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灵域少主小说

灵域少主小说

宴清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穿进了乙女游戏。曾经需要我氪金保护的少年,如今用红线一圈圈勒进我的手腕,一只手掐上了我的下颌,他冷笑:「这下看你怎么跑。」

主角:浮朝宴清   更新:2022-09-11 04:2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浮朝宴清的其他类型小说《灵域少主小说》,由网络作家“宴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穿进了乙女游戏。曾经需要我氪金保护的少年,如今用红线一圈圈勒进我的手腕,一只手掐上了我的下颌,他冷笑:「这下看你怎么跑。」

《灵域少主小说》精彩片段

然而下一瞬,浮朝伸出一只苍白有力的手,把我的手按到他的腰间,风里传来他的声音:「抓好了。」

剑从空中直下,如同银河飞流。我喉咙里堵着尖叫声,简直是扑到浮朝身上,两手攥得十分紧。我听见他的笑声,是在天地间回荡的畅快。

等落了地我简直头昏眼花,被浮朝从身上扒下来之后站定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此处是十三洲之外上仙一剑破出的第十四洲,我以为自己会见到一个别样瑰丽的世界,但其实没有,这边虽然是上仙所居之地,却实在称得上一句荒芜,连草木都不生。

天色暗沉,慢慢地飘着雪,我怔住,浮朝垂下眼,淡淡解释道:「我并不常在这。」

我微仰头看他,他右眼眼底却绽出一个小小的花来,一点一点地盛开,眼皮上那粒痣显得都蛊人了起来。从这一刻起,从此处起,第十四洲如同被从未来过的春风吹荡过,草木蔓发,春山可望。

我眼睁睁看着蔓枝在浮朝脸侧垂下,挂出一朵浮动着灵气的紫花来。

我才明白,他小小施展了一下术法。四季轮转,对他这样的上仙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见到浮朝住的地方我才觉得熟悉,绕着看了几圈,才确定了,这真的是我在游戏里氪了年卡才买下来的小屋,温馨精致,我还得意了很久,但是我转头看看毓秀出尘的浮朝,其实和他现在的身份不大匹配。

不过我又想到,还好我弃游跑得快,不然他都成了上仙,我拿什么氪金养他。

浮朝给我指了个房间,合上他自己的门前交代了我一句,像是有点疲惫:「不要乱跑。」

我乖乖地点点头,亲眼见了那门合上后,我自己也进了他给我指的房间。我到底是觉得新奇,这个房间就像是我在游戏里布置的模样的具象化。床摆在这,铜镜摆在那。我推开衣柜,却发现满满当当的衣饰,首饰一匣一匣的,但我氪的金,都花在浮朝身上了,这些衣饰也不知道谁添置的。

我觉得自己像是不小心掉进仙境的爱丽丝,可惜引领我的不是兔子,我漫游在一个神奇的国度,同时身边也危机四伏。窗外开了一大朵月昙花,我模仿游戏动作许愿,却真的看见月昙花缓缓开放,这是许愿成功的标志。

我怔住,反应过来,再怎么真实,其实这里都是游戏世界。

误入了乙女游戏世界,该如何出去呢?应该是要把游戏打通关吧。

浮朝,相见很难。

浮朝,攻略你更难。

第十四洲只有我和浮朝在,连个小侍从也没有,很是没有上仙的排场。山雀衔着花送到我手边,我蹲在灵狐旁惊奇地看着它长出第九条尾巴。

我腕间的三瓣红花微微发烫,我刚要抬起头,扎的马尾就被从后面不轻不重地扯了一下,我被迫仰头怒目,浮朝正低头看我,手上还捏着我一截发尾。

我敢怒不敢言。

「丑死了。」浮朝说。

我也想梳仙气飘飘的发髻呀,可是又难又麻烦,还是马尾几下就搞定了。

我又忍不住多嘴问道:「为什么那个房间里有那么多漂亮衣服啊?」

他不说话了,一双眼睛看得我发凉:「我曾有一个夫人。」

「后来呢?」



他扯起一个讥讽的笑:「后来啊。她死了。」

好感人的爱情故事。他还想说什么,眉却轻轻一蹙,如有所感地转过身去,果然不多时天边有几道身影飞来,在不远处落定,为首那位我其实认得,宴清都,游戏主线三大男主之一,北三洲灵域少主。他承袭上古凤凰血脉,因而生得秾丽,穿得也亮眼些。

我当初玩游戏时也曾遇到过他,那时浮朝尚且落魄,却冷笑着捂住我的眼睛,不让我看宴清都。

如今再见,身份倒是倒过来了,宴清都向浮朝浅作一礼,往日的笑意收敛三分,难得地严峻,道:「上仙。北三洲横生动荡,灵气消散一空,查不出是何缘故。因此我代三洲灵域前来请上仙出手相助。」

宴清都人气很高,傲娇小少主谁不喜欢呢。我看着宴清都额间的一抹繁复纹路出神,浮朝淡淡地垂下眼扫了一眼我。

他点了点头,宴清都这才放下心来,注意到旁边还蹲着一个抱着大白狐的我,略略一怔,他松开眉笑道:「这位姑娘我好像从前见过。」

我茫然地抬起头,他看向我图方便撩成一堆的裙摆、捋到胳膊肘的袖子,挑眉笑道:「挺特别的。」

浮朝正垂下眼抚平白袖上的褶皱,腰间所佩灵犀剑潋滟着寒光,他似笑非笑道:「是吗?」

宴清都改口道:「许是我记错了。」很是识趣地作揖告退,「那在下先走一步了,北三洲亟待上仙相助。」

可等他们都走了,浮朝却往这从不设防的十四洲加了层结界,就要回房继续睡觉了。我睁大眼睛问:「你不是要去帮他们吗?」

灵雀曳着长尾轻轻盘旋,此间有薄雾,他就立着耐心地听我讲,眉眼里赫然写着不想管三个字。

我又补充道:「他说得好像情况很危急的样子,好像会造成生灵涂炭的后果啊。」

浮朝却轻轻笑了,在这晨雾里像是陡然潋滟出光一般,然而说的话却残忍:「生灵涂炭啊。」

他慢慢吐字:「与我何干。」

眼睛黑沉,像是和游戏上的立绘重叠了,白衣胜雪的谪仙,内里冷漠无情。他伸出手来,覆住我的手背,带着翻开,垂眼看我手腕上的那朵三叶红花。他真冷啊,碰到我的肌肤我都忍不住发颤。他细致地看那红花,与刚开始生成的别无二致。

他收回手,看不出什么表情。我问:「上仙,其实我资质也不好,而且又笨,你要不还是让我回浮花宗吧?」

「可以。」他说。

我没想到这么轻松,他轻声说:「等你手上的花开到十三瓣的时候,你就回去吧。」

他这么一说,我就凑近了仔细看我手腕上的那艳丽的三瓣花,随后听见浮朝冷笑一声:「只是我怕,你永远都开不出一瓣来。」

「不过,」他别过眼去,涩着声音说,「在这花开满之前不用那么怕我。我是上仙,不是九州最大的魔头。」

我现在倒是确定了,虽然不知道这花代表什么,但一定是我要通关这个游戏世界的关键,在此之前浮朝也不会拿灵犀剑一剑砍了我。不用担心自己的命,我欢呼一声站起来,大白狐都给我丢到了一边。我扯着浮朝的袖子往外走:「那就快去上三洲吧,浮朝上仙!生灵涂炭怎么能和你没关系呢,你可是上仙诶。」

浮朝低头看被我扯着的袖子,微怔了一瞬,旋即眨了眨眼,唇边弯起一个笑来。



这次浮朝没再御剑,我们是坐着巨大的仙鹤过来的。透过云雾,我可以把整个十三洲收揽眼底,不由得惊奇地睁大眼,当然也清晰看见了北面三洲于周遭一片绚烂中黯淡下去。

我挥别仙鹤的时候,听见浮朝嗤笑一声,像是对我雀跃行为的不满。

我没理会,却看着仙鹤头顶的丹红起了兴趣。我记得手游上摸仙鹤的这片丹红是可以知道接下去的幸运值的。但我手太黑了,把浮朝拉过来,他却出奇地没有嘲讽我,很听话地伸出手来轻轻碰了碰那片丹红。

我已经做好准备像很久之前那样笑盈盈地夸他是锦鲤,却见他指尖散出一点黑气来。

十足十的厄运。

他淡淡收回手,他说:「意料之中。我向来运气不好。」他攒起一点笑,柔和了眉眼,「但我夫人,运气很好。」

「你夫人?」我问道。

他垂眼看修长指尖那么一点黑气散尽,很淡地回答:「对啊,我夫人,我有个夫人,眼睛圆圆的,只会梳朝云髻,但比你扎的这个头发好看多了。穿一身鹅黄色衣裳很漂亮。说起话来很吵,叽叽喳喳的。但她运气很好,在我身边时,带得我运气都好了起来。」

我注销的账户形象正是眼睛圆圆,梳着朝云髻的黄衣女模样。原来,他一直所说的夫人,指的是我。我感觉腕上红花有些发烫。我轻声问:「你不是修了无情道吗?怎么还有夫人记挂?」

他已经往前走了,风里传来一点声音:「若非记挂。恐怕我早已成神。」

北三洲本该是十三洲里景色最好看的地方,可褪去了灵气之后显得荒芜起来,一片恹恹之色。九州恋语的世界里,万物以灵为食,少了灵气无疑是很致命的打击。

宴清都说,灵气是凭空不见的,没有预告,也不知道去哪了。

我看着草尖上摇摇欲坠的一滴露珠,还没聚拢灵气落下来,已经霎那间不见了。我所见山川河流、此间万物,在背后支撑它的不过是冰冷的数据而已,我所见的人,包括浮朝,不过是一串串代码构成的。

官方剧情里,并没有灵气消失这一劫难,我想,也许是世界出了 bug。

我能穿进这个世界,恐怕又是另一个 bug 了。

越往里走越能发觉北三洲的异样,本是灵境,如今却是黄沙飞扬的模样。浮朝散漫地在前头走,我却有些累了,艳日之下,我长叹了口气,我说:「好想吃西瓜,在井水里浸过切开的那种。还有一拉易拉罐就滋啦滋啦的可乐。」

浮朝顿了顿,问道:「西瓜和可乐是什么?」

我怔住,也不知道为什么哈哈笑起来:「我家乡的一些特产啦,还有很多好吃的,以后有机会的话请你吃吧。」他的发间沾了丝絮草,我伸手给他拿掉。他长睫如扇,掩去那一粒小痣。

他也微怔,难得这样平和地笑:「好。」

尘絮飞扬。

我从未有这么一瞬间,即使我一伸手就能触碰到他,也仍然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只是两个时空的短暂交接,等时空的秩序再恢复后,我们就再也碰不到,我很想给他切西瓜吃,但是我心里清晰预感到,这只是一张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这样的我们,相遇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萍水相逢的奇妙总是能让人消除一些芥蒂,浮朝消融去那些孤傲,好好笑一下的样子实在惊艳,我心里不免生出一点自豪感,这怎么着都是我氪金养出来的崽。然而又不免忧伤,我氪的金,都可以当霸总包下一卡车的西瓜了。

我手腕一痛,在素白的皮肤上,三瓣花生出了第四瓣来,一点一点在我手腕上显现出来,我疼得说不出话来。浮朝伸手替我拂去被冷汗沾在脸侧的发丝,右眼底旋着那朵瑰丽的花。

他弯了弯眉眼,眉间冰消雪融,耳后隐秘地攀上红痕,却还用指尖描摹上那朵花瓣,叹道:「真是受不了疼。麻烦死了。」他再收回手,唇色有些苍白,然而我再也不疼了。

我嘴里被塞进一块东西,浮朝的指尖擦过我的唇角,我脸顿时有些烧热,甜味在我嘴里弥漫开,还带了棠梨的香。他很快地转过头去,像是没做过一样收回手,我盯着他微微发红的耳朵发怔。

我福至心灵,难道这花是攻略浮朝的进度条,等十三瓣开完我就可以回家了。

然而我追着浮朝献殷勤了一日,这花再没半分动静,倒是收获浮朝不耐烦的聒噪二字。

一路到北三洲都城,路上景象都不大好,百姓也都是憔悴的,像是被消失的灵气带走了水分一样。然而见到白衣的浮朝,仍然都避让两侧,不敢直视仙人。虽然我知道这些都是数据幻化,程序员改几行代码就能恢复的事,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倒是我旁边土生土长的浮朝,神色依旧淡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