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王海霞苏梓涵小说

王海霞苏梓涵小说

苏梓涵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印象里王婶确实是跛脚的,难道就是这次受伤没治好??到医院的时候王妈妈一分钱没带,万幸1990年的医院不贵,我还能垫付上钱。医生说只是骨裂,把她右腿包成了个粽子,等麻药一过就用三轮车驮回了家。折腾了一天,回去正赶上从城里回来的王爸爸,口袋里揣着两百多块钱,王海霞屋里的裙子和皮鞋没了。而王海霞的医药费,他愣是一分没掏。

主角:王海霞苏梓涵   更新:2022-09-11 03: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海霞苏梓涵的其他类型小说《王海霞苏梓涵小说》,由网络作家“苏梓涵”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印象里王婶确实是跛脚的,难道就是这次受伤没治好??到医院的时候王妈妈一分钱没带,万幸1990年的医院不贵,我还能垫付上钱。医生说只是骨裂,把她右腿包成了个粽子,等麻药一过就用三轮车驮回了家。折腾了一天,回去正赶上从城里回来的王爸爸,口袋里揣着两百多块钱,王海霞屋里的裙子和皮鞋没了。而王海霞的医药费,他愣是一分没掏。

《王海霞苏梓涵小说》精彩片段

我印象里王婶确实是跛脚的,难道就是这次受伤没治好??


到医院的时候王妈妈一分钱没带,万幸 1990 年的医院不贵,我还能垫付上钱。


医生说只是骨裂,把她右腿包成了个粽子,等麻药一过就用三轮车驮回了家。


折腾了一天,回去正赶上从城里回来的王爸爸,口袋里揣着两百多块钱,王海霞屋里的裙子和皮鞋没了。


而王海霞的医药费,他愣是一分没掏。


见被抓个正着,王爸爸脖子一梗,理直气壮地说:「我想你脚都包成了那个样子,皮鞋也穿不下的,别放在家里落灰。」


王海霞半坐在三轮车上,眸底凝满了寒意:「那衣服呢?是不是你以为我回不来了,所以一起卖掉?」


「你这是什么话,哪有爹盼着自己闺女死的?!」


王海霞再不说话,回应二人的只有冷笑。


回屋她悄悄对我说:她是听见家里要安排她嫁人,以后就留下伺候丈夫公婆才失足摔下来的。


她现在心里慌得很,反正爹妈有钱了,雇人盖大棚,我们赶快回去上课,她以后天天给我补课,补课还裙子的钱,一定让我考进大学。


王海霞能看清一些事再好不过,当天夜里我提议偷跑,我骑着车驮着她,顶着二月里刀子一样的风雪往城里蹬,她半个冷字也没说,估计心早凉透了。


没办法啊王婶,我也不想做你家的搅屎棍,可你错过了高考人生会很惨的,啥也没有你高考重要!


快到学校的时候我实在体力不支摔倒了,和王海霞一起滚到了隔离带里,从小到大没吃过这种苦的我突然嚎啕大哭,把王海霞吓坏了。


远处驶来一辆汽车,被我的哭声吸引,缓缓停在了隔离带旁边。


车上下来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你们需要帮助吗?」


王海霞好像认出了他,腾地一下脸色爆红,更多是心虚,支支吾吾说了什么,后来我俩一块被这男生送去了医院。


他叫顾征,是个富二代,上次在百货商场试西装,送了王海霞一双皮鞋。


皮鞋还被王海霞爸偷偷卖了。


我发现他对王海霞花钱绝不手软,人也长得帅,搞不好阴差阳错地见面,就是老天给的机会。


万一王海霞高考还是失败了做两手准备嫁给顾征如何?毕竟她之前的老公就是个人渣。


不对,万一顾征也是个渣男,对王海霞骗身骗心才导致她没参加高考……


想到这里,我立刻拦住了王海霞和顾征说话:「我们毕竟还是学生,高三了,早点回去上课比较重要。」


顾征微微错愕,问:「你们也是高三生吗?哪个学校的?」


王海霞老老实实回答:海京二中。


没想到就在她说出这句话半天不到,我们从教务处得到了一个晴天霹雳:王海霞已经从海京二中退学了。


「手续都办完了,是几天前你父亲来办的,说是家里商量好了先给弟弟交学费,你就不读书了,要回去嫁人的。」


「王海霞退学真的太可惜了,但是你父母态度很强硬。教导主任说帮你保留了一周学籍,但要是凑不上学费……」


我拿起文件仔仔细细翻看,发现王爸爸签字的日期就是接王海霞回家那天!


原来他说有事不去商场了,是原路返回给王海霞办退学去了!


老东西你玩阴的!


我本想安慰王海霞说没事,我给她交学费,却被王海霞拒绝了,她说欠我的太多了,决不能要我再花钱。


那怎么办?王婶这就退学了?结果还是不能参加高考?


没想到那天王海霞一瘸一拐跑出学校,晚上宿舍关门前才赶回来,她被冷风吹透了的脸上有股说不出的冷艳和坚定,连夜去教务处交上了学费,要继续读。


她说她一路跑去弟弟读的中专,用同样的方法把弟弟的学费给骗来了,中专本来就不待见这种「特招生」,巴不得他们自己走。


「他们连我的死活都不管,只想着弟弟,想让弟弟上中专,就拿卖我东西的钱给他交学费去!这次我不忍了,我就要读完高三。等我考上大学出人头地了,爸妈一定能公平地对待我!」


我问王海霞:看你外婆对你妈妈什么样,你还抱啥幻想啊?


王海霞突然愣住了,好一会才哭着拉了拉我的袖子:她是不是特别坏,从前她只想当个孝顺听话的女儿,后来发现爸妈连最基本的爱都不给她,她家以后都这样了吗?


我只能拍肩膀提醒她:你自己爱自己嘛,我不是给你买裙子了,你穿着很好看啊。命运本来就在自己手里,靠别人不行的,得站起来自救。


我想 2022 年王婶买最好的手机给我,一定也是这个意思,希望 19 岁的她能想明白这个道理。


王海霞沉默地哭了一会,忽然擦擦眼泪,把脸盆拿出来了:


「梓涵谢谢你……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先给你洗袜子去吧!」


???


我问了才知道,王海霞高中三年就我这么一个好朋友,我总请她吃零食,她就给我洗衣服做报答。


倒也不必啊王婶!我妈都不给我洗袜子!我何德何能啊!???


第二天早上我赶去教务处交钱,虽然王海霞不让,但为了她能高考,我还是给她交了一份学费的。


清早人不多,没想到我在教务处门口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顾征。


「你看看,你们一个个的都抢着给王海霞交学费,王海霞人缘这么好吗,真是有福气。」



我满脸八卦地问顾征:


「你是不是挺喜欢王海霞的呀?第一次见面就送她鞋,还对她的事这么上心!」


没想到顾征反问我:王海霞是谁?买什么鞋?


他成绩太差才转学来这所高中的,他爸怕他拿不到高中文凭,想给学校捐点钱,副校长推荐他们资助困难学生,其中就有王海霞。


???原来是花钱大手大脚惯了,根本没把我王婶当回事啊!


你成绩这么烂那可不能跟我王婶组 CP!


顾征一脸莫名其妙地走了。


下次见面是老师介绍转学生顾征。


他站在暖融融的阳光里,眉眼生得英俊极了,削薄的唇角挂着礼貌的淡笑,侧脸的轮廓在光影中构成了一道优雅别致的轮廓。


我听到不少女生在惊呼尖叫,而王海霞自始至终都没抬头,一门心思在写语文卷子。


好样的王海霞,别被男色迷惑!


老师给顾征安排在了王海霞身后的位子,顾征对一简字二简字都认不全,坐下没多久便主动找王海霞问问题。


王海霞出于卖掉那双鞋的心虚,对顾征可谓是有问必答,伺候得很到位。


但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体育课回教室之后,黑板上贴了张语文卷子,姓名是王海霞,空白的地方却写满了顾征的名字。


「瞧瞧,转学生大帅哥刚来就有人惦记上了?语文课人家都写卷子,她在那思春啊!」


「谁?王海霞?我天就她家那条件……我真没想到她这么有野心。」


我冲上去撕走了卷子,台下已经挤满了看热闹的女生,王海霞被孤立在角落里,脸上红得快滴血,目光在沉默中充满了怒意。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孙秀玲在一旁说风凉话:「思春就思春嘛,我们都懂,顾征这种金光闪闪的大帅哥,连乡下村姑看了都会心动吧!」


气得我跳上桌子狠狠扇了那八婆一巴掌:


「知不知道高三了?还那么八婆,有那工夫多写几套卷子啊,我看看你能考几分?」


所有人都吓傻了,直到班主任推门进来,我以为孙秀玲要告状把事情闹大,谁知她委屈巴巴地回了座位,趴着不动了。


1990 年的同学关系这么宽容的?


班主任根本不管这事,只是训斥说:「苏梓涵说得对,还有三个多月高考了,你们还有闲心聊天?咱班就王海霞能上大学吧,还不向她多学学!」


那天的小插曲后,王海霞的状态总是不太好,走在教学楼里偶尔有人在背后对她指指点点,捂嘴偷笑,据说那群女生连她家农村有几块地都打听到了, 从前当学霸都没被这么关心过。


渐渐地,她不太跟我和顾征说话了,关系一度变得很尴尬。


这苗头不好啊,难道王婶是因为遭受校园暴力才退学,没参加高考的?


我请求顾征帮忙解释,可女生搞小动作都是在台面下的,顾征根本不明白。


没多久的晚自习上,英语二模成绩下来了,王海霞这样的农村孩子原本英语就不好,再加上最近这些事,成绩比一模下滑很多,被老师当众点名。


孙秀玲暗搓搓地在下面说:「是早恋没心思学了吧,自从某人来了,她魂都要被勾走。没看她只和家里有钱的人玩吗,能傍上大款的话,高考又算什么呢……」


没等我骂人,英语老师严肃地说:「王海霞你下课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解释一下你这个分数。」


「不用下课说了,就现在吧。」


王海霞突然站了起来:「我的英语成绩再差也有 110 分,请问孙秀玲同学考多少分?你急着酸什么?我为什么不高考,我连夜去教务处把学费凑上的,我当然要高考。」


这话锋不对啊,王婶你想明白了支棱起来了?


王海霞走到孙秀玲桌子前:「反倒是你,一直在学校里造谣我的事,给我造成非常大的困扰,这就是我成绩下滑的原因,请你解释下为什么造谣孤立我。」


我跟着喊:「对啊王海霞可是清北的苗子,还三个月就高考了,孙秀玲什么意思?你想让咱学校损失一个状元吗?」


「不是啊,不是,我没有——」


「把我的卷子贴在黑板上,拉帮结派在我的语文书上乱画,给我塞纸条威胁,我一直隐忍着收集证据,这字条上的英文还拼错了,笔迹和你的一模一样!你要把我逼退学吗?我退学了你就能考第一名?」


我差点没跟上王海霞的思路,她这是句句往老师的心窝子上扎啊!


原本一个小女生拉帮结派的事,变成了把学霸逼退学,让学校损失惨重,这老师能忍?


英语老师也觉得事情有点大,把班主任叫来了,班主任一听立刻把孙秀玲喊去了办公室,余下那帮跟着她结帮派的女生们担心得坐立难安。


王海霞回到座位,用微微发颤的声音小声对我说:「我做到了梓涵……家里发生那些事之后,我觉得我变了,我从前都不敢这样的。现在没什么能阻挡我参加高考,什么都没有改变命运重要……」


做得对啊王婶!!你早有这觉悟还至于 49 岁时候后悔吗?!


等老师一走,教室里安静得只剩下唰唰写字的声音,往常叽叽喳喳的人大气也不敢喘。


顾征忽然挪开了椅子,单手插兜走到讲台上,凶巴巴敲了几下桌面:


「我澄清一件事情,免得有人再议论。」


白炽灯的光笼罩着他一身冷意,将他冰冷的眼窝和唇角隐没在黑暗里,目光有些严肃:


「王海霞恐怕不是暗恋我,而是欠我的钱。」



这个足以惊掉下巴的猛料让全班的人都竖起耳朵仔细听。


只见顾征用两根修长的食指敲了敲黑板:「她擅自把我的东西卖了,为了还钱,她要帮我补习语文,直到高考结束。如果有人还羡慕她,在背后议论,不如你替她还钱?」


班里鸦雀无声,前排那几个搞小动作的女生脸色都非常难看,低着头不敢说话。


顾征冷漠地耸了耸肩:「高考之前我只想一门心思学习,向优秀的人靠拢,希望你们也是。」


我看见王海霞眼圈红了,一双漂亮的眼睛飞快眨了好多下,才没让泪水掉下来,她匆匆忙忙地低下头叠卷子,整理书。


就像小说里女主角心动之后,慌乱地用小动作掩饰自己。


顾征这一招高啊,这不就把王海霞从舆论里拉出来了吗!


我宣布你勉强可以成为王海霞的老公候选人,赐名你们叫「蒸虾(征霞)CP」!


那天班主任调查清楚之后,整个年级都非常重视,尤其王海霞可是能冲刺清北的苗子,于是把孙秀玲家长给请来了,把王海霞家长也给请来了,要当面道歉。


王海霞妈妈来的时候气急败坏的,大有新仇旧恨一起算的意思,没想到刚进办公室,孙秀玲爸妈咔嚓给她鞠了一个躬,把她吓蒙了。


老师擦了擦汗,说这事可大可小,要是接受道歉呢,就当同学之间的误会。要是不接受……孙秀玲拿不到高中文凭都有可能。


孙秀玲妈妈是王海霞弟弟那所中专的老师,王妈妈了解情况之后,眼珠子转得飞快。


她重重地打了王海霞一下:「你瞧我这孩子!怎么跟同学相处都不会,肯定是她哪里做得不好,她也有错的,怎么是你姑娘一个人的错。」


「我说了你在学校老实点,在家里就嚣张跋扈的,出门惹事了吧?这学你能上就上,不能上跟我回家!」


「你干脆退学吧别耽误工夫——」


老师都傻了,到嘴边的状元怎么又被退学了?


等我赶到教务处的时候孙秀玲一家已经走了。


王海霞还是头脑清醒的,从老远我就听见她沉着冷静地说:「高三我肯定要读完的,高考也要考的,你和爸爸心里还不清楚?」


王妈妈恨得直咬后槽牙:「咱家负担不起高中,更没钱给你上大学!」


「今年摸底考试我考了全校第一,学费已经是最低的了。 大学学费听说可以贷款。既然你提到钱,那我也多说两句。」


王海霞看着满屋子的人,忽然发出冷笑,喊我的名字:「梓涵,你买的那条裙子多少钱来着?你说只是借我穿几天,但我弄丢了,怎么办?」


我想了一下,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对啊,那是我买的裙子,商场发票还有呢,借给王海霞穿两天,怎么没了?你得赔我,你没钱就让你妈妈赔!」


「你这个小姑娘怎么胡说八道,你都说送给我闺女了,你怎么——」


「老师,裙子一百多块呢,要不咱报警问问,总能查出来谁卖的,钱去哪了!」


一听见报警王妈妈慌了,老师也急忙出来打圆场:「梓涵别急别急,你看王海霞家里条件困难,多半是把裙子卖了给她交学费的,就上个月的事你知道的。」


王妈妈一听不对了,王海霞怎么又交学费?她哪来的钱?


这时,王海霞才开口说:「妈你还不知道吗?爸爸偷偷给我办了退学,所以我就学你们给弟弟也办了退学,把他的学费变成我的学费了,这不就有钱了吗?」


王妈妈身子狠狠晃了一下,脸都气白了。


原来她爸爸办退学的事竟然都没告诉家里!


快一个月过去了,竟然没人关心退学流落在外的女儿死活!


现在报应到了,女儿安安全全的,倒是儿子被退学一个月,身无分文也没回家,音讯全无!


想到这里王妈妈嘴唇都开始发抖,全靠老师扶着才站稳,已经心慌得说不出话了。


我在一旁阴阳怪气说:「心多大啊,儿子一个月没回家了还在这骂女儿,我看就是报应!」


「老师,妈,马上二模没事的话我们先回去学习了。」


王海霞牵着我的手,跟老师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再没回头看一眼。


我听见她妈妈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了,全是儿子儿子儿子,走廊里回荡的都是「儿子」两个字,王海霞的眼神非常坚定,一丝悲伤都没有。


她低声对我说:「我一定好好考……为我自己。」


那之后为了准备二模,王海霞连夜出了好多模拟卷子给我做。


我感动得快要哭了。


因为小皮鞋的事,她对顾征也有点内疚,卷子也给顾征准备了一份。


我和顾征感动得抱头痛哭。


虽然但是,我看着王海霞经历千难万险也要去高考,那么认真学习,确实有一瞬间深深反思自己的高考摆烂,要是能重来……


离二模还有一天的时候,王海霞收到了家里寄来的信,看完之后脸色崩坏到不行,复习课也不上了,要请假外出。


听她说,家里威胁她要断绝关系,要是还认这个爹妈就和家里安排好的相亲对象董建军见一面。


???


董建军不就是她后来嫁的狗男人吗?这男人要毁了她一辈子的!


我做了那么多努力帮王婶高考改变命运,合着还是没躲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