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心慕野王

心慕野王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弟把王者账号还给我的时候,上面多了九个新加的男人。「姐,你挑一个绑CP吧,有野王、有上单,技术在线。」我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后来我去现场打比赛,对面四个帅哥年轻又养眼,只是看我的目光不太友善。一开局,对面四个熟悉的ID。我才意识到:完了,野王老公们凑一起了。

主角:温裕慕渊   更新:2022-09-10 19: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裕慕渊的其他类型小说《心慕野王》,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弟把王者账号还给我的时候,上面多了九个新加的男人。「姐,你挑一个绑CP吧,有野王、有上单,技术在线。」我缓缓地打出一个问号。后来我去现场打比赛,对面四个帅哥年轻又养眼,只是看我的目光不太友善。一开局,对面四个熟悉的ID。我才意识到:完了,野王老公们凑一起了。

《心慕野王》精彩片段

愧是我表弟,选的男人不光好看,声音还好听。

他的眼神落在我脸上,我故作淡定地低下头,笨拙地从对方吕布手里抢掉一只河蟹。

队友喃喃自语:「对面无形的压迫感是怎么回事儿?」

「慌什么?」只见我表弟镇定自若,一个闪现,成功送下一血,「男人嘛,哄就完事儿了。」

敌方韩信果然心软,说:「对面别送。」

我在桌子下面狠踢表弟,示意他给我消停儿。

战局进入白热化,因为表弟的故意放水,我们被人推到高地,输掉了这局比赛。

中场休息,表弟把手机塞给我,和女朋友出门买饮料。

他刚走,游戏界面同时收到三条私信。

孤寡老人:不想死就过来。

温柔山风:怎么?翻车了?继续 CPDD 啊。

同舟渡:姐姐,来都来了,不见见?

还好,慕南石没有动静。

我截图给表弟,表弟秒回:「没事儿,冷处理。我网不好,等我回去。」

我退出游戏页面,打算置之不理,微信突然弹出一条消息:慕渊请求加您为好友。

这比收到三条私信更恐怖,威力堪比原子弹爆炸。

表弟就是我活在世上最大的破绽。

毕竟是表弟心仪的教授,我咬着牙,通过了慕渊的申请,殷切且心虚地试探:「久仰慕教授大名,我是温裕的姐姐。」

「你好。关于温裕的学业,有些事要跟谈。方便留下吃个晚饭吗?」

我松了口气,热切地回复:「方便的方便的。」

还好,只是洽谈公事。

刚发出去,心中警铃大作,他知道我在 A 大?

表弟的微信弹出:「姐,慕教授突然要见家长,我上个学期挂过他的课,就把你的微信推给他了。记得通过前,一定要删游戏好友。」

我一脸黑线,缓缓地抬起眼,只见慕大教授放下手机,目光透过眼镜慢条斯理地望过来,微微地勾起嘴角,擒着冷意。

「温裕,我忘删了……」

温裕:「……」

被抓包的直接后果就是接下来两场,韩信越打越猛,我选小乔,站在泉水,被他堵在里面,瑟瑟发抖。

其余人只要一复活,就会被杀死。

只有我,尴尬地站在泉水中央,生不如死……

「行行好吧……放过——」

韩信一个大招,屏幕黑了。

这场比赛以我们的惨败告终,主持人强颜欢笑:「呃……我们这场……这场……友谊赛……圆满落幕。感谢慕教授及其团队为本次比赛做出的……卓越贡献。」

我一想到还要跟慕渊吃饭,右眼皮直跳,想趁乱逃走。

谁知,被温裕那兔崽子绊住脚,他说他要考博,不能得罪几位大佬,一定要我为他撩野王的事儿,加上他女朋友可怜巴巴的温柔攻势,我屈服了。


等出来,慕渊早已在门外等我。

时值傍晚,一束夕阳打进走廊。

学生熙熙攘攘地从玻璃门外经过,情侣两三对儿在树下热吻。

慕渊低着头倚在墙边,衬衣挽至小臂,单手拎外套搭在肩上,神色淡淡地刷着手机。

眼镜压在鼻梁中下部,侧脸在橘色的夕阳里,明暗交替,有一种慵懒的厌世感。

听见动静,他抬头站直身子,我瞬间矮了一截儿,不得不仰头看他。

「其他人呢?」我做贼心虚地四下张望。

他语气中带了一些冷淡:「怎么,一个人不够?」

「够了!绝对够了!可是他们……对我没意见吧?……」

「我没说。」

他声音里,莫名有些……厌弃。

我瞬间明白了什么。

将他的几位合伙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离间他们的友谊,作为实验室终极 BOSS,慕渊厌弃我很正常。

恐怕他不仅厌弃我,还想把我从 A 大扔出去。

他应该对我没那个意思吧?

我试探地问:「慕教授,我们……今天只是就温裕的学业做个友好交流是吧?」

「不然?」

他迈开大长腿,留给我一道冷淡的背影。

我对他肃然起敬,但为人师表,对学生负责到底的态度,真是太……敬业了!我怎么能有其他龌龊的想法呢?

教授餐厅离得不远,今天周五,大部分学生选择回家,食堂极其冷清。

慕渊坐在对面,一言不发,我不敢放肆,吃吃停停,也没饱。

一顿饭吃得我如坐针毡,险些消化不良。

没办法,压迫感太强,连温裕那小子都招架不住的人,我怎么可能招架得住?

这人难道没结婚吗?

无名指上干干净净,不像戴过婚戒的样子。

也对,得多强大的心脏才能在这种压迫感下安稳地生存?

他不开口,我也不敢起话头。

结束时,慕渊问我:「家住哪儿」

我一脸懵逼地抬头看他。

慕渊推推眼镜,神色淡淡:「天黑了,给你送回去。」

我再次为他高尚的师德而倾倒,腼腆地摆摆手:「那怎么好意思呢,我开车了。」

「那你送我。」

我:「?」

慕渊看了眼手机,突然笑了笑:「程小姐,他们几个正在往回赶,要见见吗?」

闻言,我一头扎进车里,分外热情地拍拍副驾驶:「慕教授快请。」

路上,慕渊跟我谈论起温裕的学业问题:「他挂过我一门课,目前来说,他想进我的实验室有些困难。程小姐是他在本市的亲人,我希望你能劝说一下,先修完这门。剩下的小半年,再努力申报。」

车转过弯,停在慕渊的小区楼下。

我犹豫再三,喊住即将下车的慕渊,小心翼翼地试探:「慕教授,我们的关系,不会影响温裕的申报吧……」

慕渊下车的身形一顿,半晌淡淡地瞧着我,勾起唇角:「凭你瑶 0-18 的战绩,你觉得我想跟你建立什么关系?」

好吧……


被他嘲讽了。

我比温裕还菜,他大概不能看上我。

「注意安全。」慕渊笑笑,关上车门,慢慢地后退。

我为自己的胡思乱想感到羞愧。

回到家,表弟的微信第一时间弹出来:「姐,你没露馅儿吧?」

与此同时,慕渊发来微信:「到家了吗?」

我叹了一口气,对比之下,顿觉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啊……

摁下语音键,我凶巴巴地:「温裕我告诉你,我跟慕教授谈过了,你敢再挂一次,老娘亲手削死你!」

这一天的憋屈终于找到了突破口,我一扔手机进了浴室。

按照以往,温裕会连发数条微信,保证自己努力学习。

当我擦干头发,打开手机,却发现世界寂静。

嗯?

只有一条?

慕渊发来的?

划开手机屏幕,一条 40 秒的语音下面,出现了沉着冷静的一行字:程小姐,发错了。

我愣了一秒,脸「腾」地变红。

似乎嫌我不够丢人,慕渊又发来一句调侃:「希望你在峡谷也这么凶。」

啊!!!!

温裕,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破绽!

我没回复。

不出意外,我们再也不会见了。

然而这个意外,第二天就来了。

我学舞蹈出身,毕业后在本市与人合伙开了间工作室,小有名气。

大清早,手里的冰美式只嘬了一半,我一脸呆滞地望着合伙人:「你说什么?」

她滑跪到我身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楠姐,我接了 A 大的单子!我去不了了!我男朋友要跟我分手……我跳不了让人高兴的舞蹈。」

「……」

我语重心长地告诉她:「A 大的单子我是不会接的,再多钱都不接!」

要死,那可是修罗场。

「他们给两万。」

除非钱多。

我放下冰美式,语气和蔼:「……时间、地点。」

下个月省篮球队比赛,我们要给 A 大当啦啦队。

经过深思熟虑,我觉得,在篮球比赛上遇见几位大佬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第二天,我带着工作室的成员,鬼鬼祟祟地出现在篮球场。

今天要考察场地,针对场地大小和中场休息时间长短来设计舞蹈。

我带好半张脸大的墨镜,加一条羊毛围巾遮住下巴,围得我妈都不认识。

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扭头,心里「咯噔」一声。

这个清秀、温和的弟弟, 不就是温裕那孽障的情债之一?

「你好程小姐,我是对接人。」他朝我伸出手,「季扬。」

这一刻,隔岸观火的吕布和他的脸无端重合。

小小年纪,却有稳坐钓鱼台的气质。看似不争不抢,但其实,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我不敢小觑他,问:「你是……在校生?」

「不,刚留校。」他盯着我打量一会儿,「程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比赛现场。」一道懒洋洋的声音横空插入,曾在比赛现场问我怎么不回家写作业的帅哥晃晃悠悠地踱步走进,他穿着一身黑色衬衣,领带松垮,一股从骨子里发出的散漫不羁。

如果我没记错,他是孤寡老人,带我拿下三杀的公孙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