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867676许昭夕程又年

867676许昭夕程又年

许昭夕程又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结婚三个月以来,许昭夕一直以为程又年待她疏离是性格所致。可直到今晚这场商业宴会,亲眼看到他帮另一个人整理头发时,眼中的满满温柔!她意识到,程又年不是不会温柔,只是爱的人不是自己。深夜,黑色迈巴赫缓缓驶在回家的路上。

主角:许昭夕程又年   更新:2022-09-11 06: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昭夕程又年的其他类型小说《867676许昭夕程又年》,由网络作家“许昭夕程又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三个月以来,许昭夕一直以为程又年待她疏离是性格所致。可直到今晚这场商业宴会,亲眼看到他帮另一个人整理头发时,眼中的满满温柔!她意识到,程又年不是不会温柔,只是爱的人不是自己。深夜,黑色迈巴赫缓缓驶在回家的路上。

《867676许昭夕程又年》精彩片段

车内后座,许昭夕望着身旁闭目养神的男人,迟疑了很久,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刚才那个人,是谁?”

程又年嗓音凉淡,甚至没有睁眼:“不该知道的事不要问。”

老话说,夫妻一体。

但在程又年心里,他们只是商业联姻,无关感情。

所以为了能嫁给程又年,她只能将真心藏起,佯装不爱!

许昭夕咽下喉咙里的苦涩,故作冷淡:“我只是提醒你,别忘了你现在是有妇之夫,我不想被别人看笑话。”

闻言,程又年睁眼看来:“有名无实,你要是觉得委屈,大可离开。”

话落,车内瞬间陷入了沉寂。

四目相对间,许昭夕率先垂眸,掩盖了难言的情绪。

车子继续行驶,一路无言。

荣晟别墅区。

程又年进到屋内后,自顾走向卫生间。

不一会,里面传来阵阵水声。

许昭夕望着门玻璃上渐渐升起的水雾,呆站了很久,末了还是转身走进厨房,冲了一杯蜂蜜水。

刚刚宴会上,程又年喝了不少酒,说不准会头疼。

没过多久,水声停下。

程又年走出来,瞧见端着杯子站在门口的许昭夕,脚步顿了下。

见状,许昭夕忙开口:“蜂蜜水……”

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见程又年像是没听见般,越过她径直走向了床。

举着杯子的手僵硬的停在空中,许昭夕看着那杯中颤动的波纹,眼睫颤了颤。

不知站了多久,她转头去看程又年,只见男人侧身躺着,看不出睡没睡着。

许昭夕不禁轻声开口:“阿深?”

回答她的,只有男人均匀的呼吸声。

最后,许昭夕将杯子放在了床头柜上,轻轻的掀开另一侧的被子,躺了进去……

翌日清晨。

许昭夕在厨房准备着早餐,听见客厅传来声响。

她转过身去,就看到程又年从楼上走下来。

眼见着他就要出门,许昭夕上前两步:“吃了早餐再去公司?”

“不用。”

程又年淡漠丢下这两个字,便走了出去。

片刻后,只有引擎轰鸣声在耳畔响起。

许昭夕一人定定站着厨房门口,眼神慢慢黯淡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烧焦的味道。

许昭夕陡然回过神来,急忙转身将火熄灭。

她看着锅里已经糊了的早餐,呆怔了很久,才动手将一切收拾干净,上楼回了卧室。

已近中午。

阳光从窗外照进来,驱散了昨晚一室的冷寂。

许昭夕深吸了口气,走进去正打算拿起那被没有动过的蜂蜜水倒掉。

却先看见了杯子旁那枚铂金戒指。

那——是程又年的婚戒。

可惜除了婚礼当天的几个小时外,程又年从未戴过。

之前许昭夕每次都找理由安慰自己,不去多说什么。

可想起昨晚的画面,她再做不到,抓起戒指就跑了出去。

程氏集团楼下。

随着电梯上的数字不断跳动着,许昭夕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

但已经到了这里,就算不让程又年戴上戒指,只是单纯看看他……也可以吧?



男人只是满脸漠然:“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吗?”许昭夕咽下嘴里的苦涩,目光不自觉落到他身旁的女人身上。

见她看来,女人弯唇一笑:“许小姐,你好,我是沈妍。”

沈妍,京都商圈大鳄沈君豪的独女,沈氏的总经理。

许昭夕听过这个名字,也迟迟反应过来,昨天和程又年站在一起的,也是她!

他们……是什么关系?

许昭夕忍不住去想,视线也忍不住看向程又年。

“程又年,我们是夫妻,刚刚的事,你不该和我说点什么吗?”

听到‘夫妻’二字时,男人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说什么?”男人态度毫不在意。

瞬时,许昭夕感觉喉咙像被什么哽住了般。

她深吸一口气:“在公司明目张胆的做出这种事,你把程家和许家的颜面置于何地?”

然而,程又年置若罔闻,只对沈妍说:“我们走。”

随后便越过许昭夕离开。

沈妍跟在他身后,只在路过许昭夕时,笑了笑。

电梯门开了又合。

慢慢遮盖住两人并肩站着的身影。

许昭夕怔怔站在原地,很久,弯腰捡起地上的戒指,慢慢收紧了手。

那戒指几乎嵌进血肉,硌得生疼。

这时,程又年的秘书走了过来。

刚刚的画面他都看在眼里,话语有些担忧:“夫人,您还好吧?”

许昭夕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转身进了电梯离开。

正值中午。

天上太阳烈的刺眼,热的闷人。

可许昭夕却觉得好像身处冰窖之中,浑身发凉。

荣晟别墅区。

回来之后,许昭夕就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手里属于程又年的那枚崭新的婚戒。

对比自己左手无名指上有些磨痕的戒指,越发显得他对这段婚姻的不在意。

苦涩蔓延,许昭夕鼻间有些发酸。

突然手机响起,是她妈打过来的。

她踟躇了一会儿,还是按下了接通:“喂,妈。”

电话那头,许母的声音温柔:“星星,很久没打电话了,你最近怎么样?”

许昭夕听着,原本压抑下去的情绪又翻涌起来。

但她还是故作轻松的开口:“我很好。”

听到这个回答,许母沉默了会儿:“今天程氏发生的事……我都知道了。”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算你的病……”

说到这儿,她停顿了瞬。



闹剧!

许昭夕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垂在身侧的手不觉渐渐收紧,指甲抠进掌心的肉里。

嫁给程又年,假装不爱他,将一颗真心隐藏……

换来的,只是他嘴里的一场闹剧?

许昭夕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我们之间是闹剧,那对你来说,和谁才是婚姻?沈妍么?”

女人的话让程又年脸色一沉:“我俩的事,跟她无关!”

男人语气满是维护,深深的刺痛着许昭夕的心。

她轻轻闭了闭眼,问出了这些天一直压在心底的疑问:“所以要是没有我,你会娶沈妍么?”

程又年沉默了一阵:“会。”

认真笃定。

许昭夕此刻心里终于明白,沈妍对于程又年而言,意味着什么。

想到他看沈妍时温柔的眼神,那是自己一直奢求的,却注定得不到。

手心越收越紧,她咽了咽干涩的喉咙,“你……就那么喜欢她?”

程又年没有回答,只是沉声警告:“别做多余的事,如果阿妍出事,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他一把拂过女人,离开了卧室。

许昭夕被男人的动作往一旁踉跄了两步,扶着墙壁勉强站稳了身形。

卧室陷入一片沉寂。

许昭夕怔怔站在原地,眼中的泪再也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别做多余的事,如果阿妍出事,我不会放过你。”

程又年的警告还在耳边回响,她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他以为自己能对沈妍做什么?

窗外夜色如墨,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要将所有吞没。

深夜。

许昭夕躺在双人床上,手不自觉去触碰身旁的床被,一片冰凉。

这是结婚三个月以来,他们第一次不睡在一个房间。

许昭夕拖着疲累的身体,缓缓闭上了眼,却一夜无眠。

翌日清晨。

程又年驱车带着许昭夕前往老宅,一路沉默无言。

直到走进客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程老爷子。

许昭夕走到老爷子跟前:“外公。”

程老爷子打量着自己的这个外孙媳,眼中尽是喜爱与满意。

他拉着许昭夕在身边坐下,一脸关心:“星星啊,怎么脸色不太好?”

许昭夕出门前特地画了个妆,想要掩盖脸上的憔悴,没想到还是被看出来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却见程老爷子用手里的拐杖,轻敲了下一旁程又年的小腿:“你怎么回事?不是嘱咐过你要照顾好星星么?”

程又年脸色一沉,扫了一眼女人有些苍白的脸,冷声开口:“她能有什么事?!”

许昭夕听着男人的话,想到自己藏起来的病历单,心中满是苦涩。

她压下心中的情绪,语气尽量平复的开口“外公,我没事的,可能就是昨晚没有睡好。”

听到她的话,老爷子也没再多问,只是不悦的扫了一眼程又年。

祖孙三人又聊了一会。

这时,管家走了过来,恭敬地开口:“老爷,午餐已经准备好了。”

老爷子应着,伸出手让许昭夕搀扶着,朝餐厅走去。

程又年则跟在两人身后。

餐桌上。

许昭夕和程又年各自坐在餐桌两旁,自顾吃着眼前的食物,全程无言。

程老爷子看着这幕,停下手里的动作,问向许昭夕:“星星,你们结婚也有三个月了,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闻言,许昭夕身体一僵。

孩子……

她下意识抬头看向程又年,却听他说:“不会有孩子。”

程又年放下手里的餐具,看着程老爷子:“我不会碰她,之前没有,之后也不会。”



如此亲密的动作,狠狠刺着许昭夕的眼睛。

她的心仿佛被钝刀划着,一阵生疼。

许昭夕紧握着楼梯扶手,强撑着站直身子,让自己看起来至少不那么狼狈。

而此时,楼下玄关处。

程又年也因为突来的意外霎时愣住,但不等说什么。

沈妍便抬起食指抵住了他的唇:“我们走吧。”

程又年皱了皱眉,最后还是沉默着打开门,往外走去。

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许昭夕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到刚刚他没有躲闪,恐怕心里也是高兴的吧?

这个念头涌上的一瞬间,许昭夕垂落在身侧的那只手不由攥紧,指甲抠进肉里,难掩刺痛。

突然腹部一阵闷痛,紧接着,胸腔也涌上一阵恶心感。

许昭夕意识到自己发病了。

她捂着肚子,有些艰难的挪回卧室,慌乱地翻出床头柜抽屉里藏起来的药,颤抖着塞进了嘴里,干咽了下去。

苦涩溢满了喉咙,许昭夕无力瘫倒在冰凉的地板上,伴随着疼痛,浑身冒着冷汗,面色苍白。

她蜷缩着成一团,试图去压制那痛楚。

但没用!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丝毫没有减弱。

许昭夕想,看来是自己的病情又加重了,以至于以前药的剂量根本不够止痛。

但她看着药瓶,又不敢多吃。

又一波剧烈的疼痛涌上,她再也扛不住,摸索到身侧的手机,想要给程又年打电话。

如果可以,许昭夕真的不想他知道自己的病情。

但此刻,又不想她妈担心,只能按下拨通键。

不久,电话接通,传来男人冷漠的问询:“有事?”

许昭夕强忍着痛,尽量平缓着语气开口:“你能回来一趟么?”

程又年感觉电话中女人的声音有些虚弱,比以往多了些耐心:“有事直说。”

许昭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有些含糊不清的开口:“我……”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只听手机里面传来一道熟悉的女声:“阿深,是许小姐?她找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沈妍!

他们……还在一起!

想到这一点,许昭夕呼吸一滞,随后听到程又年的回答响起:“嗯,不重要。”

话落,电话被挂断。

许昭夕身子一抖,此时,她不知道是身体痛,还是心更痛。

手机屏幕的光刺眼,她看着,眼前一片昏花,再没了意识……

等再醒过来,许昭夕看着窗外已经渐渐西沉的太阳,双目无光。

她拿过手机,没有一个未接来电。

昏迷五个小时,程又年却一次都没有找过自己。

这一刻,许昭夕无比清楚的意识到,他不爱自己,所以不在意!

她强撑着无力的身子简单整理了一番,出门前往医院。

北城市医院。

医生看着许昭夕刚出来的检查结果,一脸严肃:“许小姐,你现在癌细胞已经开始扩散,情况很严重,你需要立刻住院治疗。”

这个结果许昭夕早有预料,她沉默了会儿:“医生,如果不住院的话,我还有多少时间?”

医生面色沉重:“三个月。”

三个月……

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的医院,许昭夕浑噩的回到荣晟别墅。

她站在门口,看着这个属于自己和程又年的家。

刚结婚的时候,许昭夕总以为她还可以在这个家里和心爱的人有几年美好时光。

可原来,没有美好。

时间,也只剩短短三个月了……

许昭夕拖着疲累的身体进了门,不想刚到客厅,就看到一身居家服的程又年。

他端着一杯水正准备上楼。

四目相对,许昭夕怔了下:“你……回来了。”

程又年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皱了下眉:“嗯。”

他应了声,抬脚往楼上走去。

许昭夕看着男人的背影,再想到自己为数不多的时间,忍不住开口:“程又年。”

说着,她朝着男人的方向迈开步子。

但就在这时,不知绊到了什么,她脚下踉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

与此同时,手中的病历单向前扬去,飘落在男人脚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