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逆乱青春

逆乱青春

龙霸天李茜茜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逆乱青春》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逆乱青春》小说主要讲述了龙霸天李茜茜的故事,同时,龙霸天李茜茜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龙霸天李茜茜   更新:2022-09-10 15: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龙霸天李茜茜的其他类型小说《逆乱青春》,由网络作家“龙霸天李茜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逆乱青春》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逆乱青春》小说主要讲述了龙霸天李茜茜的故事,同时,龙霸天李茜茜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逆乱青春》精彩片段

李茜茜看着沙发上一脸不悦的男人,下意识后退一步,无措的说:“阿逐,送我回来的人是晏小叔,不是……”

没等李茜茜说完,龙霸天不屑的出言打断:“李茜茜,撒谎也不找个好理由,小叔会搭理你?”

李茜茜张了张口想辩解。

龙霸天已经起身,俯视着她冷冷讽刺:“李茜茜,少做点上不了台面的事。”

“你怎么烂我不在乎,但别脏了我的眼睛。”

一句话,叫李茜茜原本带着醉意微红的脸,瞬间血色尽失。

她才发现。

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会伤害她。

李茜茜喉咙颤抖,半响,她望着他问:“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至少还有一点在乎我。”

这句话一下触及到了龙霸天的禁区。

龙霸天唰得站了起来。

大步逼近李茜茜,伸手钳住李茜茜的下巴。

低声呵斥道:“李茜茜,你以为你是谁?”

“你不需要一遍又一遍的提醒我,我居然要娶你这个恶心的杀人凶手为妻,。”

龙霸天的话像一把把利剑,不偏分毫直挺挺的送进李茜茜的心脏,疼得她手指都开始下意识的蜷缩。

“啪嗒”!

大门关掉的那一瞬间,李茜茜滑坐在地上,下巴出还带着红痕,可见龙霸天的用力。

李茜茜抬头看着厅灯,灼眼的光刺痛了她的眼,眼泪顺着鬓角滑落,不见踪迹。

第二天,李茜茜和其他被委派交流的同事一同来到康宁医院。

康宁心外科的苏主任接待各医院委派的医生。

刚进心外科的门,就听见几个小护士旁若无人的玩笑。

“江医生对谁都冷淡,没想对喻小姐这么温柔,昨天我还看见江医生给喻小姐削苹果了!”

一个圆脸小护士双手捧着脸,一脸花痴状:“江医生和喻小姐很配呀,俊男靓女。”

苏主任见状重重咳嗽一声,围坐在一起的小护士赶紧散开。

李茜茜却怔怔失了神,心里一片涩然。

她才想起来喻白萱还住在医院里,原来龙霸天一直在照顾她。

随着心外科大部队巡查到四楼。

李茜茜猝不及防的遇见了喻家人。

喻母一看见李茜茜,就像暴怒的母狮看见敌人,箭步冲了上来。

“啪”的一巴掌!将李茜茜打到恍神。

随行的医生纷纷上前,拉开张牙舞爪的喻母。

李茜茜捂着被打的脸,浑身发抖,只觉得自己回到两年前,那个她花了好长时间才摆脱的噩梦。

身边的医生还在安慰李茜茜,现场一片混乱。

喻母尖叫着吼道:“李茜茜,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害死了我们白薇还不够,是不是还想来害白萱!”

嘈杂混乱的长廊挤满了人,一时间四面八方异样的目光投向李茜茜。

龙霸天就是这时候出现。

与李茜茜擦肩而过,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李茜茜。

李茜茜看着眼前的男人走向喻母,轻声安慰她,只觉得身体发冷。

回到会议室,周围人欲言又止的表情让李茜茜只觉得难堪,她不该来康宁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李茜茜还是决定去见龙霸天一面。

起码把来康宁交流的这件事说清楚。

可刚到神经外科办公室门口,看到却是拥抱在一起的龙霸天和喻白萱。

门上的窗户狭小,却刚好容纳两人相拥的画面。

李茜茜觉得讽刺,她以为龙霸天对喻白萱关怀备至,是因为她是喻白薇的妹妹。

眼前的这一幕却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好不容易熬到了结束,李茜茜还是决定去见龙霸天一面。

起码把来康宁交流的这件事说清楚。

可刚到神经外科办公室门口,看到却是拥抱在一起的龙霸天和喻白萱。

门上的窗户狭小,却刚好容纳两人相拥的画面。

李茜茜觉得讽刺,她以为龙霸天对喻白萱关怀备至,是因为她是喻白薇的妹妹。

眼前的这一幕却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她想去质问,歇斯底里,不顾一切。

但是她没有这样的底气。

李茜茜仓皇的转身离开,错过了喻白萱隔空看来的略有深意的眼神。

办公室里,龙霸天扶起突然倒过来的喻白萱,皱眉低声问道:“怎么了?”

喻白萱抬起头,笑出刚刚好的弧度,轻声回:“阿逐哥哥,刚刚头有点晕。经常这样,都是小事啦,我缓缓就好了。”

“我送你会病房待着,好好听医生的话。你姐姐也不会希望你有事的。”

喻白萱低下头,轻声应好。

长长的头发遮盖下,却是一张因为嫉妒扭曲的面容,眼里透着吃人的光。

李茜茜失魂落魄的走到医院楼下。

竟遇见了喻白薇的朋友,脑科医生黎宁。

“宋医生可真是坚强啊,要是我啊,早就没脸在医院待下去了。”

看来病房外发生的事,已经传遍了医院。

李茜茜不欲纠缠,转身要走。

黎宁一把拉住她:“李茜茜,你会有报应的!”

说完,她冷笑一声离去。

李茜茜呆呆站着,最终苦笑一声。

直到交流会结束,李茜茜也再没见过龙霸天。

一月一次的老宅聚餐,李茜茜拒绝不了江奶奶的邀约,跟着龙霸天一起过来了。

江家人口众多,李茜茜为躲清闲,来到了后院。

眼前出现的蔷薇花路好似望不到尽头,是她和龙霸天幼年时共同栽下的。

她已经很久没有来过了。

那些彼此依赖成长的剧情也早就成为过去的章节,如今他们之间满目疮痍。

“李茜茜,奶奶叫你。”

龙霸天冷淡的声音自身后传来。興興付費獨家

李茜茜一回头,她不知道龙霸天什么时候过来的。

“阿逐,陈叔说蔷薇花开不到下一个春季了?”

听着李茜茜莫名其妙的话,龙霸天不耐的回道:“让陈叔拔了重栽就是。”

李茜茜的心重重的一沉,他果然不记得了。

“我先去见奶奶。”李茜茜低下头,掩住失望,大步离去。

龙霸天看着女人的身影消失在转角。

转眼瞥见略显颓势的蔷薇花墙,眼睫微颤。

前厅人来人往,江奶奶一见李茜茜,就招手让她过去。

“泠泠,好久没来看奶奶了。”江奶奶佯装生气,“是不是嫌奶奶年纪大了,事多?”

李茜茜连忙否认。

“奶奶,才不是,最近医院忙。”

“以后一定多来看您,您可不要嫌弃我。”

江奶奶看着李茜茜一脸歉疚,安抚性的拍了拍她的手。

“你们年轻人一个个都爱工作,阿逐也是,忙得不行,你们是要做夫妻的,可不能为了工作不顾感情。”

她注意到李茜茜异样的神情,心里叹气。

她年纪大了,有事家里人也都瞒着她。

但是阿逐和泠泠曾经那么要好,如今这样,她怎么可能察觉不到。

家宴时间不长,但李茜茜熬得难受。

好不容易回到家,李茜茜的神经才有所放松,却惊觉头疼得厉害。

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漱休息。

抬头鼻血喷涌而出,白色的衬衫被染得通红。


李茜茜看着一片狼藉的浴室,心下一颤。

不安的情绪疯狂上涌。

第二天一大早,原本应该休息的她出现在了脑外科。

李茜茜给无数病人陈述过病例,轮到自己接受审判时,才惊觉原来医生的表情可以如此淡漠。

“宋医生,从CT造影来看,结果恐怕不太好,您做好心里准备。”

“三天后才能拿到活检结果。”

李茜茜心口紧缩,背脊泛上凉意。

她也是医生,这样的话代表着什么,她很清楚。

恍恍惚惚的走出医院大门,李茜茜看着黑云欲摧的天空,久久无言。

一道幼稚童音让她急速回神:“爸爸背我,妈妈帮我拿糖葫芦。”

幼童嘟着嘴对着满脸笑意的年轻父母发号施令,活脱脱的小霸王。

李茜茜看着路过的一家人,突然想起了幼年的自己。

这一刻她对父母的思念到达了极致。

回到宋宅,家里却一片寂静。

只有管家李叔在,看见李茜茜回来,他掩饰不住的惊讶。

“李叔,我爸妈都出去了吗?”

“小姐……”李叔犹豫了一下,才开口说道,“先生前些日子身体不舒服,夫人陪他去医院了。”

“为了不让您担心,才没有告诉您。”

李茜茜闻言脸色一白,急忙问:“爸他身体不是一直很好吗?怎么突然之间生病了?”

“先生的病不严重,就是一些老毛病。”李叔着急解释。

李茜茜却半分听不进去,固执的要到病房号,慌忙赶过去。

李茜茜刚到病房门口,恰好碰到出来的宋母。

母女两四目相对。

宋母一惊,眼神闪躲,双手下意识的整理凌乱衣摆。

宋母的慌张,让李茜茜的质问堵在口中。

“泠泠,你怎么来了?”

李茜茜鼻头一酸:“妈,爸怎么样了?”

宋母拉过李茜茜的手:“你爸没事,老毛病了,今天就回家了。”

两人走进病房,李茜茜一眼便看见坐在轮椅上打瞌睡的父亲。

这一瞬间的冲击,让李茜茜难以接受。

曾经无所不能的男人生病了,高大的身躯团坐在轮椅上。

李茜茜才发现,她的父母都不再年轻了。

可她还是那么任性。

李茜茜别过头,强忍着泪意,那句“我生病了”就此被压在心口最深处。

等办好出院手续,把宋父宋母送回家,已经到了傍晚。

李茜茜刚坐上出租车,暴雨来袭。

雨水拍打着车窗,雷鸣声一下大过一下。

李茜茜在父母面前压抑的情绪突然爆发,在出租车上哭出了声。

她害怕,很害怕。

害怕父母的衰老。

害怕自己生命就这样走到终点。

害怕来不及照顾他们。

而她和龙霸天呢?迷茫的情绪席卷她,让她第一次如此不确定这份感情的前路。

回家的路上情绪波动过大,再加上淋雨。

李茜茜在半夜发起了高烧。

龙霸天好几日都没回家,李茜茜只觉得浑身发烫,脑子被搅成一团浆糊。

她捞过手机,下意识拨出置顶的龙霸天号码。

电话那边却传来空白忙音,久久回荡在安静的房间,击碎了李茜茜的期待。

医生的本能告诉她,现在的情况不宜久拖。

她强撑着坐起来,挣扎的下床,却一个踉跄跌倒在了地上。

手肘一阵剧痛,李茜茜有一瞬间想就这么倒下,可是不行。

到达医院,挂上吊瓶。

李茜茜心神一松,就昏昏睡去。

等再次醒来时,吊瓶里的药水已经没了,血液逆流而上。

按下呼叫铃,护士才匆匆而来。

一个人看病就是如此。

李茜茜苦笑一声,看着自己一副狼狈模样,心情复杂。

拿出手机,她准备给科室主任再多请几天假。

可打开手机消息,她瞳孔便是一缩!


李茜茜苦笑一声,看着自己一副狼狈模样,心情复杂。

拿出手机,她准备给科室主任再多请几天假。

可打开手机消息,她瞳孔便是一缩!

映入眼帘的是,是一张龙霸天和喻白萱相拥亲吻的照片。

看到是陌生号码,李茜茜第一反应是回拨。

快被挂断的时候才被接通。

“李茜茜,这么沉不住气?”

听到熟悉的女声,李茜茜只觉手脚发麻。

“喻白萱,你到底要做什么?”李茜茜声音嘶哑。

“李茜茜,你还不懂吗?就算没了姐姐,阿逐哥哥还有我,他是不可能喜欢你的!”喻白萱声音里满是得意。

“阿逐哥哥已经答应我,等我病好就会和你退婚!”

李茜茜闻言,脸色愈发苍白。

喻白萱听着对面越来越沉的呼吸,笑着挂断电话,

李茜茜攥着手机,满目怆然的看着点滴瓶中缓缓下落的药水。

打完药水回到家。

李茜茜刚进门就碰见了拎着行李箱准备出门的龙霸天。

若是以往,李茜茜一定不会多问。

可是喻白萱发来的照片像一根棘刺,扎得李茜茜疼痛难忍,胡思乱想。

她忍不住开口问:“阿逐,你要去哪里?”

原本准备无视李茜茜的龙霸天,闻言嗤笑一声:“我去哪里,需要向你汇报?”

龙霸天的态度点燃了李茜茜内心的焦躁。

她拦在龙霸天身前,苍白着脸问:“你要去找喻白萱是不是?”

听她提到喻白萱,龙霸天皱紧眉。

“李茜茜,我警告你不要把白萱扯进我们之间的这堆破事。”

龙霸天对喻白萱下意识的维护,让李茜茜心里一片冰凉。

她拿出手机,将那张照片举到他面前:“那这照片你怎么解释?”

瞥见手机上的亲密图片,龙霸天瞳孔一缩。

他抬眸,瞥见李茜茜苍白脸色。

话锋便一转,轻飘飘开口:“这有什么可解释的。”

照片竟是真的……

李茜茜只觉浑身力气都被抽走。

“……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她不知是在强调还是做无用的挣扎。

龙霸天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不会真以为我会娶你吧?”

“李茜茜,少耍点小心思,在我这里,你什么也不是。”

如锤子般的话重重的敲在李茜茜心上,悠长痛意伴着眩晕袭来。

她的手撑住玄关柜子才没跌倒。

龙霸天看着她虚弱的模样,丢下一句“惺惺作态”,转身出了门。

李茜茜红着眼看着男人高大的身影消失。

许是病了吧,明明说的事和以前差不多的话,怎么现在就痛得受不住了呢?

第二天,李茜茜身体好转了些,就回了医院。

接诊的第一个病人就是一位不速之客。

喻白萱看着李茜茜准备联系护士动作,立刻开口阻止:“宋医生,我也是病人,不能来看病?”

李茜茜拿过听筒问诊。

喻白萱又一脸害怕:“宋医生,你害死了我姐姐,不会还要害我吧?”

李茜茜忍着怒意,深吸一口气问:“你这样不断骚扰我,到底想做什么?”

喻白萱眼神变得阴霾。

“我要你取消订婚,离阿逐哥哥远点!他是我的。”

李茜茜盯着喻白萱认真看了半响,突然笑出了声。

“喻白萱,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龙霸天的?不会是在喻白薇还在的时候吧?”

喻白萱瞳孔一震,慌乱反驳:“怎么可能?!”

“是吗?当年,手术前一天,有人刺激喻白薇突然发病,致使我不得不在手术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动刀。”


手机铃声拉回李茜茜的思绪。

神经外科的唐主任打来的电话。

“小宋,你上来一趟。活检结果出来了。”

从唐主任手中接过报告,李茜茜的心落入谷底。

结论处,黑色的两个大字格外显眼。

——脑瘤。

唐主任犹豫着开了口:“小宋,肿瘤位置不佳,预后也不容乐观啊,你还是早做打算。”

看着脸色霎时惨白的李茜茜。

唐主任:“但是你这样的病例,京市还是有人能治。”

李茜茜眼睫颤了颤。

心情复杂的开口:“我知道,是康宁的龙霸天。”

走出医院大楼。

李茜茜看着耀眼得刺目的阳光,闷得想吐。

过了两日。

是之前定下的两家商议结婚事宜的日子。

李茜茜做好了一个人到场的准备,到时却没想到龙霸天居然已经在了,低着头正摆弄手机。

看见李茜茜,江奶奶慈祥的笑:“泠泠你来啦,医院是不是很忙?”

没等李茜茜回话,江母阴阳怪气开口:“能有多忙啊,阿逐都能准时到。”

宋父宋母顿时脸色一沉。

李茜茜看着父母难看的神色,从没觉得自己如此像一场笑话。

散场时,李茜茜追上大步离开的龙霸天。

“阿逐,我有事想问你一下。”

龙霸天不耐烦的回头:“什么事?”

李茜茜犹豫着开了口:“我这边有一份病例,想拜托你看看。”

龙霸天饶有兴致的看着李茜茜。

李茜茜打开手机递给龙霸天看:“能请你帮我朋友动这个手术吗?”

龙霸天等李茜茜说完了才开口:“李茜茜,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随即他上前两步,逼着李茜茜紧靠墙上,在她耳边一字一句的说道:“李茜茜,一切和你有关的人和事,都脏得让我不想碰。”

李茜茜蓦然睁大了双眼。

眼前人还是曾经的模样,可是口里吐出的话像利剑,唯恐不能将李茜茜伤到,一句比一句残忍。

冷意席卷全身,李茜茜在这一刻才真切的意识到,龙霸天原来已经厌恶她到这种程度了。

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茜茜再没有找过龙霸天。

直到她收到一封来自十五年前的信。

更令李茜茜惊讶的是,寄信人居然是十五年前的龙霸天。

看着泛黄的信纸上那句“给十五年后的泠泠”,李茜茜的心脏重重一跳。

打开信封,看着里面稚嫩的字迹。

李茜茜的眼泪瞬间决堤。

年幼的龙霸天一字一句的写下“泠泠是我的新娘,我以后一定一定会对泠泠好。”

那时的龙霸天也不会想到,如今两人的关系会走到如此绝境。

李茜茜紧攥着信纸,在心里暗暗决定。

再努力一次,最后一次。

如若不行,那就当是给这二十几年的光阴做最后的句读。

康宁医院,人潮如涌。

精神外科的电梯里人却不多。

李茜茜捏着信封,看着电梯一层层往上。

“叮咚”!

沉重的大门打开,李茜茜踏出电梯。

就看见抱着喻白萱迎面走来的龙霸天。

女人脸色发白的窝在男人的怀中。

没等李茜茜晃过神,就听见龙霸天疾言厉色的一句“让开”。

错身而过,李茜茜站在门外,龙霸天就在门内。

一米的距离,他甚至没有再抬眼看她一眼。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全是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这样的龙霸天,李茜茜也曾见过,只是那时他看的人是喻白薇。

门合上的那一刻,李茜茜看到了喻白萱得意挑衅的目光。

信被李茜茜捏的发皱。

她突然发现没有再问一次的必要了。

“滴答!”

李茜茜鼻间涌出鲜红的血液,滴在信纸上。

下一刻,李茜茜只觉大脑钝痛,炸裂般的感觉袭来。

一刹那天旋地转。

李茜茜失去意识的前一秒,手下一松,信不知落在了何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