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终于等到你

终于等到你

宋晚柠傅司寒 著

其他类型连载

CPL电竞赛会场外。宋晚柠穿着单薄的竞赛服,落寞地站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止不住“比赛结果怎么样?”她小心问。傅司寒没有回答,径直从她面前走过。宋晚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问的可笑,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电竞大神,他怎么会输?坐在回城的车上。

主角:宋晚柠傅司寒   更新:2022-09-13 05: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晚柠傅司寒的其他类型小说《终于等到你》,由网络作家“宋晚柠傅司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CPL电竞赛会场外。宋晚柠穿着单薄的竞赛服,落寞地站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止不住“比赛结果怎么样?”她小心问。傅司寒没有回答,径直从她面前走过。宋晚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问的可笑,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电竞大神,他怎么会输?坐在回城的车上。

《终于等到你》精彩片段

CPL电竞赛会场外。

宋晚柠穿着单薄的竞赛服,落寞地站在一棵枯树下,右手止不住的颤抖。

今天下半场比赛时,她的手忽然不受控制,接连放跑了几名对方选手,直接被候补替换。

“你最近的发挥连一般玩家都比不上,如果有下次,你就不必上场了。”

傅司寒一身冷色系电竞服从会场走出来,声音清冷。

宋晚柠闻言,忙将自己发颤的右手收进口袋,“对不起……”

“比赛结果怎么样?”她小心问。

傅司寒没有回答,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宋晚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觉得自己问的可笑,做为国内首屈一指的电竞大神,他怎么会输?

坐在回城的车上。

宋晚柠看着微信上顶置的傅司寒。

许久给他发去信息:“今天回蓝湾吗?”

坐在前面座位上的傅司寒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打字。

“不回。”

宋晚柠看着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心底满是涩意。

她和傅司寒表面是上下级,可私下,并不是。

两人无名无分在一起五年了。

蓝湾别墅。

宋晚柠回来时已是深夜。

这里是傅司寒买给她的住处,也是两人唯一有交集的地方。

她把电视打开,听着里面热闹的氛围,侧躺在沙发上,半梦半醒。

这些日子,她总是做噩梦,梦见傅先生不要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只有力的手摩挲着她的脸。

“晚柠。”

熟悉又满含柔情的声音让宋晚柠醒过来。

五年的相处,他只有叫她晚柠的时候才会这么温柔缱绻。

宋晚柠睁开眼看着傅司寒冷冽的侧脸,明显闻到了他身上浓烈的酒味:“傅哥,你怎么喝酒了?”

作为职业选手,酒是禁忌。

傅司寒一直秉持着良好的戒律,极少喝。

宋晚柠记得他第一次喝得这么醉,还是五年前。

当时他将她抵在墙边,一遍遍地喊她:“晚柠……”

也是那一天,两人在一起了。

傅司寒没有回答,只是拥着她躺在沙发上,这一刻像极了五年前。

这一夜,宋晚柠难得睡了一次安稳觉。

翌日天色将亮。

傅司寒就起来了。

怀抱空后,宋晚柠再也睡不着。

她披了一件风衣,如往常去衣帽间给傅司寒找衣服。

可刚走到门口,她就看到男人拖着黑色行李箱修长的腿从里面迈了出来。

“往后这房子归你。”傅司寒薄唇轻启。

宋晚柠神色一僵,一张口是自己都没想到的卑微:“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傅司寒剑眉微拧:“我们都是成年人,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傅司寒离开的特别洒脱。

而宋晚柠连质问他的资格都没有。

等他走了很久,她才出别墅,因为怕和公司附近同事撞上。

两人关系仿佛永远见不得光,公司里包括每天一起训练的队员,没人知道她和傅司寒的关系。

今天的GX战队格外热闹。

“晚柠姐,”公司新晋队员沐涛朝着她招手,“你知道吗,GX战队的创始经纪人从国外回来了,好漂亮。”

创始经纪人……

宋晚柠是七年前加入的战队,当时她算新人,据说原本的GX战队老将如今只剩下队长傅司寒。

很快,她就看到了那个创始经纪人。

一头栗色长发,五官精致,一身温婉得体的长裙,举手投足都是女人味。

而陪同她的还有换上了西装的傅司寒。

“是不是和我们老大很配?听说她叫程露,是我们老大的前女友,两人当初差点就结婚了。”沐涛在一旁道。

程露,前女友,差点就结婚了……

晚柠……

小露……

宋晚柠只觉脑中轰得一声,再听不到四周任何声音。



秋末,刺骨的寒风在这一刻仿佛吹进了宋晚柠的眼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程露的出现。

今天练习宋晚柠漏洞百出。

办公室。

傅司寒指着训练数据当着众人的面看向宋晚柠:“这两个月,你的训练数据连续走低,怎么回事?”

宋晚柠闻言,放在身前的手微微颤抖。

她回答不出。

坐在一旁观看的程露开了口:“傅司寒,这位就是GX的第一女输出神射手宋晚柠吧?”

傅司寒微微颔首。

程露径直朝宋晚柠走过来,朝着她伸出手。

“你好,我叫程露,以前是GX的经纪人兼领队,我一直很欣赏你的打法,我们能聊聊吗?”

宋晚柠看着满眼自信的程露,又想到自己的手,没敢去握:“对不起,我身体不舒服。”

她起身,狼狈地离开了办公室。

回到自己的专属训练室。

宋晚柠把手放在键盘上,集中注意力开始飞快的练习。

然而不到两分钟,她的手又开始不受控制一般剧烈的颤抖。

“嘭!”

门被从外面猛地推开。

宋晚柠忙将手隐藏暗处,抬眼就看傅司寒走了进来。

“你摆什么脸色?”

宋晚柠愣住。

傅司寒反手将门关上,黑目尽是不耐。

“程露是GX的创始人之一,纵使你不喜欢她,也不能当着那么多人面给她难堪。”

这话中浓浓的维护让宋晚柠喉咙苦涩不已:“傅哥,我没有不喜欢她,也没想给她难堪。可能是你太在乎一个人,所以觉得我哪儿都委屈了她吧。”

傅司寒怔住。

“对不起,我今天身体真得不舒服,我先回去了。”宋晚柠将手收进口袋,一步步从他身边离开。

然而傅司寒却在这时抓住了她的胳膊:“你最近到底怎么了?”

宋晚柠扯开了他的手,什么也没说。

走在回家的路上。

宋晚柠踩着一地的落叶,她不明白相处五年,为什么傅先生能做到那么坦然的分手,又能做到分手后把她当普通队员看待?

她没有回家,而是在路边的石椅上坐了一天。

晚上,冷风呼啸。

口袋里冰冷的手机响起,宋晚柠没有接,她看着头顶天空中的万千晚柠,眼尾发红。

“宋小姐。”

一道声音响起。

宋晚柠偏头看去,路灯下程露笑的一脸温柔。

她落下电话,走上前:“你怎么这么晚还待在外面?”

宋晚柠不知该怎么回答。

程露坐在了她的旁边,把一杯热奶茶递给了她,似是要长谈。

“我听傅司寒说,过去的五年一直是你陪着他?谢谢你。”

宋晚柠握着奶茶的手一紧,就听她继续说。

“傅司寒是个不懂情调的人,幸亏现在遇到你。他曾经就像个小孩子,总是跟我说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说的最多的一句就是,小露,往后我们结婚,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小露……小露……

从前他在动情之处,也说想让自己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最幸福的人……

不是晚柠,是小露。

宋晚柠鼻尖一湿,鲜红的血就那么止不住得往外流。



程露注意到她的异样,眸色微变:“你怎么流鼻血了?”

宋晚柠闻言,后知后觉掏出纸巾去擦。

“老毛病。”她平静回了一句,而后起身,“你说完了吗?”

程露愣住,显然是没想到作为女人听到这些话会这么淡然。

她看着宋晚柠离开时单薄的背影,忽然有些害怕,怕这个女人真的走进傅司寒的心里。

蓝湾别墅。

回到这里的宋晚柠仿佛被黑夜吞噬。

她靠在沙发上,刚合上眼,脑海中就是程露说的话。

想哭吗?

想,只不过落泪无用。

其实她该满足,陪伴傅先生的这五年,她获得了这一生都可能买不起的别墅,而且以往傅先生每个月都会给她花不完的钱……

……

翌日,公司都在为程露的回归带队庆贺,说是要组织一起去欢乐谷。

一旁沐涛打完一局,凑到宋晚柠面前。

“老大对程露太好了吧,我们以前夺冠,都只是破例去酒吧。”

另外一个女同事凑过来,小声说:“你们听过一句话没?女朋友带去喝酒蹦迪住酒店,未来媳妇带去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男人其实很聪明,分的很清楚。”

女朋友带去喝酒蹦迪住酒店,未来媳妇带去迪士尼方特欢乐谷,男人其实很聪明,分的很清楚。

宋晚柠喉咙一哽,眼泪险些落了下来。

她没有参与他们的讨论,默默地练习,然而操纵的女射手却几次没能命中对手。

“砰砰……”

她的桌面忽然被敲响,抬头就看到傅司寒冰冷的侧脸。

“出来一趟。”

宋晚柠起身跟出去,身后一片唏嘘,都担心她又被骂。

办公室内。

傅司寒把最近的比赛和训练数据都摆在了宋晚柠的面前。

“从前你是第一女神射手,可现在你的成绩却是垫底,明天君源会场有一场荣耀线下友谊赛,我要你带新人以绝对的优势赢得比赛。”

宋晚柠眸色一颤还没回答,傅司寒站起身。

“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宋晚柠拒绝不了。

在傅司寒要离开办公室时,她又忍不住问:“你会结婚吗?”

男人步伐顿住,薄唇轻启:“这里是公司,我是你的上级,没义务回答你我的私事。”

他走后,宋晚柠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一天,她没有回去,一直在训练室练习。

很快,第二天便到了。

君源会场上,粉丝人潮涌动。

宋晚柠作为此次的队长带领全队人员入场,她一眼便看到了首位上坐着的傅司寒还有程露。

两人低声交流着什么,一举一动都透着亲密。

比赛很快打响。

宋晚柠从前一直以极快的手速和稳健求胜的判断力著称。

今天上半场她的发挥稳定,一直把对手吊着打。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她手指的灵活性一直在降低,而鼻尖的呼吸也越发急促。

中途休息时间,她躲在厕所里,将一把又一把的药吞进口中,又干又涩。

“傅司寒,你以为我当初悔婚嫁给别人是因为钱吗?不是,是因为你和你们家人对我的不尊重,我妈只要一百万和一套房,她错了吗?她只是想让我得到该有的保障!”

宋晚柠要走出厕所的时候,忽然听到程露委屈的说话声。

“当时战队还没现在出名,你也没钱,如果我真的是拜金女,我也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这时,她听到傅司寒回:“所以,这次回来,你要什么?”

“我丈夫他死了,他儿子不肯把遗产分给我,我要你帮我分得属于我的一半遗产。”程露顿了一下,又道,“还要你娶我,这是你欠我的!”

宋晚柠呼吸一窒,接着她就听傅司寒熟悉不过的声音:“好。”



几天后。

去往欢乐谷。

出城的巴士上,宋晚柠裹着厚厚的棉衣,戴着针织帽和口罩上了车。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并排坐在一起的傅司寒和程露。

“晚柠姐,这边。”

不远处沐涛冲她招手。

宋晚柠回过神,冲他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还没到隆冬,怎么穿这么多衣服?”沐涛顺手把她头顶的空调度数开高了些,又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她的腿上。

前面座位上,傅司寒余光落过去,神色不明。

他拿出手机打字。

不多时,宋晚柠手机传来一条简讯。

她打开一看,是傅司寒发来的:“身体不好,你可以不参加。”

宋晚柠眸色暗了暗,发消息回复,抬眼就见傅司寒将手机递给了程露。

她的手一僵,忙把自己发过去的信息撤回。

到达欢乐谷的时候,天空忽然飘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队员们一起拍了一张合照。

游玩前,不知谁提议。

“老大,程露姐,我给你们拍两张情侣照。”

宋晚柠站在原地,她就看从前一直不肯和自己拍照片的傅司寒,站在了程露的旁边。

“咔擦!”

两人的照片在她的眼前定格。

这一刻,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歌词写的是: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第六章孤独

欢乐谷,今天里面小孩子不多,最多的是情侣。

队员们各自玩自己喜欢的项目去了。

而程露则是拉着傅司寒去坐摩天轮:“傅司寒,听说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沐涛站在宋晚柠的旁边,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咂舌。

“老大有女朋友后,真是没人性,都不管我们了。”

宋晚柠没有回答他,戴着口罩看着远处偌大的摩天轮,眼底含满了晶莹。

雪花纷纷扬扬的飘落。

她一身黑色的羽绒服,身形消瘦不已。

沐涛低头看着这样的她,不知为何心里隐隐地不适。

“晚柠,你在看什么?”他忽然不想叫她晚柠姐了……

宋晚柠按捺着心底的苦涩,望着沐涛:“我在看摩天轮,听说摩天轮的每个盒子里都装满了幸福,当我们仰望它的时候,就是仰望幸福。”

幸福……

沐涛凝视着她的眼,只觉她一点都不幸福。

“沐涛,你去玩吧,不用陪着我,我想四处走走。”宋晚柠收回视线,孤身没入人海之中。

沐涛看着她萧瑟的背影,本能想追上去。

可刚走上前几步,他就发现宋晚柠单薄的身影被人潮给淹没了。

这一刻,他忽然觉得很心慌,感觉她像是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一样。

……

这个世界总要有一些人去抗孤独。

宋晚柠不觉得难受,只是最近她的手越发不受控制,而鼻血也总是止不住的流。

洗手间里。

宋晚柠将口罩和围巾取下,镜子里她的脸上脖子上布满了红疹,而鼻下全是血,深色的口罩内部暗红一片。

她将血迹洗去,而后又掏出了药,一把把的塞入嘴中。

以往红疹两三天就会退,现在抵抗力差,涂药不管用了。

重新戴好口罩和围巾。

宋晚柠走到外面,本想提早回去,迎面却撞见了傅司寒。

她怔住脚步,下意识问:“怎么就你一个人?”

傅司寒正要回答,不远处程露拿着两杯雪糕过来。

“傅司寒,雪糕买回来了。”

宋晚柠眸色一瞬黯淡了下来。

程露仿佛才看到她:“宋小姐,你也在,要不要吃冰淇淋?”

说罢,她将冰淇淋递到宋晚柠的面前。

宋晚柠没有去接,缓缓开口:“谢谢,但我对甜食过敏,吃不了。”

她没有再看傅司寒转身离开。

甜食过敏……

傅司寒黑目一紧。

一旁程露挑了挑眉:“宋小姐还真是娇气,我第一次听说有对甜食过敏的。”

傅司寒没有回她的话,只问她:“你还想去哪儿?”

“去我们从前没去过的所有地方。”程露扬起笑。

蓝湾别墅。

回到这里的宋晚柠坐在阳台上,痴痴地看着外面飘雪。

她脑海中五年来发生的所有事,被一遍遍的回放着。

失去一个人,最让你痛苦的不是刚刚失去时那种汹涌的感受,而是你隔三差五猝不及防的想到挥之不去去了又来。

“叮咚!”

宋晚柠的手机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她拿起一看,眸色一怔。



宋晚柠看了短信许久,什么也回。

她戴上了以前傅司寒送给自己的红色围巾,去到一处律所门口。

没有找闺蜜唐晓月,因为怕她伤心。

坐在律师办公室内,宋晚柠平静地开了口:“我想要立一份遗嘱。”

接待她的许律师闻言,有些不敢置信,但还是照做。

一个小时不到,一份简短的遗嘱就立好了:她死后,房子和钱还给傅先生,剩下自己赚的钱,留给闺蜜唐晓月。

宋晚柠回去后,开始收拾行李,搭车去机场。

洛杉矶被称为天使之城。

宋晚柠抵达时,只拖了一个小行李箱,被安排在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居住。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听傅先生的话,或许是怕他不开心吧。

拍了一张所在地的照片发给傅司寒,宋晚柠又给他发去消息:“傅哥,我等你来接我。”

那边一直没有回应。

宋晚柠摩挲着脖间的钻戒,她想如果程露没有回来,是不是自己和傅先生已经结婚了?

她还是他的晚柠?

靠在阳台的窗户上,她想着想着又睡了过去。

梦里,她穿上了一身雪白的婚纱,挽着傅先生的手走上了婚礼的殿堂。

四周都是亲朋好友,他们为她庆祝。

梦太美好,以至于醒来的时候,她更加落寞。

……

异国他乡的日子并不好过。

但宋晚柠都一天天的熬过去了,一个人熬过去了平安夜,一个人熬过去了圣诞节,还熬过了元旦……

傅司寒没有让人来接她。

而她却在电视上看到了CPL冬季电竞赛。

和往常不一样,比赛中没有她,但还是赢了。

果然这世上没有谁是不能被取代的。

电视上傅司寒接受记者采访。

“傅司寒大神,听说你和前女友程露已经复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从来不苟言笑的傅司寒对着镜头扬了扬嘴角:“这件事要问她。”

宋晚柠听着这句话,心里酸涩不已。

而记者还在发问:“今天你们的第一女神射手宋晚柠没有参加比赛,是什么原因?据说她和你之前有一段地下恋情,是真的吗?”

傅司寒俊朗的眉眼瞬时冷了下来。

他说:“宋晚柠是因为身体状况不佳在休养,至于我和她,只是普通上下级的关系,若再有人造谣,就等我的律师函……”

宋晚柠看到这里,鼻间一凉,鲜血又止不住的流。

她没有去擦,只是重复播放着傅司寒说的话,只是普通上下级关系……

另一边。

弋江。

刚从比赛会场走出来的傅司寒被新晋队员沐涛拦住。

“老大,晚柠姐到底去哪儿了?”

傅司寒止住脚步,狭眸冷冷地看向他:“关你什么事?”

沐涛闻言,再忍不住说出了真相。

“对不起,之前你和她的事,是我告诉其他队员的。”

傅司寒黑目一怔。

但他没有说什么,直接迈过沐涛,往外走。

“老大,你有真心喜欢过晚柠姐吗?”

身后沐涛大声问。

傅司寒步伐没有停,眼底异样的神情让人看不懂。

上车后。

他不由得拿出手机,和宋晚柠的聊天界面上,她很久之前的一句话孤零零地落入眼帘。

“傅哥,我等你来接我。”



紧急手术室的灯亮了两个小时。

宋晚柠被推出来送进普通病房的时候,整个人都脱了相,脸上手上全是密密麻麻的红疹。

她的闺蜜唐晓月守在一旁,眼尾发红。

“宋晚柠,你是不是不要命了?你从小到大就不能吃甜食,你还敢吃那么多蛋糕!要不是我过来,你连明天的太阳都见不到!”

宋晚柠第一次见身为律师一向镇定的闺蜜这么失控,她轻轻地拉了拉她的手。

“晓月……对不起。”

唐晓月眼眶蕴满水雾,“为了一个男人值得吗?”

宋晚柠面色苍白,摇头:“不值得,只不过我控制不住自己……”

眼泪从她的眼角滑落侵湿了枕芯。

她只告诉了晓月自己分手了,没敢告诉晓月蛋糕是沈先生买的,也没敢告诉她,这五年来,沈先生每次叫的小露都不是自己……

“还疼吗?”唐晓月给她涂着药。

宋晚柠摇头:“不疼了。”

怎么会不疼,全身都是红疹,看着都让人害怕。

唐晓月没有戳穿她,擦药的手更轻了。

“说也巧,我就是负责傅司寒前女友程露那个遗产分割案的,只不过我的雇主是死者的儿子。”

宋晚柠愣住,就听她继续说。

“根据我的调查,那个程露根本不是什么好货色。几年前她因为钱悔婚傅司寒,后面立马嫁给了我雇主的爹,当时那老头子都露十露了!”

宋晚柠之前只听到程露嫁过人,但没想到她死去的前夫年纪那么大。

“如果说不是为了钱,谁相信?现在老头子死了,两人结婚才五年,她什么也没付出,就想分走人家家里一半的财产,这世界上哪有这种好事?”唐晓月说起这些义愤填膺。

宋晚柠却茫然了。

若真如晓月所说,为什么沈先生要帮程露,还要娶她?

难道爱一个人,就真的可以包容对方的一切吗?

唐晓月还要上班,把宋晚柠安排好就离开了。

等她走后。

宋晚柠忍不住打开手机,翻看着GX战队的过往历史,以及程露。

网上报道很少,只在一个帖子上翻到一张照片。

那是多年前,程露就站在一众老队员的中间。

宋晚柠还在照片中看到了傅司寒,他的样貌不似如今这般凌厉,透着青春。

照片上他的目光直直地落在程露的脸上。

那温柔的神情是自己从未见过的……

……

几天后。

去往欢乐谷。

出城的巴士上,宋晚柠裹着厚厚的棉衣,戴着针织帽和口罩上了车。

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并排坐在一起的傅司寒和程露。

“知微姐,这边。”

不远处沐涛冲她招手。

宋晚柠回过神,冲他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上。

“还没到隆冬,怎么穿这么多衣服?”沐涛顺手把她头顶的空调度数开高了些,又把自己的衣服盖在她的腿上。

前面座位上,傅司寒余光落过去,神色不明。

他拿出手机打字。

不多时,宋晚柠手机传来一条简讯。

她打开一看,是傅司寒发来的:“身体不好,你可以不参加。”

宋晚柠眸色暗了暗,发消息回复,抬眼就见傅司寒将手机递给了程露。

她的手一僵,忙把自己发过去的信息撤回。

到达欢乐谷的时候,天空忽然飘起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队员们一起拍了一张合照。

游玩前,不知谁提议。

“老大,程露姐,我给你们拍两张情侣照。”

宋晚柠站在原地,她就看从前一直不肯和自己拍照片的傅司寒,站在了程露的旁边。

“咔擦!”

两人的照片在她的眼前定格。

这一刻,她想起了很久以前听过的一首歌,歌词写的是: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