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其他类型 > 65479865戚云薇杭席年

65479865戚云薇杭席年

戚云薇杭席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北京,丽华小区。杭席年一进家门,就看到客厅茶几上摆着一份离婚协议书。随手翻开一看,甲方那栏赫然已经签上戚云薇的名字。有多久没见过她了,十天?每晚下班回来迎接他的都是这片黑暗。

主角:戚云薇杭席年   更新:2022-09-11 14: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戚云薇杭席年的其他类型小说《65479865戚云薇杭席年》,由网络作家“戚云薇杭席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北京,丽华小区。杭席年一进家门,就看到客厅茶几上摆着一份离婚协议书。随手翻开一看,甲方那栏赫然已经签上戚云薇的名字。有多久没见过她了,十天?每晚下班回来迎接他的都是这片黑暗。

《65479865戚云薇杭席年》精彩片段

简直,莫名其妙。


心头的烦躁更甚,杭席年将离婚协议书扔进了垃圾桶,直接拨通了戚云薇的电话。


嘟声一阵后,电话那头传来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竟然连电话也不接。


握着手机的动作紧了紧,杭席年拿起桌上的钥匙起了身。


半小时后,杭席年的车停在了戚云薇的单位门口。


值班的组长听到声音,到门外看了一眼:“您找哪位?我带您去。”


杭席年礼貌道:“找你们HR。”


听到是来找戚云薇的,组长急忙把人往办公室领。


杭席年进屋时,戚云薇还在核对着人员信息。


“吃饭了没?什么时候忙完?”他自顾自在她办公桌对面坐下。


女人头也没抬,视线仍专注手上的文件:“东西都看到了?”


她的直接让杭席年有些惊讶,这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杭席年食指在桌上轻叩,动作漫不经心:“好端端的你又闹什么,这回连离婚协议书都搬出来了。”


好端端?


听了这话,戚云薇只觉一股气憋在了心口。


他是不是真的觉得自己离了他不能活,所以即便瞒着她跟前任见面,也能做到像现在这样,不以为意。


“这事一会儿再说,我现在在忙。”戚云薇按下心中的怒气,仍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


见她正在气头上,杭席年老实地闭上了嘴。


他一反常态的听话,却让戚云薇更觉得憋闷:“你去车里等我吧,在这儿被人看见了不好。”


“好。”杭席年听话地走了出去。


直到半小时后,戚云薇才出来。


车上。


“你们怎么这么忙?”杭席年看着正系安全带的戚云薇开口问,只字不提离婚协议书的事。


“那得问您。”


要不是他不守男德去找林绾绾,自己哪至于这么忙?


杭席年只当她在闹脾气,也没有再问。


车子平稳驶上主干道,他看了眼闭目养神的戚云薇:“想吃点什么?”


然而,没人回答。


印象里,戚云薇爱说爱笑,两人相识十一年,这还是她第一次对自己冷脸。


杭席年想再说些什么,打破尴尬的气氛。


戚云薇的声音却先响了起来:“把字签了吧。”


“吱——”


猛地一阵刹车声响彻了空荡荡的公路。



“你不是不吃辣吗?打这么多川菜是干什么?自杀式袭击?”


戚云薇今天打了一份水煮鱼,一份毛血旺,还点了一份辣子鸡,她不能吃辣,但现在吃起来倒也觉得挺痛快。


“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再回到寝室,林绾绾还没有回来,戚云薇趁着午休的时间拿着稿子模拟现场讲解。嘴里虽然背着字字句句,但眼前浮现出来的一幕幕全是之前她在家里给杭席年讲解的画面,那几天杭席年对她极好,她提的所有要求他都一一满足,包括让他推了自己的事、回家做她的观众。


现在想想,丁放当年说的没错,世界上唯有感情这东西是不能通过努力得到的,她跟杭席年的这条情路,终于还是走到了尽头。


眼前的白纸黑字又变得模糊起来,戚云薇一边背讲解词一边擦着眼泪,最后实在无法进入状态,干脆披上外套出门透气。


她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朝楼下走,准备去培训中心旁边的小公园冷静一会儿。


下到二楼的时候,她看见丁放正靠在楼梯扶手边抬头向上看,在看到戚云薇时,他嫌弃地皱了眉:“过来。”他朝戚云薇招了下手。


戚云薇觉得鼻子更酸了,她故作镇定地走了过去。


戚云薇原本就长得白,这会儿哭得眼睛和鼻子通红,偏偏她又强忍着,看起来就更可怜了,丁放觉得心好像被一只手狠狠地攥了一下,鬼使神差般,他把人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哭什么啊?”他语气带着不满,“不就一个男人嘛。”


戚云薇闻言,眼泪决堤般向外涌,她直接拽过丁放的帽子准备擤鼻涕。


“你等会儿。”丁放察觉到她的用意,呵斥了一声,“爸爸告诉你,你现在放下你脸上的武器还来得及。”


戚云薇正憋着劲准备来个大招,被他这么一逗,鼻涕直接淌了下来。


那一瞬间,世界都静止了。


丁放僵着脸,此时他的眼中只有自己胸前的那一道晶亮的仿佛星光大道的鼻涕印,他隐忍地闭了闭眼。


戚云薇也有些尴尬:“谁让你逗我的。”


丁放嘴角抽搐,他二话不说把外套脱下来硬塞进戚云薇的手里?:“你赶紧滚上去给我洗衣服,就你这样生活不能自理的人,根本没有资格哭。”


戚云薇被他推搡着上了楼,丁放说:“赶紧洗完给我拿下来,我就这一件衣服了,我给你二十分钟。”


不得不说,被丁放这么一闹,她的心里倒是好受些了。


下午戚云薇进教室的时候,杭席年已经坐在了他的位置上,余光瞥见戚云薇来添水时,将杯子放到了手的另一侧。


他说话时寒意迫人:“不用了。”


戚云薇紧紧捏着保温壶,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不能失态,所以利落地转身去了帘幕后。


此时帘幕后面已经站了两个人,一个是工会干事,一个是林绾绾。


第二十五章


工会干事说?:“领导要更换工作人员,你俩的任务对调一下。”


林绾绾的脸上一直笑意盈盈,等干事走后,她对戚云薇道:“人不如故听说过吗?从别人手里抢来的东西迟早要还给正主。”


戚云薇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的所有难堪都是杭席年带来的。她整理了一下情绪,带着些怜悯地摇了摇头:“你就没想过你本身就是杭席年身边摇尾乞怜的狗吗?”


因为不是专人专职地保障杭席年,所以戚云薇的任务也轻松不少,她站在教室里离杭席年最近的安全出口处,一边听着杭席年讲课一边发着呆,或许是门口的风实在太凉,又或许是今天她的状态有些不佳,戚云薇的太阳穴忽然传来钝钝的痛意,连带着胃也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她不自觉弯下了腰,人也紧紧靠在门上。


杭席年今天被戚云薇气得不轻,讲课也屡屡发生卡顿,他正心烦意乱地想喝水,忽然看见站在他左前方的戚云薇身子发僵。他发现了不对劲,不顾众人打探的目光,直接大步走向戚云薇。


“你不舒服?”他在戚云薇身前站定,眉头皱成个“川”字。


胃痛来得实在太过突然,戚云薇一直低头不语,额角却有豆大的汗珠不断滚落,人也有些摇摇欲坠。不等丁放从座位上站起,杭席年直接打横将人抱了起来,连话都没来得及跟来上课的人说便急匆匆朝外跑。



周时哉拥着百里皎月往外走,到了拐角处,他急不可耐地掏出手机对着举止亲昵的戚云薇和丁放拍了张照,然后面带微笑地调出杭席年的微信点了发送,并附赠了一段话。


—老杭,这是你家的那枝红玫瑰吧?好像真要开在别人家了啊。


后面跟了一串丧心病狂的“哈哈哈”。


收到消息时,杭席年正在他父亲杭建斌的办公室里坐着,因为工作原因,父子两人一年到头也就能见个两三面,平时杭建斌夫妻和杭家的老一辈们都在北京生活,眼看着快要过年,杭席年正好借着来总公司开会的机会探望父亲以及家人。


父子两人原本相谈甚欢,杭建斌正说到今年过年让杭席年带着戚云薇来北京,就见后者看见手机之后面色一变,杭建斌眉头微皱?:“你怎么了?是工作的事?”


杭席年看见照片之后险些把手机捏碎,他平复了许久才道?:“没事,今年我们就不过来了,我值班走不开。”


杭建斌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儿子:“你跟元元结婚的时间也不短了,准备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孙子?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满地跑了。”


这个话题是父子两人以前从来没有谈及过的,想到这会儿戚云薇正跟丁放在一起,杭席年整个人如坐针毡,也没听到心里去。


“我尽快。”杭席年说完从沙发里站起来,“我晚上的飞机,先回去跟爷爷他们打个招呼,下次再来看你们。”


出了门,杭席年就给周时哉打了个电话。


周时哉这人向来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一个,如果世界大战能把他投入进去,那杀伤力一定是世界级的。这会儿周时哉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愉悦:“杭大总监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呀?是要跟我讨论一下家庭养花的技巧吗?”


杭席年笑了一下:“我刚路过你爸的办公室,准备进去跟叔叔聊一聊。”


“杭爷,您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周时哉的语气倏然一变,不等杭席年开口就继续道,“是想让我帮您看着您媳妇是吧?没问题,我刚才已经让人过去了。”


杭席年的面色这才有转暖的迹象:“我最早一班飞机回去,把人给我看好了。”


周时哉有些犯难,戚云薇一个大活人,脾气又倔得要命,如果要把人看好,那只能他亲自上阵了。想到这,他看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上情绪明显不好的百里皎月。


“我先送你回家,我还有点事要去办。”


百里皎月还沉浸在刚才与丁放的偶遇中,本来也没有心情再与周时哉约会,这会儿听周时哉主动提出送她回家,当下感激涕零。


再回到会馆,周时哉在戚云薇的隔壁要了个包间,这处会馆环境优雅,两个包间虽只有一面纱帐之隔,可每个人交流都是低语,所以不会听到一般饭店里的嘈杂声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