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傲娇王妃霸气归来

傲娇王妃霸气归来

沈菱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你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委屈自己。“清公主声音哽咽。“废人一个,有什么委屈?”沈菱抱着孩子,大步进去,到了廊下侍卫急忙拦下,沈菱冷冷地道:“我要见司徒煜嵘!”沈菱清冷的声音传了进去,清公主竟是急得要下地,“拦下她,杀了她!”

主角:沈菱司徒煜嵘   更新:2022-09-11 06: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菱司徒煜嵘的其他类型小说《傲娇王妃霸气归来》,由网络作家“沈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你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委屈自己。“清公主声音哽咽。“废人一个,有什么委屈?”沈菱抱着孩子,大步进去,到了廊下侍卫急忙拦下,沈菱冷冷地道:“我要见司徒煜嵘!”沈菱清冷的声音传了进去,清公主竟是急得要下地,“拦下她,杀了她!”

《傲娇王妃霸气归来》精彩片段

沈菱不说话,抱着婴儿便出去了,朱嬷嬷想跟随,沈菱不许她跟着,让她回去好生休息,这些日子,朱嬷嬷很辛苦。

凭着原主的记忆,她来到翼王司徒煜嵘居住的斩月居。

门口有人进进出出,听到清公主的声音,清公主竟然被送回来斩月居了。

“阿翼,我真没想到她会伤我,那孩子我瞧了一眼,跟方莫长得一模一样,是个野种,你还是快些下令处置了,免得被人瞧见,你的名声就没了。”

“卫大人!”低沉慵懒的声音响起,“把冷氏杀了,尸体好生安葬,对外宣称王妃半个月前便诞下一子,经滴血验亲,确定是本王的血脉,其余的叫府中的人一律闭嘴,谁多言一句,杖杀!”

一句杖杀,如此的轻飘飘,仿佛人命在他眼里如草芥一般。

清公主急了,“阿翼,那孩子断不能留,会成为你的笑柄的。”大风小说

“无所谓!”那声音似乎更慵懒了些,带着漫不经心的淡冷。

“你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委屈自己。“清公主声音哽咽。

“废人一个,有什么委屈?”

沈菱抱着孩子,大步进去,到了廊下侍卫急忙拦下,沈菱冷冷地道:“我要见司徒煜嵘!”

沈菱清冷的声音传了进去,清公主竟是急得要下地,“拦下她,杀了她!”

王府家臣卫大人走了出来,见沈菱抱着孩子过来,那孩子在襁褓之中,瞧不出面容,他蹙眉,“王妃刚生完孩子,怎么就出来见风了?快些回去吧。”

沈菱慢慢地上了石阶,“回去等死吗?”

“王妃何出此言?”卫大人一怔。

“我都听到你了,司徒煜嵘说要去母留子,没这么便宜的事,我丢了半条命帮他生了孩儿,他却要杀我?我倒是要问问他,他双腿残疾了,是不是连良心都没了?”

“大胆!”卫大人顿时变脸,冷冷怒斥,“你快回去,休得在这里装疯卖傻!”

沈菱又往前逼了一步,“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他腿残了,走不动,只好由我来找他。”

“你....”卫大人听她三番四次说王爷的腿残疾,大怒,竟伸手便要抓她拽走。

“让她进来!”里头,传出了阴冷嗜血的声音,似裹挟着杀气,扑面而来。

卫大人撤了手,眉目垂下,“王妃这是找死。”

沈菱却不管他,抱着婴儿大步进去。

踏进正厅,对上一双残冷阴狠的眸子。

那是一张叫人近乎屏息的脸,俊美,邪狂,麦色肌肤上似笼着一层杀气,长发挽起一半,另外一般疏狂地垂下肩膀锦衣上,黑色的锦缎衣裳绣着亲王规格的四龙吐珠图案,耳朵上有一道伤口,蔓延至脖子,伤口丝毫不显得狰狞,但却无端为他增添了一份阴狂。

“你还敢来?撵出去!”清公主半躺在贵妃榻上,折了的手包扎住,急急地道。

沈菱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贱人闭嘴!”

“你敢称呼本公主为贱人?你不要命了!“清公主气急败坏。

沈菱没管她,走到了司徒煜嵘的面前,对他眼底的残冷阴狠视若无睹,只看了一眼他的双腿,双腿上衣衫流畅,便坐着也叫人觉得双腿修长。



“看够了吗?”司徒煜嵘的声音阴沉响起,一点都不像方才听到的慵懒。

沈菱踢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把手中婴儿放在了他的腿上,“这是你的儿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是事实。”

司徒煜嵘的眸子垂了一下,瞧那孩子一眼,孩子还在熟睡中,呼吸轻轻,稚嫩的面容纯如天使。

“卫大人,把孩子抱走。“司徒煜嵘说着,淡淡地看了清公主一眼,眸光显得特别的温和,但是清公主却陡然煞白了脸。

卫大人要过来抱孩子的时候,沈菱一手抢抱了回来,看着司徒煜嵘,“要不要滴血验亲?要不要再查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卫大人已经看到孩子的面容了,顷刻红了眼睛,是王爷的孩子,酷似王爷啊。

真好,真好,王爷留后了。

司徒煜嵘弯唇嘴角形成一朵冷笑,“是不是本王的孩子,本王都打算留下,也打算杀了你。”

沈菱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丝毫不惧,“我死,孩子死,我活,孩子才能活。”

“是吗?”司徒煜嵘笑了起来,却随即丢出了一把匕首,“本王成全你,杀了这孩子。”

“王爷!”卫大人急了,忙地上前阻拦,“这孩子五官和您一模一样,是您的孩子。”

“当娘的都心狠,本王无所谓。”司徒煜嵘漫笑了一声,眸子却异常锐利地盯着沈菱,“来,给本王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与这孩子同生共死。”

沈菱拿起匕首,看着他,“你非杀我不可?”

“没错,你非死不可。”司徒煜嵘口出残冷的话。

沈菱笑了,“好,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不能白白送人,那就让他陪我去死吧。”

指尖染了灵力贯穿匕首,倏然扬起,狠狠地插向了婴儿的心脏。

“不可!”卫大人惊叫一声,想去夺匕首,但沈菱下手太狠,速度很快,他只能以手掌抵住婴儿的心脏,匕首顷刻刺穿了卫大人的手掌。

血流如注。

沈菱以灵力贯穿匕首,匕首是不会伤了孩子,只是换做卫大人的手,则不一样。

但卫大人不知道,情急之下,只能伸手去挡。

卫大人马上拿了匕首,顾不得手掌流血,跪下悲声道:“王爷!”

司徒煜嵘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似笑非笑地勾唇看着沈菱,“好,够狠,是心狠手辣的丞相之女,本王饶你一命,你活着,本王才能好好地跟丞相算这废腿的账。”

他眼底狠毒半点没褪,却说出了如此云淡风轻的话。

丞相,废腿的账,沈菱仿佛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里头,还藏着许多阴谋,朝堂上的权力阴谋。

“阿翼,杀了她,才能让冷丞相心痛。“清公主狠狠地道。

“不着急,本王可以慢慢地跟他们玩,“司徒煜嵘凉薄地笑了起来,“卫大人,把王妃安置在斩月居侧园,好让她随时可以尽王妃的职责伺候本王。”

“阿翼..”清公主又急了起来,“万万不可,她如果存了歹心,只怕会对你不利。”



不妨,本王若有个不测,王妃殉葬岂不是正合适了吗?”司徒煜嵘身子稍稍前倾,俊美的眉目就在沈菱的面前,透着阴冷嗜血的气息,“你说对不对?本王的好王妃。”

“一屋子变态。”沈菱抱着孩子站起来,转身出去,丢下这句话。

不管如何,她不愿意在住在废院里,那地方阴暗潮,不适合抚养新生儿。

搬家很容易,本来原主就没多少东西,几件衣裳,几件首饰,叫朱嬷嬷一人搬过来就行。

原主的陪嫁很多,但是司徒煜嵘出征之后,全部都被清公主控制。

侧园和正院相邻,所以,她和司徒煜嵘是一墙之隔。

朱嬷嬷简直不能相信王妃可以搬到斩月居。

这是不是意味着王妃重新受宠了?

朱嬷嬷是陪嫁过来的嬷嬷,连同一道陪嫁来的还有两名侍女,如今被打发到厨房里做粗活儿。大风小说

朱嬷嬷马上便建议王妃把她们召回来,在身边伺候。

沈菱脑子里顿时有些记忆涌进,是原主的记忆,眸色变得冰冷。

冷丞相把原主嫁给司徒煜嵘,是让她过来做细作的,那两名侍女分别叫文竹和文兰,也是受过培训的,琴棋书画,武功骑射无一不精。

只是没想到刚嫁过来,翼王便出征去了,期间清公主掌管王府之后,憎恨原主,便把她的人全部分派出去做粗活。

这两名侍女命令在身,只能隐忍,在厨房里做着粗活儿。

但是,原主在废院的这些日子,她们不曾接济过,也不曾帮过半点忙,怕的就是被清公主发现,然后把她们撵走。

两人被传回了斩月居,大喜过望,关了门便轻声对沈菱道:“小姐,您可算从废院里出来了,还住进了斩月居,相爷的命令,我们可以执行了。”

沈菱坐在正座上,瞧看她们欢喜的面容,“忘记什么相爷,忘记你们的命令,从今往后,我是你们唯一的主子,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去做。”

两人对视了一眼,微怔。

文兰淡淡地道:“小姐,我们姐妹的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相爷,如果小姐要背弃相爷,那相爷必须要知道。”

“没错,相爷才是我们的主子,小姐莫要以为搬进斩月居之后,就可以得到翼王的宠爱,成为名正言顺的翼王妃,为了一个男人,背叛相爷,小姐可知道下场会如何?”

沈菱淡笑,眸光如电地看着她,“会如何?你说!”

“起码,相爷不会再让你留在翼王府,自然就当不了王妃。”文兰冷道。

“我可对这王妃之位稀罕得很呢。”沈菱说。

“那小姐就应该要听相爷的话,把相爷叮嘱之事完成。”

沈菱看着她,“那父亲最近有什么吩咐啊?”

文兰回头瞧了一眼,确定门关上了,才上前一步,从袖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纸包,递到了沈菱的面前,“这是相爷给的药,小姐你要想个法子,放到翼王的饮食里。”

沈菱取过来打开,是砒霜。

都残疾了,还要杀人?看来,原主这位父亲还真有这包天的野心啊。

又反过来想一下,司徒煜嵘都废了,冷丞相还要杀了他,且是如此迫切地杀他,可见司徒煜嵘是何等厉害的一个人。

“小姐会照做吧?”文兰看着她问道。

朱嬷嬷看了过来,有担忧之色,她不希望王妃这样做。

但想起相爷的手段,她不寒而栗。

沈菱把药缓缓地包好,似笑非笑地道:“当然。”

文兰和文竹松了一口气,“小姐没忘记自己嫁过来的目的,那是最好不过。”

“你们先出去吧!”沈菱敛住眼底的锋芒,道。

两人转身退了出去。

朱嬷嬷轻声道:“王妃,您真要这样做?”



     翼王司徒煜嵘不是她的亲弟弟,当年皇上还是王爷的时候,顶着压力娶了一-位寡居带着女儿的美丽妇人为侧妃,那侧妃便是如今的惠贵妃娘娘,清公主就是惠贵妃的女儿。

但皇上是真真宠爱这位惠贵妃,登基之后,封了这位继女为公主。

清公主与司徒煜嵘同年同月同日生,但她比司徒煜嵘大了两个时辰,入府那年,她八岁,从以前的飘零落魄忽然成了金枝玉叶,过上尊贵的生活,她十分乖巧孝顺,自然也深得继父的喜欢。可她这份隐藏的心思,大概没什么人知道,只怕连司徒煜嵘都不知道。

她从系统取出奶粉,喂了婴儿之后,不理会朱嬷嬷诧异的眼光,道:“帮我梳妆打扮,我要去找司徒煜嵘。”

朱嬷嬷担忧地道:“但是听闻王爷自从伤了腿之后,性子喜怒无常,脾气变得很坏,您又才伤了清公主,怕不怕他会下令处置您?还是先等等,老奴还有些银子,明日去雇个奶娘,自己先养着。”

沈菱道:“他双腿残疾,或许这辈子都再生不出孩子了,那这孩子就是他唯-的血脉,他当爹的不要负责任我还自己藏起来抚养,我傻吗?”“这道理是这个道理“别哕嗦,我不会弄这些头发。“沈菱坐下来,命令着,语气却温和了许多。

“您才生完孩子,怎么能到“嬤嬷!“沈菱皱起眉头。

朱嬷嬷只得闭嘴过来帮她梳妆打扮。番脂粉晕染掩去了苍白的气息,朱唇淡红,眉目清远,星眸琼鼻,原主的容貌漂亮得很,就是缺了点霸气。

和她原先的容貌有七八分的相似,就是差了那点张狂的霸气。“王妃多好看啊。”朱嬷嬷赞赏。

沈菱不说话,抱着婴儿便出去了,朱嬷嬷想跟随,沈菱不许她跟着,让她回去好生休息,这些日子,朱嬷嬷很辛苦。

凭着原主的记忆,她来到翼王司徒煜嵘居住的斩月居。

门口有人进进出出,听到清公主的声音,清公主竟然被送回来斩月居了。

“阿翼,我真没想到她会伤我,那孩子我瞧了一眼,跟方莫长得一模一样,是个野种,你还是快些下令处置了,免得被人瞧见,你的名声就没了。”

“卫大人!”低沉慵懒的声音响起,“把冷氏杀了,尸体好生安葬,对外宣称王妃半个月前便诞下一子,经滴血验亲,确定是本王的血脉,其余的叫府中的人一律闭嘴,谁多言一句,杖杀!”

一句杖杀,如此的轻飘飘,仿佛人命在他眼里如草芥一般。

清公主急了,“阿翼,那孩子断不能留,会成为你的笑柄的。”大风小说

“无所谓!”那声音似乎更慵懒了些,带着漫不经心的淡冷。

“你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委屈自己。“清公主声音哽咽。

“废人一个,有什么委屈?”

沈菱抱着孩子,大步进去,到了廊下侍卫急忙拦下,沈菱冷冷地道:“我要见司徒煜嵘!”

沈菱清冷的声音传了进去,清公主竟是急得要下地,“拦下她,杀了她!”

王府家臣卫大人走了出来,见沈菱抱着孩子过来,那孩子在襁褓之中,瞧不出面容,他蹙眉,“王妃刚生完孩子,怎么就出来见风了?快些回去吧。”

沈菱慢慢地上了石阶,“回去等死吗?”

“王妃何出此言?”卫大人一怔。



“我都听到你了,司徒煜嵘说要去母留子,没这么便宜的事,我丢了半条命帮他生了孩儿,他却要杀我?我倒是要问问他,他双腿残疾了,是不是连良心都没了?”

“大胆!”卫大人顿时变脸,冷冷怒斥,“你快回去,休得在这里装疯卖傻!”

沈菱又往前逼了一步,“我今天一定要见到他,他腿残了,走不动,只好由我来找他。”

“你....”卫大人听她三番四次说王爷的腿残疾,大怒,竟伸手便要抓她拽走。

“让她进来!”里头,传出了阴冷嗜血的声音,似裹挟着杀气,扑面而来。

卫大人撤了手,眉目垂下,“王妃这是找死。”

沈菱却不管他,抱着婴儿大步进去。

踏进正厅,对上一双残冷阴狠的眸子。

那是一张叫人近乎屏息的脸,俊美,邪狂,麦色肌肤上似笼着一层杀气,长发挽起一半,另外一般疏狂地垂下肩膀锦衣上,黑色的锦缎衣裳绣着亲王规格的四龙吐珠图案,耳朵上有一道伤口,蔓延至脖子,伤口丝毫不显得狰狞,但却无端为他增添了一份阴狂。

“你还敢来?撵出去!”清公主半躺在贵妃榻上,折了的手包扎住,急急地道。

沈菱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贱人闭嘴!”

“你敢称呼本公主为贱人?你不要命了!“清公主气急败坏。

沈菱没管她,走到了司徒煜嵘的面前,对他眼底的残冷阴狠视若无睹,只看了一眼他的双腿,双腿上衣衫流畅,便坐着也叫人觉得双腿修长。

“看够了吗?”司徒煜嵘的声音阴沉响起,一点都不像方才听到的慵懒。

沈菱踢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把手中婴儿放在了他的腿上,“这是你的儿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是事实。”

司徒煜嵘的眸子垂了一下,瞧那孩子一眼,孩子还在熟睡中,呼吸轻轻,稚嫩的面容纯如天使。

“卫大人,把孩子抱走。“司徒煜嵘说着,淡淡地看了清公主一眼,眸光显得特别的温和,但是清公主却陡然煞白了脸。

卫大人要过来抱孩子的时候,沈菱一手抢抱了回来,看着司徒煜嵘,“要不要滴血验亲?要不要再查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卫大人已经看到孩子的面容了,顷刻红了眼睛,是王爷的孩子,酷似王爷啊。

真好,真好,王爷留后了。

司徒煜嵘弯唇嘴角形成一朵冷笑,“是不是本王的孩子,本王都打算留下,也打算杀了你。”

沈菱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丝毫不惧,“我死,孩子死,我活,孩子才能活。”

“是吗?”司徒煜嵘笑了起来,却随即丢出了一把匕首,“本王成全你,杀了这孩子。”

“王爷!”卫大人急了,忙地上前阻拦,“这孩子五官和您一模一样,是您的孩子。”

“当娘的都心狠,本王无所谓。”司徒煜嵘漫笑了一声,眸子却异常锐利地盯着沈菱,“来,给本王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与这孩子同生共死。”

沈菱拿起匕首,看着他,“你非杀我不可?”

“没错,你非死不可。”司徒煜嵘口出残冷的话。



“看够了吗?”司徒煜嵘的声音阴沉响起,一点都不像方才听到的慵懒。

沈菱踢来一张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把手中婴儿放在了他的腿上,“这是你的儿子,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是事实。”

司徒煜嵘的眸子垂了一下,瞧那孩子一眼,孩子还在熟睡中,呼吸轻轻,稚嫩的面容纯如天使。

“卫大人,把孩子抱走。”司徒煜嵘说着,淡淡地看了清公主一眼,眸光显得特别的温和,但是清公主却陡然煞白了脸。

卫大人要过来抱孩子的时候,沈菱一手抢抱了回来,看着司徒煜嵘,“要不要滴血验亲?要不要再查查这孩子是不是你的血脉?”

卫大人已经看到孩子的面容了,顷刻红了眼睛,是王爷的孩子,酷似王爷啊。

真好,真好,王爷留后了。

司徒煜嵘弯唇嘴角形成一朵沈笑,“是不是本王的孩子,本王都打算留下,也打算杀了你。”

沈菱盯着他的眼睛,仿佛是丝毫不惧,“我死,孩子死,我活,孩子才能活。”

“是吗?”司徒煜嵘笑了起来,却随即丢出了一把匕首,“本王成全你,杀了这孩子。”

“王爷!”卫大人急了,忙地上前阻拦,“这孩子五官和您一模一样,是您的孩子。”

“当娘的都心狠,本王无所谓。”司徒煜嵘漫笑了一声,眸子却异常锐利地盯着沈菱,“来,给本王看看你有多大的决心与这孩子同生共死。”

沈菱拿起匕首,看着他,“你非杀我不可?”

“没错,你非死不可。”司徒煜嵘口出残沈的话。

沈菱笑了,“好,我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自然不能白白送人,那就让他陪我去死吧。”

指尖染了灵力贯穿匕首,倏然扬起,狠狠地插向了婴儿的心脏。

“不可!”卫大人惊叫一声,想去夺匕首,但沈菱下手太狠,速度很快,他只能以手掌抵住婴儿的心脏,匕首顷刻刺穿了卫大人的手掌。

血流如注。

沈菱以灵力贯穿匕首,匕首是不会伤了孩子,只是换做卫大人的手,则不一样。

但卫大人不知道,情急之下,只能伸手去挡。

卫大人马上拿了匕首,顾不得手掌流血,跪下悲声道:“王爷!”

司徒煜嵘也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似笑非笑地勾唇看着沈菱,“好,够狠,是心狠手辣的丞相之女,本王饶你一命,你活着,本王才能好好地跟丞相算这废腿的账。”

他眼底狠毒半点没褪,却说出了如此云淡风轻的话。

丞相,废腿的账,沈菱仿佛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里头,还藏着许多阴谋,朝堂上的权力阴谋。

“阿煜,杀了她,才能让沈丞相心痛。”清公主狠狠地道。

“不着急,本王可以慢慢地跟他们玩,”司徒煜嵘凉薄地笑了起来,“卫大人,把王妃安置在斩月居侧园,好让她随时可以尽王妃的职责伺候本王。”

“阿煜……”清公主又急了起来,“万万不可,她如果存了歹心,只怕会对你不利。”

“不妨,本王若有个不测,王妃殉葬岂不是正合适了吗?”司徒煜嵘身子稍稍前倾,俊美的眉目就在沈菱的面前,透着阴沈嗜血的气息,“你说对不对?本王的好王妃。”

“一屋子变态。”沈菱抱着孩子站起来,转身出去,丢下这句话。

不管如何,她不愿意在住在废院里,那地方阴暗潮湿,不适合抚养新生儿。

搬家很容易,本来原主就没多少东西,几件衣裳,几件首饰,叫朱嬷嬷一人搬过来就行。

原主的陪嫁很多,但是司徒煜嵘出征之后,全部都被清公主控制。

侧园和正院相邻,所以,她和司徒煜嵘是一墙之隔。

朱嬷嬷简直不能相信王妃可以搬到斩月居。

这是不是意味着王妃重新受宠了?

朱嬷嬷是陪嫁过来的嬷嬷,连同一道陪嫁来的还有两名侍女,如今被打发到厨房里做粗活儿。

朱嬷嬷马上便建议王妃把她们召回来,在身边伺候。

沈菱脑子里顿时有些记忆涌进,是原主的记忆,眸色变得冰沈。

沈丞相把原主嫁给司徒煜嵘,是让她过来做细作的,那两名侍女分别叫文竹和文兰,也是受过培训的,琴棋书画,武功骑射无一不精。

只是没想到刚嫁过来,煜王便出征去了,期间清公主掌管王府之后,憎恨原主,便把她的人全部分派出去做粗活。

这两名侍女命令在身,只能隐忍,在厨房里做着粗活儿。

但是,原主在废院的这些日子,她们不曾接济过,也不曾帮过半点忙,怕的就是被清公主发现,然后把她们撵走。

两人被传回了斩月居,大喜过望,关了门便轻声对沈菱道:“小姐,您可算从废院里出来了,还住进了斩月居,相爷的命令,我们可以执行了。”

沈菱坐在正座上,瞧着她们欢喜的面容,“忘记什么相爷,忘记你们的命令,从今往后,我是你们唯一的主子,只需要听我的吩咐去做。”

两人对视了一眼,微怔。

文兰淡淡地道:“小姐,我们姐妹的主子只有一个,那就是相爷,如果小姐要背弃相爷,那相爷必须要知道。”

“没错,相爷才是我们的主子,小姐莫要以为搬进斩月居之后,就可以得到煜王的宠爱,成为名正言顺的煜王妃,为了一个男人,背叛相爷,小姐可知道下场会如何?”

沈菱淡笑,眸光如电地看着她,“会如何?你说!”

“起码,相爷不会再让你留在煜王府,自然就当不了王妃。”文兰沈道。

“我可对这王妃之位稀罕得很呢。”沈菱说。

“那小姐就应该要听相爷的话,把相爷叮嘱之事完成。”

沈菱看着她,“那父亲最近有什么吩咐啊?”

文兰回头瞧了一眼,确定门关上了,才上前一步,从袖袋里取出了一个小纸包,递到了沈菱的面前,“这是相爷给的药,小姐你要想个法子,放到煜王的饮食里。”

沈菱取过来打开,是砒霜。

都残疾了,还要杀人?看来,原主这位父亲还真有这包天的野心啊。

又反过来想一下,司徒煜嵘都废了,沈丞相还要杀了他,且是如此迫切地杀他,可见司徒煜嵘是何等厉害的一个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