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未见天明

未见天明

我老婆最漂亮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未见天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未见天明》小说主要讲述了李寂陈谨的故事,同时,李寂陈谨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主角:李寂陈谨   更新:2023-01-13 11: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寂陈谨的女频言情小说《未见天明》,由网络作家“我老婆最漂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未见天明》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未见天明》小说主要讲述了李寂陈谨的故事,同时,李寂陈谨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未见天明》精彩片段

放学铃已过去半个多小时,逗留在学校的学生逐渐减少,热闹的校园乍时冷清下来,显得空旷而孤寂。

李寂是纪检部的委员,今日轮到他值班检查各个教室的卫生情况,本来与他一起检查的还有林萌萌,但刘萌萌的妈妈已经到了校门口来接她,李寂就让她先回去。

他负责检查高二总共十五个班,附加篮球场的体育室。

认真记下每个班的情况,只差了体育室。

体育室离教学楼有很长一段距离,除了体育课外一直都是大门紧闭,正值放学,不会有人去那儿,除了值班的李寂。

若是他偷会懒,不去检查体育室也不会有人发现。

可李寂是一个做什么事情都很认真的人。

学习上是、生活上是、值日的时候也是。

两年前的中考他超常发挥,考了区第一名,金华一中给他减免三年学费,因此他才得以踏入这所大名鼎鼎的高校。

多少学生挤破头想要靠近金华一中,不仅因为它师资雄厚,更多的,是外界戏谑的二代聚集所。

能在金华一中上学的,不是成绩超群,就是财力非凡,李寂出生在普通的家庭,长这么大没有愁过吃穿,但来到金华后,才知晓人与人之间的差别究竟有多大。

幸而他所在的班级里的学生虽出身非富即贵,但都是好相处的,家教良好,并未曾因李寂普通家庭而不与他来往。

五点三十六分,李寂抵达篮球场的体育室。

做完最后的收尾工作,他就可以回家喝上母亲熬的一碗热腾腾的鸡汤。

他把记录表翻开,刷刷在表上写下体育室三个字,朝那扇紧闭的大门走去。

正值秋末,天黑得较早,而路灯还没有到亮起的时间,到处都透出一股寒意。

李寂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不知为何,他莫名有点心绪不宁。

而这种不安感随着接近体育室愈发浓厚。

耳边传来谈话声及笑声,他竖耳仔细辨别,发现声音是从体育室里传出来的。

这么晚了,谁还在体育室。

李寂又往前走了两步,这回听得更真切了,夹杂在调笑声中的,还有凄哀的求饶声,反反复复念叨着放了我,我不敢了之类的话。

上个星期班会的主题是反对校园霸凌,没想到这么快就让李寂遇上。

他生性冷淡,不爱好多管闲事,可身为纪检委员,无法做到视而不见。

略一思量,李寂悄悄绕到体育室后头的窗口,双手攀上窗沿做引体向上,借着微弱的光看清了体育室里头的光景。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跪在地上的身影,校服被扯得歪歪斜斜挂在身上,脸上都是泪水,细看还有青紫的伤口,而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个人高马大的学生,一个薅住跪地人的头发,逼迫他抬起头来。

李寂屏住呼吸,数了数,除去跪在地上的,体育室里总共还有七个人,而有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身影靠在篮球框上,隐在光影处,看不清脸。

若是此时贸然推门进去,别说阻止这场霸凌,恐怕自己也得挨一顿打——大多数在金华上学的学生并不是李寂惹得起的。

他不想惹上事。

轻手轻脚从窗沿下来,李寂挣扎再三,决定采取最能保护自己的办法,他走得远了些,听见体育室里发出哀嚎的声音,眉头紧紧皱起来,然后打开通讯录找到保安室的电话拨了出去。

“是,就在篮球场的体育室,请你们快点来吧,人快不行了。”

他故意把事态往严重了说。

几个月前有个学生被校园欺凌到从六楼跳下来后,虽然压下来了,但学校现在对这些事件很敏感,若是普通的小打小闹就当看不见,可要是闹出人命可就难以收场。

李寂焦急地躲在暗处,听着体育室里不断传出的声音,真怕人就这么没了,好在不到十分钟,就见到两个保安匆匆忙忙赶来,敲开了体育室的门。

他连忙藏好自己,等保安进去后小心翼翼地离开。

李寂走得急,等到了纪检部,才发现自己的校牌不知道落哪里去了,他翻遍了书包都没能找到,一时慌乱,怕是刚才攀着窗的时候蹭掉了。

该不该回去找?

李寂生了怯意,他怕回去撞上那帮人,再说,窗户离大门还有段距离,那些人未必会经过,抱着这样的侥幸心理,李寂刷刷在体育室的检查情况栏填上整洁二字。


金华看似处处好,但因为家大业大的学生太多,其实里头藏了不少弯弯道道,李寂读了一年多,听了不少风言风语——金华的高家子弟为所欲为,学校为了拉拢这些大股东,向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此校园欺凌层出不穷却无法得到根除。

李寂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再加上他不爱出风头,性格又比较淡然,从不掺和除了学习以外的事情,倒也过得跟普通高中生没什么两样。

只是下午所见到底给了他不少冲击力。

他希望校牌是巡楼时落在高中部,哪怕真那么不小心掉在了体育室,也不要被那些人捡到。

李寂只想安安静静度过三年的高中生活。

翌日进校门的时候,是刘萌萌值日,见他没有戴校牌,使眼色让他赶紧走,“就当昨天你替我值日的报答了。”

李寂笑了笑,径直走到高二七班。

他的座位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刚一坐下,前桌就转过身来,乞求地问,“你达标最后一道题做出来没,借我抄抄呗。”

李寂成绩好,各科都好,数学尤其好,所以遇到难题,班里的学生都会来找他借鉴。

他把达标找出来给前桌,翻箱倒柜还是没有找到自己的校牌,重重地叹了口气。

晨读过后,李寂正趴在桌上闭目养神,班里同学喊他的名字,“李寂,有人找。”

他抬起头来,有点懵地看向后门,那里站了一个他不认识的寸头男生,手上晃着他的校牌。

李寂心一紧连忙出去。

“同学,昨天在路上捡到的,李寂,是你吧?”

李寂喜出望外地接过,“是我,谢谢你啊同学。”

那男生哈的一笑,“不客气,互帮互助。”

拿回校牌,李寂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他长出一口气,幸好幸好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却是前桌疑惑地问,“十二班的王齐,你认识?”

李寂摇摇头,“不认识,他捡到我校牌了,怎么了吗?”

前桌正想说话,班主任已经走了进来让他们安静,快速道,“有时间告诉你!”

李寂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后来他再回想,若是前桌多说两句,也许他就可以避免往后发生的很多事情,但是不是这次,也会是下次。

该他的终究是他,逃不掉的终究插翅难飞。

放学铃声如常响起,原先安静的校园顿时人声鼎沸,三三两两的学生争先恐后离开,楼梯口不知道谁跑得太快,丢掉了一个蓝色的书袋。

李寂路过时,习惯性地将笔袋捡了起来,送到了失物招领处,他昨天已经值过日,今天不必再去纪检部,可以早一些回家。

五点时分,天色已然有暗下来的趋势,云层灰雾雾的,给深秋填增了几分萧瑟。

李寂跟路过认识的同学打了声招呼,按照往常回家的路线从学校后门的小巷子回家。

这条路平时没什么人走,学生大多数都有司机在正门等候,李寂不想人挤人,一般都是抄小路。

小路一如既往的凄清,他若是走得重了,还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一个人走路终究有些孤独,他从书包里找出耳机线,娴熟地戴上,按下播放键。

随机切换到一首欢快的曲子,李寂脚步也随之轻快起来,他避开小路边的小水洼,轻生哼着歌,就在快要转角处,一只有力的大掌从他背后伸来,拽住了他的校服后领。

李寂以为是哪个同学在跟他恶作剧,挣扎了一下,却没能挣扎开,他连忙转过身去看,方才还很凄清的小路不知道从哪儿窜出了七八个人,皆穿着金华的黑白相间校服,只是脸上的神情并不纯良。

耳机里的音乐还乐此不疲地播放着,李寂听不太清楚他们说话,有人拽掉了他的耳机,连带着他的手机都从口袋里冒出一个头来。

四周的声音变得真切了。

李寂皱眉地往后退两步,“你们是?”

他的目光定格在其中一个寸头的脸上,认出他是早上帮忙送校服的学生,是十二班的王齐,再往旁一看,李寂的心狠狠跳了下,他忍得这张脸,昨晚就是他在体育室攥着别人的头发。

如果到现在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李寂就太傻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逃,脚往后挪了两步,刚想拔腿就跑,却没想到身后去路也被堵了。

“想去哪儿?”

李寂被七人团团围住,脸色骤变,“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一颗红色的弹跳球猝不及防砸向他的脚边,李寂吓得连连又退了两步,背直接靠上了坚硬的墙面,弹跳球砸来的力度很大,弹了好几下才滚到一边,若是打在他身上……

他顺着弹跳球的方向望去,只见灰白墙角站着一个身量高挑的少年,校服外套解开,里头的衬衫解了两颗扣子,再往上,光影处,一张过分扎眼的脸。

少年有着极为精致的五官,乍一看,略有些女相,但他有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眼里隐含戾气,中和他了这张俊秀的脸所带来的阴柔气质,显得难以接近。

李寂在校报上见过这张脸——十二班的易鸣旭。

学校赞助商之一的独生子,据说往上数两辈沾了点红色背景,父亲如今在商界混得风生水起,可谓是政商两开花。

李寂一颗心猛地往下沉。

易鸣旭往前走了两步,打量着李寂,末了,露出个有点邪气的笑容,“昨晚是你喊的保安。”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口吻。

李寂强装镇定,“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有人附和,“你校牌都落在体育室外边了,还他妈装傻。”


他顺着弹跳球的方向望去,只见灰白墙角站着一个身量高挑的少年,校服外套解开,里头的衬衫解了两颗扣子,再往上,光影处,一张过分扎眼的脸。

少年有着极为精致的五官,乍一看,略有些女相,但他有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眼里隐含戾气,中和他了这张俊秀的脸所带来的阴柔气质,显得难以接近。

李寂在校报上见过这张脸——十二班的易鸣旭。

学校赞助商之一的独生子,据说往上数两辈沾了点红色背景,父亲如今在商界混得风生水起,可谓是政商两开花。

李寂一颗心猛地往下沉。

易鸣旭往前走了两步,打量着李寂,末了,露出个有点邪气的笑容,“昨晚是你喊的保安。”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的口吻。

李寂强装镇定,“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

有人附和,“你校牌都落在体育室外边了,还他妈装傻。”

李寂看向说话人,“学校就这么大点地方,我不小心掉在那里有什么出奇?”

“你他妈……”

易鸣旭薄薄的唇发出啧的一声,“是没什么出奇,但是你打扰了我的好事,我不高兴而已。”

李寂看出易鸣旭是这群人的话事人,也许是易鸣旭的外表实在太具有迷惑性,李寂以为他能讲点道理,遂放缓语气,“同学,我不认识你们,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如果没什么事,我能不能先走了?”

他带着一点希冀瞧着易鸣旭。

易鸣旭轻笑着,“不是吧,你真打算装傻装到底啊?”

李寂抿紧了唇。

易鸣旭往前走了两步,在外套口袋里掏出手机,当着李寂的面,念一个数字按一下手机,“159………”

他每念一个数字,李寂的表情就沉一分。

直到易鸣旭按下拨通键,直到李寂的手机在口袋里疯狂振动。

“我们旭哥早跟保安拿到你手机号码了,还搁这儿装蒜呢。”

李寂的后脚跟往下撵几分,他是真没想到保安会把他出卖。

他目光环顾一圈,口袋里的手机振个不停,提醒他此刻的处境,他暗暗咬了咬牙,在一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猛地朝一侧的空隙冲去。

只要他躲过这一回……

“靠,他还敢跑。”

“抓住他!”

李寂在人围上来之前,将肩上的书包狠狠甩了出去,书包打在其中一人的脸上,他又乘胜追击,毫无章法地乱砸着,竟也真的给自己争取了逃跑的机会。

只是没等到他的脚迈出小路,小腿上忽遭受一个重击,圆形的弹跳球毫不留情地打进他的肉里,他根本没有一点儿缓冲的时间,疼痛使得他膝部往下压,也就是这么几秒,已经有人扑上来按住他的肩膀。

几步开外的易鸣旭手里惦着弹跳球,三两步走到李寂面前,一脚直接踩上了李寂的肩膀,轻蔑道,“就这点能耐?”

李寂怒视着他,奋力挣扎起来,说到底他也是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的少年,三人压着他都有点难度。

“老实点!”

李寂低吼,“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真的是他打电话叫保安又如何,易鸣旭和这些人做的事情难道不应该阻止吗,他只是尽了一个普通人的责,难不成真要他眼睁睁看着同学被霸凌,他虽然不爱管闲事,但也做不到这么冷血。

易鸣旭狠狠地碾他的肩膀往下压,少年看着纤瘦,却有着不小的力度,直把李寂踩得直不起身子,嗤道,“你这么好心,不如你替他吧。”

“什么?”李寂不明所以。

易鸣旭又往下碾了一脚,朝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很快就有一个低着头的瘦小身影从角落出来,李寂认出这个脸上带伤的学生是昨天被欺凌的那个。

“旭、旭哥。”少年说话很小声,甚至不敢直视易鸣旭的脸。

易鸣旭把脚收回来,抬了抬下巴,“怎么,人家救了你,不跟人家说谢谢?”

少年只看了一眼李寂就别开脸。

李寂怒从心起,“你别怕他们,学校不管,保安不管,还有警察会管,”他又直视易鸣旭,“我知道你是谁,如果你不想事情闹大,现在……”

他话还没有说完,头发就被易鸣旭掌控在手中,剧透袭来,仿佛头皮都要被撕裂。

“巧了,我这人最不怕闹大事情,”易鸣旭盯着李寂因为疼痛而微微扭曲的五官,喝道,“陈武,过来。”

瘦弱的少年被踹了一脚,站到了李寂面前。

易鸣旭强迫李寂抬起头,用略带兴奋的语气说,“你扇他五个耳光,以后我不再找你麻烦。”

李寂不敢置信地瞪着易鸣旭,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陈武只是一瞬发愣,竟然眼睛发光地问,“真,真的吗?”

“真的。”易鸣旭握紧了李寂的头发,一只脚踩上李寂跪地的膝盖,笑得天真又残忍,好像在玩儿世界上最有趣的游戏。

陈武挣扎不过三秒,就站在李寂面前,他没敢看李寂的眼睛,只是低声说,“对不起。”

话落,一记轻飘飘地耳光落在李寂脸上。

李寂顿感滔天怒意,奋力挣扎起来。

易鸣旭死死压制着他,笑着说,“中午没吃饭吗?”伴随着话音落下,有力的掌狠狠扫过李寂的左脸颊,清脆的一声响,“这才叫耳光,刚刚的不算,再打。”

李寂被打得偏过头,脑袋嗡嗡地响。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武的手也落下来了。

他根本没有时间缓冲,只能被动承受着无妄之灾。

五个耳光打完,李寂的左脸颊高高肿起,嘴里能尝到淡淡的血腥味,他的耳朵更是无法听清楚声音,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

短暂的耳鸣过后,他听见易鸣旭附在他耳边带着笑声说,“我的气还没有消,今天只是开胃小菜,我们以后慢慢玩儿。”


李寂被打得偏过头,脑袋嗡嗡地响。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陈武的手也落下来了。

他根本没有时间缓冲,只能被动承受着无妄之灾。

五个耳光打完,李寂的左脸颊高高肿起,嘴里能尝到淡淡的血腥味,他的耳朵更是无法听清楚声音,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

短暂的耳鸣过后,他听见易鸣旭附在他耳边带着笑声说,“我的气还没有消,今天只是开胃小菜,我们以后慢慢玩儿。”

说罢,压着李寂的六只大手也随之离去,不知道那只脚在李寂的背上狠狠踹了下,他狼狈地往前扑去,手掌在地摩擦过,蹭掉了一层皮。

他整个人还处于一种在梦中的状态,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今日会遭受这么一回。

他只是帮助了被霸凌的同学,却反过来被霸凌,而他帮助的人,甚至成为新的霸凌者对他动手。

他抬头去看,天色已经全暗,脸颊火辣辣的疼,易鸣旭一伙人已经走远。

陈武抛下一句带着哭腔的话,“对不起,我实在是不想被他们欺负了,真的对不起。”

然后就逃也一般地离开。

李寂在原地坐了好一会,半晌,吐出一口带着血丝的口水。

太荒谬了,这未免太荒谬了。

他莫不是在做一个颠倒黑白的噩梦?

可是被扯坏的耳机和身上的痛感却提醒他,这就是现实。

李寂左脸颊红肿不堪,他回到家时,拿校服挡了下脸,不敢让父母看见,谎称头晕躲进了房,连晚饭都没敢出来吃,熬到了凌晨,等父母都睡下,才轻手轻脚泡了杯泡面当晚餐。

冰块敷在脸上缓解了火辣辣的痛感,但烙在心里的那股愤怒却越烧越旺。

他知道易鸣旭并非善类,恐怕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但凡事都要讲个道理,这件事他并没有做错,明日他就把事件上报给学校,他不求易鸣旭道歉,只想要继续安安稳稳地读书。

李寂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午后的事情,躺下来脑子却乱糟糟的,翻来覆去许久才睡着。

次日一到校,他立即去找了年纪主任。

主任是个有点地中海的中年男人,姓刘,平时总是板着张脸,罚起人来毫不手软,因此金华的大部分学生都挺怕他的。

李寂敲了敲办公室的门,刘主任向来提早到校,此刻已经在里头了,见是李寂,示意他可以进来。

办公室里其它两张桌子的老师还没有到,李寂径直走到刘主任面前,开门见山道,“刘老师,我要举报十二班的易鸣旭霸凌同学。”

刘主任本来还在看电脑屏幕,一听他的话,抬起了头,表情微变,“你把事情交代清楚。”

于是李寂将这两日的事情如实相告,末了,为了验证自己话里的真实性,特地转了下脸,让刘主任看他还没有完全消肿的左脸颊。

刘主任沉默片刻,摆手道,“我知道了,校方会处理的,你先回去上课吧。”

李寂因刘主任敷衍的话术皱眉,追问道,“怎么处理?”

刘主任不满,“这个校方自有安排,你不用过问。”

李寂还想辩驳,刘主任已经起身,走到书柜里翻找资料,见刘主任如此,他也不好再咄咄逼人,只能寄希望于校方真的会重视这件事。

一日过得都有些惴惴不安,幸而直到放学都没出什么事,但李寂悬着的心没敢放松。

他今没敢走小路,怕在路上又被拦下来,而是随着大部分学生往正门走。

正门人多,他不信易鸣旭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他做什么。

事实证明,李寂还是小看了易鸣旭。

远远就在校门口见到易鸣旭和几个跟班,易鸣旭站在马路边,修长的指娴熟地转着手机,李寂脚步顿住,隔着人群看他。

校服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个不停。

李寂没有多想,接通了,果然就听到了易鸣旭的声音,“你跟刘老头打小报告了?”

即使到处都是过往学生的谈话声,但易鸣旭说的每一个字还是准确抵达他的耳朵里,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手机外壳,尽量平静问,“刘老师找过你了?”

易鸣旭踢掉脚边一颗小石子,“是啊,警告我别再动你呢。”

李寂得知校方有在做事,悄悄松了一口气,但还没等他把那口气吐出去,又听见易鸣旭带着笑意的轻快语调,“不过我不想听他的。”

带着恶意的目光透过人群精准地射在李寂身上,有如实质,李寂回应这目光,唇抿得极紧,看来易鸣旭没打算就此了事。

“那我们没什么好聊的。”他果断挂了电话,转头就往学校里走。

前门出不了,他就走后门。

为了赶在易鸣旭之前抵达,他几乎是大步跑过去的,等到了后门,没见到易鸣旭的身影,他才敢出去。

却没想到走不出十步,突然有棍棒从拐角处挥过来,他条件反射一躲,那棍棒还是擦过他的腹部,疼得他弯下了腰。

突如其来的袭击打得李寂措手不及,痛感还没缓过去,又是一脚踹了过来,直接将他踹翻在地。

李寂知道对方是想打得他没有反击之力,很想站起来,但刚撑了下身子,又是一棍子砸在背上,他顿觉一闷,恨不得吐出一口血。

“老实点。”

两人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动弹不得,李寂痛得眼冒金星,在模糊中看见易鸣旭慢悠悠地走来,依旧在悠闲地转着手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