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北大再见小说

北大再见小说

齐喻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齐喻让我再回实验室一趟,有个数据算错了。」我爬起来。林依依怜悯地看着我。「言言,你是不是惹到了齐学长啊?」「没有啊,我才和他第一次见。」「那他怎么天天压榨你。」

主角:齐喻颜言言   更新:2022-09-11 03: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齐喻颜言言的其他类型小说《北大再见小说》,由网络作家“齐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齐喻让我再回实验室一趟,有个数据算错了。」我爬起来。林依依怜悯地看着我。「言言,你是不是惹到了齐学长啊?」「没有啊,我才和他第一次见。」「那他怎么天天压榨你。」

《北大再见小说》精彩片段

因为加入了齐喻的实验室。

我和林依依也没有参加什么社团了。

光一个实验室就已经很累了。

闫浩向他们的导师申请了我和林依依的助手位置。

一周两次,一次两小时。

每次结束,林依依都要哀叹一声。

而我更可怜。

还没来得及附和,手机就传来了消息。

「齐喻让我再回实验室一趟,有个数据算错了。」

我爬起来。

林依依怜悯地看着我。

「言言,你是不是惹到了齐学长啊?」

「没有啊,我才和他第一次见。」

「那他怎么天天压榨你。」

进了实验室,我被分配跟在了齐喻的身边。

林依依跟在闫浩身边。

第一天做完实验回来,林依依就对我的助手生涯表示了哀悼。

「我听闫浩学长说了,齐喻学长可是个学术疯子,言言,你真可怜。」

这段时间,我对这句话深有体会。

齐喻做起实验来真的可以说是不眠不休,废寝忘食。

我重新回到实验楼。

实验室里只有齐喻一个人了。

他穿着白色的实验服,戴着防护镜。

一旁的白板上密密麻麻全是计算的实验数据。

「学长。」

齐喻看也没看我一眼,指了指旁边的黑板。

「我刚发你的,重新算一遍。」

「哦。」

实验数据计算量大,反反复复。

一计算起来我就忘记了时间。

「好了吗?」

「还差一点。」

我老老实实开口。

齐喻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

「哪里不会?」

「这。」

我指了地方。

齐喻走过来拿走了我手上的白板笔。

「看着。」

这二话不说就讲课的样子,莫名让我想起了北大兄。

齐喻放下白板笔。

「懂了吗?」

「懂……懂了。」

「行,很晚了,先回去吧。明天继续。」

齐喻转身对我说道。

「我再算一遍就回去。」

正在脱实验服的齐喻动作一顿。

「实验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身体,先回去休息好,明天才有更清醒的脑子学习,今天先到这。」

他把脱好的实验服挂好,又补充了一句:

「只有我有钥匙,你要让我在这陪你?」

「啊,不,不用。」

实验室的钥匙只有几个重要人员有。

我不敢拿钥匙,当然也更不敢让齐喻陪我。



出了实验楼。

对方说直接送我回宿舍。

不好拒绝,我只好默默地跟着。

一路上实在是太尴尬了。

我觉得我应该找点话题打破沉默。

「那个,谢谢你。」

「举手之劳。」

「……」

这对话实在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我又另外找了几个话题,但都被齐喻给堵死了。

我觉得林依依说得对,

齐喻的脑子里估计只有实验。

回到宿舍我和林依依吐槽。

林依依斟酌了一会说道:

「会不会是你不会找话题啊?」

「是吗?我觉得我找的话题挺好的。」

「可是你们的对话也太尬了,你和别的男生也这样?」

别的男生?

我回忆了一下。

除了高中同学,

别的男生就只有北大兄一个了。

虽然我们只是线上联系,没有见过面,

但是我们俩的对话也很顺畅。

特别是北大兄,从来不会让话掉在地上。

这么一对比,忽然更想念北大兄了。

我叹口气。

也不知道北大兄现在怎么样了?

当初还打算高考结束之后约他见面感谢一下的。

如果现在我把北大兄加回来……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跟野草一样疯狂长着。

我纠结了好几天。

最终说服了自己:

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跟对方说一声对不起和谢谢。

于是我毫不犹豫地点开了那个熟悉的头像主页,

发送了好友通过申请。

但是等了半天也没见那边通过。

我泄气了。

估计对方还在生气,不愿意通过我的好友申请。

心情不好,我耷拉了一上午。

就在下午下课之后,

我的消息栏居然有一条新的消息。

「对方已通过你的好友申请」



北大兄!

我激动得直起身子,迫不及待地发出了第一条消息。

「北大兄!好久不见!」

「……」

看看这省略号,还是熟悉的味道。

我正准备打一长段文字抒发一下我对北大兄的感激和思念之情,

结果对方一条消息蹦了出来。

「为什么删我?」

「……」

哎呀,本来还打算循序渐进地引出这个话题,

没想到对方单刀直入。

好在隔着手机屏幕对方看不见我的尴尬。

我默默地心虚地敲出了几个字:

「不好意思面对你。」

「上清华了还不好意思面对我?」

「这都被你知道了?」

「……」

对方又沉默了。

我记起之前有发过清华开学报到的朋友圈。

估计北大兄是看到了。

事到如今,我只能万分诚恳地道歉了。

我对北大兄说明了这数月来我的愧疚和歉意。

顺便告诉他其实我一直想上的都是清华。

只不过他一直在那里激励我北大北大。

我怕让他失望,这才撒了开头考得不好的那个谎话。

我一溜烟地发消息过去。

对方又不回了。

我以为他又生气了。

等过了十分钟,对方消息过来了。

「刚刚在做实验。」

「嗯,清华也挺好。」

咦,原来北大兄没有生气。

我提起的心瞬间放下。

似乎又找到了之前和他聊天的轻松感觉。

「做实验,北大兄你还在读书吗?」

「嗯,硕博连读。」

「哇!好厉害,学什么专业的?」

「材料与工程。」

咦?!这不是和我同一个专业吗?!

我立马兴奋了。

眼睛一亮:「我也是学这个专业的,北大兄,我们真有缘分。」

「……」

又不说话了。



但是没关系。

一直以来困在我心里的石头好歹放下了。

和北大兄重归于好之后,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就连齐喻拉着我做实验到晚上九点我都没怨言了。

林依依震惊我是不是被齐喻同化了。

而自从知道我和北大兄是学同一个专业之后,

我有什么问题不懂都立马问他。

好像又回到了当初他辅导我高三复习的时候。

这天晚上我照常和北大兄聊天。

今天的实验数据步骤有一块我不懂,

只能记下来回来找北大兄。

北大兄替我答疑解惑之后,纳闷地问我:

「刚才做实验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我:「我怕带我的师哥嫌我笨。」

「……」

一旦开了口,我便忍不住吐槽起来。

跟在齐喻的身边做助手倒也不是不好。

毕竟我确实学到很多东西。

不过有一点就是,他脑子转得实在太快了。

我还没有弄明白上一步骤怎么形成的,他就直接跳到结局了。

可能对他来说,那些步骤都是简单可略的。

但对我来说……属实跟不上步伐。

「我怀疑他的脑袋是计算机,都完全不用思考的,脑袋里就是程序。」

我发了一条消息出去。

北大兄又没回了。

估计又去做实验了吧。

第二天我到了实验室。

我来得早,实验室还没开门。

我等了一会儿,看见姗姗来迟的齐喻。

「师哥好。」

我打招呼。

对方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

实验结束的时候,我正收拾东西,

齐喻忽然叫住我:

「颜言。」

「什么?」

「今天的实验,有哪里不懂吗?」

啊?



我等了一会儿,看见姗姗来迟的齐喻。

「师哥好。」

我打招呼。

对方看了我一眼,「嗯」了一声。

实验结束的时候,我正收拾东西,

齐喻忽然叫住我:

「颜言。」

「什么?」

「今天的实验,有哪里不懂吗?」

啊?

我惊讶地看着齐喻。

后者穿着白大褂,防护镜架在他自己的眼镜外层。

见我看他,齐喻居然咳嗽了一声,

表情好像有些不自然。

「我说,今天的实验,有哪里不懂吗?」

「哦哦,有,有。」

我立马掏出小本本勤学好问起来。

齐喻一一替我解答。

到最后,他居然说:「以后有什么不懂的,直接来问我就好。」

「嗯,好,谢谢师哥。」

齐喻「嗯」了一声,离开了实验室。

回到宿舍我迫不及待地和北大兄发了消息。

「北大兄,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一直跟着做实验的那个师哥,今天居然问我做完实验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所以呢?」

「北大兄你真是我的福星。」

我一连发了好几个表情包过去。

那边又没回。

但我已经习惯了。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忙碌充实。

我和林依依做助手的时间长了,和实验室的师兄们也混熟了。

偶尔会一起聚餐吃饭。

「颜言,依依,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大家约了聚餐。」

「好呀。」

「好。」

我应完声才发现身边的齐喻还在算数据。

说起来,

我做他助手两个月,好像很少见到齐喻和大家一块吃饭。

「学长,今天晚上聚餐你去吗?」

齐喻抬眸看了我一眼。

他眼睛实在好看。

只可惜看人时过于清冷。



我一直都不太敢和他说话。

要不是最近他态度有所转变,我还真不敢说出这句话。

就在我以为齐喻不会答应时,

他居然摘下了防护镜。

「好。」

他答应了?!

我惊讶又错愕。

晚上聚餐大家聊得欢。

我摸出手机,习惯性给北大兄发了个消息。

「北大兄,我今天和师兄们出来聚餐了。」

发完消息我等着对方的回复。

一抬头看见坐在我对面的齐喻。

明明都是来聚餐的,他安安静静得像是个局外人。

齐喻低着头,好像是在玩手机。

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抬头看了我一眼。

这猝不及防的一眼啊,

看得我心慌错乱的。

好在我的手机响了一下。

北大兄回我消息了。

他问:「然后呢?」

「没然后了,就跟你说一声。」

「……」

嗯……

这话题有点无聊。

我正准备找新的话题。

饭桌上就有人点我名了。

「颜言,别总玩手机啊,一块聊天。」

「啊?哦,哦。」

我茫然地抬起头。

齐喻也被点名放下了手机。

不过他心情看起来好像比刚才好了点。

脸上竟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纳闷了,玩个手机也这么开心?

我被迫加入聊天。

有人问我:「哎,颜言,你交男朋友了吗?」

啊?

这话一出,一桌的人都看向我。

被突然注视着,我脚趾在抠地。

该怎么回答?不会有人要牵红线吧?



我心里只有学习,没有爱情呀。

突然,我脑海中灵光一闪,

脱口而出:「交了。」

话音落下,餐桌安静了。

林依依瞪着眼睛看我。

「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我干笑:「呵呵呵,我不太爱张扬。」

忽然察觉身上落了一道凌厉的视线。

抬头一看,

居然是齐喻。

他瞪我干嘛?

大家的话题从我身上转开。

我又赶紧低下头给北大兄发消息。

但北大兄好像又失踪了。

没关系,我连续发了好几条过去。

正兴致勃勃,

突然听见手机丢桌上的声音。

抬头一看,居然是齐喻。

他怎么回事?

怎么又变臭脸了?

后面几天,北大兄居然都没回我消息。

我正纳闷,更让我疑惑不解的是,

这几天做实验的时候,齐喻突然好严格。

整个实验室气压都有点低,没人敢大声说话。

林依依看我跟个小可怜一样跟在齐喻的身后,

忍不住去问了闫浩。

闫浩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次出现这样的情况,还是他大四的时候。」

「大四?怎么了?」

「哦,大四那年,他给一高考的小姑娘复习功课,结果高考完人家把他拉黑了。

齐喻给人家复习了一年呢。那小姑娘也忒没良心了点。」

「……」

林依依转头就把这些话告诉了我。

当然,她只是委婉地转达了一下。

但落到我耳朵里,那就是……

齐喻大概是失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