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重生娇娇女变小财神

重生娇娇女变小财神

紫柒007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林琳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娇女。爸爸是副厂长,她工作铁饭碗,还是厂里一枝花,男友也非常宠爱她。后来,爸爸下岗,变故说来就来,男友变脸,一家人开始穷困潦倒,日子过得非常艰难,最后全家惨死。一朝重生回到八零年代,娇娇女林琳赶在下岗浪潮来临之前,踏上发家致富之路。这一世,她绝不走前世的老路,一定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主角:林琳,赵涛   更新:2022-07-15 23: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琳,赵涛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娇娇女变小财神》,由网络作家“紫柒007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林琳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娇娇女。爸爸是副厂长,她工作铁饭碗,还是厂里一枝花,男友也非常宠爱她。后来,爸爸下岗,变故说来就来,男友变脸,一家人开始穷困潦倒,日子过得非常艰难,最后全家惨死。一朝重生回到八零年代,娇娇女林琳赶在下岗浪潮来临之前,踏上发家致富之路。这一世,她绝不走前世的老路,一定让一家人过上好日子!

《重生娇娇女变小财神》精彩片段

“听说了没,老林家的闺女辞工啦!”

“真的假的?不会吧?又不是疯了。”

“我骗你干什么,真辞了,今天那丫头来厂里,就是来拿东西的。”

“那她爹林副厂长能乐意?”

“林副厂长这几天不是出去开会去了吗,还没回来了呢,等回来了知道了这事肯定没完。”

“以前也没听说这丫头这么不靠谱啊,这么好的工作,对了,你有听说人家为什么不干了吗?”

“这个我听过一嘴,好像是嫌她那工作太无聊了,说不能为国家发展发光发亮,想要为国家发展做点贡献。”

“她还能有这样的思想?”

“说得好听,那姑娘是想辞职后下海经商呢!瞧不起咱们食品厂这几十块的工资。”

“哈,就那丫头娇气的性子,还下海经商,可真能造的!”

“谁让人家有个好爹呢,真不行了以后要是想再回厂子,还不是她爹一句话的事情。”

刚进厂子,林琳就听到了不少人的嘀咕声,那些人看她的眼神也活像是看一个傻子。

谁让她的工作是所有人都羡慕眼红的存在呢。

她是县食品厂的检验员,工作内容就是抽样检查,从一批要出货的产品中按比例随便挑选几样进行检查试吃,而后登记有无问题就行了。

工作时间弹性,工作要求低,大家挤破头都想要的班。

要不是当初机缘巧合,加上她又是比较难得的高中学历,就是有她那个当副厂长的爹在,这么个人人艳羡的岗位还真不一定就是她的。

从前,她也为自己能有这么一份工作深感自豪,可是谁知道九零年代初会有一波下岗潮。

在那之后没多久厂子就会破产倒闭,自己和老爹都会被迫下岗成为失业人员,而后惨兮兮的连看病的钱都拿不出来。

她打小又是娇生惯养的,从没吃过什么苦。

人家思考的是怎么才能吃饱肚子,她想的是衣服怎么穿才好看,典型的胸无大志,最大的梦想就是混吃等死。

没想到最后还真是等死了......

一想起失业后全家人的惨状,她就忍不住叹气。

骄傲了大半辈子的老爹老妈出去收破烂,每天穿得脏兮兮的蹬着个三轮车穿大街走小巷,后来老爹还被检查出得了尿毒症,巨额的医药费只能让她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在那里饱受病痛的折磨。

而自己虽然失业前就嫁出去了,然而那个温柔体贴,捧着她的脸柔声说着养她一辈子的男人,在她失业后却恍若换了个人一般。

扒掉那层光鲜亮丽衣冠楚楚的皮,她才知道这下面藏着的是一个已经将虚伪刻进了骨子里的畜生。

为了升迁,他放弃了一个男人的尊严,居然跟一个年过半百的女富婆混在了一起!

更为关键的是,赵家所有人不仅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还都齐心协力地瞒着她。

而她,从最开始知道后的大吵大闹,在被他和赵家人以父亲的医药费为威胁之后,将所有的耻辱都和血咽进了肚子里。

许是见这样的威胁对她着实有用,赵涛在之后也更加的过分,到后面更是试图把她送到别人的床上,以此来为他谋利。

想到自己那些年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林琳垂下了眼睑。

这一世,除了她自己,谁都别想操控她的人生,让她受各种委屈!

三两下将办公室里属于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无视掉办公室里其他人各种意味不明的眼神以及窃窃私语,她直接包袱款款的走了。

不出两年,这些现在嘲笑不理解自己的人会再度轮回前世的境遇,届时不管她们如何的哭闹吵骂,如何的怨天尤人,都将被时代发展的潮流所吞没。

运气好的还能成为一个合同工在厂子里勉强混日,运气不好的也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回到家,林母这会子正在家里做午饭,她原先是食品厂的会计,不过嫁人后没多久就辞了在家当全职太太。

因为生活顺心,家庭条件也不错,所以都快五十的人了,看着还跟四十出头的一样。

和专制顽固好面子的林副厂长相比,林母就要开明许多了。

对于女儿辞去那么好的工作,她虽然觉得可惜,但也不会多生气,只要以后不闲在家无所事事就行。

跟回来后知道这事绝对会化身为喷火龙的林副厂长相比,简直不要太贴心。

这也是为什么林琳这么着急把手续办完走人的原因。

因为等林副厂长回来后,她十有八九就走不了了。

所以同样的,她得赶在林副厂长回来之前把该做的都做了。

刚准备吃饭呢,院门就被敲响了。

开门看到门外的男人,林琳的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

来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上辈子花言巧语地哄着自己嫁了过去,结果却害了自己一辈子的男人,赵涛。

“你怎么来了?”

“琳琳,我听说你辞工了,这是为什么?好端端的工作,为什么说干就不干了?是上班的时候受了什么委屈了吗?”

赵涛看到林琳,俊脸上盛满了担忧,双眸亦是满含关切。

林琳瞧着他那伪善的面容,上一世过往种种如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浮现,心中情绪如海浪翻涌,猛烈地几乎要让她难以维持此时面上的平静。

“我辞不辞工,那是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再说了,就凭你的本事,我就是受委屈了,你又能怎么样?”

她闭了闭眼后睁开,垂在身侧的双手用力地攥成了拳头,面上才终于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来,只是语气里,还是不可避免地多了几分嘲讽。

前世的时候就是这样,不管她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有理没理也好,他知道后第一反应就是勒令她道歉,因为他担心不小心就得罪了人,误了他的青云路!

前世十多年的相处,已经让她把这个人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

他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伪君子,连骨头缝里都透着虚伪凉薄!


“琳琳,你这是怎么了?我只是关心你而已,如果你真的受委屈了,我肯定会去帮你找人理论给你出气的。”

赵涛敏锐地察觉到了她语气里的讽意,不由蹙了蹙眉,继而又柔情满怀地道。

林琳听后当即挑眉,双手环胸倚门道:“行啊,那你去帮我教训杜红娜一顿给我出出气。”

杜红娜和林琳两人算是宿敌了,从读书那会开始就不对付,后面两人又争检验员的岗位,结果心高气傲的杜红娜输了,更加嫉恨林琳了。

熟悉她们俩的人都知道,这俩人只要一碰面,那绝对就是火星撞地球的场面。

赵涛对此自然是知道的,可是杜红娜是他顶头上司杜科长唯一的侄女,且杜科长对这个侄女视若亲女,所以怎么可能会答应林琳呢,又不是嫌自己的仕途太平坦了。

看着还昂着下巴站在那里的林琳,赵涛有些后悔自己刚刚的嘴快了。

同时心里也纳闷,琳琳以前担心自己难做从来都不会提这样的事的,怎么现在......

这样想着,他嘴上也跟着说了出来,“琳琳你知道我的,杜红娜她叔叔......”

“既然做不到就不要信口开河,要不然次数多了我只会当你说话是放屁!”面对赵涛,林琳到底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脾气爆了粗口。

说完之后又赶忙小心回头朝屋里看了看,见她妈没出来这才松了口气。

她妈从来都不允许家里人爆粗口,尤其是她,刚刚要是被她听到了肯定免不得落下一顿数落。

因为赵涛这个渣男挨那么一顿的话,那未免也太不值当了。

“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呢,亏得我哥还每日里在家说你林琳有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的温柔体贴,原来都是在帮你描补呢!”

说完之后林琳就想关门进屋了,她早上赶时间去厂里办手续,到现在连早饭都还没吃呢!

念头刚起,一个年轻姑娘从不远处冲出来,把她猛推了个趔趄。

“小梅你干什么!”赵涛没料到自己妹妹会突然间蹿出来还动上了手,忙将人拉住了。

林琳站稳之后看着被赵涛拉着的年轻姑娘,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前世自己的那个极品小姑子,赵涛的妹妹赵梅,当下也不含糊,新仇旧恨之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声音清脆响亮,不仅打愣了赵家兄妹,也惊呆了听到动静后出来看看情况的林母。

“琳琳,你这是干什么?”

自己的女儿自己知道,虽然被她们夫妻宠的娇惯任性了些,但也绝不会无缘无故就动手打人的。

因此一边问着,林母一边站到了林琳的跟前,看向这对兄妹俩的目光带上了几分警惕与探寻。

“没什么妈,刚刚只是突然有一只疯狗扑过来,我反击了一下而已。”林琳声音淡淡地,视线落在林母那瘦削的背影时,鼻头却是突然有些发酸。

前世她被赵家人联手欺负时,这个已经被生活折磨的瘦弱不堪了的妇人在得知消息后也是那样坚定地站在了她的前面。

哪怕那个时候她已经不是人人恭维艳羡的副厂长夫人了,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底层妇人,哪怕那个时候她面对的是人人都看好的所谓的乘龙快婿一家,那个时候她的脊背,依旧如现在一般坚定,坚挺。

“林琳,你居然敢打我,你信不信以后就是你死缠烂打地跪下来求我,我也不让你进赵家的大门!”

捂着脸的赵梅,瞪大眼睛看着林琳,一脸地不敢置信。

在她看来,林琳就算是副厂长的女儿又如何,她家里又没有兄弟撑腰,对她大哥又是死心塌地的,以后嫁给她大哥后就得看她大哥的脸色过活,她就得讨好自己,可万万没想到,她居然敢打她!

赵梅顿时整个人也就气炸了,要不是赵涛抓着她,这会子估计都跟林琳干上架了。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林母一听这话顿时就不干了,这话要是传出去,她女儿还要不要嫁人了?

同时再看向赵涛的时候眸子里也多了几分审视。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闺女在外面背着她跟人谈恋爱的事,本来也不打算干涉的,但若是谈恋爱的对象是面前这个男的的话,她一千一万个不同意!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有这样一个泼辣不知礼的女儿,她可不觉得赵家人会有多好!

“够了赵梅!”

赵涛是何等的敏锐,不过一个眼神变化就感受到了林母前后态度的变化,心中不由着急起来,对待赵梅的态度也多了几分强硬。

看到自家大哥眼神中的怒意,原本气势汹汹地赵梅顿时消了气焰低下了脑袋,觑了眼一旁脸色不好的林母,心里也知道自己坏事了。

“陈伯母对不起,我妹妹她性子直,说话也没过脑子,还请你不要与她一般见识。”见她消停了,赵涛这才拉着她朝林母道歉,语气要多诚恳有多诚恳。

要搁旁的事,林母可能还真就这么算了,但现在事关自己的宝贝闺女名声,她不能不在乎。

“小伙子,你是哪个呀?”她的脸色跟声音一样,平平淡淡地,听不出什么怒意不悦。

但越是这样,赵涛越是心知不妙,看了眼旁边抱手看戏似的林琳,虽然不悦,但心念一动,刚要说自己是林琳的对象,就又听到林母恍然大悟的声音。

她说:“哦,我想起来了,上次过来找我家琳琳借书的那个小伙子就是你吧,听琳琳说你是帮你妹妹借的,就是这姑娘吗?”

“是的陈伯母......”小心思被识破了,赵涛立马一脸愧疚地低头,打算顺着她的话,然后找个理由把事情撇过去。

然而林母却并不给他这个机会,在他刚应完呢,就又道:“小姑娘,书是多么宝贵的东西啊,我家琳琳那么大方的把书借给你,你不感激就算了,怎么还能够动手打人呢?”

一番争执在赵涛点头哈腰的赔罪,以及赵梅不情不愿的道歉声中结束了,这让原本还想好好大展身手给自己出口气的林琳很是遗憾。

论自己妈战斗力太强,自己完全没有存在感怎么破?


赵涛兄妹走后,母女俩个继续回屋吃饭。

林琳的一颗心有些忐忑,好几次都偷偷抬头去打量林母的神色,但是林母却一如往常,并没有什么别的变化。

这让她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这口气还没松完呢,林母就面色如常地扔下了一个大炸弹。

“你爸刚刚打电话回来,说这两天就回来了。”

“什么?”林琳听后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不是说还要一个星期吗?怎么这么快?”

她才刚刚辞完职,接下来的计划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实施呢!

林母却是没说话,只是停下了手里吃饭的动作看了她一眼。

林琳心中顿时明了,但又倍感无奈,她爸这个副厂长可真不是盖得,她从辞职到现在还没有两个小时呢,人就已经收到消息了,还这两天就回来。

一想到他回来后自己会面临的场面,不由得头皮发麻。

她期期艾艾地看向林母,“妈,到时候你会帮我说话的吧?”

林母依旧没说话,只抬头看着她。

林琳顿觉有戏,也顾不上吃饭了,再接再厉地游说着,“妈,你不是一直想要再就业,只是我爸不让吗,如果你能帮我说服我爸,到时候我让你入股分红怎么样,如果你担心亏本的话,我也可以聘你当经理,我的店里除了我之外你最大,工资也绝不会亏待你的,怎么样?”

“店都还没影呢,就在这里信口开河,等你过了你爸这关再说吧。”林母听后忍不住摇摇头,然后往林琳碗里夹了一筷子的炒鸡蛋后道。

“我就知道妈你是站在我这边的,嘿嘿!”

林琳见她如此,顿时就心满意足了,连吃饭都多了几分动力,一边吃还不忘一边与她说着自己接下来的计划。

哪怕之后是被她威胁地闭嘴吃饭,但面上还是喜滋滋的,半点都不介怀。

林母瞧着她这样,是觉得好气又好笑,又给她夹了块肉放进碗里。

“姑娘家家的总是减什么肥,外头好些人家想吃肉都没得吃呢,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因为有过两天林副厂长就回来了这个紧箍咒在,林琳也不敢再耽误时间了,麻溜地扒完碗里的饭后就出去了。

她还有大把的事情要做呢,可没有时间耽误,得赶在林副厂长回来之前让一切都尘埃落定,这样他就是反对也没用了。

店铺选址她已经选好了,就在东二街的那个十字路口。

那个路口往左是县中学,往右就是东三街了,邮局、银行、机关单位等这些都在那边,人流量特别大,往前走就是他们食品厂以及食品厂的家属区,所以地理位置在她看来很是优越。

而且关键的是前世这个地方在五年后就开了一家茶饮店,她偶尔几次路过,看到的都是排的犹如长龙一般的队伍,生意火的让人眼红。

只是后来好像被爆出来这家茶饮店卫生标准不达标,然后就被封了,这也给了现在的林琳不小的警示。

不过这店铺不是她今天的主要目的,她的主要目的还是去市场里探查一下现在的行情,顺便买点材料回去练练手。

对她来说,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有好多具体的细节都差不多忘记了。

她已经想好了,她要卖奶茶,前世的奶茶店可是遍布大街小巷,生意好的奶茶店门前更是门庭若市,哪怕在外面排上一个多小时都不罕见。

那个时候她也是想喝点尝尝的,但是二十几块钱一杯的价格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

为了省钱,她可是特意在网上学过不少种制作方法呢!

因此她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

她才把自行车车骑出门呢,就遇上了自己的死对头杜红娜。

她穿着一条绿色碎花的连衣裙,头发上夹着珍珠夹子,下巴昂地高高的,好像一只叫骄傲的大公鸡。

在看到林琳的时候,下巴又下意识地抬高了几分,双手抱胸,娇俏地面容上被嘲讽覆盖。

“喂,我听说你辞工不干了?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

林琳听后先是为这消息的传播速度感到惊叹,而后摇头。

要是前世,面对她这样的态度,自己肯定直接就挽袖子与她呛呛起来了。

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这其实是时隔多年见到以前的好友,心中是说不出的五味杂陈,连带着连态度都和善了许多。

“嗯啊,谢谢你的关心。”她应声,语气平和地把杜红娜吓了一跳。

她颇为不自然地扭了扭脖子,下巴也放下来了些许,哼了一声后有些凶巴巴地说:“谁关心你啦,少在那里自作多情!”

林琳摇头,你说这么一个说话不讨喜的人,难怪之后在婆家混不下去,就是有娘家撑着,也混了个离婚的下场。

“喂,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错了吗,你就是在自作多情,我根本就没有关心你,我是,我是过来看热闹的!”

杜红娜却是误解了她摇头的意思,顿时就像一只被踩到了尾巴的猫一样,瞬间就炸毛了。

说完之后,似乎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话一样,昂着下巴哼了一声后,就一脸嫌弃地蹬着高跟鞋走了。

林琳坐在自行车上,看着她那别别扭扭的身影,忍不住摇头失笑。

两世为人,她就没有遇见过比这人还要别扭好面子的人,不知道的就会觉得她不会说话,了解之后了就知道那就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这几年在改革开放的浪潮冲击下,回县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林琳走在街头,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景,心中不乏感慨。

县里新成立的农贸市场在东头,所以大家又习惯称它为东市,里面卖什么的都有,可以说是近几年来,最受大家欢迎的去处了。

不过真要说起来,林琳对这里还是很熟悉的,前世林副厂长生病之后,她妈就在这里摆过摊卖菜,所以现在来说,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大包小包的从市场回来后,还没进门呢,林琳就听到了她爸林副厂长那独有的声音,除了她妈的之外,还有另外一道陌生的男音,这让她不由扬眉,心中也是一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