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琴瑟和鸣同凤鸣明鸾姬夜玄

琴瑟和鸣同凤鸣明鸾姬夜玄

明鸾姬夜玄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明鸾站在凤凰树下,抬手抚着祈愿灯的流苏,笑容有些苦涩。他说过他会来赴约的,可她等了一宿,都没有等到他。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下压,广袖一扫,做工精致的祈愿灯便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随着清风消失殆尽。“你可曾,在乎过我?”明鸾贵为天神,却很向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凡生活。

主角:明鸾姬夜玄   更新:2022-09-11 07: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明鸾姬夜玄的其他类型小说《琴瑟和鸣同凤鸣明鸾姬夜玄》,由网络作家“明鸾姬夜玄”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明鸾站在凤凰树下,抬手抚着祈愿灯的流苏,笑容有些苦涩。他说过他会来赴约的,可她等了一宿,都没有等到他。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下压,广袖一扫,做工精致的祈愿灯便化作一团青色的火焰,随着清风消失殆尽。“你可曾,在乎过我?”明鸾贵为天神,却很向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平凡生活。

《琴瑟和鸣同凤鸣明鸾姬夜玄》精彩片段

可惜,那个人永远给不了她想要的。

或者说,他所有的温存,爱意,都不是留给她的……

午时将近,落花宫外传来了小仙童的唱喝:“天帝陛下驾到!”

借酒消愁的明鸾愣了愣,转过头正好看到他们的天帝陛下——姬夜玄。

他衣带轻飘,款款走来,好一派清冷雅俊。

她轻笑,“你终于来了。”

姬夜玄冷漠的望着御水池边的女人,轻蔑的冷笑道:“明鸾,你好歹是花神,却整日无所事事,若真这么喜欢喝酒,不如把你花神的神职转交出去,给酒仙当仙婢算了。”

她轻轻笑着,摇摇晃晃的走到他跟前,纤长的手指点着他的眉心一路向下,最后抵着姬夜玄薄薄的唇瓣。

“交出去?交给谁?你新宠的华芸仙子吗?”

男人黑色的瞳孔微眯,大手一挥将她甩开,“注意你的言辞和举止。”

明鸾踉跄着后退了两步,险些没站稳。

另一只手中的酒瓶被这么一甩,应声落地,摔了个粉碎,“啊,这可是醉仙宫新酿的梨花白,多可惜啊!”

她对着洒了的佳酿叹息,他却觉得她不可理喻。

昨日接到她的传信,说是有要事相商,他答应会来赴约,但是华芸修炼时不小心伤了灵脉,他为华芸调理忘了时辰,方才记起便前来一见,如今想来……他是多此一举了。

正想着,却听她道:“昨日是我生辰。”

闻言,姬夜玄目光微滞,但转瞬即逝。

“你曾答应父君护我无忧,给我所求。”明鸾目光清明的看向他,“姬夜玄,可愿与我双修?”

她的神元已经受到反噬,痛不欲生,如不能双修借他的灵力滋养,不日她便会陨落。

姬夜玄拧眉看着她,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冷冷的回了她四个字,“白日做梦。”

“既然你做不到,那契约便解除吧。”

话音刚落,明鸾手中便多出一枚玉佩,一面刻着她的名字,一面刻着姬夜玄的名字。

这是他们婚约的证明。

姬夜玄凝视着明鸾手中的玉佩,眉头紧蹙,语气不善的道:“你又想耍什么花样?”

“你的心并不属于我,这么些年来委屈你了。既然你已经把她点上天庭,日夜相陪在侧,我就不做那个恶人了,祝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会这么通情达理?”他嗤笑道。

华芸初到天庭那一会儿,可没少被她折腾,直到他将人护在身边,才没让她有机可乘。

“是啊,我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喜欢棒打鸳鸯的人。”明鸾半嘲讽的笑着,“如今我玩累了,不想玩了,不可以吗?”

她划破手指,将在玉佩上刻着她名字的那一面轻轻一抹,玉佩发着淡淡的光,出现了一条裂缝。



抛弃在琉璃台自己走回来的华芸,听到通报,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迎出了门。

待见到目光冷峻的姬夜玄,她心里咯噔一下,笑容僵在了脸上。

“阿玄,你这是怎么了?你别这样,我怕。”

姬夜玄片刻失神后,闭了闭眼。

他没有理会她,径直的走回了房间。

华芸知道姬夜玄是因为明鸾的死才变成这样的,心里很是不爽,但面上不显。

反正这个障碍已经没有了,以后她再温柔小意的哄上一哄,姬夜玄还是会对自己有求必应,娇宠万分。

她偷学了那么久的媚术,还是有点成效的。

翌日。

天庭因为明鸾的陨落事件,像是一滴水掉进了烧热的油锅里,瞬间炸了开来。

不少拥护明鸾的太雍帝君旧部纷纷集结起来,要找姬夜玄讨个说法,被星岚以武力压了下去。

越是这种时候,越是不能乱,否则会引起六界动荡。

这场大规模的声讨,就这样聚也匆匆,散也匆匆,天界恢复了看似和平的现状。

不过,不能讨回公道,渡灵还是要做的。

为明鸾上神渡灵的法会交到了星岚手里,有人就不乐意了。

姬夜玄说:“她是本尊的妻,法会理应由本尊来操办。”

星岚嗤笑一声,“先不说你和她已经解契,渡灵是要有引灵器的,你有吗?”

说到最后三个字,星岚眸光一凛,像是放出一道利刃,直刺入姬夜玄的心脏。

他整个人一僵,久久未能反应过来。

脑海里不停的回忆着,她送给他的礼物,还有哪些是没被扔掉的。

好像,一件都没有。

不,不对,有一样饰物,或许还能找回来。

忽然想到了什么,姬夜玄顾不得跟星岚争论,转身赶往琉璃台。

“长风!”

姬夜玄看到正在修理庭院外参差不齐的枝丫,一阵冷风铺面而来,定睛一看,是风风火火赶来的天帝陛下。

长风被他冷冽的气势吓得膝盖一软,差点跪下。

姬夜玄抬手扶住了他。

“谢陛下,陛下您这是?”

“本尊之前是不是赐了你一个剑穗,立即还与本尊。”

长风无语了。

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想当初,那个剑穗还是明鸾上神送给天帝陛下的生辰礼。

可惜,天帝陛下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把装着生辰礼物的匣子丢给了他。

说是赏赐,长风却不敢用,默默的替姬夜玄收藏在藏宝阁里。

姬夜玄得知剑穗的下落,手忙脚乱的去翻找,长风在一旁看着直想扶额。

“陛下,冷静,放着,属下来。”



会暖场的散仙夏泊松道:“来来来,不说那么多,举杯同庆,我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临了。”

看着他们闹,姬夜玄全程不发一言,神色也是淡淡的。

华芸微笑着应酬,同时也留心着身旁男人的一举一动。

“阿玄,不陪他们喝一杯吗?”

他道:“我不喝酒。”

姬夜玄滴酒不沾,那她后面的计划要怎么进行?

华芸给夏泊松递了一个眼神,夏泊松会意的点了点头,满上一盏梨花白端着酒走到姬夜玄面前。

“这可是醉仙宫的梨花白,千金难求,你不喝就被那些家伙抢光咯。”

姬夜玄眉头一挑,梨花白是那个女人最喜欢的酒,她自己烂喝,却不允许他沾酒。

是啊!他们都解契了,为什么还要守着她定下的约定?

“好,我喝。”说着,姬夜玄一手夺过酒杯,仰首饮尽。

“不醉不归!”夏泊松大声喊道。

“不醉不归!”其他人高声附和。

就这样,几个人喝了一坛又一坛。

不一会儿,地上横七竖八摆满了喝空了的酒坛子,姬夜玄已经许久没沾酒,现在有些不胜酒力,眼神也变得迷离起来。

他扶着额头,看着明月高悬,知时辰不早,撑着摇摇晃晃的身子站了起来,嘴里嘟囔着,“今天是十五?我得过去一趟。”

他确实不想见到明鸾那个女人,但是初一,十五不过去落花宫的话,那个女人肯定会唠叨个不停,会很烦人……

华芸就坐在他身侧,就算他说得很小声,她还是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

她的脸色一僵,双手缠上了他的臂弯,整个身子几乎都贴在了他身上,带着点醉意说道:“阿玄,你和她已经解契,再也不用在意初一,十五的日子,我们……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姬夜玄怔了一会,随后勾唇一笑,畅然无比,“对,本尊和她已经没有关系了,再也不用遵守她那些奇奇怪怪的约定。”

他解契了,终于自由了——

他端起桌前的一杯酒,仰头喝尽,迷离的眼眸更添几分妖媚。

这个男人长得很好,样貌近乎妖孽般出色,勾人,难怪能将明鸾迷得七荤八素,就连一心攀附权势的华芸,此刻都忍不住动了心。

很快,这个男人就要完完全全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想着,华芸勾了勾唇角,扶稳了摇摇晃晃的姬夜玄,耳边低语道:“好了好了,今晚已经喝得够多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她柔声的哄着,昏昏沉沉的姬夜玄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看着他们搀扶着离开,夏泊松和煦阳两人对视一眼,对着远去的背影,暧昧的道:“华芸仙子要好好照顾我们的天帝陛下哦!服侍好了,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第4章 太迟了

  华芸吃力的扶着醉酒的姬夜玄,死沉死沉的,压得她都快透不过气,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理会调侃的那两人。

不过,如果今晚能成,估计真的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这么久的相处,她知道姬夜玄其实是个很死心眼的男人,认定的事情,便会一头钻进去,哪怕撞得头破血流也不妥协。

一如,他对待明鸾和她的事情上。

还好回姬夜玄卧房的路不长。

华芸好不容易将沉甸甸的男人放到床上,贴心的拿湿毛巾给姬夜玄擦了脸,他没有醒,闭着眼睛任由她折腾。

华芸点着姬夜玄长长的睫毛,勾唇微微一笑,伸手去解姬夜玄的衣带。

就在这个时候,男人好像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一样,猛的坐起了身,漆黑的瞳孔里没有焦距。

“阿玄?”

她试着叫了一声,姬夜玄呆呆的坐着,仿佛入了定。

她再想靠近他时,直接被一道屏障无情的弹开,撞飞出去,华芸痛苦的倒在地上,捂着胸口缓了好久,才勉强站了起来。

她看着他,眼神暗了暗。

没想到他都喝醉成这样了,自我保护意识还是这么强,想要趁他喝醉和他发生关系那是不可能了。

愤愤的跺了跺脚,华芸咬着牙回到了自己的卧房,盘腿调息。

翌日。

宿醉的结果是天帝陛下第一次没有按时去往琉璃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