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彩泥文学 > 女频言情 > 萌宝天降总裁追妻要趁早

萌宝天降总裁追妻要趁早

夏末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郑沫安刚刚回国不久,一天下班途中竟然被一个小正太抱住了双腿!她机智的替小家伙解了围,没想到竟然被对方赖上!万般无奈下,她只好将孩子带回了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家伙不光喊她妈咪,甚至想方设法的推销自家老爸!在见到包子父亲后,郑沫安不禁疑惑,那样一个傲娇的男人,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可爱的儿子?

主角:郑沫安,顾冷源   更新:2022-07-16 00: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郑沫安,顾冷源 的女频言情小说《萌宝天降总裁追妻要趁早》,由网络作家“夏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郑沫安刚刚回国不久,一天下班途中竟然被一个小正太抱住了双腿!她机智的替小家伙解了围,没想到竟然被对方赖上!万般无奈下,她只好将孩子带回了家。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小家伙不光喊她妈咪,甚至想方设法的推销自家老爸!在见到包子父亲后,郑沫安不禁疑惑,那样一个傲娇的男人,怎么会生出这样一个可爱的儿子?

《萌宝天降总裁追妻要趁早》精彩片段

“夫人,生了!生了一个男孩!”

护士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怀里襁褓中的婴孩身上还带着丝丝血迹,显然是刚生下来不久。

那个被叫夫人的女人,约莫四十出头,因为保养得体,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样子。

她毫不客气地伸手抱过那个婴孩。

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挂着一抹讥笑,“呵……郑沫安,我们顾家子孙的生母,绝对不可能是你这种低贱的人想当就能当的!”

她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后面的护士连忙叫住她,哆哆嗦嗦道:“夫人!那……那里面的女人怎么办?”

她头也不回,轻启红唇,吐出的话却冰冷无情,“让她自生自灭。”

……

五年后。

郑沫安站在便利店门口,慵懒地伸了个懒腰。

刚上完夜班的她,现在恨不得立马飞回家,躺在她柔软无比的床上梦会周公。

只是可惜,这个便利店距离她住的地方还要坐很久的地铁。

她刚准备抬脚离开,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骚动。

“快!快抓住他!小偷!”

小偷?

郑沫安内心突然激动了起来,她连忙冲那个方向看去,准备给那个小偷来一个出其不意的偷袭。

她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直到看到一个小肉球滚到自己面前。

“……”

这是小偷?

她盯着面前的小肉球,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

这小屁孩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就是脸上脏兮兮的,看着有些狼狈。

“你没事吧?”

面前的小孩,看到她,扑闪的大眼睛明显亮了一下,直接抱上她的大腿,“妈咪!原来你在这!”

郑沫安瞬间被雷的五体投地,“妈……妈咪?”

她不可置信地抬手指了指自己,“我?”

“对!你就是我妈咪!”

小男孩眯起眼睛笑着,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

只不过在听到后面的脚步时,表情明显瑟缩了一下。

来人是一个彪形大汉,气势汹汹道:“小兔崽子!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敢偷我东西,看我不打死你!”

小男孩梗着脖子,“我才没有偷你东西,我是拿东西跟你换的……”

他越说到最后,声音越小。

“就这个破石头?你还敢说是跟我换?”

那个彪形大汉举起手中的一个吊坠,看起来平平无奇,确实跟一个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

没想到小男孩直接激动了起来,脆生生道:“那才不是破石头,那是我爸爸给我的,最珍贵的东西。”

那石头落到郑沫安眼中,有一瞬间,她竟然觉得无比的熟悉。

脑海中好像闪过什么,但是太快了,快的她抓也抓不住。

还不容得她细想,那男人就猛地上前一步,伸手扯过小男孩,动作粗鲁。

“我才不管是什么东西!你敢偷我东西,我就要好好教训你!”

“啊——妈咪救我!”

男人手中的动作一顿,目光落在郑沫安明艳的脸上,“原来你就是他妈妈啊,那正好,那他拿我东西的钱,你来给!”

“哈?”

郑沫安汗颜,她没想到自己只是想逞个英雄而已,结果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大胖儿子。

她轻咳了一声,拒绝的话刚到嘴边,触碰到小男孩可怜兮兮的眼神,又瞬间拐了一个弯,“是,他就是我的儿子,”

小男孩听到她这样说,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他使出吃奶的劲挣脱男人的束缚,跑到郑沫安身边来。

小胖手紧紧抓住她的衣袖,仿佛是生怕她反悔一样。

男人听到她这样说,直接伸手,“那就给钱!”

她无奈地点头,“给,肯定给,说吧,多少钱?”

男人报出了一个数字。

她心中一苦,可看了一眼男人凶神恶煞的样子,又看了一眼身边可怜兮兮的小男孩,一边掏着钱,一边说:“既然我都把钱给你了,那你应该把那个吊坠还给他吧。”

那吊坠看起来对男孩很有意义的样子。

“嘁,一个破石头,我才不会要。”

男人不屑一顾地将吊坠甩到她的手里,拿过钱之后,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她把吊坠递给小男孩,他像是如获至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握在手里。

“这才不是什么破石头嘞,老爸说它能值一座城呢。”

郑沫安忍住笑意,没有在意他嘟囔的话,安慰道:“小朋友,你家在哪啊?爸爸妈妈呢?”

没想到男孩抬起头,一双扑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她,“你刚刚不是说是我的妈妈吗?”

“???”

这孩子怕不是个傻的。

不过她还是非常有耐心的解释,“我刚才只是为了帮你才这样说的,你难道连自己的妈妈都不认识了吗?”

“认识呀,你就是我的妈妈。”

郑沫安这下可算明白了,这孩子就是一个碰瓷的。

还碰到她身上来了。

她表面微微笑,内心买妈批,在自己耐心耗尽之前努力劝道:“小朋友,我,只是一个见义勇为,乐于助人,乐善好施的好心人,不是你的妈妈。”

她揉了揉小男孩的柔软的头发,毫不留情道:“我走了,你就在原地等着你家里人过来找你吧。”

她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后面的男孩撕心裂肺喊道:“妈咪!你真的不要我了吗?”

这一喊不要紧,直接让周围人的视线都聚集到她身上来了。

还顺带着各种指指点点。

甚至有一位大爷直接来劝道:“姑娘啊,现在教育孩子要讲究有耐心,不能随随便便地说不要孩子的这种话,对孩子的心灵不好。”

“是啊是啊。”

周围人附和。

得了,她现在就算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了。

郑沫安无奈转身走到男孩面前,拉着他的手,咬牙切齿道:“我就勉为其难地先带你回去,然后再帮你找家人。”

男孩连忙点头。

她带着男孩,不知道坐了多久的地铁,穿过了几条街,才来到一个小区门口。

这个小区,一看就很有年头。

墙壁斑驳发黄,连防盗窗都生满了铁锈。

不过令男孩意外的是,这个大姐姐的家里却温暖干净。

简简单单的一居室,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该有的东西都有,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房间里,看起来整洁又舒适。


郑沫安招呼着小男孩进来,“没有你穿的拖鞋,你先穿我的吧。”

男孩乖巧地点头,注意到鞋架上面有一双男人的拖鞋。

“大姐姐,你有男朋友了吗?”

郑沫安愣了一下,注意到他的目光,脸上扬起了一抹甜蜜的笑意,“是呀。”

小男孩顿时有些失落。

大姐姐有男朋友了,那他还怎么把她带回家,给老爸当媳妇呢?

“哦……好吧。”

郑沫安哭笑不得地揉了揉他的头,柔软的触感让她有些爱不释手。

“想什么呢你,快进来吧!”

小男孩跟着她走进客厅。

郑沫安给他倒了杯牛奶,想了想,又打开电视,给他找了一个动画片。

小男孩看着屏幕上幼稚的人物,撇了撇嘴道:“你都这么大了,居然还看动画片。”

她耐心解释,“这是给你找的。”

“我才不看,我都已经五岁了,早就不看动画片了。”

郑沫安:“……”

真……真的吗?

现在的五岁的孩子都不看动画片了吗?

她满脸震惊,不敢置信地眨巴了两下眼睛,“那你看什么?”

小男孩拿过遥控器,翻找了很久,才找到新闻联播,满意地将遥控器放下,

“老爸说,这才是我这个年纪该看的电视。”

郑沫安无力地扯了扯嘴角。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想看看这个男孩的老爸,是个何等奇葩的人物。

……

另一边。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内。

一位长相俊美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立体的五官如同刀削一般精致,黑玉般的碎发撒在额前。

浑身散发着一种俾睨天下的王者之气。

这个男人就是顾氏集团的现任总裁,顾冷源。

坐拥千亿财产的人中帝王,自从他接手顾氏以来,不仅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让人惊叹的商业神话,

更是带领整个顾氏,一举成为L市最强大的商业帝国。

也是无数个女人的梦中情人。

但这个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男人,此刻正紧锁着眉头,面无表情地听着下面人的来报:

“我们跟了小少爷三条街之后……就不见了踪影……”

常柏艰难地吞咽了一下口水,生怕面前的这个如同帝王的男人怪罪自己。

果不其然,男人的眉头皱的更深。

不过他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常柏大跌眼镜。

只见他轻启薄唇,冷声道:“太笨了。”

“什……什么?”

“走了三条街才甩掉你们。”

常柏:“……”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这个好吗!

他忍不住出声提醒,“小少爷不见了。”

顾冷源不为所动地翻看着手中的文件,淡淡道:“我知道。”

常柏顿时有些欲哭无泪。

虽然说小少爷离家出走是很正常的事情,可他毕竟是一个五岁的小孩。

总裁你的反应未免太过于淡然了吧!

不过显然常柏也已经习以为常,他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转移了话题,“总裁,晚上梁总约您去皇天,江总也会去。”

“知道了。”

郑沫安做好了饭菜,端上桌子之后,转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小男孩。

发现他正一脸认真地盯着电视。

她努力说服自己,五岁小孩就该看新闻联播,五岁小孩就该看新闻联播……才慢慢忽略掉心中那一种莫名的诡异感。

重新扯了一下嘴角,笑道:“快来吃饭了。”

小男孩转过头,如同葡萄般黑紫的大眼睛明显一亮。

他在外面跑了一天,什么也没吃,就刚刚喝了一杯牛奶垫肚子,现在肚子已经咕咕叫个不停了。

他小心地汲着大了不止几码的拖鞋,迈着小短腿,爬上了凳子。

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小脸怔愣了一下。

郑沫安看着他爬上凳子,才放心绕到他对面坐下,看到他这幅模样,揶揄道:“怎么,嫌弃我做的饭啦?”

小男孩一脸单纯地点头。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家常便饭,往常吃的都是管家给他配好的营养餐。

看起来精致又好吃,不过吃多了,就腻了。

郑沫安皮笑肉不笑,深吸了一口气,“你尝一口。”

她从来没有这么想得到一个人认可,哪怕对方只是一个嘴欠的小男孩而已。

男孩犹豫了一下,伸手夹了一个小炒肉塞进嘴里。

下一秒,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

郑沫安顿时开心了起来,得意道:“怎么样?还不错吧。”

男孩矜持地咽下口中的食物,傲娇道:“就……一般般吧。”

“一般般?那你别吃了。”

她说着,就要把饭菜挪走。

小男孩立马可怜兮兮地求饶,“好吃好吃!特别好吃!”

郑沫安努力忍住脸上的笑意,又把饭菜放了回去。

“小屁孩,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男孩嘴里塞着食物,含糊不清道:“我才不告诉你!”

“我总不可能收留一个来路不明的小孩吧。”

男孩没有说话。

郑沫安妥协道:“行吧行吧,既然你不愿说我也不勉强你,你……”

“小泽。”

“啊?”

“我叫小泽,这是我的小名。”

郑沫安眨巴了两下眼睛,属实是被他突然转变的态度给惊到了。

“……好的,小泽。”

两人吃过饭。

她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心道不好,要迟到了。

她连忙叮嘱小男孩道:“你先待在家里不要乱跑,我还有一个兼职,大概挺晚才回来,你要是累了就去床上睡。”

郑沫安说完这些话,就拿着包匆匆离开了。

……

L市最豪华的歌厅,皇天。

顾冷源面无表情地坐在包厢的沙发上。

剪裁合体的西装勾勒出他高大的身材。

精致的面容如同最上乘的工艺品,即使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还是有无数个女人愿意趋之若鹜。

坐在一旁的江白邪气地笑了笑,旁边女人立马如同水蛇一般缠上了他的胳膊,

“你说我们顾总,就算是厌女症传遍了整个L市,还是有女人愿意倒贴上来。”

他挑起女人的下巴,给她使了一个眼色,“你说是不是啊……”

化着浓妆的女人面容精致,脸上红了红,放开江白,转身想要攀上顾冷源的肩膀。

没想到他身子一侧,表情厌恶,冷冷开口:“滚。”


女人脸上僵了僵,悻悻地收回手。

旁边江白见状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惋惜,“得!又不喜欢!”

他摆了摆手,让女人离开了包厢。

“你说我这段时间都给你找了多少女人了,你怎么一个都不喜欢?”

天可怜见的,他为了这个好兄弟的厌女症,可是愁坏了眉头。

给顾冷源找的女人都快凑成皇帝后宫的三千佳丽了,偏偏这个男人一个都看不上。

江白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啊,不会……”

他瞪大了眼睛,护在自己胸前做保护状,“不会真的如外界所说,你喜欢男人吧。”

顾冷源凉凉地看了他一眼,幽深的眼眸里满是威胁。

旁边另外一个男人笑呵呵道:“你可拉到吧,你喜欢男人他都不可能喜欢男人,你忘记了,人家可是有儿子的人。”

江白掩嘴轻咳了一声,瞟了一眼顾冷源的脸色,发现没什么变化,才悄悄松了口气。

顾冷源那个孩子是怎么来的,

别人不知道,他还是知道的。

他干笑了一下,警告性地瞪了梁成一眼。

梁成不明所以,不过还是非常有眼力劲地转移了话题,“唉不聊这个了,来这里不就是要唱歌吗,我可是给你们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江白嗤笑了一声,“难道你要在我们面前一展歌喉?”

“哪能啊,我请了这边唱歌最好听的女人,过来……给咱们顾总助助兴!”

他说完,拍了拍手,示意外面的人可以进来了。

包厢门被打开,郑沫安带着面具走了进来。

梁成皱了皱眉头,“我怎么记得我请的不是你?”

那可不是?

她有些心虚地扶了一下脸上的狐狸面具。

本来要过来唱歌的那个女人,临到上场突然肚子疼跑厕所去了。

主管没法,又不能让里面的几尊大神等他们,于是抓了郑沫安过来。

天知道!她只是端着盘子路过,嘴里哼着歌而已。

就被耳尖的主管听到,直接把她拦了下来。

她本来一点都不想趟这趟浑水,可是没办法,主管开的报酬太多了。

作为一个一穷二白的打工人,怎么能不心动。

况且只是进去唱个歌而已,这有什么难的。

她轻笑了一下,学着这里面的女人,夹着嗓子道:“您看错了,我就是那个女人。”

她睁着眼说瞎话,反正带着面具谁也不认识。

扫了一眼包厢里了三个男人,瞬间被坐在角落里的那个男人吸引住了目光。

他即使是坐在角落,也掩盖不住身上那种独属于上位者的气息。

半边脸隐藏在黑暗之中,另外半张脸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

她忍住将要留下来的口水,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这种男人,看看就行,太危险了。

梁成还想说什么,江白适时开口,“不用管那么多了,直接让她唱呗。”

“好嘞哥!”

她一时激动,竟然忘记夹着嗓子说话。

顿时有些心虚的看了他们一眼。

还好还好,没人听出来。

可她没看见,隐在黑暗处的男人,若有所思地抬眸,目光淡淡地从她脸上扫过。

郑沫安清了清嗓子,跟着音乐缓缓开口。

她选的这一首曲子比较柔和,配上她轻柔的嗓音,就像一股清澈的泉水,直直地流淌到人心里去。

包厢的光打在她身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干净柔和,又圣洁不可攀。

这个声音……

顾冷源如同古井般的眸子,逐渐起了波澜。

一曲唱闭,屋里静的仿佛针掉落在地上都能清晰可闻。

不知过了多久,还是江白说了一句,“好!”

然后鼓起掌来,才让众人回过神。

梁成这才反应过来,似是邀功似的,冲他们道:“怎么样,我找的女人不错吧。”

他说完,眼神贪婪地将郑沫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都传闻皇天的女人唱歌好听,现在看来,果真是名不虚传。

这女人不仅歌唱的好,身材也不错,前凸后翘,身材虽然纤细,但是该有肉的地方却一点也不少。

他摩挲着下巴,就是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不过看着面具下面的饱满红润的嘴唇,应该也是个美人。

他色眯眯道:“把面具摘下来,让我看看你长什么样?”

郑沫安心里一惊。

不能摘面具!摘了不就暴露了!

她盈盈一笑,红唇翕动,“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店里有规定,是不能摘面具……”

“什么狗屁规定!老子让你摘你就摘!”梁成怒道。

郑沫安顿了一下,强忍住心中的怒气,继续笑道:“我长的太丑,怕吓到了您。”

她越是抗拒,梁成越是想知道她面具下面到底是什么样。

他直接站起身,高大的身躯就要冲着郑沫安逼近。

“老子今天就要定你了!”

郑沫安无奈地闭了闭眼睛,向后退了几步。

心里盘算着等下要踢他哪个部位,自己才能更快的逃走。

“我要她。”

坐在角落的顾冷源突然开口。

声音饱满磁性,又带着丝丝薄凉。

他目光紧紧锁住郑沫安的身影,冷峻的面容上,看不出来一点情绪。

“什……什么?”

江白瞪大了眼睛,脸上跟被雷劈过一样震惊。

这是什么个情况!

顾冷源居然看上了一个歌女?还跟梁成抢女人?

他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顾冷源,又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那个女人。

郑沫安简直要被气笑了。

她难道是一个物件吗!谁想要就要?

她皮笑肉不笑地开口,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声音,“真不不好意思呢帅哥们,虽然我知道自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但是姐姐我呢,有人要了,不用麻烦你们了哦。”

她边说着,边往旁边的门口挪去。

挪到门口时,她俏皮一笑,“我呢,卖艺不卖身,你们要是想找女人,直接喊经理来,小姐姐很多哦~”

她说罢,身子灵活地从门缝里钻了出去。

留下一屋子的静默。

梁成战战兢兢地转头,看向顾冷源阴郁的脸色。

今天这都是什么事啊!

顾冷源跟他抢女人不说,那女人居然还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