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绝对替身

绝对替身

佚名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傅凌坤甩了我,选了我妹妹时,我以为我会哭会痛会闹,可我终究什么都没做,拿着大笔的分手费走人。自始至终,我都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替的是妹妹沈洛。我干的是替身的活,赚的是男人的钱,钱不能丢,心更不能丢。傅凌坤重新找上我时,我微笑拒绝:不好意思,档期太满不接单。

主角:楚笑傅凌坤沈洛   更新:2022-09-10 2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笑傅凌坤沈洛的其他类型小说《绝对替身》,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傅凌坤甩了我,选了我妹妹时,我以为我会哭会痛会闹,可我终究什么都没做,拿着大笔的分手费走人。自始至终,我都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替的是妹妹沈洛。我干的是替身的活,赚的是男人的钱,钱不能丢,心更不能丢。傅凌坤重新找上我时,我微笑拒绝:不好意思,档期太满不接单。

《绝对替身》精彩片段

傅凌坤离开当天,我从替身变成富婆。

我脱下素色裙子,卸掉脸上的淡妆,将衣柜里纯情的衣服全部扔掉。

那都是傅凌坤买回来的,是沈洛的风格,不是我的。

我穿起大红短裙,出门把头发染成棕色,烫成复古大波浪,在唇上点出一抹殷红。

这才是我,楚笑。

我买了一堆我喜欢的衣服鞋子回来,带着购物的愉快回到傅凌坤赠送给我的别墅门口。

我这人成长坎坷,注定没心没肺、薄情冷血。

也许一时会动心,但却不会放任自己沉溺情爱。

只因我没这个资本。

现在我只想过好日子,比沈洛更好的日子。

想让我妈过好日子,比沈洛的妈更好的日子。

刚接近傅凌坤时,我想得很清楚,我要的不是傅凌坤的人。

我要他不菲的分手费。

至于中间的偶尔心动,就权当是感冒一场。

我下了跑车,正要回家,一个人影猛地窜到我的面前。

我一看,是沈洛。

她冷着脸:「你跟傅凌坤要了多少分手费?」

我挑眉:「多得你想象不到呢。毕竟我服务好,金主很满意。」

沈洛鄙夷地冷笑:「服务再好又有什么用,你不过就是只讨饭的鸡,看着傅凌坤疼爱我,然后自己躲在角落哭。」

我被她逗笑了:「沈洛,你真以为我像你那么放不下傅凌坤呢?」

我凑近沈洛,缓缓道:「从头到尾,我从未爱过他,我只爱他的钱。你得到他的人,我分走他的钱,我们是双赢,你觉得呢?」

我知道我是在睁眼说瞎话,可我怎会在她面前示弱。

沈洛难得没说话。

她一个劲看着我身后。

我觉得不对。

身后有股寒意。

我一回头,傅凌坤站在我身后。

面沉如水。

我怎么忘了,沈洛挑衅我,必然是要让傅凌坤看的。吃一次亏不够,怎么又吃一次。

沈洛朝傅凌坤跑去,小碎步看着十分柔弱:「凌坤,你怎么追来了,我只是想找笑笑姐讲和的,你干嘛不放心?」

傅凌坤将她搂在怀里,动作温柔,眼睛却依旧盯着我:「楚笑,你好样的。」

我咬唇强笑:「多谢傅总夸奖,傅总进来喝杯茶?」

他冷哼一声:「不了,恶心。」

他搂着沈洛,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出了会儿神,默默转身回家。

当夜,我把我妈从老破旧小区接到了别墅里居住。

安顿好我妈,夙愿达成一半,我安心回房睡觉。

床很大,身边很空,没有怀抱可以取暖。

我自幼怕寒,很多个夜晚,都是缩在傅凌坤怀中才能入睡的。

此刻我觉得冷。

我没有我以为那么善忘。


我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一醒来,我来到书房,指尖拂过书桌,静静发呆。

曾经很多个夜里,傅凌坤在这里处理公务,而我为他泡杯茶,坐在一边陪他。

我是个合格的情人,沈洛会做的事我做,她不会做的事我也做。

比如,在傅凌坤做各种决定的时候,好奇地问问题。

比如,把他所有的投资决策记得死死的。

比如,他最近比较看好的创业公司的名字,我在梦里都能倒背如流。

这几年,我把他的投资思维、商业经验,完完全全拷贝了下来。

我是他最好的徒弟。

手又拂过他的茶杯,我给自己泡了杯茶,学着傅凌坤的样子,坐在书桌后面。

傅凌坤很大方,他给我的分手费,足够我去投资了。

他带我参加过的应酬不少,留给我不少人脉。

我在书房喝完茶,然后起身洗漱,换上裙子和高跟鞋,打了几个电话,出门见人。

我在他跟前装了一年沈洛的平替版,等的就是这一天。

我开始往上爬的这一天。

其实从我妈和我离开沈家那天起,我就知道,做老婆不如做老板。

起码老板不会被裁员,老婆却随时有可能下岗。

一开始接近傅凌坤时,我就不只想做情人。

我想做傅凌坤。

接下来的几天,我日夜忙得不着家,有时也会被迫应酬。

我在傅凌坤面前从不喝酒,可现在却穿着最性感的衣裙,喝着最烈的酒,与各色老板周旋。

他们知道我被傅凌坤抛弃后,都愣了愣,随后看看我白皙的皮肤,同情地拍我的胳膊手背大腿。

我无所谓,只要先打进这个圈子,我不怕付出什么代价。

所谓的自尊,都要在强大后才有资格谈论。

只是大家好歹都是体面人,除了各种暗示和留电话,也没什么过激举动。

除了这一次,我遇上个老不修,一个劲灌我酒,将我拉去其他包厢动手动脚。

我浑身无力,极度怀疑酒里被下了药,咬破下唇让自己意识清醒,胡乱拨出号码找人求救。

几分钟后,夜店老板带着保安赶来,拉开那老不修,将我扶出包厢。

半小时后,傅凌坤出现在我面前,带着一身寒气,瞪着我露在外面的一身雪白。

最危险的时候,我唯一能记得的,是他的号码。

看到他站在我面前,我松了口气,朝他勉强一笑,便任由自己睡去。

等我再醒来,人已躺在酒店。

我听到傅凌坤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洛洛先睡,我处理完事情就回去。」

声音是我从没见识过的温柔。

心里还是有些酸楚的。

当初男欢女爱之际,也曾意乱情迷,希望他那双眸子里只有我一人。

也曾撒娇想跟他要个承诺,只是在他皱眉的第一秒,我便笑着勾住他的脖子,从此绝口不提。

我叹了口气,等他打完电话,走到我面前。

他抬手扔给我一件长裙,吊牌也没拆,不知他连夜从哪弄的。

裙子从头包到脚,是纯洁的白色。

「楚笑,看你像什么样子。」他居高临下看着我那缩到大腿的贴身红裙:「自甘下贱。」

我刚扬起的笑容慢慢凝滞。

他扬扬下巴:「就那么爱钱?我给的还不够你花,还得出去陪酒?」

我垂下眼,下床穿鞋,站在他的面前,扯出一抹皮笑肉不笑:「傅总说对了,我就是下贱,不然怎么能甘心情愿给人做替身。」

「你说什么?」傅凌坤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我昂起头,第一次没有对他笑脸相迎:「傅总,我再下贱,你也睡了一年。我再下贱,也没有劈腿旧爱。我再下贱,我也是个婚生女,没去抢别人爸爸。」

傅凌坤厉色更甚。

我咬牙冷笑:「傅总没穷过,大概不知道穷人永远都怕钱不够。您有点何不食肉糜。如果傅总真关心我,倒不如回去问问您的心上人,为什么会出生,为什么会害得我从大小姐变成穷鬼,为什么抢走我的男人还要告诉我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傅凌坤面色松动了一瞬。

大概是他从没见过我流泪,震惊了一瞬。

我抹了把泪,自己也震惊了一瞬。

我以为我只想往高处爬这一件事,以为这么多年磨难下来,我早已摒弃正常人的一切情绪,以为伤心、开心、爱恋、嫉妒,这些感情离我很遥远。

可我从没想到,我心里有这么多不甘,这么多不平。

我一把推开他,踉踉跄跄跑出去,叫了辆车回家,路上眼泪又止不住流下来。

曾经我也是被疼宠的小公主。

后来却沦落为私生女的替身,沦落为被人肆意猥亵的玩物。

凭什么。

我不服。


那天过后,傅凌坤再没联系我。

但之前谈的投资,都异常顺利,还有几个不错的公司主动找上门来。

出去应酬,也没有人再对我动手动脚,十分客气。

唯一的可能是傅凌坤替我打过招呼。

这些好意我照单全收。

我这人穷怕了,特别善于利用。

只要能让我往上爬的资源,哪怕来自前金主,我也欣然接受。

事情突然开始一帆风顺,我也有了余裕,便去报了 MBA 课,边学习边扩充人脉。

我还注册了公司,慢慢招兵买马。

跟人要花戴,终究不如自己买花戴。

我好学,脑子活,韧性强,还擅长人际关系,慢慢在圈子里也有了一锥之地,有些圈子里的酒会,也开始邀请我去。

就如这次,某位大佬过生日,我与他儿子是 MBA 同学,也收到了邀请。

我到的时候,发现我爸也在邀请之列。

想来也正常,我爸好歹也算个成功商人,在这个城市有点头脸的人物。

大家都知道他名利双收,却没人知道他一穷二白靠我外公起家,也没人知道他骗光了外公留给我妈的钱以后,把小三和私生女接回家,将我们一脚踢出家门。

他连我都不认,只因我妈离婚后让我随母姓,不再姓沈。

他觉得我答应我妈改姓,就是大逆不道,是跟他决裂。

从那以后,我和我妈什么穷日子都过过。

曾经连电费都二十块二十块的交。

也曾经深夜提着根棍子在乱象丛生的城郊结合部走回家,只为省几十块的出租车钱。

现在我站在他不远处,看着他与傅凌坤一左一右疼宠沈洛,突然有点想笑。

这世界上的事,有时候真没道理可讲。

世人传颂的爱情,从来都不是从一而终,而是能者居上。

很没有性价比。

我收回视线,准备换个地方去交际。

可惜我刚抬脚,就被沈洛看到了。

她脆生生唤我:「笑笑姐!」

我想装听不见都不行,她跑上来挽我胳膊:「怎么看到爸爸都不打招呼!一家人没有隔夜仇,你还在生气吗?」

然后不由分说把我拉到我爸跟前。

我爸重重哼了一声,满眼厌弃。

他瞪着我:「你跑到这儿穿成这样,是又想勾引凌坤?」

我笑得娇媚,看了傅凌坤一眼:「你觉得是么?」

傅凌坤打量着我紧身的小礼服,双眸幽深不说话。

我爸又训我:「你从哪学的这些狐狸精手段?你妈怎么教你的!」

我挑眉:「我跟你现任老婆学的啊,毕竟她就是靠这个把我赶出去的,我得好好学呢!」

沈洛的脸涨红了:「楚笑,你怎么能骂长辈呢!而且我妈和爸爸是因为爱结合的!」

我被逗得不行,低头道:「结合?是野合吧。」

「楚笑!」

「啪!」

傅凌坤的警告声和响亮的巴掌声同时响起。

我爸狠狠抽了我一耳光。抽在我耳朵上,耳朵嗡嗡直响。

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所有人都面露诧异,只有我正对面一个高挑的男人,举着酒杯,兴味浓厚。

他的眼神刺激了我。

我不喜欢让任何人看到我的狼狈。

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能爬到高处,把被父亲抛弃的屈辱忘记,把丢掉的尊严捡起来。

可我已经这么努力了,却还是被打,被当猴看。

「沈成明,你算老几,凭什么打我。」

我捂着耳朵揉了揉,狠狠推了我爸一把。

「凭我是你爸!」他怒气丛生,又扬起了手。

可没等打下来,傅凌坤握住了他的手腕。

傅凌坤面无表情看了我爸一眼。

我爸慢慢把手放了下来。

沈洛在一旁看看傅凌坤,又看看我,扯了扯傅凌坤衣角:「凌坤,你放开我爸,你力气大,我爸岁数大了疼不得。」

我捂着还在嗡嗡响的耳朵,又被逗笑了。

傅凌坤伸手抓住我,拉着我大步往洗手间走。

我莫名其妙被他拉着走,经过那个带笑的高个男人时,甚至还听到他跟我打招呼:「嗨。」

我顾不得理他。

我被傅凌坤拉得脚步踉跄。

到了洗手间门口,傅凌坤才放开我,摸摸我的脸:「疼吗?」

我一阵委屈,闭了闭眼,让眼泪回去。

傅凌坤注视着我上挑的眼线,眼神更深了些,低声道:「是你先骂了洛洛的妈妈,你做得不对。一会儿回去给洛洛道个歉,我开车送你回去。」

我猛地睁开眼。

我都怀疑是我幻听。

「傅凌坤,你脑子坏了!」我出离愤怒。

我甩开他的手:「你凭什么让我道歉?你是我的谁?不过是前任金主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傅凌坤眯起了眼:「楚笑,你说什么?」

「我说你不过是我的前任金主,咱俩已经银货两讫,你凭什么让我道歉?你懂什么你就来充和事佬?!」

我今天格外暴躁。

傅凌坤让我跟沈洛道歉。

呵。

我之前还想象过,也许傅凌坤心里也有我那么一丝影子。

现在觉得是我犯贱。

人要是抱着不切实际的希望,看不清自己分量时,就总是犯贱。

傅凌坤握住我的手腕,疼得我直冒冷汗。

他的眼神很危险。我知道他真的动怒了。

他面色平静,眼眸幽深,看着我问:「楚笑,只有金主能让你听话是吗?」

我赌气不说话。

他又贴近我,俯身看我,与我鼻尖相抵:「你开个价。」

我:「???」

我怀疑我听错了。

「你再说一遍?」

我诧异地问。

傅凌坤缓缓说道:「你开个价。我重新包你。」


傅凌坤甩了我,选了我妹妹时,我以为我会哭会痛会闹,可我终究什么都没做,拿着大笔的分手费走人。

自始至终,我都知道,自己只是个替身——替的是妹妹沈洛。

我干的是替身的活,赚的是男人的钱,钱不能丢,心更不能丢。

傅凌坤重新找上我时,我微笑拒绝:不好意思,档期太满不接单。

沈洛说我是个嚣张的情妇。

她小脸气得通红,站在我对面,与我一模一样的长发垂肩,素色长裙,唯一的不同是,她楚楚可怜,我气焰嚣张。

沈洛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楚笑,我就出国一年,你就把傅凌坤勾引走了?!你要不要脸!」

我双臂环抱,朝她挑眉:「脸是什么,能吃吗?」

她气得浑身发抖,眼含泪花:「你真以为你赢了?你信不信,傅凌坤爱的还是我?你就是个替身还不自知!」

我猛地抱紧胳膊,面上却笑得不屑:「爱不爱的不知道,反正傅凌坤每晚都得睡我,还不止一次。」

我扬起下巴,给她看我脖子上的红痕:「前几天的刚下去,这又种上了。要不是我措施做得好,现在你都能看到你小外甥了。」

沈洛眼泪滚滚而下,指着我发抖:「楚笑,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怎么会跟我是同一个父亲?!」

我低下头,冷笑。

我也想不通,我们怎么会是同一个父亲。

但我还是有礼貌地回答她:「大概是因为你妈跟我一样不要脸,插足婚姻抢人丈夫,才有了你这么个私生女?」

「你!」沈洛涨红了脸,像被踩了尾巴的猫,抬手便打了我一巴掌。

我摸摸脸,朝她挑眉,反手就是一耳光甩在她脸上。

她自幼锦衣玉食,我却什么罪都遭过,我们的力气不可同日而语。

沈洛的脸顿时红肿起来,眼泪跟断线珠子一样往下掉,惊吓得倒退两步。

我拿出手机,打算叫保安赶她出去。

谁知她突然眼睛一亮,捂着脸便朝门口跑去,边跑边叫:「凌坤,我好害怕!」

我心一沉,转头看去,就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立在门口,满身寒气,面沉如水。

是傅凌坤回来了。

他将沈洛拥进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她的背安抚她。动作温柔至极。

沈洛在他怀里朝我挑衅地笑。

我心拔凉。

看傅凌坤的动作我便知道,我这仗还没打就输了。

也是,我只是沈洛和傅凌坤赌气分手出国时的替身,不过托了与她长得相似的福。

而且还是我趁虚而入、主动献身的。

一个替身,怎么还妄想取代正主。


可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我笑着朝他走去,想去接他的公文包:「凌坤,你回来了?」

傅凌坤静静地看着我,面色不善,十分陌生。

明明昨晚我们还深夜欢爱,早上我帮他系好领带,送他出门。

但此刻,他与沈洛抱在一起,显得我像是入侵者一般。

我那点渺小的希望不断下沉。

沈洛在他怀里哭得委屈:「凌坤,我好后悔出国,如果不出国我就不会失去你了......」

傅凌坤低头看她,满眼温柔,摸摸沈洛的头发。

他摸一下,我的希望少一分。

一直等到沈洛停止抽噎,傅凌坤才抬眼,无波无澜地看着我,口中问的却是沈洛:「楚笑欺负你了?」

我咬咬牙,什么都没说。

沈洛哽咽着道:「笑笑姐她就是脾气急,其实我没别的意思,我今天贸然来找你,笑笑姐生气也是应该的......」

说得十分可怜。

我垂下眼,一言不发。

傅凌坤的神情已说明一切。

我怎么辩驳都是白搭。替身没有辩驳的资格。

我知我输了。

就像我妈输给她妈一样。很彻底。

傅凌坤朝我眯起眼,眉头紧拧:「楚笑,你来的第一天,我就教你要认清自己,要识相识趣。」

我咬了咬唇,自嘲地笑,朝傅凌坤摊摊手:「傅总,我识相得很,这场戏你们演,我退出。」

傅凌坤顿了一下,不说话。

我低了低头,调整表情,扯出一个笑容:「傅总晚些时候给我打电话,我们谈谈分手的事吧。」

说完,我不等他回答,大步走出了别墅。

不管心里多乱,但我的大脑不乱。

我知道此刻懂事一些,放弃得干脆一些,以傅凌坤的个性,分手费也会给得大方一些。

我就是这么市侩,人丢了,钱不能再丢掉。



她一个劲看着我身后。

我觉得不对。

身后有股寒意。

我一回头,傅凌坤站在我身后。

面沉如水。

我怎么忘了,沈洛挑衅我,必然是要让傅凌坤看的。吃一次亏不够,怎么又吃一次。

沈洛朝傅凌坤跑去,小碎步看着十分柔弱:「凌坤,你怎么追来了,我只是想找笑笑姐讲和的,你干嘛不放心?」

傅凌坤将她搂在怀里,动作温柔,眼睛却依旧盯着我:「楚笑,你好样的。」

我咬唇强笑:「多谢傅总夸奖,傅总进来喝杯茶?」

他冷哼一声:「不了,恶心。」

他搂着沈洛,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出了会儿神,默默转身回家。

当夜,我把我妈从老破旧小区接到了别墅里居住。

安顿好我妈,夙愿达成一半,我安心回房睡觉。

床很大,身边很空,没有怀抱可以取暖。

我自幼怕寒,很多个夜晚,都是缩在傅凌坤怀中才能入睡的。

此刻我觉得冷。

我没有我以为那么善忘。

我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一醒来,我来到书房,指尖拂过书桌,静静发呆。

曾经很多个夜里,傅凌坤在这里处理公务,而我为他泡杯茶,坐在一边陪他。

我是个合格的情人,沈洛会做的事我做,她不会做的事我也做。

比如,在傅凌坤做各种决定的时候,好奇地问问题。

比如,把他所有的投资决策记得死死的。

比如,他最近比较看好的创业公司的名字,我在梦里都能倒背如流。

这几年,我把他的投资思维、商业经验,完完全全拷贝了下来。

我是他最好的徒弟。

手又拂过他的茶杯,我给自己泡了杯茶,学着傅凌坤的样子,坐在书桌后面。

傅凌坤很大方,他给我的分手费,足够我去投资了。

他带我参加过的应酬不少,留给我不少人脉。

我在书房喝完茶,然后起身洗漱,换上裙子和高跟鞋,打了几个电话,出门见人。

我在他跟前装了一年沈洛的平替版,等的就是这一天。

我开始往上爬的这一天。

其实从我妈和我离开沈家那天起,我就知道,做老婆不如做老板。

起码老板不会被裁员,老婆却随时有可能下岗。

一开始接近傅凌坤时,我就不只想做情人。

我想做傅凌坤。

接下来的几天,我日夜忙得不着家,有时也会被迫应酬。

我在傅凌坤面前从不喝酒,可现在却穿着最性感的衣裙,喝着最烈的酒,与各色老板周旋。

他们知道我被傅凌坤抛弃后,都愣了愣,随后看看我白皙的皮肤,同情地拍我的胳膊手背大腿。

我无所谓,只要先打进这个圈子,我不怕付出什么代价。

所谓的自尊,都要在强大后才有资格谈论。

只是大家好歹都是体面人,除了各种暗示和留电话,也没什么过激举动。

除了这一次,我遇上个老不修,一个劲灌我酒,将我拉去其他包厢动手动脚。

我浑身无力,极度怀疑酒里被下了药,咬破下唇让自己意识清醒,胡乱拨出号码找人求救。

几分钟后,夜店老板带着保安赶来,拉开那老不修,将我扶出包厢。

半小时后,傅凌坤出现在我面前,带着一身寒气,瞪着我露在外面的一身雪白。

最危险的时候,我唯一能记得的,是他的号码。

看到他站在我面前,我松了口气,朝他勉强一笑,便任由自己睡去。

等我再醒来,人已躺在酒店。

我听到傅凌坤的声音从浴室传来:「洛洛先睡,我处理完事情就回去。」

声音是我从没见识过的温柔。

心里还是有些酸楚的。

当初男欢女爱之际,也曾意乱情迷,希望他那双眸子里只有我一人。



也曾撒娇想跟他要个承诺,只是在他皱眉的第一秒,我便笑着勾住他的脖子,从此绝口不提。

我叹了口气,等他打完电话,走到我面前。

他抬手扔给我一件长裙,吊牌也没拆,不知他连夜从哪弄的。

裙子从头包到脚,是纯洁的白色。

「楚笑,看你像什么样子。」他居高临下看着我那缩到大腿的贴身红裙:「自甘下贱。」

我刚扬起的笑容慢慢凝滞。

他扬扬下巴:「就那么爱钱?我给的还不够你花,还得出去陪酒?」

我垂下眼,下床穿鞋,站在他的面前,扯出一抹皮笑肉不笑:「傅总说对了,我就是下贱,不然怎么能甘心情愿给人做替身。」

「你说什么?」傅凌坤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我昂起头,第一次没有对他笑脸相迎:「傅总,我再下贱,你也睡了一年。我再下贱,也没有劈腿旧爱。我再下贱,我也是个婚生女,没去抢别人爸爸。」

傅凌坤厉色更甚。

我咬牙冷笑:「傅总没穷过,大概不知道穷人永远都怕钱不够。您有点何不食肉糜。如果傅总真关心我,倒不如回去问问您的心上人,为什么会出生,为什么会害得我从大小姐变成穷鬼,为什么抢走我的男人还要告诉我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傅凌坤面色松动了一瞬。

大概是他从没见过我流泪,震惊了一瞬。

我抹了把泪,自己也震惊了一瞬。

我以为我只想往高处爬这一件事,以为这么多年磨难下来,我早已摒弃正常人的一切情绪,以为伤心、开心、爱恋、嫉妒,这些感情离我很遥远。

可我从没想到,我心里有这么多不甘,这么多不平。

我一把推开他,踉踉跄跄跑出去,叫了辆车回家,路上眼泪又止不住流下来。

曾经我也是被疼宠的小公主。

后来却沦落为私生女的替身,沦落为被人肆意猥亵的玩物。

凭什么。

我不服。

那天过后,傅凌坤再没联系我。

但之前谈的投资,都异常顺利,还有几个不错的公司主动找上门来。

出去应酬,也没有人再对我动手动脚,十分客气。

唯一的可能是傅凌坤替我打过招呼。

这些好意我照单全收。

我这人穷怕了,特别善于利用。

只要能让我往上爬的资源,哪怕来自前金主,我也欣然接受。

事情突然开始一帆风顺,我也有了余裕,便去报了 MBA 课,边学习边扩充人脉。

我还注册了公司,慢慢招兵买马。

跟人要花戴,终究不如自己买花戴。

我好学,脑子活,韧性强,还擅长人际关系,慢慢在圈子里也有了一锥之地,有些圈子里的酒会,也开始邀请我去。

就如这次,某位大佬过生日,我与他儿子是 MBA 同学,也收到了邀请。

我到的时候,发现我爸也在邀请之列。

想来也正常,我爸好歹也算个成功商人,在这个城市有点头脸的人物。

大家都知道他名利双收,却没人知道他一穷二白靠我外公起家,也没人知道他骗光了外公留给我妈的钱以后,把小三和私生女接回家,将我们一脚踢出家门。

他连我都不认,只因我妈离婚后让我随母姓,不再姓沈。

他觉得我答应我妈改姓,就是大逆不道,是跟他决裂。

从那以后,我和我妈什么穷日子都过过。

曾经连电费都二十块二十块的交。

也曾经深夜提着根棍子在乱象丛生的城郊结合部走回家,只为省几十块的出租车钱。

现在我站在他不远处,看着他与傅凌坤一左一右疼宠沈洛,突然有点想笑。

这世界上的事,有时候真没道理可讲。

世人传颂的爱情,从来都不是从一而终,而是能者居上。

很没有性价比。

我收回视线,准备换个地方去交际。

可惜我刚抬脚,就被沈洛看到了。

她脆生生唤我:「笑笑姐!」

我想装听不见都不行,她跑上来挽我胳膊:「怎么看到爸爸都不打招呼!一家人没有隔夜仇,你还在生气吗?」

然后不由分说把我拉到我爸跟前。

我爸重重哼了一声,满眼厌弃。

他瞪着我:「你跑到这儿穿成这样,是又想勾引凌坤?」

我笑得娇媚,看了傅凌坤一眼:「你觉得是么?」

傅凌坤打量着我紧身的小礼服,双眸幽深不说话。

我爸又训我:「你从哪学的这些狐狸精手段?你妈怎么教你的!」

我挑眉:「我跟你现任老婆学的啊,毕竟她就是靠这个把我赶出去的,我得好好学呢!」

沈洛的脸涨红了:「楚笑,你怎么能骂长辈呢!而且我妈和爸爸是因为爱结合的!」

我被逗得不行,低头道:「结合?是野合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