝毫也没有反感,反而露出了慵懒的笑意。

“微夏你好,我叫宋繁,是允琛的师妹。”女孩趁机介绍了自己。

允琛,好亲密的称呼。

见宋繁微笑着看着林微夏,温允琛这才将目光移到林微夏身上,向宋繁介绍:“林微夏,我朋友的妹妹。”

宋繁礼貌地点头微笑,随手竟拉着温允琛的胳膊,声音娇俏,“师兄,让我参观一下你的房间好吗?”

林微夏心里一咯噔,竟有些紧张的看向温允琛。

他最是有洁癖的人,谁也不能未经允许进他房间,可她小时候太调皮,常常喜欢跑到他房间玩,有一次还弄脏了他的床,他虽无奈,却也只是摸了摸她头,说下不为例。

可下次她又跑进去,他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她一直暗暗以为,这是她才能有的专利。

可很快,她看到温允琛清瘦高大的身躯站起来,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的看着宋繁:“来吧。”

宋繁捂嘴偷笑,跟在他身后雀跃的上楼走进房间。

林微夏抬眸仰看着两人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

安静的客厅,她听到程老太太意味深长的话:“允琛第一次带人回家,还肯让她参观房间,微夏,看来你允琛哥哥好事将近啊。”

好事将近……

林微夏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录取通知书。

她的心瞬间慌成一团,不可以!

这一年她拼了命的学习,好不容易考上南大,就是为了得到一年前的那个诺言!

忽然,林微夏站起来往楼上走去,那股危机感将她的心搅得乱七八糟,迫使着她想要快点找温允琛兑现承诺。

房间门没有关紧,她推门而入了惊动里面的人,两人齐齐转身,温允琛蹙眉:“你怎么过来了?”

“允琛哥,我有事跟你说。”

“多大的事需要你直接闯进来,林微夏,你越长大反而越不懂事了吗?”

他很少这么严厉的跟她说话,林微夏咬住嘴唇,眼眶慢慢红了。

宋繁立刻善解人意的说:“师兄,对小姑娘不要这么凶啊,我先回避一下,你们聊。”

房间很快只剩两人,林微夏一步步靠近温允琛,“允琛哥,你是故意装作不记得了吗?”

她扬起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将那大大的“南城大学”四个字指给他看。

最后,她带着希冀问:“一年前,你说过,只要我考上南城大学,你就答应和我在一起的。”

温允琛表情没什么变化,转身将刚刚拿出来给宋繁看的书整理好放回去,声音冷淡:“太迟了。”

“什么?”

温允琛转身:“我说,太迟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林微夏来的时候春风满面,离开的时候失魂落魄。

她狼狈地拒绝了程老太太留她吃晚饭的邀请,在温允琛和宋繁两人旁若无人的亲近互动中,铩羽而归。

“微夏,太迟了,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没错,是宋繁。”

“我是说过你考上南大就答应你,但我没说我会一直等你。”

……

明明是最炎热的天气,林微夏却觉得浑身冰凉。

回到家,她将那张刚才还视若珍宝的录取通知书随手扔在地上,捂着脸冲进房间。

忍了许久的泪水倾泻而下,她抱着枕头哭的泣不成声。

上天真是跟她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

八岁那年,林微夏第一次见到温允琛。

他是哥哥的朋友,一双桃花眼多情又勾人。

明明是那么慵懒散漫的人,却会拿着棒棒糖蹲在身边耐心哄她:“微夏,叫哥哥。”

小孩儿哪儿懂得什么一见钟情,只是见这个哥哥又高又帅,下意识就喜欢。

何况温允琛还对她那么好,比她的亲哥哥都耐心温柔。

她小时候生病不吃药,爸妈,哥哥全都束手无策,只有他会拿着蜜饯,一边给她擦着眼泪,一边一口药一口糖的哄,“小哭包,来,哥哥喂你糖。”

她不喜欢学习,常常考试不及格,明明当时课业也很忙的他得知后,亲自整理了笔记,上门来一门一门给她辅导;

她跟家里吵架,赌气蹲在巷子里不肯回家,他找了一天一夜才找到离家出走的她,将衬衫披在她身上,背着她一步步走回家。

虽然两人年龄相差八岁,但林微夏就是喜欢上了他,并且不可自拔。

一年前,她试探着表达了自己的心意,他的眼神仿佛震惊了一瞬,过了好一会才道:“只要你考上南大,我们可以试试。”

从那之后,林微夏的人生只剩下考南大这一件事情。

为了和他在一起,她放弃了热爱的唱歌一门心思考大学,每天只睡三个小时,复读了一年总算考上南大,以为终于夙愿得偿,可结果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从这天开始,林微夏脸上再没有了考上南大的欣喜。

直到三天后,林家给她办的升学宴。

温允琛自然也来了,可林微夏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

“微夏,去楼上酒房把爸爸的那瓶红酒拿下来。”

父母宴客,吩咐她去拿酒。

林微夏应了一声,失魂落魄的转身上楼,经过哥哥房间的时候,哥哥的声音传来。

“小不点竟然真考上南大了!你到底是怎么搞定的!”

“那小鬼仗着我爸老来得女嘚瑟的不行,从小到大连我这个亲哥都不放在眼里,怎么我妈拜托你劝她,你说了两句后,她就立马跟打了鸡血一样,每天学习到凌晨两三点,觉也不睡了,你给我妹下迷魂药了?”

“行了,你别问了。”温允琛的声音透着点漫不经心,“我有我的方法。”

温允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林沉也没再追问,反正考上就行。

他又开启了另一个新的问题,“对了,你跟宋繁怎么样了,不是我说你喜欢人家两年了,还装个屁的矜持啊。”



“我有分寸。”温允琛似乎不太愿意谈起感情的事。

“明白。”哥哥好像拍了拍温允琛的肩膀,“越在乎越珍视嘛,什么时候表白,记得告诉哥们。”

门外的林微夏听了这一席话,只觉得像被人倒了一盆冷水,从头到脚都凉得厉害。

林微夏咬紧嘴唇跑出去,找到林母,眼眶发红,“妈妈,是你让温允琛劝我考大学吗?”

林母有些意外她怎么会突然来问,却也点了头:“对啊,你那时候不爱学习,我都担心死了,你最听你允琛哥的话,我就请他劝劝你。”

难怪……难怪……

林微夏忽然笑了,那笑容苦涩至极。

夏季的夜晚总是来的特别快,天上出现点点繁星时,温允琛从林家楼上走了下来,宾客都走的差不多了,院子里只剩林微夏一个人,抱着酒瓶摇摇晃晃的。

温允琛眼神微凛,朝她走了过去。

林微夏白净的小脸挂着两团红晕,一副喝醉了的模样,温允琛伸手拿走她手中的酒瓶,语气不算太好:“小孩子喝什么酒?”

林微夏别过脸不肯看他,只闷闷道:“我十八了。”

温允琛语气愈发严,“十八也是小孩子,以后不准再喝了,听到没有?”

林微夏沉默不语,温允琛正要抬头扭过她的脸问她到底听进去了没有,林微夏突然猛地抬起头,姣好的面容在月色下蒙了一层淡淡的光,眼眶却是通红。

温允琛一怔,终于还是忍不住,修长的指尖抚摸了她的眼尾,声音温柔下来:“哭什么?我不是在凶你。”

小姑娘也不管这是在这家里,压抑了几天的情绪终于爆发,她直接伸手揪住他的西装。

“允琛哥,你是不是根本没有想过跟我在一起?”

面前的男人双眸深沉,带着她看不懂的情绪。

林微夏自顾自的说:“你给我的承诺,只不过为了刺激我考大学,你早就有喜欢的人,你从来就没有想过跟我在一起,是不是?”

这一年,她疯了一样,不要命的学习,全靠他那一句,只要你考上南大,我们就试试,才能撑下来。

她想,他也一定是喜欢她的。

不然,又怎么会答应她要试试。

她愿意成为更好,更明亮的人,只为站在他身边。

没人知道她这一年,是怎样想着他那个诺言,带着怎样的心思撑下来的。

想要她学习,可以用别的办法,但是……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把她的一片真心当成玩笑!

所以,求你否认,允琛哥哥,求你否认,好不好。

一时间,温允琛分不清她究竟是醉了还是没醉。

但他还是缓缓掰开林微夏的手,一字一句回答了她。

“是,我从来没想过和你在一起。”

“林微夏,我不喜欢小孩。”



那晚,林微夏好像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光了。

她倔强的咬紧了嘴唇,猛餅餅付費獨家地推开了温允琛,然后飞快的朝着家中跑去。

她把自己关在房中,放最大的音响,这样她的哭声就不会有任何人听见。

整个暑假,林微夏哪里都没去,甚至也没再去找过温允琛。

她每天把自己关在房里,谁也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几个月转瞬即逝,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时候。

大学的日子和高中并无不同,唯一不同的是,林微夏有了更多的时间录制歌曲。

林微夏从小就喜欢唱歌,在高中的时候就在网上直播唱过一些原创歌曲,算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络歌手。

不过,很快,这个歌手的身份又给她惹了麻烦。

她入学后,用自己十八岁写的一首歌参加了校园论坛上的原创歌曲大赛,以她实力和名气,自然很快被顶到了前几名。

可是,忽然有一天,一个匿名的帖子却爆出林微夏这首歌抄袭,抄的还是研二的宋繁师姐的歌。帖子里还煞有介事的放出了两段相似的地方。

很多人都不懂音乐,只觉得旋律听上去似乎有些相似,就很快认定了林微夏抄袭。

林微夏气得不轻,可是却没人听她解释,甚至有些看不惯她的人,打着为宋繁出气的名头整林微夏。

这天,她被一个同学约去体育器材室,说自己知道这个抄袭事件是怎么回事,林微夏便赴约了。

可一去才发现自己中计了,她一进去门就被锁住,器材室里连窗户都没有,门一锁更加黑不隆冬,看着黑暗的周围,林微夏的身子顺着门沿滑下,全身止不住的颤抖。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可门外根本没有反应。

她有严重的幽闭恐惧症。

在封闭且黑暗的场景,会有严重的反应。

她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看着这上面只剩百分之五的电量,迅速打开通讯录。

有谁能来救她呢?

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温允琛,好像无论怎么试图跟他拉远距离,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林微夏能第一个想到的人,永远只会是他。

她哆嗦着拨出了电话,期盼着他会向小时候的每一次一样如天神一般出现,带她脱离恐惧。

可是,这一次……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铃声响了很久,却始终没有接通,她又不甘心的打了很多个过去,直到手机彻底关机。

温允琛这次不会再来救她了。

林微夏终于认清这个事实。

整个器材室再次陷入黑暗,林微夏缩在门口蜷成一团,颤抖着,发出一声又一声痛苦而压抑的哭声。

不知哭了多久,她似乎听到门口发出了声音,林微夏站起来,尝试着扭动了一下门锁,果然已经开了,可就在她开门的一刹那,一盆冷水迎面朝她扑来!

林微夏下意识闭上眼,耳畔是一阵起哄嘲笑声和脚步声。

等她睁眼的时候,眼前又一个人都没有了。

林微夏浑身湿透,狼狈的走在校园里,几乎每个人都朝她投来戏谑和嘲讽的目光,她知道自己此刻像个小丑一样。

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哭。

可是那股流泪的冲动,却怎么也止不住,她知道,不是因为被误会抄袭,也不是因为被欺负,而是因为,温允琛没有出现。

那个从小到大都守着她长大的人不会再出现了

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

她茫然的往前走着,忽然,一只手拦住了她的视线。

青筋分明的手上拿着一块干净的白毛巾,递在林微夏眼前。



林微夏抬起头,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正微笑看着自己。

见她不接,段正飞干脆直接把毛巾塞到她手里,“同学,擦擦干吧。”

忽然遇到一个没有嘲笑自己的人,林微夏愣了愣,有些僵硬的说了句“谢谢”,接着视线又看向段正飞身后走来的两人。

她下意识咬住唇,双眼却不可抑制的溢出泪光。

温允琛与宋繁并肩走在一起,看见林微夏浑身湿透站在一个男人面前,他眼眸瞬间沉了下来,径直朝她走去。

“怎么弄成这样?”

林微夏握紧了已经关机的手机,想起那十多个没有打通的电话,心中的酸涩再次升起,于是瓮声瓮气的回答:“我没事。”

这哪像是没事的样子,温允琛拧着眉正要说话,身旁的宋繁却忽然挽着他的胳膊撒娇:“好啦师兄,你忘了吗,今天答应要给我过生日的。”

说罢,宋繁又看向林微夏:“微夏也一起去吧,正好去换身衣服。”

林微夏刚想拒绝,可温允琛显然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不待她回答便立刻道:“跟我们一起走。”

林微夏没法再拒绝,抬头才发现那个给自己毛巾的男生还没走。

“谢谢你同学,那我先走了。”

段正飞点点头,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

离开学校,林微夏跟着他们到了吃饭的酒店。

宋繁和温允琛先去了包厢,林微夏找服务员换了身衣服才最后进去,等她走进包厢,里面原本热闹的氛围立刻冷了下来。

来的大部分都是宋繁的朋友和同学,自然都知道这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抄袭事件,看到林微夏还敢来生日会,有人忍不住出言嘲讽。

“有些人脸皮可真够厚的。”

“就是,仗着有点名气了不得了。”

“名气?现在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说自己有名气了。”

众人冷言冷语,林微夏自然知道是在说自己,只低着头不说话。

这是宋繁的生日,如果她再开口解释的话,还要落得一个毁了她生日的名声。

只有温允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近日工作繁忙,根本不知道所谓的抄袭风云。

这时,宋繁才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不要说别的了。”

其他人这才闭嘴,生日宴继续,很快一个精美的三层蛋糕被服务员推了上来,在一片祝福声中,温允琛为宋繁戴上了一个镶满钻石的皇冠。

“繁繁,许个愿吧。”

“谢谢师兄。”宋繁转头对他甜甜一笑,两人的目光透着说不出的缱绻情深,引得其他人一阵起哄,林微夏再也看不下去,哪怕是被人泼水最狼狈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痛苦。

在众人分蛋糕的时候,她找了个借口离开,脚步踉跄的跑出酒店,像是落荒而逃。

温允琛和宋繁两人对视的画面,多看一秒心就会多痛一分。

她走着走着,身后却忽然传来了车鸣,但是林微夏没有停下,直到那辆迈巴赫停在她身边。

温允琛放下车窗,拿出手机问她:“你为什么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

他的手机一直放在包厢里,去学校接宋繁的时候忘记拿了,等到再打开的时候,才发现林微夏竟然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

再联合她浑身湿透的样子,到底是放心不下,他还是跟了出来。

“上车,我送你回去。”



温允琛却半点紧张的神色都没有,似乎完全不在意被外头的人看见。


“温医生。”她不得不恳求他。


温允琛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将她往下摁。


林微夏受不了这种亲密,被迫低低叫唤了一声。


他凑到她耳边跟她咬耳朵,语气清冷:“害怕他看见?”


她缩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跟前男友的表弟好,是什么感觉?”温允琛在心里思索该怎么形容这种情况,“刺激?”


确实。


她到了好几次了。


“你说他要是看见了,该怎么办?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还来招惹他的表弟……”温允琛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


林微夏觉得他就是使坏,明明他伸手就能关上车窗,可是他就是不关,非逼得她手足无措的开口恳求。


外头的姜泽隐隐约约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而后脸色微微一变。


下一刻,车窗彻底关上了。


“温允琛,那女人我是不是认识?”姜泽开口问道,“听着有点耳熟。”


“嗯。”里头的人应了一句,却再也无话。


姜泽有些纳闷,却也没有偷窥的爱好,耸了耸肩,转身先进了温允琛的住处。


车里,温允琛的嘴被林微夏那双白嫩的手捂得死死的,她生怕他在刚刚就出卖了她。


男人的双眼清醒的很,半点欲望都看不见,根本不像在办事。


对温允琛而言,这次的感觉显然也没有多棒,也不会有足够浓烈的快意让他惦记着下一次。


他顺了她的意,让她上车,不过是做完手术之后疲惫,想解解闷。


林微夏则是很累,整个人像是没骨头,靠在他胸膛一动不动。


“温医生,这次我可不可以加你的微信?”她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温允琛琢磨了一会儿,这次倒是没有拒绝,随手翻开二维码给她扫。


随即又觉得办事麻烦,到头来他还得把人给送回去。本来是为了解乏,为了送她开车来回,或许会让他更累,着实不划算。


温允琛不太想再有下一次。


不过这回,他还是主动送她回了家,又很体贴的把准备好的避.孕药给她。


林微夏说:“谢谢。”


温允琛颔首,很快就开着车走了。


林微夏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有了微信,联系温允琛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她没有想到,温允琛会立刻去国外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培训。


林微夏有些焦急,三个月的时间一过,什么暧.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温允琛身边那种不缺女人的,绝对早就把她抛在脑后了。


事实证明,林微夏也没有想错。


温允琛真的完全没有想起过她,她就像是待在他脑子的一个废弃角落里,他没再问津。


他这样的男人太吃香了,哪怕是在国外,也有不少女人爱约他。


给他培训的一个华人教授的女儿,天天下课,就会来找他,同为医学生,不懂的问题,都会来问他。


问到最后,尺度越来越大,最后光着身子问他生物相关的问题。


“温医生,你觉得我这具身体怎么样?”


温允琛倒是从容淡定,客观的分析道:“还不错。”


“那你有没有兴趣试试?”她笑了笑,说,“我房间正好有红酒,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女生大胆热烈,整个身子几乎都要贴到他身上来。


温允琛倒是没主动挥开她,也没有主动,视线在她的起伏处扫过,淡淡道:“我不喜欢喝酒。”


“你这拒绝的态度可算不上强硬。”女生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了然的笑,“只有狠狠的把我推开,才算是拒绝。”


“像这样?”他伸手慢条斯理把她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女生的脸色难看,脸上隐隐有几分被拒绝的羞恼:“温允琛,送上门的你也不要?”


温允琛道:“你也得替你父亲的名声考虑考虑,没必要跟那些轻贱自己的女人一样。”


再者,像林微夏那样的,能偶尔图个乐,可眼前这位,一旦发生关系了,十有八九得结婚。


温允琛可不打算就这么葬送自己的婚姻。


女生最后红着眼睛跑了。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女人倒是很快想通了,再次见面,她就是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温允琛,你说的对,我不该替我父亲抹黑,我想过了,既然我对你有好感,就该好好追求你。”


温允琛挑了挑眉。


女生信誓旦旦:“我一定会追到你。”


这辈子追温允琛的人很多,但没有人敢这么笃定的说一定会追到他,这让他还真来了几分兴趣,想知道她能坚持多久,又有什么本事。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反问:是么?”


细细听去,他这两个字的语调其实带着几分引.诱和鼓励的意思。


玩弄美人计,女人们再厉害,又哪里比得过温允琛呢。他是禁欲是纵欲,全看他自己有没有兴致。


女生热烈的像是一朵看得正盛的花,娇俏而又充满活力自信:“总有一天,你会求着睡我,求着我嫁给你。”


跟温允琛一样,她也是学医出身,很快就做好了决定要跟他一起回国,教授听完女儿的决定以后,很是赞成。


“乐琪就交给你照顾了。”教授嘱咐道,又说,“不过,她在专业上也算有点水平,指不定能让你刮目相看。”


语气之中毫不掩饰自豪感。


温允琛当下就明白了几分,苏乐琪恐怕在工作上,是真的有几分本事。


有本事的女人,当然能让人高看一眼。温允琛也欣赏这种女人。


等到培训期结束,苏乐琪就跟着他一块飞回了国内。


……


林微夏知道温允琛回国的事情,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还是通过张喻,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她无意中提了一句:“那天出差回国,我在机场碰到温允琛了。”


林微夏自己也是给温允琛发过微信的,但她发的是一句“在不在”,并没有得到回复。


据说他们这类人,一般有事直接说事,是不会回答这些无聊的话题的。


林微夏其实不是舔狗,可是她太想让姜泽付出代价了,只要一想到自己父亲因为破产差点自杀成功,她就恨不得让姜泽去死。


她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到了周一,林微夏还是主动去找了温允琛。


她在去温允琛办公室的路上,碰到了蒋楠铎。


“来找温允琛?”他直接说,“温允琛这会儿在手术室里。”


“好的。”她感激的笑了笑。



“你怎么想着跟温允琛的?你应该知道,光凭你跟姜泽处过,温允琛就绝对不会给你女朋友的身份,他们两家不可能弄出兄弟抢一个女人的丑闻的。”蒋楠铎给她剖析现实问题,“温允琛这人,很现实的,他就是玩玩你。”


林微夏没有吭声。


“他回来就没有去找过你吧?说明他现在连玩玩你都不想玩了。”蒋楠铎道。


林微夏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道女声响起:“温允琛,你做手术的模样也太帅了,真想把你摁倒在床上。”


林微夏抬眼望去,就看见温允琛身边站着个女人,长得高挑且身材火辣,两个人站的近,垂在身侧的手几乎要握在一起。


苏乐琪说:“那我给你打下手的模样呢,好看吗?”


认真的女人也很有吸引力,他漫不经心说:“很性感。”


林微夏在听到温允琛的话以后,脸色不由得白了白。


她的视线不由得往女人再次看去,她确实很性感,自己这身材跟她一比,就显得朴素了。


林微夏这会儿是远远比不如人家,难免心里一咯噔,勾搭温允琛这条路,怕是要行不通了。


她正满脸复杂的看着他,以至于温允琛一偏头,正好看见她一副哀怨的表情,好不可怜。


但温允琛是谁,铁石心肠的半分心理波动都没有,只是淡淡的把视线给移开了,然后任由那个女人揽着他的胳膊离开。


过程就像是随意看了一个陌生人一眼。


“这是温允琛老师的女儿,也是研究乳腺方面问题的,为了追温允琛才回的国。你看看人家家庭背景也相当,这种才叫郎才女貌。”蒋楠铎等温允琛一走,就开口道。


林微夏没吭声。


离开医院坐上出租车的时候,才给温允琛发了条微信。


【温医生,我们这是断了吗?】


这下温允琛倒是回了,官方而又客套了一句:希望你早日找到幸福。


【可是温医生,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不想放弃你。】


这句话算石沉大海了。



苏乐琪这会儿跟温允琛坐在一起,他的手机就放在旁边,也就正好看见林微夏发进来的消息。


她笑着抬头看他:“行情真好。”


温允琛习以为常,看着手上的报告没有做声。


苏乐琪想听更多他对发信息的女人的评价,直接的问:“要是女人死缠烂打,你会不会同意?”


“如果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的,那只会显得很廉价。”温允琛道。


苏乐琪想了想,道:“那说明你对我有点好感,对吧?”


温允琛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没有做声。


苏乐琪看出这是默认的意思,嘴角的笑意就藏不住了,她调情一般的咬咬嘴唇,说:“温医生,那是我好看点,还是她好看?”


温允琛淡淡道:“比不上你。”


苏乐心满意足,一个跟自己完全没有可比性的情敌,她当然不会放在眼里。


“我在床上,更是没女人能比得过呢。”她大胆的逗他。



温允琛看着手上的文件,心不在焉的反问:“是吗?”


林微夏那边,真的是焦头烂额。


温允琛这个人太容易翻脸了,简直就是拔那啥无情的代表。


偏偏他又是林微夏唯一一根救命稻草,要她这么放弃,她又舍不得。


林微夏因为这件事情失眠了,第二天起来时,身体有些不对劲,她干呕不止,抱着垃圾桶吐得眼睛都红了。


张喻被她的声音吵醒,连忙从房间出来看她,皱着眉道:“微微,你是不是吃坏东西了?”


林微夏捂着肚子,难受得不说话,只隐隐约约记起,她好几个月亲戚都没有来了。林微夏日子一直不太准,有的时候两三个月也不来,所以也就没有注意过。


“我可能,怀孕了。”


张喻一愣,林微夏跟姜泽这么久,都没有发生过关系:“你要有了,孩子爹是谁?”


林微夏抿着唇不说话。


张喻也不好太过问她的隐私,还是先得解决眼下的正事,道:“先去医院检查。”


去医院,都喜欢找熟人,也不知道张喻哪里来的本事,在医院门口看见温允琛的时候,林微夏的脸色都变了变。


“温医生。”她没什么劲儿的喊。


温允琛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不咸不淡道:“我带你去做个检查。”


张喻察觉到他俩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具体是哪,说不上来。


一直到温允琛开口问林微夏:“要真有了,你打算怎么处理?”


林微夏低着头小声的说:“我能不能生下来?”


温允琛凉薄的挑了挑嘴角,一针见血道:“这招母凭子贵,着实可以。”


张喻霎时间瞪大了眼睛。


林微夏跟温允琛居然有一腿?


林微夏也是被温允琛的话,说得满脸通红。


其实温允琛说的很对,林微夏确实有点“母凭子贵”的想法。她在来的路上就想过了,温允琛的孩子,温家不会不要。就算温允琛不帮自己,她也可以靠孩子来压姜泽一头。


哪怕那得在很久以后才能实现也没有关系,她等得起。


但林微夏千算万算,也没有想到张喻居然有朋友认识温允琛。在温允琛眼皮子底下,孩子肯定留不下来。


“温医生,要真有了,我也有孩子一半的处置权不是吗?”林微夏道。


温允琛的眼神锐利的看着她,淡然道:“要是你能保证以后孩子不会争温家的财产,我自然不会干涉你。”


林微夏生孩子,要的可不就是财产么,不然拿什么跟姜泽斗。她答应不了,只能装出一副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而温允琛只是无动于衷的凉凉的带着压迫感的看着她。


他当时只是想睡她,可没有要给她名分的打算。


林微夏勉强淡定说:“温医生,我没想要你的财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