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纪少带崽追甜妻

纪少带崽追甜妻

白桃乌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恶人的算计,使得盛亦棠身败名裂,最终无奈之下,她只能狼狈离开。四年后,女人携女归来,发誓定要揭开当年的真相,为自己讨回公道,把害她之人踩在脚下。然而,为了女儿,她却不得不签下一纸婚约,成为那个傲娇男人有名无实的“纪太太”……

主角:盛亦棠,纪辞风   更新:2022-07-15 23: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盛亦棠,纪辞风 的女频言情小说《纪少带崽追甜妻》,由网络作家“白桃乌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恶人的算计,使得盛亦棠身败名裂,最终无奈之下,她只能狼狈离开。四年后,女人携女归来,发誓定要揭开当年的真相,为自己讨回公道,把害她之人踩在脚下。然而,为了女儿,她却不得不签下一纸婚约,成为那个傲娇男人有名无实的“纪太太”……

《纪少带崽追甜妻》精彩片段

雨夜,盛亦棠焦急走在山路上,手机里的声音断断续续。

“车站......庙......滋滋——”

“赵医生您在哪?喂?”

冰凉的雨丝渗进皮肤,盛亦棠咬了咬牙,扭头冲进雨幕。

乔爷爷病重,偏偏城里来的医生迷了路,她只好去接。

刚刚他说,庙?

村子里就只有一座破庙,距离车站不到一百米,错不了。

一豆烛光映出庙里情况,靠墙坐着一个男人,半个身子都掩在黑暗中。

盛亦棠不做他想,“时间不多了,咱们快走吧!”

却不想脚下一滑,竟跌进他怀里。

“唔......”

男人炽热的呼吸喷在颈畔,声音低哑,大掌竟然主动贴上她的腰。

盛亦棠大惊,“你干嘛赵医生!快放开我!”

她拼命挣扎,奈何那双横亘在胸前的手臂竟如铁铅般纹丝不动!

男人脸色潮红,半敛的黑眸中满是情欲,掌心的柔软碾碎了他最后一丝理智。

“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大雨和黑夜掩盖了一切,盛亦棠醒来时,庙里的蜡烛早就燃尽了。

月光透窗而来,照出女孩满是泪痕的脸。

察觉身侧那人似有要醒的迹象,盛亦棠迅速拿起衣服,冲出了破庙。

从始至终,她都未看清他的脸。

带着一身泥泞跌跌撞撞回到院子,邻居们都在。

“小棠,赵医生已经尽力了,快去见你爷爷最后一面吧!”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

“爷爷!”

冲进屋子的脚步猛地顿住,她看向门口的赵医生,觉得事情似乎哪里不对。

“你怎么会在这?!你是什么时候到的?!”

赵医生一脸莫名,“就挂了电话没多久啊,我在车站等你不来,恰好碰到了李婶,她带我来的。”

盛亦棠脑中轰地一声,死死撑着桌子才勉强站住。

不是他......

不是他!

在破庙里夺了她第一次的人,她竟然都不知道对方是谁!

“小棠,你没事吧?”

盛亦棠秉住泪,推开人便往屋里跑。

她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管这些!

床榻上,老人身形干瘪,仿佛是只被抽干了气的皮球。

“爷爷。”

乔佑淮费力掀开眼皮,强撑着一口气说完。

“棠丫,先别哭,听我说......柜子里有只保险箱,密码是我捡到你的那一天。你拿着里面的东西去榕城,找纪家老头,他会、会照顾你的......”

“我哪儿都不去!爷爷,你别抛下我!”

盛亦棠恸哭。

可床上那人,却再不能给她任何回应了。

老爷子丧事办完后,盛亦棠打开保险箱,里面竟然是一份股权持有证明。

“纪氏集团,持有股份......15%?!”

九个月后,纪家老宅。

纪夫人看着找上门来的女人,目露审视。

“你是说,当日是你以身解药救了我儿子?这个孩子是他的?”

“是。”

盛南月低着头,声音乖巧而带着一丝轻颤。

“叫什么名字,家在哪里?”

“盛南月,榕城人。”

榕城,姓盛?

纪夫人双眸微眯,“半年前曝出使用劣质装修材料,导致近千名业主甲醛中毒的盛氏实业,和你是什么关系?”

“是、是我父亲的公司。”

盛南月只觉得脸上的视线犀利犹如刀割,笼在袖子里的手指紧紧攥着,后背已经沁出冷汗。

半晌后,纪夫人终于收回了目光。

“管家,先带去验DNA。”


四年后,榕城。

“亦棠!这儿!”

市中心某家私房菜馆,白裙红发的女孩扬声招呼。

刚进门的盛亦棠一眼就瞧见了闺蜜。

“难得背着你家小祖宗偷偷约个会,你怎么这么晚才到?”

童小念给她盛了一碗汤,抱怨道,“菜都要凉啦!”

“抱歉,哄言言睡觉所以出来晚了。”

“言宝今天又去医院了?医生怎么说?”

提到女儿的病,盛亦棠眸中神色淡了下来。

当年办完乔爷爷的丧事,她意外发现自己有了身孕。

女儿乖巧可爱,她为她取名盛言。

就像是她们的相遇,虽然意外,却仍是一场盛宴。

可她却被查出来先天性肾不足。

“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肾源,言言恐怕活不到六岁。”

空气重得让人透不过气。

“要是当年那个男孩儿也能活下来就好了。”童小念喃喃。

当年亦棠怀的是龙凤胎,却在生产时遇到意外。

小镇医疗水平有限,只来得及抢救言言,哥哥却不治而亡。

盛亦棠心脏钝痛,“是我不好。”

“什么你不好,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问题!这么多年,你就没试过去找言言的爸爸?”

盛亦棠眉心僵了一瞬,旋即哂笑着摇了摇头。

那个男人的出现就像是一阵风,根本无迹可寻。

如果不是言言,她甚至怀疑那晚不过是她的梦。

童小念怒骂,“算了,男人都是狗变的,不提也罢!你这次回来,盛伯父怎么说?”

四年前,以地产发家的盛氏集团陷入质量丑闻,生死攸关之际竟然是纪家老太爷出手保了下来。

那可是坐拥万亿资产的纪家!

怎么会帮籍籍无名的盛氏?

而正在众人胡乱揣测时,亦棠的继妹盛南月,竟爆出来怀了纪家的种!

“虽然纪家还没承认她的身份,但这些年给盛氏的好处也不少。肾源的事不如你去求求盛伯父,他肯定有办法!”

盛亦棠没应声,拢在桌下的手紧了紧。

今天一早,当她鼓起勇气来到记忆中的那扇铁门,却被菲佣拦在门外。

“老爷不在家,您还是过几天再来吧。”

不在家吗?

可她分明听到了花园里熟悉的谈笑。

转身后,议论声清晰地传进耳朵。

“她就是那个走失的大小姐?这穿着打扮,跟二小姐比可差远了!”

“听说她未婚先孕,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啧啧,这种人怎么还有脸回来?”

“人家毕竟姓‘盛’,少些议论吧!”

“怕什么?这么多年老爷可是一个和她有关的字都没提过,摆明了是没把她放进眼里,你还以为这辈子她能迈进这道门不成?”

……

心脏好像箍了一圈密密的线,越收越紧。

盛家见死不救,这笔账,总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可是现在,她却连救女儿的希望都没有……

“连盛家也靠不住,那言言怎么办?”

童小念急得不行,“要是我们认识和纪家一样牛掰的大佬就好了!”

盛亦棠猛地抬起头。

纪家。

是啊,还有纪家!

当年乔爷爷去世,她连盛家都不愿回,更何况完全陌生的纪家!

可是现在,能救言言的只有他们了!


路上,盛亦棠给保姆打了电话。

“言言醒后闹着要看狗狗,我们在世纪广场呢。”

“好,我马上到。”

世纪广场,坐落于榕城CBD核心区,每年营业额以百亿计。

却也只不过是纪氏集团旗下的众多产业之一。

盛亦棠边走边想,用15%的股份去换一个肾源,纪家应该会答应吧?

脚尖似乎踢到了什么,她忙去看。

那是一款微缩模型。

“它坏了。”

模型主人是个和言言差不多大的男孩,五官生得极为漂亮,声音却嘶哑如同砂轮。

“对不起,阿姨赔你一个新的好不好?”

男孩肃着小脸拒绝,“不要,修好。”

对上那双黑漆漆的眸子,盛亦棠心头一跳,鬼使神差般伸出了手……

那是一座中式园林,造型精巧而别具匠心。

托乔爷爷的福,盛亦棠从小就对传统建筑十分熟悉,可这模型上的抄手游廊、亭榭脊兽,和她见过的、设计过的都不一样。

十分新颖别致。

“小朋友,能告诉阿姨这是在哪里买的吗?”

“买不到。”

从她出现后,男孩的目光就一直落在她的脸上。

他挺着小胸脯,骄傲道,“是我设计的。”

他设计的?!

盛亦棠震惊到无以复加。

这么精巧的设计,竟然出自四岁孩童之手?!

“你喜欢吗?”

衣襟被人握住,盛亦棠回过神,对上一双点墨般漆黑的眸子。

纪思舟看着她,语气带了丝讨好般的小心翼翼,重复道,“你喜欢吗?”

心瞬间便软得不可思议。

若是她那个早夭的孩子还在,大约也是这般聪明可爱吧。

揉了揉他的小脑瓜,盛亦棠微笑点头,“嗯,很喜欢。”

假山旁。

冷光灯将男人的身影拉得颀长,精致的轮廓上,是一双比猛兽要危险的眸子。

身后的助理战战兢兢。

所有人都知道小少爷是纪家的心肝宝贝。

却没人知道,这宝贝是个有严重自闭症的半哑巴,就连他亲妈盛小姐得到的回应也寥寥可数。

可刚刚,她竟然对着一个陌生女人说了两句话……

整整两句话!

这是,要变天了吗?

男人眯着眼睛,黑眸瞬也不瞬地盯着女人的侧脸。

“去查。”

短短两个字,却如罡风过境。

助理分毫不敢耽误,“是,纪少!”

……

女人离开后,纪思舟低头摆弄着模型,任他亲爹打量。

“说吧,为什么接近她?”

纪辞风揉着眉心。

他看得清楚,那只模型分明就是他趁机放到那女人脚下的。

他这样接近一个陌生人,到底是为了什么?

纪思舟没吭声。

事实上,他表现得就像是平时一样,外界的一切声音图像都听不到看不到,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男人却知道,他听见了。

只是他不想说,就不会对任何人开口。

纪辞风无奈叹着气,弯腰将他抱进车子。

“走吧。”他吩咐助理。

小家伙抬起头,用大眼睛无声问:去哪?

“去参加太爷爷的寿宴。”

纪辞风叮嘱道,“妈妈也会来,不许再朝她身上扔果皮了。”

出乎意料地,纪思舟居然乖巧地点了点头。

没问题。

他从来不扔重复的东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