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隐瞒的背叛

隐瞒的背叛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和老婆结婚八年,我第一次发现妻子在外面有人是在三年前的圣诞节。我偶然看到她手机里弹出来一条称呼她为宝贝的消息,随后妻子告诉我她有事要出门,而我悄悄跟在她的后面,亲眼目睹她跟一个男人进了酒店。但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直到我看到了我儿子和女儿的亲子鉴定报告。

主角:陈鹏梁燕   更新:2022-09-13 05: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鹏梁燕的其他类型小说《隐瞒的背叛》,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和老婆结婚八年,我第一次发现妻子在外面有人是在三年前的圣诞节。我偶然看到她手机里弹出来一条称呼她为宝贝的消息,随后妻子告诉我她有事要出门,而我悄悄跟在她的后面,亲眼目睹她跟一个男人进了酒店。但事情到这里还没有结束,直到我看到了我儿子和女儿的亲子鉴定报告。

《隐瞒的背叛》精彩片段

我叫陈鹏,是个自由职业者。

我和妻子结婚八年了,发现了妻子外面有人后,我并没有像其他被戴了绿帽子的人那样大吵大闹,而是感觉非常好笑。

她回家之后我还很主动的跟她调情,然后跟她亲热,我能够感受的到她的抗拒,但是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

我承认自己有些变态,但是我就喜欢这种她不知道我知道她秘密的感觉。

我跟妻子结婚已经八年了,有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女儿,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别人都很羡慕我。

可就是这样一个和谐而又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因为妻子的背叛的行为,即将变得支离破碎。

发现妻子有外遇之后,我偷偷做了亲子鉴定,发现儿子是我亲生的,女儿却不是,我一时无法接受这个残忍的真相。

我原本是一个乐观随和的人,心理抗压极强,可亲子鉴定的结果,一下子摧毁了我那颗坚韧的心。

如果在正常人看起来,我接下来应该更宠我的儿子,但恰恰相反,我更加疼爱这个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女儿。

我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她,每天跟她讲故事做游戏,送她上学放学,给她买最爱吃的汉堡。

当然,我并没有其他的想法,对她好其实是我复仇计划的一部分。

妻子叫粱燕,说实话她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她善于打扮自己,每次装扮过后也是妥妥的一个大美女。

我很喜欢她,朋友当中也不少人羡慕我,说我娶了一个端庄而又得体的女人,艳福不浅。

最初,我也这样认为,还为此沾沾自喜。

可后来我才发现,她这人不光身材好,性格还外向,很有男人缘,这就让我有点介意了。

我最怕的就是这个,可她偏偏男人缘好到爆。

妻子在我们当地一家公司做现金出纳,在我印象里她这几年总共和三个男人发生过关系,第一个是他们公司的总经理,第二个是采购经理,第三个仓库经理,总之公司的进销存系统负责人全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今天上午的时候,妻子告诉我他弟弟粱磊要来家里玩,让我送完孩子之后买些羊肉,晚上一起涮火锅吃,我点头应允。

我的岳父岳母都是中学老师知识分子,小舅子则是一个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街溜子。

他高中毕业后开始在社会上瞎混,好在老两口给他搞了一个函授大专学历,逼着考了一个教师资格证,又豁出去老脸给他安排了个小学做体育老师。

来之不易的工作小舅子非但不珍惜还惹是生非,更要命的是居然爱上了网赌,每月的工资花光不说,还欠一屁股网贷,讨债的人天天堵在学校门口,小舅子也就被开除了。

「姐夫,你知道这个网站吧,我告诉你,听我的,你给我一块钱,明天就能弄到两万!」刚推开门,小舅子就开始给我推荐起那些博彩网站。

「小磊,不是姐夫说你,这些东西能不玩就不玩了,趁你姐没回来,我还有点私房钱现在转给你,能还多少是多少吧!」说完话之后,我转给他五千块钱。

从妻子出轨之后,我对小舅子的态度也大为改观。

我变得异常和善,从不对他发脾气,还经常给他零用钱,甚至帮他还贷款,因为他也是我复仇的一枚棋子。

「姐夫,我……」粱磊显然是被我的行为感动到了,他张了张嘴似乎有些哽咽。

我摆了摆手,「小磊,我出去买羊肉了,今天晚上咱兄弟俩好好喝一杯。」

赌狗是不会上岸的,我知道这五千块钱在我买羊肉的途中他就会花光,但我心里异常痛快,我甚至能想到姐弟俩接下来因为我反目成仇打成一团的画面。



第二天是周六,妻子说公司要加班。

我在商城花了两万二给岳母买了一套按摩椅,然后又给老丈人买了两条软中华,这钱花的一点也不心疼。

岳母跟岳父都是那种传统的人,即便我有一种入赘他们家的感觉,但他们二人并没有为难歧视我。

相反,他们处处帮我,让我能够在这个城市立足,所以买这么贵重的东西有三分之一的感情是为了报答他们。

当然剩下的三分之二,是为了报复。

「小鹏,家里的电器都是你买的,你还有孩子要养,工资也不富裕,以后可不能买这些东西了!」岳母指着家里的电视机,空调,还有那套旋转餐桌,这些都是妻子出轨之后我给他们添置的。

岳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我从她的眼睛里能够看得出来,她还是满心欢喜。

我把烟递给岳父,熟练地拆开箱子,把按摩椅摆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说道:「爸,妈,您二老上课时间长了颈椎不好,这个按摩椅专门负责治疗颈椎的,钱不钱的无所谓了,我家住的房子都是您二老买的,没有您二老,我在这里都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说到这里,我略微叹了口气,尽量让自己声音哽咽,「妈,您上来试试,试试舒服吗?」

「哎!小鹏啊,你,你比小磊那个败家子可强多了!」感性的岳母被我的情绪感染,也有些泪眼婆娑。

我抬起手装作擦泪,其实是为了挡住了我冷笑的嘴角。

「姐夫,你来了啊?」小舅子经不起念叨,推门走了进来。

原本的温情被小舅子的意外出现给打破了。

岳母阴着一张脸坐在按摩椅上,一句话也不说。

至于岳父,看到梁磊后,脸色瞬间耷拉了下来,二话没说,气得直接扭过头去。

这场面,实在是太滑稽了!

「哎呦,小磊回来了啊。」我急忙招呼了一声,打破了这种尴尬的氛围。

梁磊一直在外面租房子住,这几年为了给他还贷款,岳父岳母钱的钱让他败了个底朝天,他轻易不会回家。

凭我对小舅子的了解,他这次回来,肯定有所企图!

果不其然,梁磊告诉我们,他跟一个女孩谈恋爱已经谈了半年了,现在两人准备要结婚,女孩没别的要求,就只想要一套房和一辆车。

听完梁磊的话,岳父勃然大怒,「这些年给你攒着买房的钱全让你小子败光了,你现在还有脸来跟我要钱买房买车,我拿什么给你买?」

梁磊从小娇生惯养,岳父的话让他非常不满,他扯着嗓门朝岳父喊道:「你能给我姐买房,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买?」

小舅子没大没小的,说的话又很冲,岳母听后气得扬手就想要打他。

我见状,连忙拦在前面,「妈,您别激动,小磊说得没错,他现在既然想要结婚了,肯定是准备改过自新了,您二老放心,小磊呢就是我的亲弟弟,房子和车的事,我来想办法。」

说完,我情不自禁地又笑了,因为一个异常邪恶的念头在我脑子里产生了。



我的话让梁磊顿时喜笑颜开。

「姐夫,我可就全靠你了!」他丝毫不顾及父母就在身边,直接揽住我的肩膀,「姐夫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回家之后,我就把这事开门见山地告诉了妻子,想把房子抵押出去,而抵押得来的钱给小舅子作房子的首付。

不料,我的话让妻子瞬间就怒了,「陈鹏,你平时给小磊塞钱买东西也就罢了,把咱们的房子抵押出去给他买房?亏你想得出来!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个不争气的样子,你脑子是不是让驴给踢了?」

妻子说到这里,突然哭笑不得地盯着我,「陈鹏,小磊到底是谁的弟弟?为什么你比我还要关心他?」

我抓住妻子的手,苦口婆心地解释道:「老婆,当初要不是爸妈给咱们买下房子,咱俩也不能过得这么舒坦,虽说小磊是有些不着调,可再怎么说,他也是爸妈的亲生骨肉,现在有难了,咱俩不帮谁帮?」

说完这番话,我心里不禁又冷笑了起来,但脸上却还保存着刚那种谄媚,那种低姿态的仰望。

妻子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我的话,她张张嘴,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我知道,事情已经成功一半了!

房产证上写的是我妻子自己的名字,而且还做了婚前财产公证,房子属于妻子一个人的。

所以呢,房子抵押出去和不抵押出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而抵押出去拿到钱给一个赌狗买房?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就乐开了花。

因为我知道,小舅子永远改不了他那好赌的毛病!

我闭着眼睛都能猜到这件事的结局,肯定会全部打水漂。

「那抵押得来的贷款可以给小磊付首付买房,可是抵押贷款怎么还?」妻子又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亲爱的,这件事我会跟妈好好谈一下,要么让小磊还,要么就咱跟咱妈两家一块把债务接过来。」说到这,我又拍了拍妻子的肩膀,「老婆,等小磊结了婚有人管了,就轮不到咱们操心了。」

「唉!」妻子万般无奈,叹息声中其实已经同意了我的提议。

妻子一直做现金出纳,跟银行的人也非常熟,抵押贷款根本就轮不到我出面。

而我也不想出面,毕竟签名按手印有可能会影响到我之后的征信,就小舅子那副尿性,我估摸着到时候他们全家人都得变成老赖。

办房贷那天,我开车拉着小舅子去银行。

透过妻子跟房贷专员打闹的动作以及略带暧昧的言语,让我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弄不好他们两个也有关系。

我跟小舅子要了支烟,还没点上,就突然控制不住地大笑了起来。



我越想越兴奋,回来的路上又花一千块买了两瓶白酒,今天晚上确实要好好地喝一杯。

到家之后,从小舅子沮丧的表情就已经看出,五千块又打了水漂,我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叫他帮我一起洗菜。

把孩子从学校接回来后,我又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让她下班路上注意安全。

紧接着,我精心地在餐桌上叠了一束玫瑰,盯着周围这些我最亲密但又似乎最遥远的人们,我忍不住笑了起来。

妻子埋怨我为什么要买这么贵的酒,我说小磊好不容易来一趟,都是一家人当然要隆重一些。

吃酒吃过一半,妻子接了一个电话,她告诉我闺蜜找她有事,她要出去一下,不用管她,让我们继续吃。

我当然明白妻子的小伎俩,临出门前我拉着她的胳膊,「老婆,别舍不得花钱,逛街的时候给自己多买点衣服。」

妻子走后,我打开手机,我早就在她手机里安装了定位监视软件,她每一次的开房记录我都截图保存好,因为这些都是以后我复仇用的东西。

把小舅子送走之后,我开始给女儿讲故事,把剥好皮的葡萄塞到她嘴里,跟她打闹捉迷藏,我把她宠成了公主。

我让她飞扬跋扈,目的很简单,她已经不能没有我,不过假如我跟妻子离婚,我绝不会要她,我就想让她跟着妻子,让她们母女生恨,斗个你死我活。

想到这里,我内心突然非常畅快,工作的激情瞬间增大。

对了,我靠在网上炒基金赚钱。

妻子出轨前,我会把自己赚的钱原封不动的全部都上交上去。

妻子出轨后我想过要转移财产,在咨询过律师之后发现这些都是非法的,研究了好长时间我才想到了办法。

我把自己收入的两成拿出来做家用,而剩余的那些给儿子买了一份成长型的保险,毕竟在这个家里,儿子是唯一一个跟我有血缘关系的人。

我这几年的的收入并不低,即便是两成都会有接近六千元,我告诉妻子这是我的真实收入,因为我在家几乎等同于全职爸爸的角色,妻子也并未怀疑,她做出纳也会有一些灰色收入,算起来每月也有一万左右。

我老家是农村的,父母没有任何收入,房子是岳父岳母付钱买的,两人没有房贷车贷房贷,一万六的收入在这个小县城可以说达到了小康,我们商议好每月存款六千,剩下的一万做家用。



真的,在我的报复计划里,根本就不想对这些奸夫怎么样,因为我感觉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姓宋的这个狗男人我却很反感,身体不行还出来偷人,图啥呢?难不成仅仅是变着花样地睡女人?

梁磊现在基本上已经疯了,就冲刚才那个架势,姓宋的这次估计要给自己送终了。

我拿出藏了多年的好茶闷上,然后点上一支烟。

本来我没想这么快就启动复仇的,可梁磊这个败家玩意儿败家速度也太快了,没办法,这是逼我要快点行动。

我打开电脑进入网盘,妻子每一次出轨我都会做一个文件夹,文件夹里面包括文档,相册还有视频。文档我会记录我妻子和哪个男人去的哪个宾馆哪个房间,在里面待了多久几点离开,而这些都会有我的照片以及视频佐证。

每个文件夹里都会有一张特殊的照片,那就是我和女儿睿睿的亲子鉴定报告单。

我盯着右下角的统计,共计二十七个文件夹。

三年时间里,妻子出轨被我发现了二十七次,隐藏的次数我不得而知,这样一算,她出轨的频率并不低。

我把所有的东西做成一个压缩文件,还把几个视频着重摘了出来,然后做了网盘分享。

我并没有立即发送出去,我想等到明日凌晨再发布,发布的对象是我跟妻子同在的家族成员群,还有我们的共同好友。

当然,我更希望发给那些奸夫的妻子,可苦于没有联系方式,这点暂时做不到,只能再等合适的契机了。

好茶不过三,我略做喘息,就直奔岳父家。

我有岳父岳母家的钥匙,这个时间他们还没有回来,我瘫坐在沙发与茶几之间的过道里,把略微结痂的伤口重新恢复新鲜,让血再次流出来。

接着我打开手机所有的应用启动耗电模式,电量很快消耗掉,自动关机了。

楼梯里传开了蹒跚的脚步声,随后是老两口的交谈,他们好像是在说梁磊这次谈婚论嫁了,能不能改掉之前的毛病等等。

钥匙插入的声音让我突然有些后悔,我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在报复这件事上,我觉得自己过于阴暗了,甚至有点疯狂。

正当我内心开始摇摆之时,我又听到岳母说,多亏梁燕嫁了个好老公,这话无形地刺激了我,我又坚定了自己的报复计划。



岳父葬礼那天,小舅子因为故意伤人罪正在被公诉开庭。

梁燕在在灵房里嚎啕大哭,我闺女睿睿则大闹灵台,还打翻了供桌。

岳母搂着我儿子,泪似乎已经快哭干了,她像傻了一般,两眼无神地盯着天花板。

这情景是那么的真实,又是那么的残酷。

我混在吊唁的人群里,再也忍受不了这种精神以及心灵上的谴责,我冲进灵堂里,用尽全力拿头撞击着地面,嚎啕大哭起来。

人都已经死了,还谈及什么恨与不恨?

我突然感觉这一切荒诞无比,身为罪魁祸首的我似乎才最应该是成为骨灰盒里的那个人。

按照计划,我只是想报复下妻子,结果没想到事态会发展成这样,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岳父对我那么好,对我比对他亲儿子还要亲,而我却间接地害死了他。

我就是个疯子,更是一个罪人!

我瞥了一眼妻子,显然,我的突然出现让她似乎有些惊慌。

而我刚才的表现则稳定了她的心神,她心里清楚,我已经原谅了这一切。

红白理事会的负责人给我戴好黑纱,穿好孝服,示意我跪在妻子旁边,我连拖带爬地过去,跟妻子并排跪好。

我鬼使神差地去拉妻子的手,她略做抗拒,又顺从地握在了一起。

吊唁的人开始逐一行礼。

我看到了排在后面的一对夫妻,那男的正是我妻子的领导。

我心里有些犯恶心,快到他时我便躲到一旁抽烟,斜着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家属答谢!」

妻子的领导揽着妻子的肩,在一旁安慰道:「梁燕,要振作起来,坚强起来!」

我冷笑了一声,骂道:「畜生!」

但妻子的领导随即把手划到我女儿的脸上,他笑眯眯地捏了捏睿睿的脸。

领导的举动让妻子的脸上露出了我从未见过的那种祥和,那种侵入骨髓里的爱意。

我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是他们三人在我眼里的第一次同框,这一幕对我的冲击力太大了,直接摧毁了我内心的最后那道防线。

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睿睿那么可爱,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有一张圆圆的肉脸,笑起来很迷人,也特别治愈,明明是我的贴心小棉袄才对,可为什么偏偏是那个畜生的?



「姐夫,你怎么了?」梁磊被我的样子吓到了,诧异地看着我。

我连忙收起笑容,不过说心里话,我打心眼里就是高兴。「没事儿,姐夫就是高兴,就是高兴。」

见小舅子还是不明所以,为了掩饰我脸上的那种兴奋,我连忙找了个理由。「我想着房子的事给你解决了,剩下的就是车了,车子问题好解决,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给你买一辆。」

「谢谢姐夫,你对我太好了,我能有你这样的姐夫,真是三生有幸。」

我心中一阵窃喜,拍了下他的肩膀。「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就客气了,以后你给我争点气就行了,爸妈年纪大了,别让他们再操心了。」

「放心吧,姐夫,我一定洗心革面。」梁磊笑着说道,内心却打着他的如意算盘。

我看着小舅子那得意的神情,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只是我们笑的原因不同,毕竟都各怀心思。

「小磊,贷款总共三十年,每月还两千七,你可得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贷款还不上房子可就收回去了!」小舅子签完字之后,妻子一脸庄重地敲打他道。

「知道了,姐,你怎么跟咱妈一样磨磨唧唧的。」梁磊有些不耐烦地把购房合同塞进包里。

妻子无奈地摇摇头,又盯向我,「陈鹏,你先回去接孩子,我跟宋经理还有点公司上的业务要聊。」

说到宋经理的时候,妻子暧昧地将头发拢到耳后,那个动作撩得宋经理心里直痒痒。

看到这里,我已经心知肚明,这两人八九不离十,有不正当的关系。

我赶紧拉住宋经理的手,这个时候,我突然觉得我们两个人是一个战壕的战友。

「宋经理,梁燕公司的事可就拜托您了,您可得多上点心,尽可能地多帮帮她,免得她回公司被老板骂,拜托了哈!」说完,我轻轻地婆娑了一下宋经理的手背,同时我看到了宋经理眼神中的窃喜。

哈哈,这种能看透别人心思的快乐,我真是太喜欢了!

回去的路上我告诉梁磊,如果贷款真的还不上了,就打电话给我,我来帮他想办法。

小舅子感激得不行,「姐夫,你真是我的再生父母,等我以后发达了,肯定好好报答你。」

「好,那我等着,等着你发达的那一天!」

妻子回来的时候,她嘴唇上口红的色号都变了,我无暇关注这些,而是把她回来的时间点记在自己的证据簿上,这以后可有大用处。

在床上妻子居然很主动,着实有点出乎我的意料。

刚从外面偷了回来,还这么主动,不是心虚是什么,是害怕我发现破绽?

「陈鹏,你说小磊到底能不能改掉他的那些坏毛病?」

面对妻子的主动,我显得有些抗拒。我借口腰疼,终止了她的狂热。「你要相信小磊,浪子回头金不换,小磊都发誓了,再说了现在有女朋友管着他,绝对没问题。」

「但愿如此,希望从今往后,我这弟弟能彻底让我省心。」

「会的,好了,累了吧,快睡吧。」

妻子见我实在没那意思,正好收起那种因为愧疚而要弥补我的念头,翻过身去睡了。

我扭头看了下妻子,忍不住诡异一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